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游记1 关于喇嘛

    

  以前并不是没有见过喇嘛,但通常都没什么印象。唯独一次是在乐山牛耳桥上所见一个大概是去拉萨朝圣的喇嘛,拉着一有蓬木板车,车上有煤气罐睡袋等等家什,行走三步还是五步,便往前一倒,五体投地朝西而拜,膝盖,手臂手肘处都带有废轮胎底剪裁的厚厚护具,不过以拉萨到乐山的路程和他跪拜的频率,估计他还要更换好几套,走上好几年。周围的路人甚为奇观,看稀奇古怪地围绕周围指点,还有小孩大叫着在他身边跑过,喇嘛丝毫不为所动,依然沉浸在自己孤独神圣的虔诚中一次次地朝前拜服。

  自此喇嘛在我来看便是敦厚木讷又忠诚无比的信者,更倾向于一个宗教符号而不大将之看成是人。即便在成都武侯祠后街经常可见的在路边摇着个佛器要钱的喇嘛,也不敢将之和乞丐对等,甚至不敢贸然上前给钱,怕不小心触犯了什么禁忌招他恼怒然后便被一群闻声而来的藏民饱以老拳。

  不过这次去马尔康,虽比不得西藏,也算是深入藏区了。也正因为不是西藏,宗教气息没那么浓,生活气息便多了,更让我看到了喇嘛们的各种面孔,令我印象颇深。

  从成都去马尔康的长途汽车需要十个小时左右,上车之前在候车厅里就看到了十多个喇嘛,于是然我很担心待会身边是一位传说中一辈子只洗三次澡的老喇嘛。不过真是阿弥陀佛,最终坐我旁边的是一个去马尔康出差的成都青年,大师们则分散在我周围。

  路上无聊,我拿出手机拨弄,突然一阵悦耳的东风破铃声响起,我左右张望,看是哪位好汉用和我一样的铃声却竟敢比我的好听清晰。一见之下大吃一惊,只见隔壁一位老喇嘛双眼微闭,左手撮一串佛珠一粒粒扳动默数,德高望重宝相庄严之间右手摸出一摩托罗拉超薄形,打开曰:“喂,什么事?哦,短信我收到了……”

  对手机这种东西向来不熟悉,最多只认识几个牌子的符号,但只看那机身形状看那闪亮光泽程度,我就敢肯定我手里这国产杂牌还没有人家那机壳子值钱,连忙将便宜货收入怀中不敢惹大师见笑。

  一会后,车上电视上放起了李连杰的《霍元甲》,总算有了点提神的东西,我暗暗留神周围的大师们,除了几个年龄稍大点的不为所动之外,其余几个年轻些的喇嘛都看得津津有味。

  不一会,电视上李连杰和那美国摔角手打得劈里啪啦,我也和旁边的成都青年胡吹神侃起来,大谈那些从网络上看来的东西,什么内功外功铁沙掌太极拳月棍年刀一辈子的枪,中国人的身体如何肌肉量如何精神状况感性如何,所以中国功夫便是怎么样发展怎样以柔克刚怎么样表现在奥运会上大球不行小球无敌……突然间我斜眼瞥到,那用手机将我震慑的老法师身边的小法师,正微微探出头来凝神聆听我的长篇大论。这位小喇嘛看起来不过二十岁,清瘦的脸上一双大眼睛闪闪有神。

  刚到马尔康的时候,正碰上阿坝州的州运动会在这里举行。听说有篮球赛,我自然是要去见识见识藏族同胞的技术。一去就碰上阿坝县对军分区,以往让我们相形见绌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体力优势在藏族同胞面前荡然无存,这里的篮球水平虽然技战术不怎么样,但冲劲和体力我看完全已经超过CBA,场上宛如十匹发了情的公牛野马在冲撞践踏就只差血肉横飞了。观众的情绪也是和这冲劲相匹配的,和三棍子打不出个屁的乐山人不一样,从来不会斯斯文文地轻轻鼓掌,而全是嘶吼尖叫手舞足蹈,篮球氛围看来高涨得很。

