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二章 击溃 重生

    图拉利昂是在大陆西南的一处森林,因为人迹罕至地气清灵的缘故从百多年前开始就有精灵在这里定居,然后逐渐地越来越多,成为了大陆上精灵聚居最多的地方。

  对精灵们来说,远在东方的种族发源地低语之森是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圣域,而这里才是他们自己的王国。虽然一直也都保有着他们文化特有的傲慢和清高,但大概是终究沾染了俗世烟火气的原因,很多地方让也变得开通起来。这里的精灵也和人类交往,逐渐改变用更实在的生活方式取代了很多原本例行的仪式和祈祷。

  今天有一位人类的客人用传送卷轴来了。这是很罕见的事情,基于精灵们的个性和文化他们和人类交往都是很有选择性的。而可以得到图拉利昂传送魔法阵的卷轴的必定也只有精灵们很看得起的人,而这种人通常是非常少的。

  但即使再少,塞德洛斯必定是其中的一个。不管是人类的国度还是这里或者是矮人们的地下城也好,他永远都是最受欢迎的客人。他精深的魔法技巧是任何魔法使用者都佩服的,广博的知识和睿智创新的独到见解使所有的执政者都愿意向他请教,而和善的个性和广阔的交际还有得当的交际手段也使他很容易交到朋友。他以前在大陆中四处游历的时候就和这里的精灵长老有过交往。

  那只巨大的尸龙一直都以缓慢的速度朝欧富城走去,大约再有三四天就会到达。他已经想到了一个如何去对付这个几乎是无敌的庞然大物的方法,只是必须要有一些魔法物品只有图拉利昂精灵们才拥有。

  他刚一来到,立刻就听说长老们正在和低语之森派遣而来的特使在开会。

  低语之森从来都不过问任何外界俗务也极少和外面的精灵族联系,这次居然派出了特使,应该是发生了什么很重要的事件。这让他有点担心。他没去过低语之森,但是也从精灵的口中知道那里对人类的一贯鄙夷。如果这个特使也将这种风气强加给长老们的话,那么他这次恐怕就只有空手而回了。

  很意外的,当把他来到的消息通报了进去后,精灵们居然请他去会议厅。

  踏入会议大厅,塞德洛斯首先和那几位精灵长老朋友打了招呼。

  “您来得正合适。原本我们正打算想办法通知你的。”一位精灵长老招呼塞德洛斯入坐,指着座中一个银发的女性精灵向塞德洛斯说:“这位就是从低语之森派遣来的特使,露亚大人。”然后指向塞德洛斯介绍:“这位就是我们刚刚在谈到的塞德洛斯先生,一位伟大的魔法师和学者,和许多人类的国家和宗教都有着非常好的关系。”

  “你好。”塞德洛斯微笑着对这位特使点头示意。这位特使的容貌在原本就清灵秀雅的精灵中来说也是很美丽的,和来自低语之森就必然的呆滞古板的想象不怎么相符,倒有点显出天真幼稚的七情上面。她并没有回答,而是看着塞德洛斯皱眉露出些厌恶的表情,可以看得出对人类确实是颇有偏见或恶劣的印象。

  “是这样的。我们正在通知各个和我们有来往的所有国家和团体来帮我们通缉一个人。我们希望您也能够协助一下我们。”精灵长老递给塞德洛斯一张画像。“这是我们特使大人亲自画的。”

  画像上是一个人类男性青年。精灵的手一向都很巧,动作很细腻,而且看得出特使大人对这个人的印象一定非常的深刻,所以虽然并没有学习过绘画的技巧,但这个人的模样依然跃然纸上。

  塞德洛斯看了看这幅画像,眉头不禁皱了一下,问:“这个人究竟做了什么?”

