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章 国家栋梁

    

  第二天是个好天气。从早晨开始就阳光明媚,和村民们高昂的情绪一样。今天他们就可以安心地回家去继续以前的生活了。

  昨天晚上他们就把所有积蓄下的粮食用来开了一个庆祝的晚会,邦布大哥还把悄悄珍藏多时的一桶酒拿了出来。所有人围着篝火又唱又跳。 阿萨虽然没加入他们的行列,但是也能够感受到那种单纯质朴的快乐和对自己家园的依恋。

  一大早,村民们就扶老携幼带上所有能够带上的东西向东边那块草地走去,准备接受赦免和免税的恩赐。钦差大臣说了,是要看到本人才能赦免,所以每个人都是要去的。

  罗德哈特一路上不停地说着钦差大臣是如何的高尚如何的有学问。据说他是在王都很有名的一个贵族学者,在神学院进行学术研究,还写了几本关于信仰和神学的著作。这些完全令罗德哈特拜服得五体投地。而因为自己的斡旋,使这样一位伟人脱出困境,而且也把乡亲们的困境也解决了。这样不凡的功绩让他的兴奋从昨天一直持续到今天。

  在树林中穿插行走了很久。快到中午了,阿萨和村民们一起走出了他们的居住的树林,走到了钦差大臣指定要他们等在那里的那块草地。

  走进草地,阿萨就看见了草地对面的那座老者口中的迷路森林。只是第一眼看到,他就完全他确定这就是他要找的地方。

  这看起来确实是一块是有些与众不同的森林。树木很高大,看起来很有些古老的气派,周围的其他树木都好象是自动地给这片森林退让出一片距离一样,留出中间的一块草地。整个森林都散发出一种奇怪浓重的气息,令人敬畏莫明。

  越走近,这种感觉越明显,也越来越奇怪。阿萨甚至能够感觉得到整个森林在拒绝他。没有恶意,但是却有沉重威严的气势。

  再走得近点,阿萨才发现这简直是个非常巨大雄伟的森林。每一棵树木都至少需要好几个人才能够合抱得起来。弯曲的庞大树身和枝桠展示出无尽的古朴壮丽,林间飘着若有若无的薄雾,从枝叶漏下来的阳光一道一道地形成斜着的光柱切在轻纱般的雾气中间。森林中没有传来一丝鸟叫兽鸣。

  别靠近这里。阿萨好象听得见这整个森林在无声地呐喊。走得如此的近了,他几乎连皮肤都能够感受得到这种威慑感。阿萨想起了猎人莱文那个当时听起来很费解的比喻,现在看来却是无比的贴切,这确实就像一个庞大威严的的远古巨神在俯视着,要你不敢接近,甚至连回想这种巨大的威严都是一种压力。

  “就是这里吗?低语之森。”阿萨几乎是自言自语地说。

  “对,这里就是低语之森。”一个好象是很多人同时死命地小声呐喊的声音回答。

  阿萨回身过去才看见村民们都早就停下了脚步,远远的在草地中央围成一堆站着,谁也没朝这里看。这奇怪的声音发自旁边离他不远的一个人。

  这是个身着一件红色长袍的人,也和阿萨一样,站在不远处面对着前面那座神秘的森林。那件红色长袍好象阿萨在王都伪装成驼背瘸子时的穿着一样,尽量把全身的每一个部位都遮在里面。但是略有不同的是他的脸露还在外面。

  那看起来只是一张在大街上随处可见的那种面容,上面也还有表情眼睛也很有光泽地在动着,但是阿萨感觉这个面容和他整个人散发出的奇怪的气息毫不相称。那张脸和袍子下塞着几千条死了正在发臭的毒蛇一样,一种似乎带着尸臭的危险气息。

  “你想进去吗?”红袍人用他奇怪的声音问。

  “是。”阿萨很戒备地回答。

  红袍人则好象并不怎么在意他,仍然看着森林深处,说:“放心,再过一会,我会带你进去的。”他的声音并不大,却好象是很用力才从喉咙间发出来的,沙哑得好象是千百个人在同时哀号。

  阿萨忽然觉得浑身有些发冷。

  村民们这边谁也没有注意到阿萨这边的情况。他们下意识地不往森林这边看,即便是想起来看了一眼,那察觉不出却非常确切的排斥感立刻让他们扭回头去,连谈论的兴趣都没有。

  而且现在他们也正专注于自己的事情。一阵隆隆的马蹄声由远而近,好几十个骑兵从森林中穿出。“钦差大人来了。”罗德哈特看清了其中的一个正是钦差。

  “怎么这么多人?”猎人莱文看着那些骑兵都是穿甲配剑全副武装的,心里害怕。“不会是.....”

  “不会的。钦差大人已经说了要赦免大家的。他那样有身份有学问的人怎么会出尔反尔呢?上次被你们惊扰过,当然现在要带着护卫才敢来的。”罗德哈特帮大家宽心。

  但是那群骑兵很明显并不只是护卫的意思,他们直向村民这里冲来,到了村民面前然后四下散开,围成一圈,把二三十个村民包围了在中间。然后钦差大臣和一个官员模样的胖子才骑着马走了过来。

  “钦差大人,这是怎么回事?”罗德哈特问。

  “那位骑士,你可以出来。”钦差大臣对他点点头。罗德哈特走了过去。“看在你高尚的品格和受过的良好教育上,可以完全不追究你和这帮匪徒们认识的罪过。”

  罗德哈特小心翼翼地问:“那他们.....”

