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四十七)冰封之级

  

    “你可想清楚,我落情宫并不是什么善类,甚至可以说是天下人都厌恶的存在。”尚踏汐看着面前屈膝跪下的人,从欧阳尘的眼中尚踏汐相信,欧阳尘是知道落情宫的存在的,笑,却笑得更深。

  “我欧阳尘无悔。”欧阳尘一点也不曾犹豫的开口道。

  “好”尚踏汐笑了起来,轻吟的笑声充斥着整个山林,优雅的声音在山谷中回荡。

  欧阳尘低着头,一直没有动作,他知道,从他跪下恳请尚踏汐的那一刻开始,就仿佛变了一个人,仇恨,过眼云烟,那些都太虚幻,强大才是最根本的东西,他要变强,而眼前的这个人,将是给与他这一切的人,那一刻开始欧阳尘在心底发誓,他这一生的命运终究是决定了。

  “宫主?”苏红不解,为什么宫主会答应留下这个人,一身伤痕的人,没有死就已经算是不幸中的大幸,可是宫主出手救下这个人本就让他们不解,这时还竟答应让这人留下。不只是苏红,苏禾也是一头雾水,当然他们没有开口问过心中的疑惑,再他们看来,只要是尚踏汐认为是对的,那么那件事情就是对的。

  没有任何人敢反对,尚踏汐说是,自然便是,欧阳尘安稳的留在了落情宫,可以说稳定的住了下来,但是让苏禾和苏红诧异的是,欧阳尘留下来并没有做任何的事情,回想当初尚踏汐创立落情宫之初,教导他们的则是残酷的训练,他们的一身功夫是尚踏汐一手指导的。

  尚踏汐是神秘的存在,这对于苏禾和苏红来说,已经是不争的事实,尚踏汐指导的功夫没有任何门派,但是他们相信,那是他们的荣幸,因为他们遇到了尚踏汐,那是他们用生命去守护的宫主。

  尚踏汐对待欧阳尘的方式让两人费解,给欧阳尘安排了同他们兄妹同样的屋子,这可是在落情宫仅次于宫主的待遇,让苏禾纳闷的是尚踏汐不但没有要求欧阳尘做任何事情,还要求了他负责照顾欧阳尘的伤势。

  “宫主究竟是怎么想的?”这是苏红迟疑的事,不解尚踏汐为何对欧阳尘如此的好,但是又不解为何尚踏汐既然答应欧阳尘留下,又为什么像招待贵客一样的对待?更甚的总感觉宫主对待欧阳尘有些生疏冷漠,好像这里面欠缺了点什么。宫主究竟是怎样想的,为何答应欧阳尘留在落情宫,又是这样的对待?苏禾和苏红一直无法去探究。当然他们的迟疑,在某天清晨被彻底的解开。

  落情宫四面环山,后山则是一座长年冰封是高山,山很高,甚至怀疑鸟都飞不过去,极致的景色,山上是寒冷至极的冰雪笼罩,而山下的落情宫却置身于一片繁华的林中,两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冷,只能用一个字来形容后山的景象,当然苏禾和苏红不会认为尚踏汐在一大早将他们叫到这后山的寒冷之地,只是为了看看这山上的风雪。但是当尚踏汐带着欧阳尘来到了后山的极寒之地,冰封山洞的时候,苏禾便知道尚踏汐要做什么了。

  在这后山冰封的山洞中,潜藏着一件东西,那是他重伤带回的东西,一把剑,一把极寒的剑,天下至寒之物,江湖七绝之一,寒冷之首——踏雪。

  踏雪一出,天下冰封,冷酷无情的存在,当然那只是传言,但是踏雪剑的威力苏禾的体会过的,当初从寒潭中带回踏雪剑,让他多日下不能下床行动。这也是踏雪剑的奇特之处,终身只追随一人,只要是踏雪剑认定的主人,那么让主人不会感觉到寒冷,甚至可以起到保护的作用。同理苏禾手中的噬魂,苏红手中的血魄,都有他们的威力。

  尚踏汐走到冰封之洞前停下了脚步,苏禾、苏红、欧阳尘依次站在身后,安静的等待着尚踏汐的吩咐。

  “欧阳……”尚踏汐开口,并未回头。

  “宫主”欧阳尘上前,站在尚踏汐身后颔首,等待尚踏汐的吩咐。

  “你在我落情宫已有几日?”