  即使是年老的精灵也没有捕捉细微表情再加以分析的经验,那是在复杂环境中熟练于勾心斗角的人类世故者的特技。所以没有精灵对他的表情有任何的疑虑。

  “这个人类从低语之森偷走了我们几件很重要的东西,我们必须要拿回来。所以请塞德洛斯先生您一定要帮忙,我们知道您在人类社会中的人缘和关系是很广的,希望您至少可以把这个人的身份和现在所在何处弄清楚。”

  “放心吧。我肯定过不了多久就会有好消息了。”塞德洛斯的眼神只是闪烁了几下,立刻微微一笑很肯定地答复了他。“不过其实我这次也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希望你们能送给我几件小东西。”

  他的这些小小的要求自然马上就达到了同意。

  回到欧福已经是入夜时分了。塞德洛斯立刻把取来的东西送到了城里的铁匠作坊里去,这里的铁匠是秘密从卡伦多盆地高薪聘请来的,技术高超,完全可以按照他的要求打造出武器来。

  从作坊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塞德洛斯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往回走去。至少到目前为至好象一切都算顺利,但是即使如此他对这个击倒这个怪物的计划也只有八成左右的把握。

  八成。这对很多事情来说已经是足够的了,但是这件事情却非得要十足十的把握才行。一旦失败就没有退路,整个欧福,他这十多年苦心筹划才建立起来的这座凝聚了他很多理想的城市就会化为飞灰。

  而且还有一个让他头疼的问题。到底要怎么样才可以保证那个‘核’在攻击中完好无缺。如果只是击碎那问题就简单得多了。

  虽然已经答应了小懿要医治好那个年轻人,但那是考虑到让她安心地回去。即使是把那个‘核’完好无缺地取出来了,那毕竟是个传说中的宝物,真的用在救人上吗?还是交给精灵?那小懿那里怎么办?

  “我想你现在一定很头疼。”塞德洛斯低头思索着刚走进屋子就听到这样一句话,他抬头立刻看见了一个完全没想到会在这里出现的人。“我去问城里的官员,他们说你很忙,所以我就只好在这里等你了。”这个人穿着普通,好象只是随随便便的姿势坐在那里,但是那张出自兽人学徒手中粗糙滥制的椅子上仿佛他身上的气质所感染了,好象竟是出自名工大匠之手的名贵家具般造型端庄起来。

  塞德洛斯笑了,他说:“我记得你以前有一项专长就是帮人治疗头疼的。既然你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那想必不会让我失望了。我头疼的地方可有很多。”

  这个人也笑了,说:“希望一晚的时间够用吧。其实我也很头疼,所以来找你打算合力共同治一下的。我是用飞行术瞒着别人悄悄来的,天亮之前必须回去。”

  三天后。欧福城南十多里的地方。

  塞德洛斯,格鲁,小懿三人看着尸龙的巨大身影慢慢出现在地平线上。旁边还有十多个蜥蜴人推着十多个巨大的弩炮。

  这种弩炮足有两人长,一人多宽,弩箭则有一人多长,巨大的力量足可以射穿五百米内的任何盾牌。而配合上蜥蜴人那可以调节焦距的视力,这更是恐怖的武器。现在摆在上面的这些弩箭都是特制的,箭头上装着一只细长的螺旋状的尖锐的角,那是独角兽的独角,塞德洛斯从图拉利昂森林中要来的。

  “实在是魔法的艺术品,我真的有些不忍心毁掉它。”塞德洛斯有些感叹地摇摇头。

  格鲁淡淡说:“可是我倒是很有兴趣对付它。”他看了看旁边小懿身上的那件衣服。“如果可以,我真的希望能够和它正面对战的。”

  只有练习过暗之冥想术的人才可以把那件长袍的防护力完全发挥出来。否则裸露在长袍外的皮肤也同样经不起魔法的烧灼。格鲁原本是强烈要求要自己穿上这件衣服去和这个怪物面对面地搏斗的,但是经过塞德洛斯的大力劝说才放弃了这个危险的想法。

  那只巨大怪物在喷出火焰之后,魔力会因为重新凝聚和改变而产生波动,这个时候身体的防护就会降到最低。他知道小懿的身手很不错,而且只有她比较娇小的身材穿上长袍后才可以把身体连同头脸一起全部遮挡住,所以让只有让她来充当这个诱饵。

