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一章 我愿意为你

    阿萨现在和死尸的唯一区别就是多了一口气而已。他已经在床上昏迷了好几天了。小懿一直守在床前,这几天里都是她在照顾他。

  盗贼中有人也询问过他们中的那一对情侣哪里去了,半兽人老板则说这里的城主大人请他们留下来商量一些重要的事情。他们发挥自己的想象力猜测了一番,以为必定是还在独自和城主周旋什么好处,感叹一番确实是有见识的人,然后都带着货物离开了。

  阿萨已经从那个没有屋顶的房子里移到了另外的房间里。这件事情并没有张扬出去,毕竟城主也有必要维护法律的尊严,无论什么理由的盗窃都应该送上广场上那巨大的绞刑架。塞德洛斯城主也只是说这人是自己的一个朋友,在他的魔法实验中受的伤。

  治疗法术终于可以在肉体上发挥作用了。没有哪一个系统的魔法是塞德洛斯所不会使用的,虽然因为学习太多而无法钻研到很多大法术,但是只要是会使用的,没有一个是他不能够精通的,他的治疗法术绝不逊色于任何一个高等级的牧师。

  但再高等级的治疗,所能够治疗的都只是‘伤’而已。

  他双手和胸前的骨骼和肌肉已经碎得一塌糊涂,即使是最高明的手艺人也不可能把那些比米粒还小的碎片从凝成一团的肌肉血管中分离出来再拼凑回去,断掉的肋骨有不少已经伤到了内脏,而且头骨整个裂开了,只差一点就会爆开。

  连塞德洛斯也很难相信,一个人的身体在受了这样的伤的情况下居然还能够撑着不死。

  这确实是个后果严重的误会,也是个很巧合的误会。

  如果当时小懿也和盗贼们一起来搬运赃物,那么就一定会看到塞德洛斯城主,如果阿萨并不是那么地固执地要用自己的方式来解决这个事情,如果他能够把这件事情和小懿商量一下,如果他的斗志并不是那么地旺盛,能够在被抓住的时候稍微解释一下或者干脆投降.....只要其中有一点发生了,事情都不会这样。

  塞德洛斯城主今天又来看了看阿萨的情况,依然阴沉着脸摇头。通过和小懿的交谈,他知道了这确实是个误会。虽然还是不能解释这个年轻人为什么会身着鬼王之袍,为什么会来偷窃那本书,但是能够舍得把一张所有魔法师都梦寐以求的世界树之叶拿来救人的人确实不会是死灵公会的成员。而且主教大人的那张任命文书也不是伪造的。

  塞德洛斯也看得出两人是什么样的关系,这也让他很关注,他试探着问小懿:“如果他一直醒不过来怎么办?好象你的婚约已经不远了吧?”

  “他醒不过来我就一直呆在这里的。哪里也不去。”小懿回答得很平淡。

  塞德洛斯默然。小懿的语气并不是那种铿锵坚决激情四溢的,如果是那样还好,激情永远都是短暂的,一段时间的冲动过后自然就会冷静下来。但是这样平淡中的坚决却说明她已经接受了现实。

  如果是其他人,城主对这样的男女之情还会很有些欣赏的感慨,但她是公爵大人的女儿,她身上还背着很多其他的事情。

  塞德洛斯用意味深长的语气说:“你知不知道,其实这样来说对你是很不公平的。如果真的一辈子醒不来了,难道你打算把大好人生都花费在他身上吗?你还很年轻,还有很多美好的未来。”

  小懿摇头。“我以前也是这样昏迷着,是他救了我。现在我没办法救他,至少也要陪着他。”

  “但是你现在所做的一切他却什么都不知道。你这样不过只是自欺欺人而已。”

  小懿只是淡淡说:“这是我自己的决定。”

  塞德洛斯缓缓说:“那你考虑过你的父亲吗?你应该知道你父亲在你身上有多大的希望,你难道就这样为了自己一厢情愿的感情而弃其他事情完全不顾吗?”

