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四十四)过眼云烟

  

    如果说落情宫的出现让一些混迹在武林中做过坏事的人感到惧怕,那只能说那是以前,而如今,普今天下谁人不知,谁人不晓,落情宫——天下第一神秘的存在。没有人知道落情宫有多少人,没有人知道他们时候出现,更加没有人知道下一个成为落情宫眼中钉的会是谁!

  已经无从去记得从何时开始落情宫杀人逐渐转变成了一种习惯,多年的陈年旧事落情宫也能将它挖出来重新让世人看到,知道,总之:只要你做了,就难逃落情宫的惩处。一时间天下人无论是武林正道、邪教帮派、官宦人士,所有人都害怕,都害怕下一个被落情宫找上的人就是自己。

  与此同时,因为落情宫的无处不在,落情宫则成为了武林公敌,面对这样一股势力的存在,可以说影响着所有的人,诸多帮派开始秘密聚集,想要一并将落情宫的人铲除干净,还给天下一个“太平”的日子,最起码对他们这样的人来说是公平的。

  武林群雄,善恶本份,联合起来对付落情宫,这样的举动对于尚踏汐而言,只能用无所谓来形容,毕竟尚踏汐想要做的,是没有任何人能干预的。落情宫的神秘莫测让武林人士越发紧张,越发的感到害怕;越是这样,尚踏汐就越发激动,整个天下间都笼罩在落情宫的神秘阴影之下。

  “宫主,你吩咐的事情已经办好了。”苏禾和苏红并肩站在尚踏汐身后,等待着尚踏汐开口。尚踏汐闻言,这才回过头来看着身后站着的二人,一袭淡白色的长裙,袖口上绣着几朵淡金色的牡丹,银丝线勾出了几片祥云,下摆密麻麻一排浅蓝色的海水云图,胸前是宽片淡黄色锦缎裹胸,身子轻轻转动长裙散开,举手投足如风拂扬柳般婀娜多姿。

  “那张家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贪官了,落在他手上的金银自然不会少。”尚踏汐轻笑,突然抬起头看着苏禾和苏红。细致乌黑的长发,常常披于双肩之上,略显柔美,有时松散的系于腰间,只用一根简单的木钗,却显出一种别样的风采。

  如此容颜,让人生喜爱怜惜之情,只需浅浅一笑,便能罪人于不醒。可惜天下间不知道已经有多少人陷入对尚踏汐的错觉而命丧黄泉了。

  “宫主,张家大院内一共搜出了金银五万两,珠宝……”苏红开口将从富商张家所得来的金银全数报给了尚踏汐,尚踏汐听着苏红的话,微微点头。这一次落情宫的目标张家,曾在朝为官,为官期间看似清正廉明,实际却是浑水一潭,做尽了数不尽的黑心买卖,榨干了多少老百姓的血汗钱。张家人赚够了钱,自认对得起朝廷,对得起天下,便退隐于此,多年来一直悄无声息,但是这一次张家遇到了落情宫,便不再是张家,只是徒增无数亡魂罢了。

  “方圆五百里以内的地方,需要的人全散了。”尚踏汐开口,伸手示意苏禾和苏红退去。二人领命而去,目的自然很明确,落情宫杀人归杀人,但是所得财务从未拿取过一分,全全散尽给了天下老百姓。

  用尚踏汐的话来讲,杀人也得看心情。

  雨季又不约而至,就连雨水都如那所谓的江南的女子般,温柔而多情。雨水拍打着江面,烟雾朦胧,看不见岸边的景色,只能隐约看个大概。负手立于船头,一袭青色长袍穿戴在身上,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黝黑深邃的眼眸,泛沉迷人的色泽;那浓密的眉,高挺的鼻,绝美的唇形,无一不在张扬着高贵与优雅。

  虽然下着雨,风吹动慕容清的锦绣华服,但是慕容清依旧站在船头,老管家陈伯忙着要出来为慕容清打伞,却被慕容清阻止。看着江面上雨点溅起的点点,带着撼人心魂的感觉,太让人刻骨铭心。这样的时节总让人有种忧伤的感觉。雨中,刮起了凉风,夹杂着雨滴打在脸上,有些让人发颤。

  “盟主,你还是进来吧!”陈伯着急的开口唤慕容清进船舱内,至少不用置身于风雨中,可惜慕容清好似没有听到一样,依旧站在风雨中,像一个永远也不会倒下的雕塑一样,就这么屹立在那里。

  慕容清不是没有听到陈伯的喊声,只是此情此景,有太多的思绪飞上心头,让他来不及呼吸,更来不及抓住,慕容清就这么看着远处,幽深的眸子仿佛将天际的愁云也一并重合在一起。

  “人的一生总会有太多的无奈,成功与失败,只在一念之间,一步错,步步错,可是有时候连翻身的机会都没有,一步错将永远错下去,满盘皆输。”

  “盟主……”将这一切听在耳中的陈伯叹了口气,对于慕容清的伤与痛,陈伯比谁都清楚,那一天慕容清知道了一切,也就在那一天慕容清失去了一切。未曾拥有,谈何失去!可惜如此执着的盟主依旧记挂着那个人!直到现在依旧不曾停息,甚至更加来得强烈。

  “当初的错,注定了我这一生都要悔恨吗?”慕容清轻笑,像是在嘲笑自己,可惜即便如此又有何用,一切都已经无法挽回。

  “盟主放心,说不定什么时候还能再见到踏汐姑娘,那个时候她定会明白盟主的用心的。”陈伯深刻的体会到了一个人,尤其是慕容清这样的人,至高的权位,有的时候却如过眼云烟,什么也做不了,苏王爷的事情,不知为何苏王爷没有再追究那事,只是扬言若再次见到慕容清定当不客气。不过这也算一桩好事,没有了苏清雅郡主的骚扰,慕容清自然清静许多。整个天道盟内,所有仆人都如重见天日一般。但是这件事情慕容清一直自责,慕容清认为这是他一手造成的,尚踏汐的负气离去,伤势过重,等等的一切都是因为他而起。

  只可惜那个神秘之人再也没有出现过,在众多仆人眼中的那一抹白色身影从那以后再也没有出现在天道盟内。从那以后,所有人都知道,天道盟盟主,当今武林盟主慕容清好像变了一个人,沉默,少言,平静,让人难懂。

  陈伯不懂慕容清对尚踏汐的那份情谊究竟有多深,但是陈伯知道慕容清即便知道这个天下人都不曾知晓的秘密,落情宫的主人是谁。但是慕容清做到了不闻不问,自那以后凡是关于落情宫的事情,慕容清都不予回应,只要有落情宫的人出现的地方,就再也找不到天道盟的人。只要有尚踏汐的地方,就没有慕容清。

  当然许多武林人士认为慕容清这是在逃避责任,是在惧怕落情宫的能力,即便如此,慕容清依旧不曾过问过落情宫的事情半分。

  

(四十四)过眼云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