  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塞德洛斯想让她亲手来完成这个任务。让她自己亲手去取得那张世界树之叶亲手去治好那个也曾经用世界树之叶救过她的人,这样才可以让她了无遗憾地回去做她应该做的事。

  塞德洛斯的手中握着一支长矛,这都是这三天中欧福的铁匠赶工打造出来的。专业的造型可以保证投掷者的力量和准确度能够达到最大限度的发挥。矛尖也是独角兽的角,角尖上还顶着一只细小的十字架。

  这只十字架的项链居然是水晶用非凡的手艺褛空后做成的,十字架则是一块罕见的魔玉。那是只有在巨兽和雷鸟出没的桑德菲斯山脉中才出产的一种本身就蕴涵巨大魔力的矿石,再经过魔法淬砺后可以加入特有的魔法属性,价值连城,如果是对魔法师说来则几乎可以算无价之宝。

  拥有这种东西的魔法师绝不会多,而不把它制作成法杖而舍得雕成一块护身符的人全大陆不会超过五个。

  尸龙缓慢地接近了,突然脚步加快了起来。它并没有眼睛,只是感觉到了前几天带给它伤害的那几个气息正在远处,所以本能地动作加快了起来。它要冲上来把这些给他不舒服感觉的东西全部融化在自己的火焰中。

  “好了,开始吧。”塞德洛斯说。小懿点了点头,看了看那只巨大怪物。那如山般巨大的身躯上全是尸体,随着每一步都发出隆然巨响那些尸体也好象在自己活生生地抖动着,伴随着扑面而来的尸臭一起朝这边气势汹汹地冲过来,这看起来并不是人力可以抗衡的东西。

  “击倒了这个怪物确实就能够救得了他吧?”小懿问。

  “对。一定可以。”塞德洛斯点头。

  她好象就是在为了得到这样肯定的答复来增加自己的勇气。用力地喊了一声:“好。我去了。”策马迎着尸龙冲去。

  塞德洛斯双手分别捏住矛尖和矛身开始吟念咒文。一股漆黑的雾气从矛身上蔓延开来,而独角兽的独角则发出耀眼的白光。

  这是黑暗系法术的‘黑暗之力’和白魔法的‘纯洁圣刃’,并不是非常高深的法术,中等的魔法师就可以使用。但是如果要把这两个法术同时附加在一件武器上而不冲突,那整个大陆就只有塞德洛斯一人可以办到了。

  独角兽的角拥有可以驱除黑暗和死灵系列法术的特质,但同时这也是非常稀少的魔法物品。只有和独角兽关系比较亲近的精灵们才拥有。上面附着的‘纯洁圣刃’是专门对付死灵怪物的,足可以破开活尸坚固的身体。更为关键的是能够保证把矛头上挂着的那一条小小的项链送进那尸体构成的躯体中。

  ‘黑暗之力’可以让武器在接触到对方的身躯后立刻把魔法力转换为爆炸性的冲击力量。虽然只是一次性的爆发,但是却可以让武器的杀伤力大增。这样的一个武器的攻击力在这些魔法生效的短短时间里不亚于传说中专门对付亡灵怪物的神兵利器。何况矛头带着那只十字架中更蕴涵了极大的白魔法能量。

  塞德洛斯现在对这个计划很有信心。但是他最大的信心并不是自己用这么多精力魔法汇聚出来的这把武器,也不是有一个老朋友的大力协助,而在于这个将要把这武器投掷出去的人。他把手中的矛递给格鲁。

  他已经可以算是这大陆上知识最丰富见闻最广博的人了。但是如果要说什么事物是他不清楚的话,却是这个相交了很久的朋友。他直到现在也不清楚他的躯体中到底蕴涵有的到底是什么力量。但是只知道一点,那是绝不会让人失望的力量。

