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娘子

第一娘子

孟筱初 著

古代言情
类型
2011.07.28
上架
139.81万
完本(字)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穿越了吗?

  

    醒来后大概有五分钟的时间了吧!一向聪明的孟筱初愣是没在这五分钟内,对眼前的一切整理出个什么头绪来,只是呆看着眼前这片很像是远古森林一样的地方。要说从前也没见过真正的远古森林什么样,顶多在电视上看到过,大概也不过如此吧——目所能及之处,全是粗大的参天树木,遮天蔽日,且根本看不到尽头。

  王雨倩就躺在孟筱初的身边,这时她还没有清醒。所以孟筱初想在她醒来之前搞清楚眼前的状况,好让王雨倩醒来后不至于发疯。

  孟筱初记得晕过去之前她和王雨倩在挤公车,她在捡掉在地上的记事本,然后就没有了印象。等她恢复意识睁开眼睛的时候,她和王雨倩就已经躺在厚厚的落叶上。

  看着摊在腿上的记事本,孟筱初心里思绪纷飞。莫非,她们真的穿越了?不然她们不可能前一刻还在公交车站,一眨眼的功夫身处如此大的森林里,她和王雨倩生活的城市别说森林了,连树林都没有,偶尔看到一片树木也都是手腕粗的小树。

  难道这个记事本是个什么宝物,有能让人实现愿望的能力?这个想法一出现在脑海中,孟筱初立即摇摇头。

  不对!这个记事本她用了很长时间了,她在上面乱写乱画了很多东西,甚至还写过让她那个没天良的顶头上司死于非命的话。但至少在昨天下班以前,她的上司还活蹦乱跳的想让他们所有人加班呢!所以它一定不是什么实现愿望的宝物。

  那是可以穿越时空的门?孟筱初伸手试探着放在记事本上,口中还不停的念叨着“穿回去穿回去穿回去……”等了大概十秒钟的时间,什么都没发生!孟筱初沮丧的叹了口气,不是!

  孟筱初又抓起王雨倩的手,和自己的一起放在记事本上。因为她记得当时她和王雨倩是一起碰到记事本的。

  “穿回去穿回去穿回去……”又过了十秒钟,眼前的森林还是没有消失,自己熟悉的水泥丛林,汽车高楼也没有出现。

  又不是!孟筱初无语问苍天,对着记事本嘟囔着:

  “好吧!承认我败了!这个也不是,那个也不是。哎……那到底是怎么穿的啊!虽然穿越一直是我的愿望,可是我上有高堂要养,不能这么没良心的说穿就穿啊!还有我未来的老公和儿子,我还没有来得及见上一面呢!还有……还有家里那一碗没吃完的炖牛肉,我才吃了一半啊……”

  “铁子,你吵吵什么呢?让我再睡会吧……我明天还得上班呢!”一旁的王雨倩似乎是被孟筱初的嘟囔声吵醒了,但是还没有完全清醒。

  孟筱初很佩服王雨倩的睡功,这么奇怪的环境下,她依然能睡,还不愿意醒!她边摇头叹气边道:

  “没什么,就是庆幸一下以后晚上我们不用按时回家了,也不会有因为晚归而产生那每十五分钟一次的夺命连环call。再顺便感叹一下我们俩乖舛的命运和悲惨的人生,以及你无敌的睡功和我没吃完的半碗炖牛肉。”

  王雨倩终于受不了孟筱初莫名其妙的唠叨声,勉强的张开了眼睛,抬手揉了揉,缓缓的坐起身来道:

  “铁子,我睡觉和你的炖牛肉有什么联系吗?我找不到你的逻辑点。”

  孟筱初白眼大翻,真是佩服自己铁子的反射神经,她都没有感觉的吗?就没感觉到周围有什么奇怪的地方?摇了摇头,孟筱初决定提醒她一下,便以眼神示意王雨倩看前面。王雨倩莫名其妙的转头看了看眼前的景物,又转回头不解的问自己的好友:

  “树林,怎么了?”

