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三十四)礼物

  

    七天的时间,慕容清这一去至回来的日子正好七日,正如预期的一样,只是唯一遗憾的便是未能将踏雪剑带回。

  “盟主,此事……会不会是因为所之前得到的消息是假的。”陈伯有些为难的看着慕容清,毕竟当初消息是他告诉慕容清的,而慕容清匆忙的赶去,却一无所获,白白浪费了这么多的时间。慕容清走的这一遭,对于任何人来说,都算得上是空走这一遭,因为所要找的“踏雪”根本连影子都不曾出现。

  “陈伯,你放心,空走一遭也无妨,只是这里面似乎已经有人插手了,既然传言踏雪剑已经现世,那么我就相信踏雪剑出现在那里。”慕容清说出了自己的想法,这可是从市区了踏雪剑踪影的时候,便想过的事,踏雪的出现并不是突然,而是必然,只是有人比他更快一步而已。

  “盟主,那我们……”

  “此事就此作罢,但是从现在开始加派人手,随时注意江湖中有关于七绝的事情。”慕容清想了想,终究又说出了关于七绝的事,这也是他所担心的事情。慕容清心里有个莫名的想法,但是终究不敢去多想,好像潜意识里对这件事情很害怕,害怕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

  “陈伯。”

  “盟主,有何吩咐?”陈伯不解的看着慕容清,见慕容清欲言又止,忍不住先一步开口。

  “我离开这段时间,踏汐姑娘她还好吗?”慕容清想了想,还是开口说了出来。毕竟他一回到天道盟内,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去见尚踏汐,可惜迫于一身风尘的赶回来,这一身的狼狈样子,还真不想让尚踏汐看到。慕容清还是强忍住那急于见尚踏汐的冲动,打算先从陈伯这里先行了解,这几日尚踏汐过得可好。

  “盟主……这……”陈伯想了想,还是觉得理应把苏清雅,苏郡主来访过,以及与尚踏汐所发生争执的一切都告诉了慕容清。

  慕容清皱着眉头,不过嘴角的笑容还是露出了一抹欣慰的笑容,本以为刁蛮的苏郡主尚踏汐不能应付,想不到的是苏郡主负气离去,尚踏汐居然……事实证明尚踏汐比预期的强太多了。

  “对了,陈伯,踏汐姑娘现在何处?”

  “如果没有错的话,踏汐姑娘此刻应该一个人在后院的荷花池畔,最近踏汐姑娘经常喜欢一个人在荷花池边安静的坐着,有时候一坐就是一整天。”陈伯将近来尚踏汐的一切报告给慕容清,慕容清点了点头,最终笑了:“陈伯,这一切都麻烦你了。”

  荷花池畔,满池的荷叶几朵莲花竞相开放,花儿虽然不多,但是却给这样的美景增添了几分色彩,池水很清澈,水中的鱼儿看得清清楚楚,让人怜爱不已。

  尚踏汐看着这有些沉醉的景色,突然露出了一抹满意的笑容,因为那熟悉的味道突然出现,那个人回来了,果然很准时,离开的时候说过的,如今回来,时间正好。尚踏汐知道慕容清回来了,而且此刻正在她的身后。

  “回来了?”尚踏汐开口,但是并未转身,因为她知道身后来的人是谁。

  “踏汐……”慕容清开口,强忍住想要一把将眼前的人拥抱住,走上前,来到尚踏汐身边。尚踏汐坐在石桌边,桌上一壶温热的茶水,显然已经放在这里许久,而尚踏汐看着这一池春水便是许久。

  “这几日可住得习惯,我不在的这段时间,可有什么不便?侍女们有没有照顾好你?”慕容清柔声的问道,可尚踏汐却好奇的盯着他,似乎从刚刚他一坐下就一直盯着他。

  “你这一次问我这么多个问题,我要如何回答你。”

  “这……哈哈……踏汐,你真会开玩笑。”慕容清笑了,尚踏汐也笑了。

  “我很好,真的!”尚踏汐轻笑,笑容过后,轻声道,如果说这其中没有那所谓的郡主大驾光临的话,她的日子会更加舒适不已。

  “你这一去,事情办得如何?”见两人沉默,尚踏汐突然开口问道。慕容清抬起头,想了想,开口回答:“办得差不多,不过出了点小乱子,其实也没什么。到是踏汐你,很喜欢这荷花池吗?”

