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四十六)欧阳

  

    眼前的人,勾魂慑魄;若是原似嫡仙般风姿卓越倾国倾城,现却似误落凡尘沾染了丝丝尘缘的仙子般另人遽然失了魂魄。但最眼前的人最另人难忘的却是那一双温婉如玉,晶莹剔透的双眸。比最洁白的羊脂玉还要纯白无暇;比最温和的软玉还要温软晶莹;比最清澈的水晶还要秀美水灵,只是太过于寒冷。如此的撩人心弦,真是一位绝色佳人!

  “看够了没有?”

  带头男子呆愣的看着眼前的一切,直到尚踏汐开口才回过神来,当即大喝一声质问道:“你是什么人,胆敢阻挡我们的事。”

  “哼……在你说这话之前,可曾想过你还能活多久?”尚踏汐轻笑,并没有任何动作,不过这冷漠的话成功的激怒了那带头男子。只见带头的男人愤怒的一吼,拔出手中的剑对着身边站着的手下命令道:“给我将这个女人拿下。”

  众人挥剑朝尚踏汐击去,可惜还没来得及看清楚眼前的人,就被突然从尚踏汐两侧闪出的身影,给硬生生的截断,‘嘭’的一声,刀剑碰撞的声音,有些刺耳,闪避的身影,迅速而疾驰在人群中穿梭。来不及看清楚,只闻见了血的气味,带头男子见状连连退后,呆愣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转眼间,遍地都是尸体,带头男子眼睁睁看着一群手下惨死在一男一女的刀剑下。

  “你们……这……”带头男子的手颤抖不已,眼前的人,杀人连眼都不眨一下,而转眼就只剩下了他一人。手中的刀也掉落在地上,来不及捡起,苏禾和苏红面无表情,刀剑重已经直指着他。所有的人都倒下了,现在轮到他了。带头男子摇着头,颤抖的退后,嘴里哆嗦着听不清楚在说着什么。

  “大侠……求求你们,饶了……我……”

  “让我取你狗命。”苏红冲上前,手已经握紧了剑柄,正要挥剑,身后的制止声音突然响起。

  “务动他。”

  “宫主?”苏红不解的开口,回头看着尚踏汐,不明白在这个时候,宫主为何这还要阻止她将眼前的这人杀死。

  “他的命,应该让他来取。”尚踏汐站在原地,用眼神示意了一下此刻站在不远处的人,众人追杀的对象,此刻伤痕累累,经过了这半天得以休息半刻的人。男子终于能够重新站立起来,见到苏禾和苏红的目光重新聚到了他的身上,男子抬起头看着尚踏汐。前一刻的撼人场面不紧张是不可能的,男子咽了口气,看着尚踏汐,脚下的步伐许久不曾移动半分。

  “你若还想活命,那么你应该知道怎么做。”尚踏汐别过头,不再理会那呆愣之人,男子低下头看着地上掉落的短刀,那是刚刚他在反抗追杀的人的时候掉下的。弯腰重新将地上的刀拾起,仿佛有千金般的重量,男子站起身,迈着有些踉跄的步伐朝那带头之人走去。

  “世子,不关我的事,这都是藩王命我们这么做的,只要杀了你,就没有人阻碍到他了。”带头的男子见状,周遭的一男一女手中的剑上沾着血迹,骇人不已,连连后退,直到后背顶住了树干,已经不能再动弹,颤抖得男人开始苦苦求饶起来。

  男子盯着颤抖的男人,慢慢走近,因为身上伤势过重,脸色已经变得苍白,不过男子依旧伸手一把拽紧求饶的人:“我欧阳家对你们不薄,可如今你们怎么对待我欧阳家的,恩将仇报,就这样灭了我欧阳家这么多人,你们……”

  “世子,我们错了,我们错了。”哀嚎的男人,转而揪住男子的衣袖开始求饶,可男子依旧不为所动。

  “你认为……死去的他们,能答应你吗?”看了眼地上死去的人,那些人曾经对他的恭敬,对他们家族的效忠,如今全都成了过眼云烟。

  “什么……”男子突然面目变得有些狰狞,本以为变相求饶能得到饶恕,但眼前这阵势很明显没有任何作用,带头之人乘其不备正要抓起一旁地上的剑朝男子砍去,可是男子比他更快,一刀毙命,刀就这么从喉咙深处划过,带头之人双目大睁着,连一点声音都发不出,就这么直直的倒了下去,死不瞑目也就这样的效果。

  尚踏汐收回手,并没有多余的动作,本以为那带头之人要乘机出手伤害那人,没想到那人也已发觉,只不过这最后一击,耗费了他剩下的体力。几乎是应验尚踏汐的想法,就在此时,手中依旧握着短刀的男子抬起头看着尚踏汐,眼中的不甘尽显眼中,那样的眼神,加之身上伤痕累累,即便如此,眼神中依旧清澈无比,无比的坚定。

  欧阳尘目光紧盯着眼前站着的人,面前的人如此风华绝代,那荡漾在精致无暇的脸上微微的笑颜,妩媚动人,集万千风情于一身,是那样诱惑着人心,有那么一瞬间,欧阳尘以为他已经死了,人常说人在死前会看到天上的神仙,那么眼前的人,是不是来迎接他的神仙。

