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三十八)离去

  

    劲风扫过,尚踏汐伸手一把捏住了苏清雅的脖子,只要稍一用力,骨头碎裂则是必然,可惜好半天尚踏汐终究没有动手。苏清雅已经被这突然的动作吓得花容失色,一张脸血色尽失,比起受伤,鲜血不断溢出的人,苏清雅更像是那个受伤的人。

  “踏汐……”慕容清欲上前,却被尚踏汐阻止。

  “我本无意伤害任何人,这都是你们自找的。”尚踏汐抬头看着众人,目光最后定在了苏王爷身上,眼中充满了寒冷,让人不寒而栗,甚至可以感觉的到死亡的来临,那种仿佛濒临死亡的感觉。

  “你快放了郡主。”苏王爷见状,大声的吼着,见尚踏汐手中的苏清雅因为尚踏汐的束缚,连呼吸都开始有些困难了,一时间进退两难,苏王爷索性将目标指向了慕容清。

  “慕容清,你还愣在那里做什么,还不快救郡主。”

  慕容清没有回答,只是抬起头看着尚踏汐,同时尚踏汐也看着慕容清,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胸前的血还在往外流,可是尚踏汐的表情依旧平静,仿佛已经忘记了胸前的伤口,以及那钻心的疼痛。

  “踏汐……”慕容清开口,整个人站在原地,眼中尽显无尽的关怀,只可惜这一刻看在尚踏汐眼中已经不同以往,比起平时似乎有些不同。

  “今日之事,不管结果如何,都与天道盟无关,姓苏的,是你自己来挑战我的极限。”尚踏汐说着,忍不住加重了手上的力道,这一用力,苏清雅发出沙哑的声音,苏清雅瞪大双眼,四肢已经开始挣扎,眼看就要到达极限,骨头即将碎裂开来。

  “慕容清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救郡主。”

  苏王爷大声的怒吼,而慕容清一直低头没有任何的动作。

  “你们……给我上,给我杀了她。”苏王爷愤怒当头,对着身后的手下就喊了起来,当即身后一群蓄势待发的手下便挥舞着手中的刀剑朝尚踏汐冲去。苏王爷狠,是自然,可惜他却忽略了还在尚踏汐手中的苏清雅。

  苏清雅睁大双眼瞪视着苏王爷,想不到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他的父亲会做这样的选择,宁愿将敌人捉拿,也不顾及她的安危,一时间眼前的景象开始涣散,尚踏汐的手松了。

  “看来,终究没有任何人会救你。”尚踏汐一笑,伸手一用力,苏清雅的身子就朝角落飞去,而所扔出的方向正是慕容清所站的方向。凌空突然抛出来的人,慕容清几乎是出于意识的伸手接住了被尚踏汐抛出的人,接住了苏清雅,苏清雅或许是有余冲击太大,人已经昏了过去。

  而于此同一时间,苏王爷的一群手下就已经迎面冲向了尚踏汐,尚踏汐毫不留情伸手挥舞手中的剑,迎接着众人的攻击。刀剑相撞,血雨腥风,这些血有苏王爷众手下的,也有尚踏汐自己的。一切的一切似乎那么快,让人来不及看清,慕容清看着眼前的一切,想要冲上前,又迫于怀里昏迷的人。

  杀人,刀光剑影,放入地狱前来的血罗刹,尚踏汐仿佛整个世界都只有她一个人,难以的平静,那样的果断,收起刀落,人已经倒地停止了呼吸。

  带最后一个人倒下,尚踏汐抬起头看着苏王爷,苏王爷身边剩下的几个护卫迟疑的不敢再上前,同伴已经惨死刀下,他们就算上去也只有奔赴后尘的命,没有人再敢上前,每个人都注视着此刻犹如地狱般存在的人。

  “妖孽,妖孽,你……”苏王爷伸手指着尚踏汐,有些颤抖,若不是周遭的手下拥护着他,说不定此刻已经因为腿软而倒地不起了。

  “踏汐你……”慕容清欲要上前,迫于怀里昏迷的人,只是担忧的看着尚踏汐,尚踏汐胸前的伤仍旧流血不止,而那把刺进胸口的剑依旧深埋在尚踏汐的血肉中。

  “踏汐,不要动……”慕容清大吼,尚踏汐的手已经抚上了胸前的匕首,来不及阻止,来不及说任何的话,伴随着血液的飞溅,尚踏汐的手中赫然是那把带血的刀,胸口喷涌而出的血液飞溅而出,溅到了谁已经无从去追究。

  仿佛全身的力气都随着尚踏汐胸前,所刺入的刀拔出的那一瞬间消失全无,安静,唯一剩下的便是安静。

  “踏汐……”慕容清开口,可尚踏汐却看都未曾看他一眼,目光尽数落到了愣在原地的苏王爷身上。

  “今日之事,若要寻仇,来落情宫吧!”尚踏汐伸手拂去眼角沾染的血迹,说完,旋身一转,一个纵身,消失在众人的眼前。

  “什么?落情宫?”众人大惊,看着尚踏汐消失的方向,这才意识到了什么。

  “落情宫?”苏王爷似乎想起了什么,回过神后怒火越发的大了起来,指着剩下的仆人:“给我追,她受了伤,我就不相信我今天灭不了她,落情宫又如何?”