  此时听到王雨倩的话,孟筱初差一点晕了过去,王雨倩是不是还没有睡醒啊?怎么眼前诡异的出现了这么大一片森林,她还能无动于衷的问自己“怎么了”!孟筱初对自己这个好友的反射弧长度十分的佩服,估计她认识的人里应该没有比她反应更慢的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孟筱初那似同情又似鄙视的眼神提醒了王雨倩,还是她终于看清了周围的环境,王雨倩突然惊呼一声,从地上跳了起来,张大嘴在原地转了一圈,用脚踢了踢一旁的孟筱初,问道:

  “铁子,这是哪啊?为什么我不记得271有这么一站?”

  孟筱初庆幸王雨倩终于清醒了,她笑着缓缓的站起来,拍了拍衣服上沾着的枯树叶,用一种出奇平淡的语气答道:

  “是啊,我也不记得有这样一站!不过,现在我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个?”

  “当然是好消息!我现在需要一个好消息来告诉我,这是个梦!”王雨倩仍然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因为太神奇了,只是睡了一觉就平白无故的到了这样一座森林,除了做梦,她真的不能接受其它的解释。

  “对不起,好像不是你所想的那样。因为刚才我已经掐过自己了,很疼!说明我不是在做梦,至于你睡醒了没有,你掐一下自己就知道了!”

  王雨倩抬了抬手,刚放到自己的脸上,并没有掐自己,比了几比之后就放下了手,因为她怕疼!

  “那你说的好消息是……?”

  “好消息是:你一直以来的愿望貌似实现了——我们大概、应该、好像、似乎、也许是……穿越了!”

  孟筱初话音刚落,王雨倩激动的拉起孟筱初的手摇晃个不停,心里的激动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看过那么多穿越的小说,王雨倩做梦时都希望自己有一天能穿越到古代去,孟筱初说她的愿望可能实现了,让王雨倩怎么能不兴奋呢?王雨倩摇晃着孟筱初,刚开口想说什么,便被孟筱初打断了:

  “坏消息是……坏消息是我不知道我们是怎么穿过来的,更不清楚得怎么穿回去,而你和我明天都得上班!”

  闻言,王雨倩的脸垮了下来,表情立即由喜转悲,接着又变成了一副哭笑不得的表情,对着头顶被茂密的树枝遮住的天空大喊:

  “不是吧?老天爷,你从前没这么听话啊!怎么说穿就穿,连个招呼都不带打的?就是真的让我穿也得让我交代一下后事吧!我明天还有十二人要面试,老秦要是看见我没有按时上班,他非疯了不可,他会把我的电话打到没电为止的。一个月辛辛苦苦的挣那么点钱容易吗?我拜托你下回通知一声再让我穿行不行啊?”

  孟筱初看到王雨倩对天抱怨,也有感而发,她的上司也不是省油的灯,要是知道她无故旷工,非把她的办公桌掀了不可。王雨倩话音刚落,孟筱初也吐槽不落人后的接着道:

  “对啊!我明天还有个室外舞台的背景幕布要做呢!还有四个宣传海报的底稿没定;家里电脑还开着呢,昨天下的恐怖片还没有看。看人家穿越不是有个什么宝物就是死不瞑目什么的,我们却穿的莫名其妙的。”看着手里的记事本,孟筱初就是想不明白,一个她已经用过一段时间的记事本,怎么就让她们穿了呢?也许,她们穿越的原因根本和这个记事本无关。不对,还不能确定是不是穿了!不管是不是了,眼前这一片望不到边际的森林,才是她们现在面对的最大的问题!

  哎……

  两人同时叹了口气,都无力的坐回了地上,长吁短叹起来。

  可是悲观的情绪在二人之间只停留了几分钟而已,两人的表情就又恢复了正常。她们都不是感春悲秋的人,遇到事情解决就是了,哀声叹气是解决不了问题的。两人都想通了,孟筱初首先开口道:

  “算了,叹气也没用。现在我们得先想想怎么活着走出这片森林。如今的情况,我们首要解决的问题是能不能找到有人的地方,看看是不是真的穿了。若是真的就要做点出人意表的事,然后吸引很多有心人来围观,成就我们惊天地泣鬼神的伟业,之后就是等我们命中注定的男人出现!”