  钦差大臣很自然地说:“自然是要处死了。”听到了这句话,村民们惊叫起来。

  “可是您答应过要赦免他们的。”罗德哈特急忙说。

  钦差大臣很有修养地举手指了一下自己的头,用饱含优越感的声音说说:“这就是智慧了,如果我不那样说,他们会放我走么?我当时并不是在真心地承诺,只是在行使一个高明的策略而已。”

  官员模样的胖子在旁边用佩服得五体投地的声调感叹说:“大人您这样的计策太了不起了。如果您去驰骋沙场,一定是位无敌的将军。您这样文武全才,真是国之栋梁啊。”

  钦差大臣微笑着点了点头,谦虚地说:“我只是个读书人,一个学者,不适合去打打杀杀。说到栋梁么,道特大人你也可以算的,我巡查了这么多地方,这里的情况是最好的之一,而修建礼拜堂说明你对神的虔诚也是可以肯定的。”

  “昨天您也看到了,他们全都向您道歉了,承认了自己的错误了。这不是说明他们仍然是善良的平民吗?”罗德哈特跪下求情。期望和现实刚好相反,这飞转直下的变化让他完全不能够接受。

  “我当然记得。作为对他们那个道歉的奖赏,我会同时处死他们,使他们免去失去亲人的痛苦。要知道,在处罚异教徒村落的时候一般可都是先处死小孩子,让那些对神明不敬的人从心灵上感受到最大的痛苦,以洗涤他们丑恶的灵魂。”

  “我听说这种方法是大人您发明的,是吗?”胖子很恭敬地问。

  钦差大臣的脸上洋溢出得意的神色来。“这是我从神学院里研读书籍的时候想到的。让那些异教徒的灵魂在活着的时候就去感受一下这痛苦的洗礼,也好使他们在地狱中尽快地赎清他们的罪恶。”

  胖子把脸上的肥肉挤成一个掐媚的笑容,赞叹:“您真是太仁慈,太睿智了。”

  罗德哈特的声音已经带点哭腔了。“可是他们并不是异教徒啊。昨天我不是已经把真实的情况给您讲明了吗?”

  钦差大臣已经有些不耐烦了。“他们现在还不是,可是以后呢?他们既然为了一些钱财和食物就来绑架一位大臣,这完全是眼中没有丝毫法纪的表现。而且我已经调查清楚了,”他以法官的威严姿态指了指旁边那个胖子说。“他们完全是污蔑这位清廉的地方官道特大人。道特大人在民众中稍微征收一点小小的赋税是为了给城里建造一座礼拜堂。这可是为神而做的功绩啊。他们不但不交出这光荣的赋税,还诬蔑这样虔诚的道特大人,说明他们心中已经完全没有神的教导和感恩之心。我这个神学专家分辨得出,这样的灵魂是最容易被魔鬼所诱惑。在他们还没有变成侍奉魔鬼的异教徒之前把他们处死那是对他们最好的方法。”

  他转头问那叫道特的胖子说:“不过道特大人你为什么坚持要在这里把他们处死呢?抓进城里用火烧死不是更能够起到威慑的效果吗?”

  胖子道特说:“那是因为十多天前有一位乐善好施的先生拜访过我。说他担心我们的墓地不够用,而且如果异教徒也和神的子民一起埋葬的话实在是不合适,就建议我们把他们埋到这里来,他给我们一具尸体一个银币。所以我才建议把这群匪徒在这里处死。这么多尸体如果要运来可是很花力气的。”

  钦差大臣面露担心的神色说:“这么奇怪的事情,你确定他不是异教徒吗?”

  地方官道特连忙摇头,脸上的肥肉跟着甩动,说:“不会的,他给的钱我都用来建造我们的礼拜堂上了。把钱花在这么有意义的事业上的人一定是有很伟大的情怀。您说是吗?”

  钦差大臣点了点头,转头看着在簌簌发抖的村民们用恩赐的口吻说:“你们听到了吧,你们的尸体还会给城里的礼拜堂增加修建费,这也是你们的光荣啊。”用一个像某种礼节的手势对骑兵们挥了挥。“好了,处死他们。”

  几十个骑兵抽出兵器像宰杀牲口一样朝中间大多还是老少妇孺的村民们杀去。哭喊惨叫和着鲜血一起从这些手无寸铁的躯体中迸发出来。

  “住手。”罗德哈特从地上跳了起来。立刻就有三个骑兵的长剑架上了他的脖子,同时他背后的骑兵用剑柄往他头上猛力一击把他打倒在地。

  钦差大臣看着,很惋惜地说:“看来你对法律的忠诚和对神的信仰还及不上对这些匪徒的感情。尽管你有些功劳,我也不得不把你一起处死,以免你玷污了骑士这个光荣的头衔。”

  虽然昨天被绑架,但是略施小计,立刻轻轻松松就把这群匪徒们一网打尽了。耳听着这些异教徒的惨叫,钦差大臣觉得刚才道特说得还是有道理,自己或许真的可以去当个将军了。突然看见一个人从远处的森林边上飞奔而来,于是他也真像一个将军一样很威武对身边的几个骑兵挥了挥手:“那里还有个敌人,谁去取他首级。”

  

第十七章 国家栋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