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五章 跑掉

    他第一次听见自己骨头的呻吟声。弯曲的四肢关节已经不能够再支撑肌肉来发出力量,只有任凭四周的树枝不断地挤压。

  身体间的每一个部位间的空隙都没有了,而周围的压力仍然还在增加。体内的血液首先无法忍受这种虐待,从鼻腔里薄弱的血管找到突破口,以逃出生天的喜庆从里面冲了出来。而眼睛好象也受了鼓舞,努力要挣脱眼眶的束缚。肺已经把最后一点点空气挤了出来,正努力把自己也挤出来。

  已经感觉得出自己身体的变形已经超越肉体的范围。这种情况已经没有任何斗志和毅力表现的余地,无论你怎么想怎么冲动,手脚仍然是在那里丝毫动弹不得。

  四周的压力还在增加,不只向中间压,还在左右上下的搓揉。身体的肌肉骨骼都已经开始感觉到撕心裂肺的痛,他脑筋里浮现出他前几天看见过的那几个士兵破碎稀烂的尸体。他知道自己马上也要成为那样了。歇斯底里的恐惧立刻像野火一样蔓延充斥进脑海的每个角落,和痛苦交融在一起在身体内左冲右突,把里面所有能够运转的能量集中起来,以一个动物最后挣扎的本能发出了一个火球。

  已经迟了。克兰长老看见那几个枯木守卫的手已经团成了一个枝桠的大球。树枝间互相挤压碾磨发出难听的吱嘎声在森林的寂静中刺耳无比。他失望地停下了脚步,即便是一头最健壮的蛮牛在这个树枝的磨盘中也只有变成破碎的骨骼和牛肉片。

  突如其来的一声轰然巨响把整个森林都震动了。枯木守卫们围成一堆的手突然爆裂开,燃烧着的枝桠四处乱飞,有两个枯木守卫的身体也一起烧着了,熊熊的火焰把林间照得通亮。

  阿萨从爆炸的中心掉了下了来,重重地摔在地上。但是他马上又踉踉跄跄地站起来,歪歪斜斜地继续朝前面跑去。

  “不可能。”克兰长老楞在原地,看着几个枯木守卫挥舞着已经没有了的手臂追打着狼狈逃跑的阿萨。这个森林被太阳井的神力所笼罩着,除了他们这围绕着太阳井生长的精灵一族以外没有任何人可以使用魔法。

  他看着前面逃跑的阿萨。刚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还是跌跌撞撞的,但跑上了几步后他身体发出一阵蓝白的恢复魔法光芒,逐渐地越跑越快甚至健步如飞起来。

  克兰长老明白了。虽然他不想承认,但是确实如此,这个人类和体内残余的太阳井力量已经融合,这不只让他可以在森林中使用魔法,而且覆盖整座森林的神力更能让他的魔法力起上成倍的效果。

  不能让他带着世界树之叶逃跑。那已经是唯一和黑暗对抗的希望,是自己这个高贵种族的神圣使命。无论用什么手段都要阻止他,即便是使用暴力也在所不惜。

  克兰长老提起了弓,从背上的箭囊里抽出一根箭。他张弓,搭箭,拉弦,燧石箭头开始发出一阵火黄色的光芒。

  弓满弦,箭头已经成为了一团耀眼的黄色光球。几乎就在他送手的同时光球就立刻化成了一道黄光延伸到了前方正奔跑着的阿萨的背心上,蕴涵其中的魔法力立刻爆发出来。

  强烈的爆炸让正在追赶他的独角兽们都侧身退让,气浪甚至把一个正在靠近中的枯木守卫震倒。那个正在逃跑的人类像片枯叶一样被炸得飘飞了出去。但是落地之后他只跪着稍微喘息了一下又跳起来生龙活虎地继续奔跑。

  看着自己的全力一击居然毫无效果,克兰长老又惊又怒地喊出了完全有失精灵高贵沉稳的话:“给我杀了他。”

  风声在耳旁呼啸,两旁的景物向后飞退。阿萨几乎有种想手舞足蹈地边叫边跑的冲动。前面又有几个枯木守卫走来。阿萨不躲不避,张开手掌前伸出继续向前冲去。

  比他身体还大的一团烈芒在掌前汇聚成形,带着灼人的热浪以仿佛要冲破这座森林的气势撕裂胆敢在前面阻挡的空气怒吼着向前面的枯木守卫冲去。

  整个森林都为之震撼和颤抖的一次爆炸,连阿萨自己都被爆炸震倒在地。几个枯木守卫只剩下燃烧着的下半shen在那里,好象几支巨大的火炬,和满天飞舞着的燃烧的木块把这一片都照得如同白昼。阿萨从地上爬起来,看着这辉煌的战绩,兴奋得叫喊了一声继续朝前跑去。

