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三十)踏雪

  

    “给你的。”慕容清将手中的盒子打开,里面鲜美的糕点尽在眼前,尚踏汐轻笑,早已经知道里面的东西,可惜当事人却未曾发现尚踏汐的异样。

  “很好吃的样子。”

  “当然了,这可是陈伯他妻子最拿手的绝活,整个天道盟,所有下人都赞不绝口的东西,当然虽然并不怎么华贵,味道确实不错。踏汐,你尝尝……”慕容清一脸得意的看着尚踏汐,巴不得尚踏汐赶紧吃一块盒子里的糕点。

  尚踏汐没有立即动手,只是看了一眼慕容清,在慕容清那等待的眼神下,尚踏汐终究下定了决心,伸手拿了一块盒子里的点心,不过这一动手却吓了尚踏汐一跳,点心才拿到,松软得仿佛要碎掉,可是直到喂进嘴里,点心依旧完好,那种感觉说不上来,让人有种错觉,不过当甜而不腻的点心在嘴里融化后,尚踏汐笑了,因为味道确实不错。

  “怎么样?”慕容清激动的开口,非常期待尚踏汐对点心的评价,当然尚踏汐很明白此刻慕容清的想法,而尚踏汐也没有让慕容清白白期待,而是神秘的一笑,满意的点头“味道果然不错。”

  “那当然……”慕容清松了口气,又把手中的点心凑上前,等待着尚踏汐继续。

  尚踏汐伸手又拿了一块,慕容清依旧呆愣的盯着她,让尚踏汐有些不自在,不过再将点心喂进口中后,对慕容清说了句。

  “为何你不吃?”

  “我……你吃就行。”

  “这么多我怎么吃得完,你也吃吧,正如你说的味道真的很好,你不是也一直喜欢吃吗?”尚踏汐伸手又从慕容清手中端着的盒子拿了一块,然后伸手将盒子朝慕容清怀里推了推,示意慕容清也吃,没等慕容清动作,尚踏汐就转身朝着院内的荷花池走去,那里有满池的美景,以及漂亮的鱼儿。午后在那休息是最好不过的,尚踏汐已经开始习惯那样的感觉。

  慕容清笑了笑,发自内心的开心,伸手拿了一块点心,跟着尚踏汐的步伐朝院内走去,午后,安静的院内只有两人的谈笑声。

  慕容清向尚踏汐描述着江湖中的风风雨雨,形形色色,以及天道盟的一切,以及他慕容清的一切。而倾听的人,将这一切听进耳中,脸上的表情一直很平静,只是偶尔会露出一抹神秘的笑,让人琢磨不着。

  尚踏汐在天道盟内一住已经七日了,整个天道盟的人,上至老管家陈伯,下至家丁丫鬟,每个都知道自从天道盟内来了一位漂亮得不可方物人,他们尊敬的盟主大人,就变了个人似的。当然这已经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但是所有人又知道的则是,这个人对盟主来说很重要,从盟主偶然下露出的神情,他们知道,这个人对于他们盟主来说,可以近乎等于全部。

  天道盟内的人对尚踏汐尊敬有佳,这让尚踏汐都能轻易感觉出来。不过这样的眼神早就已经习以为常,并没有任何异样。

  天道盟正厅内,老管家陈伯正在安排一系列事宜,而慕容清则安静的听着陈伯将这几日的事情详细的部署好,直到陈伯将事情说完,慕容清依旧维持着之前的动作,静坐在他专属的位置上,一只手杵着下巴,好像在深思着什么重大的事情。

  “盟主?”陈伯伸手在慕容清面前晃了晃,慕容清依旧没有回神,陈伯无奈叹了口气,只是不小心这叹气声有些大了,让难以回神的慕容清回神了。

  “陈伯为何叹气,怎么了?”慕容清不解的问道。

  “唉……”陈伯抬起头看着慕容清,再次叹了口气,当然这次的当着慕容清的面叹气,而慕容清的脸上很明显更加的不解了。

  “盟主,你这样子下去,会不会忘记你是谁?会不会哪一天突然醒过来连你自己是谁都忘记了。你这一天下来走神的次数不下于……”说着说着陈伯伸手双手,十个指头全数伸直,展现在慕容清的面前,很显然用意何在。

  被管家陈伯这么一说,慕容清低下头,顿时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毕竟慕容清的父亲,早已经退居幕后,从不干涉慕容清管理武林天下事的方式,只是一直命老管家陈伯在慕容清身侧。当然陈伯的意思也很明显,因为慕容清的失神已经严重到了难以形容的地步,就连府上刚进的小丫鬟都会好奇的询问他这个老头子,管家大人,盟主为何没事会一个人傻笑呢?