  让我惊讶不小的是在观众里居然也有不少的喇嘛大师们,而且也同样是大声叫好。还没来得及从这吃惊里回过神来,阿坝县已经一分险胜,支持阿坝的观众欢呼雀跃手舞足蹈,其中有个喇嘛一手拉下了自己身上的长袍在头顶挥舞,让我目瞪口呆。

  等到过几天运动会结束了,我再闲逛去那里的时候大师们再一次让我眼界大开,只见球场上是六位把袍子拉下,看起来如穿着裙子一样的喇嘛在打得风声水起大呼小叫。虽然在我看只能一半算篮球而另一半要算是摔跤加橄榄球,但这一半的篮球居然也不能完全算门外汉了。还有十多个喇嘛在旁边等着轮换上场,我仔细观测发现这些大师脚上的居然全是名牌货,不是阿迪就耐克,而且想来他们是不会和我一样去买水货的吧。

  开了这些眼界,后来我在那刚刚修建好没多久的昌列寺中看到一个半场的篮球桩的时候也就没有太吃惊了。在那里练篮球的大师们想必体力比起国家队的都差不了多少。(昌列寺海拔四千多,普通人到那里走路快些都要喘气)

  最让我开眼界,也最让我难以置信的,是那天晚上去网吧上传新章节时发生的。我正看着盗版网站上的美女图片YY得正起劲,突然旁边红影一闪,一位大师已经坐在我旁边了。我连忙手忙脚乱地关窗口,怕大师看见了恼我亵du佛眼揍我几拳,哪知大师理也不理,径直熟练地打开机器上起了QQ,用藏文和网友聊了起来。(我还是第一次知道还有藏文输入法)

  大师上网确实比较罕见,所以我也忍不住不时斜眼偷看,哪知道大师也打开了不少窗口看起美女图片来,只是不如我猥琐看的是盗版的**,他看的是QQ空间里的泳装,而且我看他口味似乎爱好印度美女。这还不算什么,一会之后大师和人视频起来,对象是个藏族美女,聊得那是个热火朝天。我悄悄看了,大师的QQ昵称居然是‘活佛’。果然彪悍。

  不久之后,视频对象换了个男人,大师将刚才那美女的图片发给这男的看,这男的也发了个美女的图片过来,似乎是在交换泡妞的心得体会和成绩。聊逢知己,大师偶尔发出开心大笑,其笑声的淫荡程度虽然比我的尚差上几个档次,却也相当不得了了。

  就在我渐渐认为喇嘛不过就是和大佛寺上的和尚一样只是个职业而已的时候(据在大佛寺管委会上班的朋友说大佛寺上有个和尚在山下的农村里两千块一个月包了个女人,每逢周末就买着卤肉啤酒去女人那里弘扬一下佛法),我又看到了几个那种一路五体投地地跪拜着走向昌列寺的喇嘛。

  前几天在菜市场,看到了三个喇嘛正对着一车鱼诵念佛经。我以为是在为即将挨刀的它们超度,回来和朋友一说,才知道那原来是喇嘛们准备用来放生的。每逢节日喇嘛们都会出钱将市场上的鱼扫荡一空,然后全部倒进河里。

  藏传佛教中有天葬和水葬,将乌鸦和鱼看作是神佛的使者,所以才有这种举动。我就奇怪摩梭河水这么清,怎么没见人打鱼,偶尔有钓鱼的也是在清晨偷偷摸摸的钓。听朋友说这些钓鱼的如果被喇嘛们抓住,最客气的方式就是把钓竿一把夺过折断扔河里去,至于最不客气的――据说财政局有个从外地调来没多久的家伙,大概是钓鱼成瘾这河里的雅鱼确实又好吃无比,于是跑到县城外的郊外去打算钓个痛快,结果两天没见人,到处去找,才发现被人用火yao枪一枪打碎了脑袋躺在河边。钓杆被折断在旁,身上财物一分不少,原因自不待言。

  不过我想大概不会是大师们做的吧,他们顶多是揍上你一顿而已,还不至于要动用热兵器,那家伙大概是碰到虔诚兼火气大的藏民然后又和人口角了。

  

  

游记1 关于喇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