  “味道很香,我喜欢。”尚踏汐好不犹豫的开口,毕竟这荷花池给她的感觉确实喜欢。

  “只要你喜欢都好!”慕容清笑了,虽然尚踏汐说香,但是荷花的香味其实很淡,甚至淡到根本难以问道,但是那是尚踏汐喜欢的便已经够了。

  云淡风轻,这池中之物,虽然不急牡丹等的高贵,但是却给人一种特别的高贵,那种香味那种意境并不是简单的言语所能表达的。

  尚踏汐注视着池中的鱼儿,鱼儿快乐的游玩着,好似周遭的一切都跟他们没有任何的关系,而这一切,这整个世界只有他们,只有他们自由自在的游玩着,而专注于池中鱼儿的尚踏汐,却没有发行限慕容清站在一旁,一直在看着她。

  “你怎么?”回过神的尚踏汐,这才惊觉慕容清一直盯着他,而且看的出神,微微皱着眉头,有些不悦的看着慕容清。

  “哈……我大意了,被你发现了。”慕容清玩味的说了起来,没想到被尚踏汐发现他偷看,而且还看得失神。不过就在尚踏汐眉头皱得越来越紧的时候,慕容清伸手从怀里掏出一件东西,递到尚踏汐的面前。

  “这是?”尚踏汐看着慕容清手中的东西,不解的抬起头看着慕容清。

  “送给你的,虽然很普通,不过我希望你会喜欢。”慕容清的手依旧没有收回,似乎是在等尚踏汐收下这份特别的礼物。

  尚踏汐看了看慕容清,又看了眼慕容清手中的东西,一根钗,而且是一根木钗,很普通,不过打磨雕琢的很漂亮,给人一种新奇的感觉,木钗的顶端,一颗小小的朱玉,而且是红色的,不细看的话会以为那是一颗至上的珠宝,可惜尚踏汐看清楚后才发现,那只是一颗小小的血色石子打磨出来光滑的色泽。不过总的来说这东西普通得要命,却也特别的要命。

  “很漂亮。”尚踏汐伸手接过慕容清手中的木钗,拿在手中细细的把玩起来,东西很小巧,拿在手里感觉不错,不由得露出一抹浅浅的笑意。

  看着尚踏汐的微笑,慕容清默默一笑,收回手,转身站到一旁,看着面前的一池荷花,零零散散的荷花争艳,在这荷花池中绿色的叶子占了多数,那点朵朵荷花显得娇贵不已,看似娇贵,时而不然,任谁都知道,荷花最不惧怕风雨,不知为何,慕容清第一次有了喜欢这一池荷花的感觉,为何以前未发现自己这独特的爱好,亦或者是受到身边的人影响。回过头看了一眼尚踏汐,尚踏汐的目光依旧在手中的木钗上,那简单的木钗,在尚踏汐的眼中,慕容清看到了稀奇,尚踏汐露出了一抹浅笑,慕容清心里激动,不过强压下那急切的冲动,慕容清走上前,再尚踏汐来不及反应的同时,一把夺过尚踏汐手中的木钗。

  尚踏汐不解的盯着慕容清,不明白为何慕容清会将木钗夺了回去。

  “我为你戴上好吗?”慕容清看着尚踏汐,突然问道。

  尚踏汐看着慕容清,许久没有开口,过了好一会,才缓缓点了点头:“嗯……”

  慕容清凑上前身后揽起尚踏汐的长发,长发及腰,轻抚上那柔软的发丝,一根根发丝从手中穿过,这异样的感觉异常舒服。慕容清将木钗朝着尚踏汐的发髻轻轻插了上去。动作很轻,生怕自己的动作太过急躁而伤到尚踏汐,而这整个过程中,尚踏汐都没有移动半分,一直安静的站在原地,等待着慕容清的动作结束。

  直到将那简单的木钗插上了尚踏汐的头顶,慕容清松了一口气:“好了!”

  “谢谢你。”尚踏汐伸手摸了摸头上多出来的东西,没有任何不舒服的感觉,看着慕容清一脸笑意的脸,尚踏汐笑了。

  “好看吗?“尚踏汐不知为何,突然开口问慕容清,慕容清愣了愣,笑得更浓了。

  “你应该多笑的。”绝代佳人,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

  尚踏汐曾经有过这样一个想法,如果,只是如果,一直待在天道盟内,会不会变得习惯。因为这段时间她已经开始习惯于身边慕容清的身影相伴,每日慕容清总会细说一些武林大小的事宜,生活也就这样变得有趣很多。

  习惯是一个很不好的东西,因为一但习惯了,就很难再改掉。本以为会永远这样下去,可是这一天天道盟却不再安静,原因则是苏清雅来了,而且来的人还有别人。

(三十四)礼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