  小懿没有说话,只慢慢地把一勺蜂蜜水喂进了阿萨的嘴里。她的脸上没有了表情。

  塞德洛斯看着她叹了口气,转身走了出去。

  他突然觉得自己是个很讨厌的人。

  但是讨厌归讨厌,话必须这样说,因为事情必须这样去做。如果她真的要留下来,那最头疼的大概不是公爵大人,而是自己。

  突然一个官员从城政厅的方向跑过来,对他说:“城主大人,前几天出发的那些盗贼回来了,只剩下了几个,他们说荒地中有一个巨大的喷火怪物正朝着这里走来。”

  “怪物?”塞德洛斯的眉毛皱成一团。

  城政厅门口,塞德洛斯从马尾上取下了一只手臂。

  这是一个仓皇间不及上马的盗贼临死挣扎的证据。盗贼们是在夜间被地面奇怪的响动惊醒的,他们借着月光看到一个庞然大物正朝他们走来,惶恐之下他们上马开始逃跑。稍微迟疑和动作慢了些的盗贼们全被卷入了怪物喷出的火焰中,只有几个侥幸逃了回来。

  塞德洛斯仔细观察着这条手臂。手臂很完好,断面很整齐,好象是被刀斧之类一下大力砍劈下来的。只是上面的骨头的断面上是黑色,用手一捏立刻像干透了的面包一样散碎着掉落下来。没有任何自然的火焰可以对人体造成这样的伤害,能够把整个人都烧成了灰烬却把刚刚暴露在火焰之外的手臂完好无损地留了下来。

  这样有腐蚀性的火焰应当是黑暗系魔法的效果。而有什么东西居然可以喷吐出魔法火焰? 他虽然大概知道是死灵公会在搞鬼,但是却看不出是用的什么样的方法。

  塞德洛斯从十多岁就开始在大陆四处旅行探险,见识过最奇怪的东西,甚至在地下世界中见到过传说中的龙,也到过笛雅山谷和死灵法师们交往过。而且他也很喜欢看书,他几乎去过大陆上每一个著名的图书馆,各种各样的书他都可以过目不忘,所以他可以算是这大陆上见识最广的,所具有知识最多的人了。如果有什么事物连他也不知道的,那就只能够说明这个东西从来就没出现过。

  “你们是什么时候遇见那怪物的?”塞德洛斯问那几个剩下的盗贼。

  “三天前的晚上。”老盗贼佛多楞回答。他是其中动作最快的,几乎一听到了声响就往马匹那边跑去,而有些人却还拿起武器出去张望。人似乎都是越活得久就越想继续活下去。

  从盗贼们的话里可以判断出那个怪物的速度好象并不快,但是也应该离这里不远了。

  塞德洛斯和格鲁一起策马到了欧富城东北处的沼泽,这里是蜥蜴沼泽延伸进荒地中的一个端末,正好就拿来作为蜥蜴人的独立居住区使用。两人在这里骑上一只双足飞龙出发了。

  不只是双足飞龙,这里还悄悄驯养着蛮牛和食腐蜥蜴。蜥蜴人一般并不参加欧福城中的其他事务,他们的任务就是在这沼泽中实验驯养这些动物。

  有史以来大陆中从没有驯养过这种东西的记录,甚至从来没有人敢有这样的念头。这些都是生活在危险之极的地域中的危险之极的动物。

  蛮牛是蜥蜴沼泽特有的一种野牛。乍一看是牛的样子,但足有两米高,四五米长,数千斤重,外表覆盖着的不是皮毛,而是一层厚厚的大片大片的鳞甲,连战斧也难以对其造成有效的伤害。它虽然是食草动物,但是脾气却比任何肉食动物更凶狠暴躁,结合它巨大的力量和体积,绝对算是大陆中最危险的野兽之一。而且因为经常食用沼泽中的毒草,这些动物的胃里都累积着无数毒草发酵后的气体,可以随时从口中吐出来。这种气体对人类皮肤的伤害和一种炼金术士造出的叫‘硫酸’的东西差不多。

  而只有双足飞龙才可以把蛮牛也纳入自己的食谱中。这些巨大的飞行动物有着难以想象的力量和速度,足可以把一头蛮牛抓到高空中然后扔下。重复这样的步骤直到把蛮牛活活摔死然后才去食用。