  小懿那一人一马已经接近了,在尸龙巨大身躯的衬托下像小虫般微不足道。绿色的火焰正从龙口中狂喷而出,只一瞬间就把方圆数百米的一切都遮盖住。

  “好,放箭。”塞德洛斯一声令下。蜥蜴人们扣动了机关,十多支一人长的弩箭射了出去,按照事先预定的计划射在了尸龙的胸口上。独角兽的角破开了尸龙的表面钉在了它胸前。这十多只弩箭围成了一个圆圈,把世界树之叶的位置围在里面。

  格鲁持矛前冲。只一步,周围地面的尘土和石块都向旁飞起。

  当他第二步踏下,连旁边的塞德洛斯都生出整个地面都随着这一踏步而陷落下去的错觉。

  第三步,他身上的白光全部集中到了手上,身体倾斜成了一个巨大弧度。随着这个弧度的猛然绷直长矛脱手飞出。

  听过电闪雷鸣的人绝对不会再会为了炮仗的爆炸而惊慌失色,而如果亲眼见到这一矛投出的人就绝不会再觉得行雷闪电有什么威猛可言,即使是天地之威在这一瞬间也要失色。

  只是这百分之一眨眼时间里的辉煌威猛狂野就足够每个亲眼所见的人回味一个世纪。

  长矛带着黑白相交的光芒以无坚不摧摧枯拉朽仿佛足可以把整个世界都洞穿的威势嘶吼着疾驰而过。周围的空气猛地被抽空了,发出的轰鸣可以把人的皮肤都扯动。在矛飞过的地方地面的泥土和石头全部被掀起,留下一道如人工河道般笔直的沟渠。

  只有轰鸣声而已,尸龙原本坚韧无比的身体在这样的威势下好象成了被水浸透了的面包一样松散,连撞击的声音都没有发出,这道威猛无匹的光芒正中那圈由独角兽的角围起来的圆圈中,将尸龙的前胸直到后背贯穿了一个可供人在中行走的巨大的圆形隧道。满天落下的尸块掉入绿色的火焰中立刻消失无踪。

  矛本身并没有透入尸龙的身体深处。巨大的冲击中所有独角兽的角和那个魔玉的十字架一起碎掉了,释放出来巨大的白魔法被矛本身所蕴涵的狂猛冲击力爆发出去将范围内尸龙的躯体撕得粉碎。

  一张碧绿的叶子从尸龙身上的巨大空洞中飘落下来。巨大冲击中的白魔法没有损伤到这片蕴涵着生命力的树叶。

  随着这张叶子的飘落,尸龙的身体开始瓦解了。像一块巨大的积木突然被人抽走了主心骨,成百上千具尸体一下完全崩塌下来。刚才还强大得足可以藐视这世间所有生灵的怪物只是这一转眼之后就成了一大堆发臭的肉块。

  失去了生命力的支持,这些尸体在掉下之后立刻开始化作一堆堆烂泥和黑水,把这憋了许久的腐烂一口气地爆发出来。

  原本骑着的马已经在绿火中彻底地消失了。小懿在绿火卷来的时候立刻把手脚都缩进了长袍,抱着头缩成了一团。听到了那声轰鸣之后她感觉到身周的火焰已经散去,于是把头和手脚都从那件宽大的长袍中伸了出来。

  但是她却马上差点晕了过去。这如山的尸体同时极速腐烂所发出的臭味不只是对鼻子造成巨大的伤害,眼泪也在这气味的攻击下滚滚而出,好象连耳朵都可以听见尸体上组织溃烂瓦解和产生巨大气味在空气中肆虐的声音。

  ‘预防疾病’‘疗毒妙方’‘疗伤术’.....她马上用了好几个白魔法在自己的身上,然后拉起袍子捂住了鼻子,慢慢地把眼睛只张开一条小缝。她的魔法是跟随着塞德洛斯学习的,同样也是几乎每个系统都会点但是并不精深。

  在前方无数腐烂的尸体当中可以看见一小堆尸体仍然是保持着原来的样子。小懿深一脚浅一脚地在烂肉尸水和骨架中走了过去,壮起胆子翻开了尸体,那张碧绿的树叶就被压在尸体中间。即使是在这无数尸体中间这树叶的盎然生意也不受丝毫影响,依然绿得那样鲜艳夺目。小懿把树叶拿在手中,周围的尸体也立刻开始溃烂腐败。

