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二十八)羞涩

  

    “那么……你呢?”尚踏汐抬头,目光注视着慕容清,眼里虽然有些疑惑,但那神情却瞬间而逝,动作之快让慕容清根本来不及查询。

  慕容清笑了笑,手中已经喝光的花雕瓶子还拿在手里,很明显此情此景已经不用多言,相信尚踏汐也早就看明白了。

  “你有什么心事?”尚踏汐继续问到。

  “踏汐姑娘,我……”慕容清突然含住尚踏汐,尚踏汐也抬头看着慕容清,四目相对,一种说不清楚的情愫悄然而生。

  “何事?”

  “我……”慕容清咽了口气,似乎此刻要说的话有多么的艰难,而尚踏汐则是迟疑的看着慕容清,许久之后,慕容清依旧没有开口,只是脸色越来越红,酒的后劲已经全数尽显在了脸上。

  “没事……”慕容清低下头,不知道说什么,尚踏汐嘴角一抹平淡的笑容依旧:“如果没什么,那我……”

  走字尚未开口,尚踏汐的手就被慕容清一把拉住。

  “不要走。”慕容清目光坚定的看着尚踏汐,而手抓得死紧,生怕一不小心松开手,尚踏汐又会像之前一样消失不见。

  “为什么?”尚踏汐脸上闪过一丝神秘的表情,随即消逝,目光遗留在慕容清的身上,一直没有移动半分,而慕容清的手也死死的拽紧尚踏汐的衣袖。

  慕容清身形俊俏,是天下皆知的英雄,亦是多少女子心中梦寐以求的夫君人选,这样的一个男人,理当懂得怜香惜玉,可不管怎么看此刻慕容清的举止也太过于粗暴,手死死的拽紧尚踏汐的衣袖,没有放开的打算,仔细看的话会发现尚踏汐被慕容清拽着的衣袖下的手腕已经微微发红。

  慕容清没有回答她的话,尚踏汐也没有睁着,因为从一开口,尚踏汐的目光就一直停留在慕容清的身上,那坚定的目光逐渐涣散,变得迷离,看不清楚东西,逐渐变得模糊不清,最后……就在尚踏汐的注视下,慕容清像跟失去了支撑大大树一样倒了下去,尚踏汐伸手正好将倒下的人接住,跌进怀里的温暖,让尚踏汐愣在原地许久。

  笑话,笑话,或者这真的只是一个玩笑,亦或者是一个笑话,但是这是千真万确发生的事情,而就在眼前。慕容清喝了酒,然后就这么昏过去了,而且还是昏倒在她怀里。

  “宫主……”身后传来苏红的声音,带着关切。

  “你们现行回去吧,有事的话我会唤你们的。”

  “可是,宫主,这个人是武林……”

  “我知道,他是武林盟主。”没等苏红说完,尚踏汐微微露出一抹浅笑,在苏红迟疑的目光下,伸手揽住了慕容清的腰身,慕容清身材高大,但是却没多少分量,至少对于尚踏汐来说没多少分量,或许是因为长时间辛劳的缘故,才变得这样。尚踏汐的笑容更加的加深,毕竟慕容清所处理的这些事情中,有关落情宫的事情就占据了主要部分,那么这算不算是她的落情宫跟慕容清添乱呢!

  既然这样,那么她作为落情宫的主人,是不是可以帮帮这个有心的人呢!

  睁开迷糊的眼睛,入眼是熟悉的景象,慕容清猛的坐起身,才发现他何时已经睡到了床上,而身上的衣衫也已经换过,衣服也是他的,就连睡的床也是他的。这是他的府上,这是天道盟内,他什么时候回来的?

  为什么?头很痛,酒喝多的缘故,难道是他喝醉了自己回来的?正在疑惑的慕容清突然抬起头,因为房门被打开了,进来的人正是一直对天道盟尽忠职守的老管家陈伯,见到熟悉的人,慕容清大概明白了一些,衣服是陈伯帮忙换的,他估计是醉酒后被手下发现送回来的。

  “陈伯,你来了。”算是客套的话,因为慕容清自小就一直受到陈伯的照顾,对于慕容清来说,陈伯更像是他的良师益友,一般情况下是把陈伯当他家人,只是在外人面前他才以主仆相称,当然这也是为何他的房间陈伯能自由出入的原因。

  “少爷,你终于醒了,你这是怎么了,怎么会醉酒呢!少爷向来一向是很少碰酒的。”管家陈伯叹了口气,无奈的摇头,对于慕容清,在身份来说陈伯没资格说慕容清,对于教导辈分来说陈伯的话,慕容清一定会听,只是如今,已经没有听的必要了,人都醉成那样了,还能说什么呢!

  “陈伯,以后不会了,我这不是还知道回来。”当然,虽然有些狼狈,被天道盟众多属下看着,当然算得上是狼狈了。只可惜慕容清前一秒还没有感叹完毕,陈伯一句话好比当头一棒,给慕容清重重一击。

  “少爷,难道你忘记了是谁送你回来的?”陈伯两眼放光的看着慕容清,从刚刚一进来就有些神秘的神情,此刻全然没有,取而代之的则是震惊。

  “我……是怎么回来的?”慕容清迟疑的盯着管家陈伯,怎么回来?慕容清回想了下,最后的记忆便是一个人行走在热闹的大街上,过往的行人陆续投来的目光,最后来到河边,依旧是心伤……不过虽然喝醉了,也多亏了喝醉,让他在彻底陷入迷梦前见到了心中所想的人,这个梦,一直持续了好久,可惜还是不见了。

  当然慕容清不会同老管家说自己心中所想,但是陈伯看慕容清的眼神越来越怪异,甚至算得上是在打量。陈伯看慕容清的眼神,就好比一个鉴定专家,再审视一件东西是不是值钱。

  “少爷,你难道不记得踏汐姑娘,是她送你回来的,你们应该认识吧!”老管家陈伯一脸意味深长的开口,眼中有些神秘,但是此刻的慕容清根本来不及听别的,当听到尚踏汐的名字时,整个人从床上蹦了起来,一点也不像是刚刚昏昏沉沉苏醒过来的人。

  “你是说……踏汐姑娘?”似乎是疑惑,慕容清突然伸手抓着陈伯问道。被抓着的陈伯点了点头,肯定了这一说法,与此同时陈伯继续说道:踏汐姑娘现在正在客厅喝茶呢!少爷你……”

  “为什么不早说!“慕容清闻言,当即推开陈伯,就超门外奔去,被推开的陈伯退了好几部才停住,愣是站了好半天没反映过来慕容清少爷是怎么了。不过就这样沉思了数秒之后,管家陈伯似乎响起了什么,突然开口对着门外大呼:“少爷,你的外衫还没有穿上……”

  

(二十八)羞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