  王雨倩也恢复了她乐观的心态,很认真的点点头,一手抚着下巴,煞有介事的对孟筱初道:

  “对!要不就白穿一回了!铁子,你说我们走着走着,我未来的老公会不会突然从天而降,来拯救我这个迷途的小羊羔了呢?呵呵……哈哈……”

  孟筱初白眼无限发送,懒得和王雨倩一起发疯,看着她那一脸花痴的样子,孟筱初大摇其头,直说自己的铁子已经病入膏肓无药可救了。等着王雨倩发完花痴,孟筱初拉起王雨倩的手,顺手将记事本揣入怀中,起身挑了个方向便走了起来。

  “哎……铁子,你有没有发现我们身上的衣服有点不对头啊!”王雨倩被孟筱初拉着,走在她身后,看着孟筱初的背影突然觉得哪里奇怪,她端详了半天,才发觉孟筱初此刻身上的,不是她今天穿的那身黑色的休闲装,而是一件古代男子装束,宽袍大袖长摆曳地,不过还是黑色的,配上孟筱初那淡淡的书卷气,还真有点翩翩佳公子的味道。

  孟筱初认真的看着前面的路,对于装束的问题,她醒来的时候就发现了,所以她觉得可能是穿了。可是,这事来的诡异,她们无缘无故的换了身衣服,显得无比的蹊跷,她也不敢确认是不是真的穿越了。听到王雨倩的问话,孟筱初并没有回头,便答道:

  “注意到了啊?还不只是这样呢!我们的发型也有了变化,而我们的包包也都不见了,也就是说除了我的记事本,别的东西我们都没带过来!”

  王雨倩听了孟筱初的话,抬头看了看她的后脑。此刻孟筱初那微卷的长发,一部分以一条黑色的发带高束于头顶,剩下的部分披散着,加上一身黑色的宽大的衣袍,活脱脱的就是一个古代男子的打扮。

  王雨倩一低头,看到自己身上是一件白色的长袍,款式和孟筱初的是一样的,只是颜色不同。她又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头发,也是和孟筱初一样,是古代男子发式,发带是一条白色的。

  “铁子,怎么会这样?我们……不会穿成男人了吧?”这可不是好事,她可是喜欢男人的,若穿成了男人,那岂不是要变成同性恋?这可不行,她不是孟筱初这腐女,对同性相恋不感兴趣。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至于变没变男人你自己检查一下不就知道了吗?”孟筱初依旧不回头,努力的辨认方向,此刻的首要问题,是要走出这个大得没边的夸张森林,不然不管是变男人还是变人妖,最后都得变成一堆白骨。

  王雨倩绝对相信孟筱初,连路都不看,放心让她拉着走,自己则认真的检视起是不是还是女人。结果让她松了口气,该有的东西还有,不该有的也没长出来!不过自己是没问题了,她又开始担心孟筱初,她……也没变吧?

  虽然王雨倩曾经戏言说,若孟筱初是个男人,她立马二话不说的嫁给她。但是,孟筱初毕竟是个女生,也不会为了娶她而去变性。而此刻孟筱初要是变成了男人,情况就不一样了,她是不是该依约嫁给她呢?嫁了也没什么,自己的铁子知根知底的,而且两人本来就好得像一个人一样……

  也许是她的视线太过露骨,让没有回过头的孟筱初想忽视都难,摇了摇头,孟筱初无奈的开口:

  “铁子你再盯,我的背都要穿洞了,我保证我没有变成男人!”