  一颗白色的光球从远处的山丘上突然朝这里飞来,如弩箭般飞快的速度却没有任何风响。眼看就要击中小懿,另外一道若有若无的电光却后发先至,‘啪’的一声轻响打在了这颗小小的光球上。光球本身并没有受什么影响,只是被这一击微微地改变了原来的飞行轨道,击在了小懿旁边几步的地方。

  轰的一声,爆炸的气浪将她掀得飞了出去,重重地落在地上。小懿站了起来,如果不是身上的这一件长袍只是这震荡也足够让她重伤。她左右一看,立刻发现远处又有几颗光球正朝这里这里飞来。连想想是怎么回事都来不及她就慌忙朝来路跑去。

  同样地有几道细微的闪电半路击在这些光球上,刚好将光球的轨迹改变,使那些致命的魔法力只不过倾泄到四周的地面上去。

  密集的爆炸声中,泥土,腐烂的肉块,尸水,骨骼飞得满天都是,仿佛一场死亡的烟花雨。小懿在这密集的爆炸中朝来路飞跑,周围的巨响和气浪似乎随时都可以把她淹没进去。

  格鲁看着那飞出光球的地方冷哼一声,向塞德洛斯伸了伸手。

  塞德洛斯手一摊,一根一人多长酒杯粗细的冰柱在他手中立刻成型。这是中级魔法师使用的水系魔法‘霹雳寒冰’,原本只是将水系的魔法力发射到目标上在目标体内生出冰刺以造成伤害,但是塞德洛斯将这魔法力凝聚在手上不发出去,便将周围空气中的水分凝结成了冰。

  格鲁从塞德洛斯手中接过冰柱,前踏两步弯腰投出。冰矛拼命撕开前方的空气尖啸着直飞向远处的山头。

  山头上,狂怒的巫妖双手不停地挥动。最高级的空气攻击魔法‘雷鸣爆弹’在她手中如同最廉价的火球术一样疯狂地发射。心目中的完美的无敌艺术品居然只是在一眨眼间就完全被人像玩具一样地击溃,这让维德妮娜惊怒到了极点。

  但是不管她的魔法如何地密集,旁边的罗尼斯总是手指一弹,一道道细微的闪电立刻后发先至地敲在每一雷球上。这种闪电法术的威力并不大,可能连一个寻常士兵都不能击倒,但是速度和准确度却被控制得非常好。

  维德妮娜那脸上仅存的上半个表情已经完全扭曲,她狠狠地瞪了一眼罗尼斯,身体向上一升。她绝不能够放任世界树之叶被拿走,她要用飞行术过去将那里的人全杀死,拿回世界树之叶。

  但是一声巨响将她的动作和情绪完全中断。

  铿锵有力,实物猛烈碰撞后的破裂声并不是魔法爆炸能够发出的。一根冰柱插在了离她只有几步的地方,碎石横飞。只是脆弱的冰却以无比的力量在坚固的花岗岩上凿出了一个大洞,裂痕四处延伸开去。冰柱仿佛一座象征破坏和力量的碑树立在那里,迎着阳光闪出冷寂的寒芒。

  山德鲁怔怔地看着那支冰矛,然后转过头去对罗尼斯说:“如果你魔法学院的学生们也看到了这个的话我保证至少有一半的人会立即弃魔学武。”

  巫妖的身体只是个躯壳而已,但是至少维德妮娜的心中是有着自己在出汗的感觉。这一下如果正中她的身体可以让她像一堆破烂般整个散开。

  她甚至没来得及看清,这冰矛就已经以开山劈石的威势插在了她身边。而且她自己知道即使看清了也没办法,这不是她身体的反应可以躲避的,也绝对没有任何魔法可以防护住这样直接的攻击。

