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二十四)假面

  

    慕容清没有说话,低头思考着什么,身旁的周强依旧在述说着落情宫的一切,但是这一切却未曾进去慕容清的脑海中,此刻慕容清所想,唯一的便是那落情宫的人究竟为何要杀李贵全,再者就是落情宫宫主究竟是什么样的人,是否真如传闻中的一样让人过目难忘,甚者迷失自我。

  缺少了主人的李家大院,显得清静无比,没了仆人,除去几个老弱病残不肯离去,该走的人都走了,而且能带走的都带走了,看周强这阵势也得不到多少李贵全的家财,却这么上心的对李贵全的死这么重视,的确有点小看这周强。不过人心隔肚皮,谁又会知道周强肚子里闹腾的到底是什么。

  慕容清没有说话,抬起头看着窗外,温暖的阳光徐徐摄入屋内,带着斑斑点点的阳光侠影,隐约透漏着一股微妙的颤栗,好似让人不安。

  “盟主大人,不知道这事情天道盟会不会插手。”周强有些迟疑的开口,似乎很重视慕容清对这件事情的回答。

  慕容清一惊,有些疑惑的抬起头看向说话的周强,因为刚刚周强说什么他根本没有注意听,心中依旧在想落情宫以及落情宫宫主的事情,无奈的皱了下眉,慕容清开口道:“抱歉,你能再说一遍吗?”

  “这……”周强无奈的叹气,显然因为慕容清的迟疑而显得有些仓促,因为刚刚周强所问之事可是他想了很久、很久,希望拜托慕容清,当今的武林盟主亲自出面,到时候好顺理成章的昭告天下人,李贵全的死和落情宫之间有不可分的关系,而他……

  “盟主,其实老朽的意思是……”周强收起了脸上的难色,正色的开口准备重复一遍可惜话还没开口说出,一声破空而来的声音传来,那是空气被冲开的声音。

  “啊……”周强顿时瘫软在地上,只因一把尖锐的短刀,破窗而来正直直的插入周强身侧的桌子上,刀很锋利,因为刀子已经刺入桌子一半的距离,可想而知,这一下的威力有多大,更让人惊人的则是掷出这一刀的人,内力雄厚让人震惊。

  “什么人?”慕容清站起身,对着窗外寂静的一片怒吼,如此嚣张之势,的确不容忽视,慕容清知道刚刚那一下,是掷出之人故意的,主要是引起他们的注意,若是要取周强的性命的话,此刻的周强已经不会发出像杀猪一样的嘶吼声了。

  慕容清冲出屋,来到宽敞的院内,周遭依旧安静,但是气氛明显有些诡异,就在慕容清迟疑之时,一袭白色的身影在眼前转瞬即逝,速度快得让人看不清。慕容清来不及多想,纵身一跃,朝着那一抹白色的身影追去。

  须臾之间,慕容清已经来到了距离李家宅院有数里之遥的地方,旷阔的视野内除去远处的山,那便是脚下的一条河。慕容清站在桥上,脚下的河水很清澈,甚至隐约看到一条条金色的小鱼儿游过,这里风景很美,慕容清是这样认为的,但是这些却不能代表他追了许久的人不在这里。

  一定就在这附近,因为他的轻功也不弱,虽然比那白色的身影稍微差了一点,但是还是勉强追上了。慕容清肯定刚刚那一抹身影,如精灵般的身影就在他面前消失了,而消失的地方就在这里,周遭空无一物,除去眼前的河水,远处的山麓,唯一剩下的就是距离他不足五十步的一颗苍天大树,说是苍天大树固然不假,因为眼前的大树,若不抬头,根本看不见树顶。

  难道那人就藏身在这巨大的树干之上?慕容清没有多想,迈步便朝前走去,心中此刻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要上前一看,看个究竟那个人到底藏身在哪里。

  或许是来到了野外的原因,显得寒风有些冷,吹起了慕容清耳际的发丝,青丝拂面,一袭青衫在风中挺拔依旧,显得慕容清俊朗无比。远处是群山峻岭,而背对着,也就是来的地方,则是繁华的都城,判若两地,让置身于其中的人难以自拔,就连身在何处都不知道。

  “出来,我知道你就在这里。”慕容清走了几步,突然对着眼前的苍天巨树喊了一声,声音不大,但是慕容清知道,若是树上有人,而那个人的目的只是单纯的引诱他出来,那么那个人做到了,而且他来了,此刻就在这里。

  慕容清站在原地,没有再继续朝前走去,因为正如他所预料的一样,来人确实藏身于树上,只是并不是那一抹白色的身影,而是一个身穿黑色劲装的男子。男子年龄不算大,但是刚毅的脸上看得出男子磨练得强劲,脸上有着历经风雨的磨练痕迹,剑眉浓黑,配上寒冷的表情,使得男人更加的俊朗。

  但是慕容清眉头却皱了皱,因为来者,也就是男人手中握着一把长刀,刀很锋利,虽然只是那么一眼,慕容清就可以肯定这个男人手中的刀,削铁如泥,当然杀人更是易如反掌。

  “你是落情宫的人。”慕容清开口,话中没有丝毫的迟疑与询问,而是百分百的肯定。男子没有动,只是嘴角闪过一抹让人捉摸不定的笑容。男子在笑,而慕容清也在笑,只是后者笑得是自己的判断,因为从男人出现的那一刻,那看清楚世俗的冰冷眼神,以及男人手中的那把长刀,慕容清肯定了一点则是这个男人便是杀李贵全的人,因为那把刀,那是染过鲜血的味道。而既然这个人是杀李贵全的人,那么跟落情宫自然有脱不了的干洗。

  “不愧是武林盟主慕容清,今日一见,真是闻名不如见面。”男子轻笑,收回手中的长刀,转而怀抱在怀里,就这么居高临下的看着地上的慕容清。慕容清也没有动作,依旧抬起头看着树上的人。

  “让你记住,实属费心,敢问你是?”慕容清抱双拳行礼之,随即对着树上的男子开口问道,而问的则是对于落情宫来说是算得上非常重视的秘密。因为慕容清问是正是苏禾的名字,而告诉敌人自己的名字,也等于全盘托出,让人彻底的知道你的或者关于你的一切。

  “苏禾,慕盟主有礼。”苏禾对着树下的慕容清回礼,双眼盯着树下明显有些震惊的慕容清,苏禾嘴角的笑容更深了。

  

(二十四)假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