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三十三)荷花池畔

  

    “什么?”苏清雅惊讶的看着尚踏汐,就在此刻尚踏汐突然对着她露出一记让人难忘的笑,那笑容带着魔力一般,让她难以自控,更甚者带着无比的恐惧。与此同时尚踏汐的眼睛在正视苏清雅的同时,突然发出一道红色的光芒,而这道诡异的光芒除了苏清雅,没有任何人发现这突来的异样。

  苏清雅看着眼前的一幕,颤抖的发不出任何声音,直到尚踏汐收起了笑容,苏清雅才得以解脱,挣扎了许久终究得以大喊出声:“啊……”

  尚踏汐露出一抹不屑的笑容,只不过是这么轻易的吓唬一下,就被吓成这样,若是她现出那退去的原有样子,不知道会不会直接把苏清雅给吓死。

  苏清雅是哭着跑了的,狼狈的带着一群手下离开。这样的结果对于尚踏汐来说是再好不过的,可是对于天道盟内的众人却悲喜交加,毕竟尚踏汐惹恼了苏清雅,堂堂的郡主要是真的较真起来,十个天道盟也处理不好。毕竟人家是皇室成员,而天道盟只不过是一个江湖中普通的一份子。这是老管家陈伯担心的,现在唯一期待的就是盟主赶紧回来。而喜的就要属天道盟内的大小侍从了。自那之后,尚踏汐发现,整个天道盟里的人,注视她的眼光比起之前都大不一样了。如果说以往的眼神叫做不屑或者是无所谓,那么如今的眼神就可以称之为是完全的崇拜。

  没错,天道盟内的一群小丫鬟变得对她的尊敬有佳,原因不用猜也应该知道,估计是长期受到某个刁钻人士责罚的结果。

  漠北河,有种来到了大漠的感觉,显得有些凄凉,如果说挥去那些农家的屋舍不算的话,还真有这样的感觉。慕容清叹了口气,有些失落,毕竟浪费了这么多时日却是白白忙活了一场,来到目的地,却没有任何关于踏雪的消息,连周遭的人也都未曾有听说出现过关于踏雪的消息。

  就连之前传出消息的地方以及那些人都没有了任何消息,好些突然间消失了一样。准确的说现在是连一个知道线索的人都消失了,而且根本没有去找的必要。将其陪同随行的人遣回,慕容清一个人独自走在街上,思考着踏雪剑是否真的存在这里?还是因为受到了江湖中一些顽劣小人的奸计影响,假借踏雪剑重现江湖,而引起不必要的冲突。

  想了想慕容清挥去了这个有些不靠谱的想法,继续朝前走。回去,是此刻慕容清最想做的一件事情,已经出来五日了,再过两日便可以回到天道盟内。只需要两日的时间,他就可以回到天道盟,而他也就能再次见到尚踏汐。才出来几日,天知道他的心中多么的想念她。

  一言一行,无不牵动着他。

  “少爷,如此匆忙赶路,何不歇息一下,看看小店的东西,说不定能有你喜欢的。”路旁一个小贩的声音响起,在陆续有人走过的街道中虽然声音有些小,但是慕容清还是听到了。

  停下脚步,看着路边的摊贩,居然是个贩卖首饰的摊贩,摊主是个年纪约莫四十岁上下的男人,手里叼着一烟袋,时不时低头抽上一口,看来一副很悠闲的样子。

  “这位少爷,你看看,小店虽然不大,但是好东西很多,你选选,说不定有你喜欢的。”中年男子狠狠的抽了一口烟,对着驻足观看的慕容清开口,不过慕容清却只是将目光再摊前的饰品上扫视了一番,并未做长时间的停留,转身变要走。

  “少爷,看你仪表堂堂,定然引女孩子欢心,何不挑一件送给喜欢的女孩吧!小店的东西虽然比不上那些金银珠宝贵重,但是都是我老爷子纯手工制造的,你不妨看看。”中年男子见慕容清欲要离开,急忙开口,似乎打定了主意想要慕容清买。不过这一次慕容清还真的停了下来,重新将目光移回摊前。

  “送给心爱的人吗?”慕容清迟疑了一下,走上前,开始打量起摊子上的各色饰物,只是让人不明白这话是对摊主说的还是对他自己说的。东西果不其然,正如摊主所说的一样,不是什么名贵的东西,但是每一件都很巧妙,纯手中制作的东西,每一件都有她的特色,最终慕容清的目光落在了角落一支并不显眼的木钗上,钗很漂亮,给人一种特别的感觉,没有那些华丽的饰物修饰,仅仅一颗血红的石头镶嵌在上面,石头被打磨的晶莹剔透,镶在了木钗的上起到了画龙点睛的作用,这一星辰般的红显得这木钗更加的漂亮。平凡却显得高贵无比,慕容清伸手拿起了那跟木钗,细细的打量起来。