  眼前的人身影逐渐模糊不清,欧阳尘有些着急,伸手想要抓住那最后一点光亮,可惜整个人就这么重重的倒了下去。如果这是真的,亦或者这是一个梦,那么希望这个梦再也不要醒过来。

  苏禾走上前,试探的检查了下倒在地上的人,确定了只是因为伤势过重,加之因失血过多而昏迷不醒后,回头对着尚踏汐道:“伤势过重而昏过去而已,还死不了。”

  尚踏汐闻言轻轻一笑,转身便走了,只剩下苏禾和苏红还站在原地,苏禾愣了半天,回头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人,又看了看一旁站着的苏红,最终两个人同时笑了,脸上都露出一副从未有过的表情。如果说实在是要用一个词语来形容此刻两人的表情,那只能说用对什么事情“感兴趣”!

  玉手轻挑琴弦,双手在古琴上拨动着,声音宛然动听,有节奏,宛如天籁之音,过了许久,结束了这首曲子的弹奏,弹琴之人缓缓站起。

  尚踏汐走出房间,门外的人颔首,尚踏汐没有理会,依旧朝前走去,直到走到庭院才突然停下:“醒了?”

  “是。”苏红回答。

  “看来身子骨不错。”尚踏汐轻笑,继而朝前继续走去,苏红见状当即跟随上前。可是让苏红意外的尚踏汐却不是朝着那个受伤之人所在的房间而去,而是朝着落情宫后山的峰顶而去。

  “宫主,你不是准备要去看那个人吗?”苏红迟疑许久,终是开口问了出来。

  “是,只不过此刻他已经不在屋里罢了。”尚踏汐开口,彻底的解决了苏红的疑问,同时苏红更是惊讶,那个人才刚刚苏醒,就能下床行动了。

  碧水寒潭之上,出尘如仙,傲世而立,恍若仙子下凡,令人不敢逼视。一袭白色的身影临风而飘,一头长发倾泻而下,置身于巅峰之上,触目的美,说不尽的美丽清雅,高贵绝俗。

  尚踏汐直接来到后山,如期见到了一抹显得有些孤寂的身影,孤独的一个人坐在山顶,原本一身残破的衣衫已经换去,重新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在身上,身上的伤痕虽然历历在目,但是却给欧阳尘增加了几分狂妄与坚强。

  苏红在到达山顶的时候就停了下来,并没有跟着尚踏汐往前,而是任由尚踏汐一人朝前而去。尚踏汐来到欧阳尘身后,并没有出声,只是放眼看着眼前触目的美景,站在如此巅峰之上,天下尽在脚下的感觉让人有种焕然一新的感觉。

  “为何要救我?”欧阳尘问。

  “你想要逃避?”尚踏汐没有回答欧阳尘的问题,反而是问了一个不想干的问题。

  “我……”欧阳尘无言以对,想不到眼前的人会看穿了他心中所想,只好闷着头不语,双手紧握,指甲硬生生的快要掐进肉里。尚踏汐看着欧阳尘,嘴角闪过一抹轻笑,目光落到了远处的山峰上,霞光无限,但是因为山峰的遮掩,阳光被涣散开来,星星点点的照射到面前的一方美景。

  “只要你还活着,欧阳家的血脉就永远存在。”尚踏汐突然开口,这话让低头的欧阳尘震惊的抬起头,眼中是不可置信,仿佛全身的一切都被看穿,不留任何阴影,欧阳尘目光呆愣的看着尚踏汐。

  欧阳家,本是关外第一大族,只可惜藩王和朝廷叛党勾结,将欧阳整个族群全部灭族,作为世子的欧阳尘漫无目的的潜逃,最终逃到了落情宫的境内,也因此才捡回一条命。家族之仇,不共戴天,对于欧阳尘来说,活着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报仇,可是此刻他伤痕累累的样子,甚至连握刀的力气都没有,谈何报仇。

  尚踏汐看着眼前的人,就这么安静的坐在那里,半天没有动过分毫,若不是胸膛还有起伏的呼吸,会让人以为那只是一尊漂亮的雕像,唯一的瑕疵就是多了些伤痕。

  “等一下。”见尚踏汐突然要走,欧阳尘忙站起身开口阻止。

  “何事?”

  “这里是……什么地方?”欧阳尘沉默了下,终究还是开口问出了心中所想。

  “落情宫。”尚踏汐回答。

  欧阳尘呆愣的看着尚踏汐,目光有一瞬间的呆滞,不过取而代之的则是惊喜,没错,尚踏汐从欧阳尘眼底看到了惊喜,更多的则是看到了希望。一如既往,双眼中的阴沉,如死灰般的神情,突然间变得神采焕然。

  此刻尚踏汐嘴角多了一分笑意,转而看着欧阳尘,等待着欧阳尘接下来要说的话。

  “宫主……”欧阳尘突然屈膝跪在了尚踏汐的面前,这突来的举动并没有让尚踏汐觉得奇怪,反倒是笑得更深。

  

(四十六)欧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