  王雨倩一听之后呵呵的傻笑起来,就知道孟筱初一定能猜出她在想什么!两个人的默契不是一天两天培养出来的,那可是整整八年的时间啊!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八年的时光让她们如亲姐妹一般似有了心电感应,她们的想法有时不需说出口,仅需一个眼神,或者一个动作,甚至只是一个笑容,对方就会知晓的。

  两人走了许久,也没见到森林的头,只有不时出现的小动物和漫天乱飞的各种昆虫。这样漫无边际的长途行走,对于两个天天不是坐办公室,就是躺在床上的懒人来说,无疑是一种折磨。孟筱初还好点,曾经在学校是运动员的她,虽然,在这些年懒惰生活的腐蚀下,早已经没了当年的身体素质,但是运动精神还是有的——坚持!现在除了这两个字以外,孟筱初不敢想别的,她知道她要是一停下,就很难再往前走了,而她身后还有个王雨倩,她要是不行了,王雨倩怎么办呢?所以,孟筱初咬着坚持两个字,一直向前走。

  不像孟筱初有点体育的底子,王雨倩本来体质偏差,加上她也没有特别好的体力,要不是被孟筱初拉着,她早就瘫在地上了。她的腿已经像灌了铅一样的沉重,但是她知道,若不趁早走出森林,等天晚了,森林里的危险是她们不能想象的。生活在现代大都市的她们,不可能在这样的环境下抵御未知的危险。所以即使她已经累得不行了,也没有开口要休息。

  又走了一段路,孟筱初感觉身后的王雨倩已经不可能再走,她自己也累得不行了,于是,她在一棵大树旁停下了脚步,让王雨倩坐下,自己则打量起身边的一切。孟筱初真的有些急了,眼前仍然是一望无际的树木,根本看不到头,如果天黑之前不能走出森林,那就太可怕了。

  从地上斑驳的光影来看,现在太阳应该是正当空,也就是十二点到两点左右。森林的气温偏低,但也能感觉出来应该是初夏,也就是说离太阳下山最少还有五、六个小时左右。所以,她们最多只有五、六个小时的时间来求生,可是她们真的能用这五、六个小时走出这森林吗?

  不管能不能走出去,也不能在此等死啊!

  “铁子,还能走吗?要不要我背你啊?”孟筱初坐到王雨倩的身边,一边用宽大的袍袖为王雨倩扇风,一边问。

  “没事,我还能挺,休息一下就可以继续走了!”王雨倩抬手擦一擦额头上的汗,一脸坚定的道。她不要做孟筱初的包袱,她一定可以挺下去的!

  孟筱初点点头,闭上眼睛靠在树上休息。她们必须尽快恢复体力,在未知的环境里,不能保持体力就不能面对危险的境况,但愿这个森林并没有想象中的大,不然,就算不被野兽吃掉也会饿死——她们俩可是除了一身衣服什么东西都没有啊!不行就真的只能吃草根树皮了。

  休息了一会儿,孟筱初又拉起王雨倩,辨认了一下方向,两人继续向着未知走去。

  没有目的的,两人就这样走啊走啊,在这个像是没有尽头的森林里,只是向前走而已。孟筱初边走边注意着周遭的一切,生怕有什么猛兽突然跳出来,一口结束了她们姐妹二人的小命。就王雨倩的体型来说,绝对不够大型猛兽塞牙缝的。

  “铁子铁子,等一下!你听,是不是有流水的声音?”王雨倩突然拉住孟筱初叫着,两人侧耳倾听。

  “好像是水声,就是前面。有水我们暂时就饿不死,太好了!”孟筱初也听出是水流的声音,高兴是拉着王雨倩朝水声的方向跑去。

  两人一路跑得跌跌撞撞,却都没有停下。而流水的声音也越来越清晰,希望的声音也随之变大,让两人都忘记了身上的疲累,疯狂的向着希望奔去。

  终于,就在两人都跑的气喘吁吁,马上就要不支倒地的时候,前方的景色突然有了变化——眼前的树林终于有了尽头,阳光自由的照射下来,一条宽约十米左右的河,跃入了她们的眼帘。王雨倩立即欢呼一声,向小河跑去,边跑还边叫着,开心的不得了,仿佛看见了什么稀世珍宝一样。孟筱初放开王雨倩的手,并没有跟王雨倩一起跑过去,而是缓缓的走着,但她此时脸上紧张的神色终于有所缓解。

