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二十七)佳人

  

    “宫主念在你一心为民的份上,所以从来不干涉你天道盟任何事情,但是同样的慕盟主也不得插手我落情宫于武林中的事情,如果执意为此,那么……”苏红嘴角扬起一抹浅浅的微笑。

  “如何?”慕容清眉头紧缩,此刻屋顶的苏红那将世间万物踩在脚下的眼神,可以说在苏红的眼中已经没有什么东西是值得惧怕的。

  “慕盟主既然明白,又何必多问呢!我的话带到了,慕盟主后会有期。”苏红说完,在慕容清的眼皮下消失,身形之快,让人却步。

  “落情宫到底是个怎样的地方?”看着苏红那凌厉的身姿,慕容清明白他根本没有追的必要,事已至此又有什么办法。看着眼前的一片狼藉,终究是叹了一口气。

  烟雨江湖,江湖终究是个生死寻常的地方,周强的死并没有带来太大的影响,慕容清吩咐手下将周强葬下后,打点了李家上下再留的人员,将空空如也的李府变成了当地的灾民营,当今天下百姓流离失所,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李贵全的死后留下这空空的宅院,也算是为老百姓留下了点功德。

  青山伴绿水,位于都城正中的翠玉湖畔,春风拂面,歌舞声绘,远远的歌舞声已经传了来,夜色即将笼罩住这欲望漫天的城市,人就是活在这样的环境下,碧波纷飞,近水楼台,在这里有享受不尽的奢华生活,有美艳绝伦的各色美女,才貌双全,只要出得起高价,美人便是你的。江湖,楼台升烟,达官贵人日日挥洒金银于此,只为了那青楼女子的一个微笑便已足矣。

  热闹的街道,人声鼎沸,喧闹声盖过了一切,乱糟糟的议论声已经不绝于耳,慕容清一个人,斥退了尾随的随从,单独一个人走在热闹的大街上。

  身材高大,俊朗无比,再加上周身散发出无人比拟的威严,慕容清走过的地方,不时有女子驻足观看,待慕容清走过,女子小声的窃窃私语,都在谈论这为失意之人究竟是谁?因为慕容清此刻手中握着一瓶上好的花雕,美酒陪伴,又有什么苦恼。

  所谓酒不醉人人自醉!美酒伴身胜一切!这人中之龙的慕容清借以美酒来沉醉自己,的确还是头一遭。就连慕容清自己都想不到每当自己心烦意乱之时,就会想到一人,而且近来是有增无减,甚至达到了无法想象的地步,那个人,她在何处?为何自己连她所在何方都不曾知晓。

  酒真的是“相思泪”。酒入愁肠便化作相思泪,仿佛重新回到了见到那人的第一眼,那个人迟疑的盯着他,而他则完全的沉醉在了其中……

  将手中的花雕大喝了一口,慕容清依旧茫然的朝前走着,漫无目的的走着,根本不知道自己要去何方。总觉得这条路没有尽头,好些走不到终点一样。

  “这位大爷,今儿个我们醉红楼开业庆典,四大美女全部接场,大爷要不要进去瞧瞧,我们的姑娘各个貌若天仙,各个标志如燕!”不知道走到了哪里,突然身边窜出一个体态有些臃肿的女人拉住了慕容清的手腕,慕容清停了下来,回头看着拉住自己的人。一个有些年纪的女人,却依旧涂满了厚厚的一层胭脂水粉,看了就让人厌恶。

  “何事?”慕容清有些冰冷的开口,抬起头撇了一眼女人身后的牌匾,上面大方得体的写着醉红楼三个字,再加上这周围让人作恶的胭脂水粉味,不用想也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多少男人留情之处,简直可以说是梦寐以求的地方,只是此刻对于慕容清来说却没有任何意义。

  “大爷,进去坐坐,我们这的春夏秋冬都可是远近闻名的美人,大爷不进去瞧瞧真对不住自己啊!”女人依旧自顾的说着,完全忘记了此刻面前的人,脸色相当的难看。

  慕容清看了眼说话的女人,又看了一眼醉红楼的牌匾,终究是摇着头笑了笑,在女人迟疑的目光下,抽回被女人拉住的手,仰起头灌了一口手中的花雕,在女人的注视下离开了。

  “这人,这是奇怪……”女人不屑的撇了一眼慕容清离去的方向,本以为慕容清会是一条想不到的大鱼,没想到却是一条雷打不动的死鱼,女子不屑的回头,转身又去拉眼中的大鱼去了。

  慕容清咽下口中最后一口酒,没想到一下子一瓶上好的花雕就没有了,可惜了少了点,美人唯有英雄怜,只可惜他心中的美人却连找都找不到,说到美人,慕容清自嘲的笑了笑,天下最美的美人他都见过,那些个所谓的春夏秋冬,在他的眼中恐怕连过眼云烟都不如。