  搞到最后陈伯只能用一句很严肃的话回绝了人家小姑娘:“小娃娃别多事,大人的事情你们不会懂。”

  “陈伯……”慕容清迟疑的开口,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同陈伯说起,毕竟他的心越来越难以自控,尚踏汐,要知道此时此刻,他的心中装得全是尚踏汐。他喜欢尚踏汐,这是事实,可是却不知道该如何说出口,经常忘神的失态,原来已经严重到了这样的地步。

  “盟主,儿女之情,很正常,无需感到不安。”陈伯体贴的开口,不过这话让慕容清抬起了头,仿佛是找到知己般,慕容清的双眼放光的看着管家陈伯。

  而陈伯则索性坐下来,面对着慕容清,耐心的说了起来:“儿女之情,岂能儿戏,盟主,你心中若真喜欢她,就要让她知道,如果错失了机会,说不定那就不是你的了。”

  “既然喜欢,那就让她知道……”

  陈伯的话说的很有道理,至少听在慕容清的耳中是犹如久旱逢甘霖,真的是恰到好处,慕容清当下决定把自己的心意告诉尚踏汐,他对尚踏汐的心意上天可表示,从第一眼开始,就深深的被尚踏汐吸引,知道现在有增无减,那种感情是发自内心深处的感觉,无人能代替的感情,慕容清知道,那是他的爱。

  “陈伯谢谢你,我想我知道我该怎么做了。”慕容清坚定的开口,对于此刻要做的事情是坚信不移的,只是刚站起来就被陈伯笑着阻止:“我知道,老头子我当然知道你心里想得是什么,但是盟主,你身为天下的武林盟主,现在有一件更加棘手的事情等着你去做。”

  “是什么?”慕容清不解的看着陈伯,好像对于这所谓的重要的事情并不知情,更确切的说是有些惊讶会有比他急着去做的事情更加的重要。

  “唉……”陈伯叹了口气,这回轮到他无奈了,不过还是将之前所说的事情重新对慕容清说了一遍:“盟主,南方的漠北河畔出现了一件特别的东西,它就是武林七绝之一的……踏雪”

  “什么?”惊讶莫过于此,这对前不久才见到过武林七绝的慕容清来说,的确是个不小的震撼,武林七绝,七剑名扬天下,当然至今算得上是个谜团,天下名剑七绝分别是:噬魂,血魄,天纵,黑翼,绝尘,踏雪,风华。慕容清持有风华,而上一任盟主也就是慕容清的退居幕后隐居的父亲持有黑翼,另外绝尘和天纵在江南的清风山庄作为至宝一直被世世代代的山庄随从守候,而剩下的则成为江湖的未知数,但是慕容清知道,就在不久前,他亲眼见到了两把,一把噬魂,一把血魄,让他见识到了太多的不可能,而最后剩下的便是这七绝中的寒冷之级——踏雪,剑如其名,雪,踏雪剑深藏在地下,潜藏在深不可测的冰层中,万年寒冰铸造,当然神奇之处便是只有真正能使用踏雪剑的人,踏雪才会成剑,换言之如果踏雪剑在普通人手中,而非它认定的主人,那么只是一汪冰水罢了,更谈何天下名剑!

  而这天下最后一把不知所踪的名剑,既然出现,那么他身为武林盟主,岂有不去之理。

  慕容清定了定神,冷静的开口:“我这就安排,我先行赶往南方漠北这踏雪剑一定不能落到有心人之手,踏雪剑归为天下至宝中的至宝,这样的宝贝,天下间想要它的人太多了,所以万全之策,慕容清决定亲自前往一探究竟。

  “盟主,一切事宜我已经准备好,就等你开口吩咐了。”陈伯上前说道,事情他早已经准备好,刚才就等待慕容清吩咐家中事宜他好打理,只是想不到的是慕容清根本没有在意。

  “好……”慕容清转身,正要准备出发,突然想到了什么,回头对着陈伯开口:“陈伯,麻烦你将我的东西打包,我先去个地方。”慕容说完朝着后院就跑了去。剩下的陈伯笑了笑,无奈的叹气:“年轻人,活力真是充沛,不过那位奇怪的踏汐姑娘还真是好看,要是嫁给了盟主,老盟主也一定会开心死的。”

  尚踏汐在院内,安静的坐在亭子边上,享受着阳光照射在身上,那微妙的感觉。一旁的两个丫鬟嬉笑的声音。丫鬟是慕容清吩咐来服侍她的人,当然尚踏汐并不讨厌他们,也不喜欢,只要他们不要打扰到她休息就行,没事的时候,他们偷懒下,赖在她身边,她也从来不会多说一句什么,反而是随便他们,毕竟看着两个丫鬟高兴的在池边嬉戏,不时露出开心的笑容,不时朝对方泼上几滴水,笑声依旧。

  

(三十)踏雪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