  虽然是极度危险的动物,但自然也极度有用。只是想象一下蛮牛在战阵上冲锋陷阵的情况就绝没有一个将军愿意把自己的士兵派去面对这样的怪物。而双足飞龙不管是用作载人的奇袭还是运送物质都有巨大的作用,擒杀千军万马中的大将更是举手之劳。

  只要拥有了这些巨大危险的战斗力,任何军队都不敢对这里轻举妄动。

  只有塞德洛斯城主才会有胆识和奇想去驯养这些东西,他从书上清楚地知道这些奇怪生物的所有习性,再从人类驯养其他动物的历史中归纳出驯养这些猛兽的方法。也只有他能够让蜥蜴人从沼泽中取得这些动物的蛋和幼崽,然后又在沼泽的奇特环境中驯养。这些年来只成功驯养了少数而已,但只是这少数也是非常地有用了。

  以双足飞龙的惊人力量即便载着塞德洛斯和格鲁两人再加上一个蜥蜴人驾者也完全轻松自如,而它飞行的速度更是马匹所望尘莫及的。所以只用了小半天,塞德洛斯就从空中看见了盗贼们口中所说的那个怪物。

  “那是什么?一只大蝙蝠?上面好象有人?”山德鲁皱眉说。他们三人在远处的树林中,塞德洛斯无法看见他们。

  “那是驯养的双足飞龙。想不到有人可以把这个来当作飞行工具,真是有意思的小花招。”维德妮娜也显得有点意外,不过并不影响她得意的情绪。“看样子是那个兽人城邦的头领接到消息来亲眼观瞻我们的伟大杰作了。不知道他看见这个将把他城邦化作灰烬的杰作后有什么感想。”

  只是一眼,塞德洛斯就可以肯定这是个足以把整个欧富城化为灰烬的怪物。他感觉得出那环绕在它身周的魔法波动是难以想象的。

  “飞下去近点看看。”塞德洛斯对蜥蜴人驾者说。蜥蜴人一拉缰绳,双足飞龙一声呼号向着尸龙俯冲下去。

  在尸龙的近处掠过,塞德洛斯看清楚了组成这怪物身躯的无数尸体,也感觉得到这些尸体中蕴涵着的魔法能量。这样的怪物确实是死灵公会才造得出来的,但是这样巨大完美的魔法生物也完全地超乎他的想象。那不只是强大,更是几种完全不同性质的魔法力的完美交融混合。他渊博的知识和对魔法的精深理解使他完全能够分得清楚这些魔法,所以他更加的震撼。

  那些尸体并不是普通的尸体,也不是僵尸,而是活尸。只有对肢体魔法和黑暗魔法有着登峰造极造诣的术者才能够造出的尸体变化。那是把人体内残留的所有生命力在极短的时间内完全燃烧,一具普通人的尸体可以在短时间内拥有与一个高级战士匹敌的惊人战斗力。而这里的这样的尸体却有数百上千具,这原本足足是一个军队的战斗力,但是现在只是来做为这个怪物的躯体而已。

  这个怪物的形状他也看得出,那是黑暗系传说中的大法术‘黑暗之龙’所应该幻化出的外形。那原本只是魔法力凝聚的影象,在法术释放完毕之后就会自动消散,但是现在却和那数百活尸融为了一体。那不只是外型而已,确实是有着奔涌着的暗黑魔法力在这无数尸体间流淌着。

  而最让他震惊的还是这怪物本身。从某个意义上来说这居然是一个活着的生物。腐烂的都是些在尸龙外表上孤零零地凸出去的尸体的手脚,但是紧挨在一起组成尸龙的部分却依然保持着原有的模样,甚至那些尸体的皮肤上还保有着活着肌体特有的光泽。活尸只能够保持很短的时间,但是这很明显并不是刚刚造出的怪物。这是用某种方法趁着活尸体内生命力极度燃烧的时候把高度活性化的尸体融合作媒介,和‘黑暗之龙’的魔法合成为一个整体,暂时构成了一个魔法力的循环,然后赋予这整体尸体以生命来保持其中的力量。这个怪物体内惊人的魔法力和生命力互相融合形成了一个生生不息的循环,使它几乎可以像一个生物的呼吸一样无限制地喷吐出那种毁灭性的火焰。