  自嘲的笑了笑,慕容清清醒了许多,带着满心的杂乱,继续朝前走去,一股熟悉的味道从身边经过,那是似曾相识的味道。步履已经有些模糊,酒的后劲上来了。不过慕容清还是潜意识的朝前看去,似乎有一抹白色的身影从身旁经过,带着疑惑外加熟悉的感觉,慕容清晃了晃身子,让自己更加清醒,得以看清楚前面的人。

  而这个时候,前方的人好些也意识到慕容清的动作,突然停下脚步回头身,慕容清大惊,当看清楚了眼前距离自己数米距离的人是谁时,脑子彻底清醒了过来。

  是她……自己心中朝思暮想的人!

  来不及多想,慕容清挥开挡在自己面前的人,就朝前冲去,途中撞到了多少人他不知道,他唯一知道的就是要找到那个人,问清楚她究竟住在何方?如果可以他想要知道她的更多……

  当慕容清来到原处,却空无一人,他要找的人已经不见了,周遭过往的行人,议论声嘈杂无比,可是慕容清的脑子里却有一个声音在质问他:“人呢?”

  难道苦苦思念了这么久的人,转瞬间就不见了?前一刻的激动瞬间消失,慕容清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到河边的,对岸的青山倒影在河里,形成了一道美丽的风景。之可惜景再美,心却没有任何美感,这一切似乎差了点什么。

  岸边的柳树垂到了河里,伴随着风儿的吹拂,柳枝在水面划出一道道痕迹,但是痕迹立马又复原,看不出原来的痕迹。此情此景,让人沉迷,慕容清竟看的有些痴了。

  “你在找我?”突然一道熟悉的身影,加上那熟悉的味道与感觉出现,慕容清回头,屹立在眼前的人就是自己一直在找寻的人——尚踏汐。

  “真的是你……”慕容清有些惊讶,但是依旧对着尚踏汐露出了一个算得上温文有礼的笑容,如果除去慕容清那一身的酒味的话,效果可能会更好。

  “不能是我吗?”尚踏汐轻笑,对于慕容清的呆愣,完全是意料之内的事情,只是想不到眼前近乎失忆的人,会是多年前那个意气风发的小子。

  “我……”慕容清有些羞涩的低下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尚踏汐的话,毕竟总不能告诉尚踏汐自己一直记挂于她,甚至达到了思念成疾的地步。尚踏汐没有开口,只是这么看着慕容清,而慕容清也开始打量起眼前的尚踏汐。

  尚踏汐穿着一件略嫌简单的素白色的长锦衣,一根玄色的宽腰带勒紧细腰,显出了身段窈窕,给人一种清雅不失华贵的感觉,外披一件浅紫色的敞口纱衣,一举一动皆引得纱衣有些波光流动之感,腰间系着一块翡翠玉佩,平添了一份儒雅之气。散发出一股迷人的香味,那是与生俱来的体香,但这香的与其她女子不同,不知是什么味。尚踏汐发现了慕容清的注视,突然抬起头看着慕容清,目光中寒意逼人。清丽秀雅,莫可逼视,神色间却冰冷淡漠,当真洁若冰雪,却也是冷若冰雪,实不知她是喜是怒,是愁是乐。

  “踏汐姑娘,好久不见。”生涩的开口,慕容清终究是从口中磨出了这几个字。

  “慕盟主有礼。”尚踏汐超慕容清礼貌的点头,记得慕容清曾经告诉过她,他是武林盟主,统领四方,只是与现在的狼狈样子有些出入。

  “你唤我为慕容便可。”慕容清开口,虽然客套的这么说,不过心底却是希望尚踏汐一直这么叫他,是发自内心的称呼。

  “慕容!”尚踏汐轻声开口,唤出了慕容清一直梦寐以求的呼唤,慕容清连连点头,有些仓促的动作,出在他这个堂堂七尺男儿身上,还真是头一次,头一次,不过尚踏汐对于慕容清来说,已经有太多的第一次了,根本已经到了无从说起了,从最后的第一眼惊艳,到现在的第一次激动万分,尚踏汐,注定了与慕容清的纠葛。

  上天注定一个人和另一个人遇到,那是开始,那么上天注定一个人要和另一个分开,暧那么是不是该称之为结束呢?

  “踏汐姑娘为何会在此?”

  “我只是路过此地,刚刚似乎发现有人跟着我,方觉得奇怪,便停下来见到是你,本以为是我看错了,原来真的是你,可你却走到了这里,于是我就过来了……”尚踏汐将自己这一路上直到遇到慕容清的经过简单的告诉了慕容清,慕容清只是点头,嘴角一抹笑意,却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二十七)佳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