  她现在觉得身体里有什么东西一下碎掉了。她发现自己的这个身体,这个人类智慧的最高结晶,拥有整个大陆上最高魔法力的躯体原来是如此的脆弱,只需要一瞬间就可以成为一堆破烂。

  这个她用曾经颠倒众生的美丽换来的东西她一直都很骄傲,骄傲于自己已经超越了任何生灵之上,骄傲于可以不屈从时间的威力而老化,这让她确实地感觉到自己是超过了这世间的一切。尤其当创造出了那只巨大无敌的尸龙后她更是感觉自己已经成了神,已经可以和造物主相提并论分庭抗礼了。但是这短短的功夫里她还没有在自己作品失败的震惊中清醒过来,又立刻发现自己其实也可以在一瞬间就像其他人一样死去,从这世界上彻底消失。

  这一矛没有击中她,却已经把她的所有信心和信念都击得粉碎。她清楚,如果她真的敢飞过去,这样攻击绝对可以在她反应之前把她变成一堆骨骼碎片。

  格鲁皱眉。从这里看过去维德尼娜三人只是个小黑点,距离的太过遥远让这一矛没有投中。他向塞德洛斯伸手。“再给我一支。”

  塞德洛斯笑了笑,看看那边遥远的三人一眼,摇头说:“算了,我们的事已经做完了。走吧。”小懿趁着这个时候已经跑了回来。三人上马带领着蜥蜴人向欧福走去。

  许久,维德妮娜才从这心情中挣扎出来。失败和失落的痛苦全化作了敌意和愤怒,朝罗尼斯吼道:“是你搞的鬼吗?他们没有理由知道魔法转换间波动的强弱而把出手的时间掌握得那么好,除了你也不会有人能把那么大的白魔法灌注在武器上。”极大的愤怒让她把原有的礼貌忘得一干二净,那双假眼之后的绿色光焰好象要脱眶而出直接去烧灼对面的罗尼斯。

  山德鲁也看着他笑说:“我就说三天前那晚上你去上厕所怎么上了一整夜,还以为你.....”

  “即使我不去干涉,你的作品一样会被击败,我只不过是帮人保存下一张世界树之叶罢了。”罗尼斯笑着用讥讽的语气说。“你不是说我们的所做所为不过只是历史的齿轮而已么?不是说事情的发展尽在你的掌握中么?你又何必生气何必吃惊何必震怒呢?”

  听了这话,维德妮娜突然就沉默下来了。

  从激动不已立刻就变得静默不动,加上她原本就连呼吸都没有,这样看起来好象突然成了一个摆设,一个死物。

  半晌,她恢复了原样,朝罗尼斯很恭敬地鞠了一躬:“对不起,学生一时情急之下失礼冒犯了老师,还希望老师不要见怪。”

  “礼多人必怪。”山德鲁啧啧有声。“如果不是顾忌我在这里你大概会杀了他吧。”

  巫妖没有对山德鲁的话反应,只是用她那难听的声音淡淡地说:“我已经想清楚了。这一切都是命运的齿轮的转动,这都是应该发生的.....”

  罗尼斯淡淡地打断了她的话:“我不和你争这些虚无飘渺的概念问题,再怎么争下去,我们大家也只是自己做自己的那一套罢了。以前是,以后也一直是。”他最后瞥了一眼这个学生。“看样子以后我们大概没机会见面了。我也不希望再有见面的机会。”

  维德妮娜默然了一下,点头说:“是。”她又抬头看向罗尼斯,眼眶后面的绿光有现了一下。“不过最后我想告诉老师一点提示,这也是我刚才才发现的.....刚才那个穿着鬼王之袍拿走世界树之叶的人看身影应该是个年轻女子。我那个舍得用世界树之叶去救女人的同学,为什么居然让一个女子穿着他的衣服来冒这样的险呢?还有您为什么又舍得把您的护身符用来保护那张世界树之叶呢?老师应该知道我的意思吧。我说了,结果必定是早已经注定好了的。”

