下拉阅读上一章

(二十二)传闻

  

    “盟主,李家已经人去楼空,自从李家老爷失踪后,李家上上下下的仆人四散而去,现在只剩下几个老弱病残打理着那豪华的庄园了。”

  慕容清仔细的听着属下将关于李贵全的一切如实禀报,只是慕容清越听眉头皱得越紧。

  “那李贵全的儿子可否知道他父亲失踪的消息?”带着疑问,慕容清问出了心中所想。

  “回盟主,李贵全之子于十日前已经命丧他乡。”

  “什么?此话当真。”

  “回盟主,确实事实,只是……”

  “说……”

  “那李贵全之子命丧他乡,死因却是自杀。”

  自杀?堂堂富家少爷又怎么会自杀,这里面一定有不明白的地方,慕容清抬起头,看着面前的属下吩咐道:“继续追查,务必查出李贵全之子为何自杀,这里面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是……”属下领命而去,慕容清端起桌上的茶轻饮了一口,他不是个爱酒的人,吃饭总喜欢喝一点点香气扑鼻的热茶,因为这样让自己有种脱离一切的感觉。

  或许是慕容清此刻身上渗透出的威严之气,让周遭的人都不敢靠近,所有的人都往酒家的另一个角落里挤去,在那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吸引着所有人,而人群的中心则是一个男人,一个五十岁有余的男人,一袭长衫一看就像是个读书人。可是周遭围绕的人却形色各异,但是总的一点每个人都透漏着一股江湖之气。

  江湖人,可一群江湖人为何会围拢着一个文人雅士?这让慕容清都不得不好奇的抬起头,多次打量不远处的场景,这些人在这里究竟为何?

  “我说包老四,你快给我们说说,这落情宫的事情?”

  “是啊、是啊,听说当时你在场,到底是怎么回事?”

  “传闻落情宫杀人不眨眼,为什么你还活着?”

  不知是谁提及了一句,便络绎不绝的询问声传来。落情宫,当慕容清听到这个词的时候,全身的神经都紧绷了起来,就连低头饮茶的动作都停了下来,将目光全部放在了不远处的一群人身上。

  “不要吵、不要吵,待我慢慢道来。”包老四伸手阻止周遭的议论声,有什么不知道的问他保准马上回答你,自古成了这样的习惯,还真的装起了文人,当然包老四确实知道一些点点滴滴,哪怕那件事情真的没什么,但是对于八卦好奇的江湖游子来说却是一个着实不错的好消息。喧闹的声音嘎然而止,所有的人都一脸好奇的等待着包老四,方圆几里谁不知道包老四的出了名的包打听,开口叙述这令整个武林震惊的名字——落情宫。

  “话说这落情宫,可以说是武林第一邪教,落情宫拥有多少人,天下没有人知道,落情宫的杀人手法,天下没有人懂,落情宫为何要杀人,天下更加没有人会懂……你只要记得,落情宫的人杀人会提前告诉你,让你知道他们几时会来取你性命,你就算想逃都逃不了。”

  包老四开始断断续续的道来,周遭的人都一脸好奇的盯着包老四,就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

  “当今武林,问谁的武功最高……”包老四说道这里突然停住,用眼神瞟了一眼在场的众人,示意众人回答。

  “当今武林,武功最好的当然是当今天子手下的七大勇士,那可是天下间最强,最有本事的武将,有他们,才保全了天子的性命。”一个年老的男子伸手摸着胡须开口道。

  “去你的,我说啊,当今武林武功最高的当然要属武林盟主慕容清,武林盟主代表整个武林同道,他是老大,自然武功最大,最厉害。”一个是十五六岁的小伙抢着说道。却被不知谁一巴掌重重的拍了,当即小伙大声叫了起来。

  “是谁呀,有种的出来和爷爷单挑,哼……”

  众人大笑,就连远处的慕容清都笑了,原来他在老百姓的心中也并是很差,至少跟皇帝“其名”被提及了。就在这时,慕容清被包老四的一句话所说的愣在原地。

  小伙依旧在抱怨,但是包老四对着众人摇了摇头:“非也、非也,亏你们还自称江湖人士。”

  “那你说……天下武功最高的是谁?”这一切没有争吵,更加没有喧闹,而是所有人齐声询问包老四。

  “其实,你们都知道,天下武功最高的人,就是落情宫宫主。”包老四一脸高深莫测的开口。

  “落情宫?”

  “落情宫宫主?”

  “他/她是谁?”

  “没有人知道他究竟是谁,更加不知道是男是女。”包老四一脸无奈的开口,这一说让所有人提着的心都跌落了谷底。

  “落情宫是个神秘的存在,没有人知道他的存在是为何,更加没有人知道落情宫的宫主是什么人,只是有人曾传出消息称,落情宫宫主有着天下间无人不可比拟的倾国容颜。”

  “真的?”

  “我包老四说话从来不骗人,只是我一直惋惜,我在有生之年,能亲眼见上一面那落情宫的宫主,我是死了也值了……”

  包老四叹气,周遭的人也练练叹气,如此激动人心的时刻,居然就没了下文,可惜事实就是如此,谁叫落情宫是武林之禁,没有人知道呢!即便有人知道,那个人早已经下了地下,总不能爬进去问问你见过落情宫宫主吗?漂亮吗?

  所以众人只好失落再加上无止尽的失望,而包老四依旧再继续,落情宫的光辉,每一件不是让人闻风丧胆……

  而将这一切听在眼中的慕容清却忍不住轻笑,从那说书人一样的人口中所说出的话,并不是说不能信,而是那句天下无人能及的倾国容颜,想了想,慕容清的笑容更深了。

  如果说那落情宫的宫主容颜绝色,风华绝代,那么他慕容清见过更让人惊艳的存在。只是不知道现在那个人在何方,如果说上天让他再次见到那个人的话……慕容清轻笑,肯定了心中的想法。

  

(二十二)传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