  “铁子,你小心点,别跑那么快!”边嘱咐王雨倩当心,孟筱初边慢慢的向小河走去。

  可是刚刚松的一口气,一个转头的功夫又紧了回来——孟筱初不经意的一瞥,却看见离她们不到三十米的地方,好像有十几个人横七竖八的在河边地上横躺着。由于河边青草茂密,将这些人遮挡住了,不仔细看的话,根本看不出有人躺在那。

  死人!这两个字立即跃入孟筱初的脑海。可是她立即甩甩头,孟筱初宁愿相信他们是一群到这森林里露营的活人,也不想他们是一群死人。

  “应该不会这么倒霉……吧!”孟筱初咕哝着,由衷的祈祷上苍,不要让她们这么不幸,刚刚到了一个陌生的环境里,就遇上了这样的事情。

  孟筱初回头看了一眼脱了鞋袜坐在岸边戏水的王雨倩,还好,她没发现!估计一时半会王雨倩还不会注意到这边的动静,于是,孟筱初深吸了一口气,快步向那群躺在地上的“人”走去。

  走到那群人近前,饶是孟筱初这样胆子大的人,也不禁吓的不敢动了——真的是死人!孟筱初断定他们是死人是因为,这些人身上鲜红的液体和空气中淡淡的血腥味。今年二十四岁的孟筱初看见死人的次数一个手就能数过来,当然,电视上看的不能算。这样近距离的面对死亡,还是第一次了。

  这些亡人的身上衣着统一的青衣短打,像是孟筱初在电视看到过的古代保镖的打扮,他们身边还散落着刀剑,四周在草地也是一片狼藉,很显然是经过了一番激烈的打斗。若不是周围的野草丛生,早就被王雨倩发现了。

  “铁子,你干什么呢?这水好清澈,快过来洗一洗啊!”王雨倩等了一会儿,见孟筱初没有跟过来,她抬头一看,孟筱初正在不远处发呆,不知道在想什么。

  孟筱初被王雨倩的喊声惊醒,这时她心里唯一的想法就是:绝对不能让王雨倩发现!两人上高中时,一个并不怎么吓人的鬼故事,都能让王雨倩吓的一晚上睡不着觉,只顾着胡思乱想,若真的让她瞧见了一堆死人,还不吓得她当场晕过去,然后她会好几天睡不着觉的。为了不让王雨倩发现异样,她极力的稳定自己声音,平静的回道:

  “没什么,我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吃的东西。对了,你看看河里有没有鱼啊什么的,我们烤来吃。”

  王雨倩不疑有他,被孟筱初一说,她还真的有点饿了。王雨倩很认真的观察起水里的情况,看有没有鱼能抓来吃。

  孟筱初见她并没有怀疑,才转回头小心的向那些已亡人靠近。缓缓的蹲下身,孟筱初伸出手将这个躺在她脚下的兄弟翻转过来,将手放到了那人的鼻子底下,探了探他的鼻息——没有呼吸了!孟筱初急忙收回手,又稳了稳心神,才又定睛看过去。

  这位仁兄的身体已经凉透了,看来已经死了有一段时间。他颈项上有一条长而细的伤口,伤口中流出的血,在地上形成一小摊血迹。凭孟筱初多年看电视剧和小说的经验,应该是伤及颈部动脉,导致失血过多而亡。这人身上没有其它的伤痕,只有颈上的一处致命伤,看来是一剑毙命了。此时,孟筱初的脑海中描绘出这些人围攻了武功很高的人,结果因实力不及对方,让对方给杀了。

  直到此时,孟筱初才真正相信,她和王雨倩真的是穿越了!因为看眼前的死人的衣着,怎么看都不是现代人的打扮,而且他们的死是绝对做不了假的,他们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这样的事情在她们生活的城市是绝对不可能出现的。