  “老板,这个多少?”慕容清看了许久,终究抬头问摊主木钗的价钱。

  “这位少爷,你要买钗吗?”摊主见慕容清拿起木钗,于是拿起一旁显得漂亮的一根对着慕容清介绍:“这个是从有钱人家弄来的玉石,这个不错,你那个是我那天没事,用剩下的一点材料做的,本来是打算做给儿子媳妇的,可惜我那儿子不成气候,连个媳妇都没有……”摊主说着说着忍不住回想起了家中的事宜,无奈的叹起气来。

  “我就要这个。”简单而朴实,却不失高雅,自从见到尚踏汐以来,尚踏汐近乎所有的装扮,从来不会出现那些华丽的金银首饰,不过慕容清认为对于尚踏汐,那些庸俗的东西根本配不了她,而手中的东西实在是太过于普通,跟那些金银首饰想比并不算什么,甚至是比路边的廉价货还不如。但是慕容清认为,一袭白衣的尚踏汐,戴上它的话,那如眼泪般的红色说不定会显得漂亮不已,或许会更加精致,也会更动人的。

  “少爷,这东西你给我几个铜板就当老爷子我的辛苦钱了。”摊主有些无奈的开口,毕竟他想不到仪表堂堂,看上去衣着光鲜的慕容清,会买这样的一件东西,着实出乎了他的意料。

  “好,谢谢。”慕容清轻笑,从衣袖中捞出一锭银子递给了摊主:“剩下的给家里买点东西。”

  “这……”摊主愣在原地,只能傻傻的看着慕容清收起了手中的木钗,慕容清的动作很轻,从怀里捞出了一块干净的手帕,将木钗小心的包好,转身离去。

  “真是怪人!”摊主叹了口气,看了眼手中的银子,这些钱叫他做一百个木钗他都愿意干,真是个奇怪的人。不过没多想,摊贩收起了钱,一脸得意的继续开口大声的叫卖起他贩卖的小巧饰物了。

  天道盟内,尚踏汐静坐于荷花池畔,越来越习惯了这荷花池畔的清香味,整个白天,尚踏汐基本都在这里度过。

  “姑娘,这是今天厨子刚做好的饭菜,你趁热吃点。”侍女站在尚踏汐身后,恭敬的开口,另一个则端着冒着热气的食物站在一旁。

  尚踏汐没有回答,只是回头撇了一眼侍女手中的食物,然后又回过头不在看他们。

  “姑娘……”将尚踏汐不作答,侍女更加的为难起来,毕竟这已经是今日第三次询问,再加上管家大人的严厉指责,姑娘不吃东西,就要定他们的罪了,这可怎么是好。

  “放着吧!你们先下去吧。”尚踏汐没有回头,只是开口对身后的人说了句。

  犹如久旱逢甘霖,侍女一颗紧绷的心终于松了一口气,事宜身边的伙伴将饭菜放在了庭中的石桌上,两个侍女退了下去。院落内,只剩下尚踏汐一人,以及这一池荷花陪伴着她。

  过了约莫半柱香的时间,尚踏汐终究起身,来到了是桌前,坐下,拿起了早已经准备好的筷子,轻轻夹起了碗中的食物,入口,香甜的味道,菜很香,如果饿了的话,一定是非常美味的东西。

  尚踏汐自然不会感觉到饿,但是也不是说她并不需要吃东西,这一切全部掌握在她自己的手中,吃与不吃全全在她自己。将食物喂进嘴里,很香,肥而不腻,一股很好吃的味道灌满了口中,尚踏汐轻笑,虽然她不知道这菜是怎么做的,但是事实告诉她,这些饭菜味道很可口。

  “宫主……”熟悉的身影在身后响起,尚踏汐并没有回头,依旧吃着面前精美的食物,因为来者她早已经知道。

  苏红见尚踏汐在吃东西,显然有些惊讶,不过脸上的表情依旧很平静,等待着尚踏汐开口,而尚踏汐一直在吃着面前的食物,一时半会像是没有开口的打算。

  “宫主已经七天了。”尚踏汐待在这天道盟内已经近一个月,自武林盟主慕容清走后,数数已经有七天的时间。苏红不解宫主为何还要待在这里。吩咐他们去办的事情已经办好,现在本应该是离开的时间了,可是宫主却尚未有离开的意思,这不仅让苏红担心,就连整个落情宫的人都在担心。

  当然苏红知道他们的担心是多余的,但是宫主在天道盟内所发生的一切,让苏红感到担心,毕竟武林盟主慕容清对宫主那份情谊,是任谁都能看出来的。

  “苏禾为何不来?”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尚踏汐突然开口问道。

  “回宫主,苏禾因为在取踏雪的时候,因受到踏雪寒冷的剑气所伤,暂时留在落情宫内。”苏红低头,讲述了苏禾在取剑的过程中所发生的事情。

  “踏雪剑本来就寒冷至极,就当是给他休息吧!叫他好生休息,宫内的事情就先交给你了。”

  “是,宫主。”

  “你先回去吧!”

  “是,宫主……”苏红点头。

  “对了……你也来尝尝,这味道确实不错。”尚踏汐喂了一口食物入口,突然抬起头叫住了正准备离去的苏红。

  “宫主……”苏红又一次迟疑,今日的宫主太让人费解,一次次所说的话都让她出乎意料。

  

(三十三)荷花池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