  罗尼斯依然淡淡地说:“我也说了,而且是刚刚才说了的。你相信你的,我相信我的,我们各做各的事情罢了。”

  “对,舞台已经拉开了,不管是那些繁华虚假的发展,战争,政治,还是什么其他的,都会上演,不过结果是一定的。以后我们将各自出演各自的角色,把这历史往它应该往的地方推动。再见了,两位老师。”维德妮娜拉开一个传送卷轴,身体周围开始发出蓝白色的光芒。

  罗尼斯突然问:“我最后问一个问题,听说你有一个儿子?”他一直都沉稳苍劲的声音居然有了些波动。

  “我不知道。忘记了。”还是沙哑古怪不带任何感情的声音,维德妮娜的身影完全消失在了蓝白的魔法光芒中。

  山德鲁看着消失的光芒,很有感情地摇头,说:“这个人其实原本什么都好,真的很好。”然后像评述缺点一样摇头叹息。“就是脑袋太聪明,太会想事情,也去想太多事情了。”

  “人类一思考,天神就发笑。再怎么想,人也不过只是人而已。”罗尼斯也从怀中拿出传送卷轴。“我们也回去吧。”

  山德鲁突然露出很惊慌的表情说:“糟糕,我现在想起接到你通知后走得太匆忙,饭还烧在火上面呢。那个我很喜欢的锅一定烧烂了,你说是不是该算在魔法学院的帐上赔偿呢?”

  罗尼斯微微一笑,从怀中摸出一本书给他,说:“我想了想,还是把这书还给你的好。”

  “哦,谢谢了。但是那个锅还是要赔偿的啊。”山德鲁把书收入怀中,也拿出传送卷轴和罗尼斯一起拉开,两人一起消失在魔法的光芒中。

  塞德洛斯三人很快就回到了欧福。小懿拿出了世界树之叶喂阿萨吃下。

  塞德洛斯看着世界树之叶消失在阿萨口中,摇头感叹:“如果能够充分利用其中的能量,这东西可以让五个低级的魔法学徒转眼就成为传说中的大魔道士。如果可以把它切碎加工,那可以用来造出十件价值连城的魔法物品。如果可以把它研究实验个几十年,完全解析其中的力量的构成方式,那必定会引起一场魔法的革命,连整个世界都会为之改变。不过现在却只能拿来救一个人而已。”

  阿萨的身体开始散发出金色的光芒,然后身体微微地抽动了。

  开始只是抽动,逐渐剧烈地变做了抽搐,身体的每一处肌肉都在跳动,身上骨骼关节也发出细密的劈啪声。裹在纱布中的双手也抽动着然后啪的一声将纱布挣开,露出一双完好的手。

  他身体上的光芒越来越耀眼了,光芒从每一处皮肤散发出来,好象这不是个人,而是块正在用光来燃烧着的碳。终于光芒逐渐减弱消失了,身体的抽动也慢慢平息下来了。阿萨好象只是睡着了一样躺在床上。

  塞德洛斯看了看说:“没事了,但是他应该还会睡上一两天身体的机能才会完全恢复而清醒过来。”

  小懿的手在他漆黑的头发上***着,然后慢慢地滑过额头,眉骨,挺直的鼻梁直到嘴唇边。她好象要把他烙在自己的眼睛上一样看了好一阵,然后起身对塞德洛斯说:“谢谢先生您救了他。”

  塞德洛斯摇头说:“如果不是你我也绝不会用世界树之叶去救他。所以不是我救他,而是你救了他。”

  小懿淡淡地说:“不管怎么样也是要谢谢您的,这两天还要麻烦先生照顾他一下。”

  “你现在就回去吗?”塞德洛斯问。

  小懿点头说:“是。已经答应了您的事情那就自然要去做,拖延下去也是毫无意义的,时间已经不早了。”

  “你真是个懂事的孩子。”塞德洛斯叹了口气,他突然觉得自己有些愧疚,从怀中拿出一个卷轴给她。“这是罗尼斯主教留给你的传送卷轴。”

  

第二十二章 击溃 重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