  孟筱初简单的分析了一下眼前的情况,突然眼前一亮计上心来!可是对没有脚的兄弟,孟筱初还是多少有些敬畏的,所以她边伸手到人家身上边还念叨着:

  “对不起了各位,人鬼殊途,就别怪我做什么了。反正你们都已经去了那个世界,这些身外之物你们也没有用了,留在这世上的东西用来造福我们这样的可怜人,也算你们积阴德了。我孟筱初和我铁子初到贵地,希望各位不要介意,借各位身上能用的一用,日后清明和七月半的时候,小女子会记得给各位多烧纸钱的。有怪莫怪,有怪莫怪……”

  边咕哝着,孟筱初边开始在这位的兄弟身上摸索。她的目的很简单,看看能不能在他们身上找到什么可以利用的东西。

  咦!钱袋!?孟筱初从这个兄弟的怀里拉出一个小袋子,拉开袋子的系绳往里一看,里面有几块银白色的小块,下面的都是铜钱了。

  倒出一枚铜钱,孟筱初仔细看了一下,形状和她们世界古代时的铜钱是一样的,外圆孔方,中间正方形孔的上下左右分别有四个字——“隆开通宝”。虽然孟筱初不是什么历史学家,但是在她的记忆里,她那个世界的古代貌似没有“隆开”这个年号。

  架空?好吧!叹了口气,孟筱初暂时没时间考虑她们现在所在的是什么年代。将铜钱放回钱袋,用手掂了掂,沉甸甸的手感告诉她,钱袋虽小,但是里面的钱不在少数。

  发达了!孟筱初在心里小小的开心了一下,虽然,这样偷死人钱的手段实在不甚光明,但是为了能让她和王雨倩出了森林以后不至挨饿,这点道德心还是扔一边的好,不然非自己饿死自己不可。

  就这样孟筱初一个一个搜身,还真让她在这些死人兄弟的身上找到了不少的钱财。其间她还很没有良心的埋怨了一位兄弟,因为他身上带的钱不多。

  这会的孟筱初已经算是个小富婆了,更是忘记了初始的恐惧,把人家身上的好东西拼命的往自己身上装,诸如玉佩啊、戒指啊什么的。对了,还有两把小匕首,用来防身不错。

  还有两人就要完成任务了,孟筱初给自己加油打气,准备一鼓作气把剩下的两个兄弟搜刮干净。突然,她被现在手下这个兄弟手中紧握的一根木棍吸引了。要说在这样的森林之中,到处都有枯枝断藤,有根木棍也没什么稀奇的。但是这个木棍不但没有树皮包裹,还光滑的很,显然是人为把它弄成这样的。而且,如若是普通的树枝,这位仁兄也没有必要死了还握的这么紧吧!何况这位仁兄和其他人的穿着也不一样,看起来像个头头。这木棍一定有古怪!

  孟筱初费了好大的劲,才将那木棍从这位兄弟的手上掰了下来。拿在手里翻来覆去看了半天,除了手感特别沉之外,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研究了半天,没研究出个什么结果的孟筱初突然想起,以前看过一部武侠小说,里面有把什么什么剑的,就书上描写的样子,就和眼前的木棍挺像的,难道……

  想到这,孟筱初伸手缓缓的握上略显粗大的一边,微微用力,原本并不起眼的木棍,立即显露它的本来面目——虽然只被孟筱初抽出一小部分,但是一股森冷的杀气,猛然从剑上涌出,袭向毫无防备的孟筱初,吓得她差点将它扔出去。

  “还真的是把剑啊!”孟筱初稳住了心神,心中一阵惊叹。虽然她是个没见过冷兵器的现代人,但是这把怪剑的不凡,她也多少能有点感觉。这凶器薄如柳叶,剑身宽不过两指,出鞘时还有嗡鸣,似游龙出水,似猛虎啸林。还有那股凛然的杀气,让孟筱初不寒而栗,惊出一身的冷汗。