  体内金色的力量和整个森林一起共鸣着,他清晰地感觉得到身后远处那口太阳井正发出阵阵的波动弥漫在这森林的空气中。每一次使用魔法的时候这种波动的强烈共振都让魔法的效果成数十倍的增加。刚才背上挨的那一下本来让他伤得不轻,但治疗法术一用上立刻又龙精虎猛起来。

  一支长箭带着尖啸从他耳朵旁边擦过,精灵们开始放箭了。阿萨连忙把长袍拉上来把头遮住。 箭矢向雨点一样密集地朝他身上射来,只跑了十几步身上已经中了二三十箭,但箭矢丝毫不能穿透这件长袍。

  身后又传来马蹄声,阿萨转身就扔出一发火球。爆炸声中传来独角兽的嘶叫,几匹被炸得飞起,其他的全被爆炸的气浪冲得东倒西歪。

  潇洒地一挥手,一颗火球飞出把侧面的一个枯木守卫变成一蓬巨大的焰火。在自己发出的爆炸巨响和漫天的火光中穿梭着,毫不理睬后面倾泄而来的箭雨,他感觉自己几乎已经成为了整个森林的主宰。阿萨几乎是有些期待着前面出现新的枯木守卫了,那些曾经是让他心惊胆战的木头疙瘩现在好象纸糊的一样不堪一击。他感觉从来没这么过瘾。

  当然逃还是要继续逃的,他还不敢回过头去把脸暴露在精灵们的射击下,也不敢慢慢地等整个森林的枯木守卫全聚过来。他还记得几天前红袍人身边的那种阵仗。

  盘算着距离,应该离森林的边缘不远了。眼前突然出现了一片由数十个枯木守卫联成的一道墙。这些木头疙瘩虽然好象没有什么思想,却有一种彼此明了的共同意识,都往他逃跑的方向上聚集,竟然形成了一个包围圈。而在他们的身后已经看得见那片他进来时候的草地了。阿萨高兴得几乎叫了起来。

  只要再把这前面的木头疙瘩炸掉自己就可以逃出去了。他挥手又是一发火球,但这次火球却只有刚才的一半大小,只把一个枯木守卫的头炸掉而已,旁边的却仍然完好无损。

  阿萨站住,惊愕之余他才感觉到刚才还在体内汹涌的魔法力现在已经有干枯的迹象了。弥漫在空气中的太阳井的波动已经减弱许多,其实随着他的远离太阳井,这种共鸣的力量就一直在削弱,只是他一直意气风发地沉醉在自己的威势中完全没在意。

  就这样一停顿,后面的十几匹独角兽立刻追了上来,在他的左右散开。大概是怕误伤它们,精灵们也停止射箭了。

  他站在这个包围圈中左右环视着,独角兽示威一样晃动着头上尖锐的独角。这些聪明的动物并不急于向他进攻,很小心在离他十多米的距离把他围在中间。它们在等着后面的精灵盟军。而前方的枯木守卫开始朝这里逼近了。

  既不能等着那些枯木守卫过来把自己踩成肉饼,也不能在这里等着精灵们追上来。即便是他们再古板再拘泥于他们那鄙夷暴力的文化都绝不会再给自己任何逃跑机会了。阿萨突然想起听说过的各式各样对待逃跑犯人的手段,手和脚的肌腱都割断,把铁链从锁骨那里对穿过去......然后自己这一辈子就只能和一条蛆虫一样在阴暗潮湿的地牢里蠕动等死.....

  突然从不可一世的情绪颠峰掉进被围在那里进退不得,强烈的反差让他惊慌失措。而已经近在眼前的自由更让他心头好象有千百猫在又咬又抓。

  那片草地就在前面,几十米而已,平坦地反射出自由的月光。他从露亚嘴里知道,这些枯木守卫都是依靠太阳井的力量活动的,不能够走出这片森林。只要出了这个森林的范围,他逃走的希望就大增了。

  怎样才能冲过这几十米。阿萨仔细环视着周围警惕地看着他的独角兽,他明白第一次越过这些独角兽时用的把戏是不会再奏效的了,在这种情况下再受了那种足可致盲的强光等于送死,但也绝不能闭着眼睛往那只危险的独角上撞过去。而前面还有几十个现在又重新变得高大威武让他心惊胆战的枯木守卫。