  每一个魔法都是那样登峰造极,而各个魔力间的平衡掌握得恰倒好处,而平衡中又将每个性质魔法的特长发挥得淋漓尽致。他惊叹,这简直就是一件无与伦比的魔法艺术品。

  但是他猛然又惊醒过来,对蜥蜴人大喊:“太近了,快飞起来。”

  尸龙的头已经转了过来。经过前几天被那数百名魔法师的狂轰滥炸后它已经对人类的气息非常的敏感了。它伸颈吸气,即使是完全不会魔法的那个蜥蜴人驾者也可以感觉到魔法力的疯狂凝聚而引起空气的诡异波动。

  塞德洛斯一吟咒文双手往前一挥,一个白色的光球就朝尸龙的头部飞了过去。这是空气魔法中最具有攻击力的咒文‘雷鸣爆弹’。

  一声巨响后尸龙的头颈微微摆动了一下,这个强烈的爆炸在它的头上留下了一个小坑。但是这样的伤害显然对它没什么影响,它开始张口,绿色的火焰立刻就要喷吐而出。

  格鲁弯腰,起跳,一声穿云越宵的吼叫后出拳。他双脚蹬出时的力量使双足飞龙的巨大身体也向下一沉。全身包裹着的白色光芒使他看起来像是一道无声的闪电,以开天辟地的威势直冲向尸龙的头。

  这道闪电的最前端击中了尸龙的头。拳头在和尸体接触的一刹那爆发出耀眼的光芒和巨响,这只是一击,却完全胜过那几百道魔法的灿烂轰鸣。尸龙的头颈在这一击的力量下向旁边歪着甩了出去,连它巨大的身躯也被这冲击力带动向旁边歪斜。如果不是击在头部,不是有颈项做为缓冲,这一拳完全可以将这个山一样的怪物击倒。

  这一片的天空好象突然下起了尸体碎块的雨。尸龙的头几乎全部碎掉了,只留下了半张嘴挂在颈上。

  远处,亲眼见到这一切的三个魔法师都被这一击惊天动地的威势所完全震撼。

  他们都是登峰造极的魔法师,都看得出那不是魔法。

  那不需要技巧和智慧,没有经过转化共鸣同步等等的高深施法艺术,那完全就是生命力最直接最酣畅淋漓的赤裸裸的本原展示。

  无论是任何人看见这种威势,这种场面,这种气概,都只会想起一个词。力量。

  他们三人也都曾经沉迷于如何让自己更强大的愿望中,所以才能够成为顶尖的魔法师。但是当现在他们看到这真正的力量的时候才被完全的震撼,那是如同为表达美丽而精修技巧和艺术的文学家绘画家却看到了自然的绝美风景后感到的震撼。

  但是这壮观的情景只停顿了一瞬间,绿色的火焰依然从那半张歪斜到一旁龙口中奔涌而出。它并不是真正的生物,一小部分形体的损毁并不阻碍魔法力的流动。

  尸龙的头颈也立刻重新摆动了回来,疯狂的绿火朝还身在半空中的格鲁洒去。

  格鲁的姿势仍然还是保持挥出那一拳的样子。这一拳已经是他的全力,他的身体还没有从发出这爆发性的力量中恢复过来,而且他身体完全凭空,根本没有着力的地方。面对着汹涌而来的绿色巨涛,他这个孤零零的身躯在半空中像一张叶片般渺小,仿佛立刻就会被淹没在这死亡的海洋中连一个波纹都留不下来。