  孟筱初赶紧还剑入鞘,抹了抹头上的冷汗,低头想了想,将这把怪异的剑放在一旁,继续搜刮行动。

  如果知道这把怪异的剑拥有怎样的力量和意义的话,孟筱初绝对会把它扔的远远的,因为这样的东西往往代表着麻烦,而麻烦这东西,是孟筱初在这个陌生的时代最不愿意接触的。她们突然来到了这个世界,对什么东西都不了解,看眼前的情况,应该是武功横行的武林时代,而不会武功的孟筱初,都不知道自己和王雨倩应该怎么活下去。结果因一时好奇,孟筱初决定收留这把怪剑,也为她们今后生活平添了不少麻烦事,让孟筱初头疼不已。

  等孟筱初完成搜刮行动,回头看王雨倩的时候,她已经拿着不知道从哪找到的树枝,站在岸边对着河水猛戳,看来她还在为她们的食物努力。

  见王雨倩并没有发现这边的异样,孟筱初才拿起那把怪剑,带着一身的“财富”快步走回王雨倩身边。

  “怎么样?有鱼可以吃吗?”孟筱初语气平静,好像并没有见过一堆死人。她自己都没有想到自己是这么的镇静,在看到那么多的死人后,她竟然还能对王雨倩笑出来。

  王雨倩无奈的看了孟筱初一眼,一屁股坐在地上,用手中的树枝拍打着水面,撅起嘴老大不愿意的道:

  “鱼没有,水就有不少,可惜没有杯子,现在只剩西北风能喝了。铁子,为什么电视剧和小说里那些人就能轻轻松松的抓到鱼,而我在这戳了半天,连只蛤蟆也没戳到?看来那些东西果然都是骗人的!”

  对于手里多了根棍子的孟筱初,王雨倩全当是她找了根拐杖,连问都懒得问,只顾着抱怨影视剧和小说里骗人的桥段。

  孟筱初笑着摇摇头,她本来就没期望王雨倩真的能抓到鱼,让她抓鱼只是为了让转移她的注意力,不会在意自己那边的行动,王雨倩没有抓到鱼也是正常的。就算她真的抓到,她们也没有火可以烤鱼,难道要吃生鱼片吗?所以,鱼的问题已经不重要了,孟筱初无所谓的对王雨倩道:

  “铁子,鱼还是算了吧!我们努努力,争取在天黑之前走出去。顺着这条河往下游走,我们一定能走出去,出了森林就可能有人家,有了人家吃的就不愁了。”

  “也对!可是铁子,顺着河走我们就真的能走出去了吗?”

  “应该是吧!我直觉是这样的,应该没错的……吧!”原本自信满满的孟筱初被王雨倩这么一问反倒是不确定了,在她的印象中不知道是哪本小说中提到的,理论上是没错的。

  “啊?‘直觉’?好吧,相信你,反正哪次相信你的直觉也没错过。好了,我们走吧!再拖拖拉拉,天都要黑了,那时就不好办了!”王雨倩对孟筱初是绝对相信的,她认识的孟筱初不只学识渊博,见识也不是一般人能比的,每次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只要问问孟筱初,任何难事都能迎刃而解。这些年孟筱初的意见也帮了她不少忙,所以,就像孟筱初经常说的话——“信她者得永生!”

  姐妹俩喝了口水,便又开始向着没有目的的目的走去。

  孟筱初以没有路为借口,故意绕开那些被她搜刮干净的“兄弟”。直到确认完全看不见他们之后,才又走回河边。王雨倩当然不会怀疑孟筱初的话,两人有说有笑的,沿着河边走下去,将那群暴尸荒野的陌生人和没有抓到的鱼远远的抛在了脑后。

  她们不知道的是,一个影子,从她们出现在河边时就已经盯上了她们。当她们继续漫无目的的前行之际,这个影子也悄然跟上……

第一章 穿越了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