  像快饿疯了的穷鬼在面包店前搜索自己的口袋一样。阿萨仔细得不能再仔细地把身体内每个角落都提了提气,但是无论他怎么努力,也就是只剩下那两三颗火球的魔法力了。既不可能把那几十个枯木守卫炸掉,恐怕连面前这些独角兽也对付不了的。

  怎么炸?炸哪里?阿萨的脑筋飞快地想象怎么去冲出这个包围,可是无论怎么样,结果不是被独角兽们晃瞎眼睛后刺个对穿就是冲过去让枯木守卫们踩成肉饼。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精灵们已经快过来了,炸哪里炸谁怎么炸.....

  突然他想到一个几乎是荒诞而且很危险的办法。

  但是现在如今眼目下,即便是再荒诞的办法也强过没有办法。成功的机会只有百分之一也好,但是不去做的话则连百分之一也没有。

  他弯下腰,屈腿,半蹲,然后对着地面发出了一颗火球,同时上猛力地跳起。

  砰的一声巨响。火球爆炸的气浪和跳跃力叠加在一起,他直接越过了独角兽的包围飞了起来。

  屁股和大腿上的肌肉全都被这一下震麻了,阿萨看着自己正向一个枯木守卫的脸飞过去。他知道自己只要一旦撞上去就完了,即便是撞不死摔不死掉下去也只有被踩死。

  他在空中盘算着角度,把手伸出对着自己的屁股把所有残存的魔法力集中发出一记火球。

  他已经没空去感觉巨响对耳朵的冲击。那只发火球的手臂从肩膀到手肘到手腕还有指头几乎每一个关节都已经脱臼,差点连整条臂膀都被甩了出去。屁股和大腿上的肌肉他怀疑已经全部报废,连疼痛都没有了。

  像一颗被抛出的球一样在空中带着火星翻滚飞旋着越过了枯木守卫们的头顶,阿萨终于如愿以偿地飞出了森林,掉进了那块自由的草地。

  落地的一下撞击他感觉几乎全身的骨架都散了,在草地上滚出老远才停了下来,满眼金星地像死人一样躺在那里,连出气的力气都没剩下多少。旁边一具那天僵尸们吃剩下的半具尸体。这里似乎一直没人来过,僵尸们的残羹剩饭发出熏人的臭味充斥着草地。

  阿萨知道自己成功了,也失败了。

  他确实逃出来了,但是已经完全没能力再跑了,能够动的只剩下一只手而已。只要精灵们走过来就可以像提一只死猪一样把他抓回去。

  他突然看见自己的刀就在前面不远出,他用全身每一处能够动的地方努力地把自己移了过去。即便知道拿到倒已经没什么用了,但是他还是想把它握在手里。他已经不奢望能够逃跑了,只是一种绝望中的表态。我不能够等着任人鱼肉。

  但是好一会儿,只听见独角兽的嘶鸣和精灵们的吵闹声,却没有丝毫的动静。阿萨勉强回过头去,看到精灵们和独角兽都站在森林的边缘来回着,却没出来抓他。几只独角兽迈出森林几步,似乎闻到了草地中的浓烈臭气,又掉头跑了回去。

  阿萨大笑起来,笑了几声又咳,边咳边笑。他从露亚那里听说过他们精灵族们数万年间没有踏出过这个森林一步,这也是他们一族的族规,但是万万想不到他们居然会古板呆滞到这样的地步。

  那些独角兽毕竟也只是野兽罢了,一旦脱离了它们感受了一辈子的太阳井笼罩的感觉立刻就会觉得陌生害怕。在森林里还那么勇猛地对付僵尸,现在又看见精灵盟军们裹足不前而心生疫疠,只是这气味就把它们吓退了。

  一个精灵的人影想冲出来,似乎是露亚,但是旁边的克兰长老却一把抓住了她,还训斥了她几句。

  阿萨尽力地静下心来,慢慢地恢复聚集了一点魔法力,勉强给自己的双腿用了一个治疗术。脱离了太阳井的影响,他的法术效果又差不多回到了原来那可怜的水平。但是幸好双腿的伤势并不太重,用了法术后又勉强能动了。

  精灵们眼睁睁地看着阿萨一边大笑着一边连滚带爬地朝对面的森林移去。他们开始激烈地讨论是不是要违反这数万年都一直冰清玉洁的族规。等到好一会终于有了结果,由露亚带领着几个精灵追赶出去到对面的森林中的时候,阿萨早就没影了。

  

第二十五章 跑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