  欧阳尘闻言,疑惑了下,但依旧如实以告:“回宫主,属下在落情宫已十日有余。”

  “好”尚踏汐开口,回头看着身后站着的人。

  欧阳尘抬起头看着眼前的人,落情宫宫主,他的主人,他决定追随的人,此刻正微笑的看着他。身披一袭薄纱,肩若削成腰若约素,肌若凝脂气若幽兰。娇媚无骨入艳三分,一颦一笑之间流露出一种说不出的风韵。

  “欧阳”

  “属下在。”

  “若要留在落情宫,那么你就拿出真正的决心,我落情宫不留无用之人。”尚踏汐开口,语气带着寒冷,让听者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这冰封之极中,藏有天下至宝踏雪,今日我便将踏雪剑送于你,不过能不能拿到,就看你的了。”尚踏汐回头看了眼身后的山洞,周遭冰雪飘落,洞中的寒气更是逼人。

  欧阳尘看了眼尚踏汐,目光落到了那冰封之极的山洞口,里面看不清楚任何事物,不过只是单纯的站到洞口就能清楚的感觉到洞中的寒气比外面的要冷上好几倍,洞里有天下闻名的踏雪剑,欧阳尘不是不震惊,只是想不到宫主会开口将此间赠送于他。

  不过在知道苏禾和苏红手中的剑后,欧阳尘更加肯定了一点,再宫主的眼中,没有什么东西是值得她珍惜的,即便是一把天下至宝的剑也能轻易的赠与他人。

  “出宫的路苏红可以带你走,若觉得太艰难,你可以安然离开。”尚踏汐说完,转身便离开,只剩下欧阳尘站在原地,身后的苏禾和苏红安静的站在远处,没有走近,不过这些话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即便此刻尚踏汐的身影已经远去,声音依旧回荡在这山间。

  苏禾看着面前的欧阳尘,他并不讨厌眼前的这个人,有时候苏禾会觉得比起欧阳尘,他和苏红是幸运的,因为他们比欧阳尘先一步遇到尚踏汐,至少他们兄妹依旧生存在这个世上,而欧阳尘,整个欧阳家族在一夜间被灭族,唯一剩下欧阳尘却被追杀至此。

  上天眷顾他们,让他们遇到了宫主。

  “即便你有武功底子,踏雪剑的寒气也会重伤你的。”苏禾走上前,开口道。

  欧阳尘没有回头,也没有说任何话,对于苏禾的忠告,这更算是一句劝解,欧阳尘不是不明白此刻的境况,死都不怕,这生又有何惧的呢!欧阳尘笑了笑,抬起头看着面前高不可攀的山峰,白茫茫的一片,看不到山顶,而身后的落情宫,这雪峰之前的存在却是美不胜收,置身在一片隐秘的林中,神秘的面纱遮掩之下带着让人向往的感觉。

  “如果我死了,那么请你们帮我葬在这落情宫的后山之上吧!”欧阳尘回头对着身后的人开口,然后迈步朝着寒冷至极的山洞中走去。

  一抹有些孤寂的身影就这么走了进去,山洞很深,看不清楚里面的景象,苏禾看着欧阳尘走进了山洞之中,明白了欧阳尘所做的选择,而接下来等待欧阳尘的都将是致命的考验。

  当然苏禾认为欧阳尘会胆怯,毕竟踏雪的能力他深有体会,而且这寒冷至极的冰封之洞又是千年寒冰的山洞,宫主曾经说过,正常人进去,唯一能做的就是让自己早点死,那样会减少许多不必要的痛苦。

  有时候等待也是一种煎熬。

  (PS:留评有加更哦!)

  

(四十七)冰封之级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