  “是”被苏王爷这么一说,一群人又鼓足了士气,朝着尚踏汐消失的方向追了去。

  慕容清愣在一旁,就连苏王爷手下将苏清雅给接手过去都未曾发觉,此刻他脑中仍旧回荡着尚踏汐刚刚所说的话,落情宫,江湖中最为神秘的组织,杀人于无形,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存在,更加没人见过他们的真实面貌,可是这一切都在他的眼皮下发生了。

  “慕容清,这笔帐我回头再跟你算。”苏王爷说完,带着剩下的仆人以及昏过去的苏清雅愤愤然离开了,而目的自然是追寻离去的人。

  厅内就剩下慕容清一人,直到苏王爷的人走光,管家陈伯才探头进屋,屋内一片狼藉,显然刚刚的血腥场面历历在目。

  慕容清深吸了口气,近乎瘫软的半跪了下去,那声音很大,肉与地面接触碰撞的声音都让人听得很仔细。在他的身后,一具具死去的尸体,前一刻还在活着的人,转眼便成为没有了灵魂的尸体,慕容清半跪在地上,陈伯走上前,并没有伸手拉起慕容清,只是轻声说了句。

  “盟主,我这就命人来收拾。”将这一切看在眼里的陈伯并没有多说什么,因为这一切发生的时候他就在屋外,将这一切全部看进了眼中。

  “我错了,我晚了一步。”慕容清开口,好些造成这一切全是他的错一样,江湖中叱咤风云的人如今也成了一个近乎崩溃的人。

  陈伯叹了口气,伸手搀扶慕容清,轻声道:“盟主,你要知道落情宫宫主是绝对不会手下留情的。”

  慕容清闻言,回头看了一眼地上惨死在血泊中,惨不忍睹的尸体,随即闭上了双目,这一切的原有他知道,他慕容清知道,而且就在眼前发生。落情宫,宫主,原来事实是这么的残酷。

  “盟主!”陈伯担忧的唤出声。

  “哈哈……”谁知慕容清竟然笑了出来,陈伯止住了欲要开口的动作,就这么看着慕容清。慕容清停止了笑,脸上的表情有着数不尽的酸楚,如星辰的瞳眸也失去了不少光泽,隐隐带着一丝凄凉。如果别人不知道,单看慕容清此刻的外表的话,任谁也不会相信眼前神情涣散的人,会是那锦绣华服,名闻天下的江湖第一武林盟主慕容清本人。

  他失去了,全部都失去了,慕容清知道他的努力白费了,这一切的努力就这么白费了,佳人已去,徒然留下他这个失忆之人,老天对他真的是不公平。慕容清低下头,就着陈伯的手打算起身,可惜刚一动作,心口一阵剧痛袭来,忍不住用手按住心口,铺天盖地的黑影笼罩住慕容清,这一刻好像整个世界都混乱了。

  身子猛的朝前一倾,喉咙一股苦涩的感觉,随即吐出一口鲜血。

  “盟主……”着急的陈伯当即搀扶住慕容清,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慕容清这突然的状况吓得陈伯连手都不敢松,死死的拽着慕容清,生怕一个不小心慕容清就倒在他的怀里。

  “我没事……”慕容清挣扎着站起身,拒绝了陈伯的搀扶,强忍住口里那股血腥的味道,慕容清知道这并不算什么,比起尚踏汐刚刚所流的鲜血,真的不算什么。

  “陈伯……”慕容清直起身,突然开口。

  “盟主,我在。”陈伯点头。

  “如果我阻止了这一切,踏汐会离开吗?”慕容清的声音很轻,却异常的透彻心扉。

  “盟主,她是落情宫的人。”陈伯照实回答,毕竟这已经是事实。

  “难道我对她的情,她感觉不到吗?”慕容清开口,看着陈伯,好似又在问自己一样。

  “盟主,落情宫杀人无数,死在他们手上的人又怎会少,再说以踏汐姑娘的能力,就算她要杀光这里的所有人,又怎么会办不到呢?”

  陈伯低下头,没有再说什么,退了出去,剩下慕容清一人站在偌大带着血腥味的厅内,瞬间,这一切都变了,变得太快,让然连追都不曾追到。

  慕容清抬头凝望着远方,幽深的眸子中仿佛将天际都拉得更近一些。盯着尚踏汐离去的方向,心底好像有什么已经不复存在,一步错、步步错,这一切是不是已经无法挽回了呢?

  

(三十八)离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