  但是他的身体就这样突然就凭空向后移动了,好象有一只巨手在拉扯他一样他刚好躲开了绿火的波浪。这是塞德洛斯的风系法术造成的效果。

  双足飞龙双翼一振,向上急升,但是扇起的风也带起了几点绿火烧向飞龙下拍的双翅。虽然只是几点小小的绿火,也足够让双足飞龙受痛胡乱挣扎,那同样的要命。

  塞德洛斯一只手仍然继续控制着风系法术把格鲁朝这里拉过来,另一只手挥出几只白色的寒芒分别截住了那几点绿火。绿火和寒芒相碰,发出一声轻响之后互相烟消云散。

  格鲁又站到了双足飞龙的背上。双足飞龙腾空而起,飞越了尸龙火焰的范围。

  尸龙好象被这一次攻击激怒了,动作也迅猛起来,朝着天空居然抖动着身躯跳跃了一下,但是跳得并不高,而且马上又被自己的重量拉回了地面发出巨大的落地声。

  在高空中可以看得见尸龙的身上开始有了变化。那些形成身体的尸体开始蠕动起来,然后逐渐地那原本碎掉的头又被从其他地方蠕动过来的尸体补充起来。

  “好家伙。”格鲁双眼发光。刚才那全力一击居然没有把这个怪物击倒让他的兴奋起来。“飞下去让我再试一次。”

  塞德洛斯连忙阻止他说:“太危险了,那种魔法的火焰是无法抗拒的。我们必须另外想办法。”

  尸龙对着天空呻吟了一声,感觉得到自己是无能为力的了。于是又重新迈开缓慢的步子继续朝西北方向走去。

  塞德洛斯的眉头皱起缓缓说:“应该有一个核心的,要维持那么大魔力的运行循环必须要有一个强大的核心,从魔法的波动来看应该是在胸口右边下面一点的位置,在身体里面三四米左右。不过关键是要怎么去破坏......还有那究竟是什么东西呢?是什么东西可以让这么巨大的魔力以生命的形式凝聚在一起循环不息......”塞德洛斯皱着眉头自言自语,突然恍然大悟。“我知道了。”对蜥蜴人驾者说:“好,现在回去吧。”

  双足飞龙在空中盘旋了一圈朝着来的方向折反回去,不一会就变做小点消失在地平线上。

  山德鲁是最先长长地松了一口气的,他心神还在那一击的震撼中,问:“那是什么人?真的是人吗?”

  罗尼斯也为这一击而震惊,但他先转过头去看着他的那个同样被震惊了的学生用嘲讽的口气说:“如果事情真的都和你的预料中的一样那你吃惊什么呢。”

  “不管怎么样。我都相信我的作品是不可战胜的。相信它一定可以将所有垃圾都消灭得一干二净。”维德妮娜的沙哑声音却很有力地说出来,好象是在说明即使是看到这如此震撼人心的一击也丝毫没有动摇他的信心。

  信心虽然是力量,却纯粹是私人的,内心的力量而已。如果还需要大声的宣布彰显出来那就有给自己壮胆的嫌疑了。

  罗尼斯当然听得出这种嫌疑。他点头微笑着说:“我没有回去是正确的,看来事情越来越有趣了。”那个能够同时使用两个系统的魔法还控制得那么好的人让他想到了以前的一个老朋友

  “有趣好啊,有趣好啊。”山德鲁摇头晃脑地赞同。

  欧福城,入夜。

  小懿刚刚给阿萨喂完了蜂蜜水。她的手***着阿萨的脸,柔软的手掌顺着分明的轮廓起伏。她现在的心很烦,塞德洛斯今天对她所说的话又把她已经坚定了的决心拨乱了。

  真的只是自欺欺人的吗?自己只是在这里逃避现实,逃避对父亲的责任?但是要把他放在这里自己独自回去?这是却绝办不到的。她感觉到了自己的感情被撕裂的痛苦。

  塞德洛斯城主走进了屋子,看着她的举动叹了口气,然后慢慢说:“如果我可以把这个年轻人治好,但是你必须答应我去完成一件你原本就应该去完成的事情,你答应么?”

  “我答应。”小懿站了起来,脸上露出的是听见天主救世的神喻的表情。

  塞德洛斯伸手放在小懿的头上拍了拍,点头说:“我知道你一直都是个乖孩子,一直都很听话的。”

  

第二十一章 我愿意为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