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想不到

    这里是魔法学院的大教堂。阿萨从没有进来过,他很少靠近这里,这座雄伟的建筑物散发出一本正经的庄严肃穆气派让他不大自在。

  现在置身在这高大的建筑物里面才完全体会到宗教的特别魄力。即使他从来不相信任何神灵,但也感到四周环境中那令人肃然起敬的庄严。

  数十米高屋顶和硕大的室内给人广阔深远缥缈而又隆重的感觉,阳光从四周和顶上的彩绘玻璃上透射进来变成迷蒙的光影在空间中流荡,墙壁上气势恢弘的壁画把神的威严和暧mei展现无遗。管风琴的鸣奏弥漫在空气中,无法分辨这沙哑沉重的音调来自何方,好象这是周围凝重环境自来就有的一种声音的属性,是从这令人慑服的气氛中自然产生的幻觉。

  阿萨很怀疑前面带路的两个牧师曾经受过这方面的特别训练,在这种肃穆的环境中大步行走却没有声音,仿佛早习惯融入这周围的气势中,只剩自己的脚步声渺小孤零零回荡在这空旷的室内,仿佛在衬托周围的威严一样。阿萨有自己已经被这凝重环境中的威严所震撼的感觉,好象自己只是个微不足道的存在。

  两个牧师带着他穿过了礼拜大厅,走入了一条很长的走廊。走到走廊尽头,牧师把门打开,向里面恭恭敬敬地说:“主教大人,人已经带到了。”

  这是间不大的屋子,一张小桌,两张椅子,周围的全是书架。和外面教堂中的隆重威严比起来整洁简易得好象有点与世隔绝的味道,只有在墙壁高处才开得有几扇窗户透进光亮。罗尼斯主教大人正在书架旁边,他把书中的书放回书架对两个牧师点头说:“好。你们退下吧。把门关上,记住不要让其他人进来。”

  “是。”两个牧师退出,把门关上。外面的所有声音和气氛都突然断绝。

  阿萨楞在门口有些紧张,他知道面前的是全帝国的人都顶礼膜拜的人。

  “不要紧张,坐吧。”罗尼斯主教很和善地对他笑了笑,指了一下椅子。他一身的纯白丝质长袍和清瘦的面容看起来只是个不问世事的隐士,和着这周围简朴很相衬,不让人感觉到丝毫的压力。阿萨心安了一点,真的就坐下了。他不知道,如果按照礼仪来说当主教大人站着和人说话的时候只有皇帝陛下才有资格坐着。

  “这是我让人专门建造的房间,”罗尼斯主教指了一下四周的墙壁。“完全和外面隔音,外面的人也看不见。所以在只有两个人的时候就可以放心地把那些俗礼都免了。我还是最喜欢不用顾忌什么礼仪规矩地说话。规矩一旦太多,人往往就会只注意规矩而忘记真正要做的事情。”他的表情很随和,连同语气在内既没有高高在上的倨傲也不带一点施舍做作。这种让人随意自如的风度和他显赫至极的身份地位相混合反而更让人生出源自内心的慑服。

  “听说你拿到了一片世界树之叶?”罗尼斯主教拿起小桌上的壶倒上了一杯茶,用很随意的语气问,像只是在问人是不是买了一把青菜。 “然后你又拿去救了一个人?”山德鲁的口风看来相当的快。

  阿萨点点头说:“是。”,心中七上八下,虽然他肯定主教大人不会像山德鲁一样讥刺嘲骂他,但是也很不情愿这样一个可敬的老人责怪自己。幸好罗尼斯主教只是苦笑着摇了摇头,仿佛又带点嘉许地看着他说:“我看得出,你是一个很善良的人。”罗尼斯主教把手中的杯子递给阿萨。“尝尝这茶怎么样,我泡的。”

  阿萨接过喝了一口,摇头说:“不知道,我不会喝这种茶,只是觉得很苦。”

  罗尼斯主教呵呵一笑说:“听说在某些国度里面泡茶可是项艺术。能够在这方面也弄到博大精深,想必是个很悠闲的国家。”他在阿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说。“好了,说说你怎么拿到那片世界树之叶的吧。说得具体一点,我相信这一定会是一个精彩的故事。”他带着笑意和期待看着,好象真的只是在等着听一个好故事。

  罗尼斯主教那双像很久没睡好觉的眼睛乍一看似乎很朦胧,但是一旦与之双目交汇,就会发现在那双眼睛深远处闪着两盏烛火,不大的光亮却有着灼人的神采。被这样一双眼睛注视着,感觉就很难用敷衍的态度去对付。

  阿萨从遇见红袍人开始,把所遭遇到的事情复述了一遍。当然他把自己如何劫持那个钦差大臣和地方官的要点改动省略了。至于精灵长老克兰对他说的那番话却因为他根本不在乎,而且对精灵们的古板呆滞也不屑一顾,认为那根本就是他们自己一相情愿的胡说八道而已,所以就连自己也忘得差不多了。只是简略地说精灵们因为他们奇怪古老的什么传说和规矩所以不许他出森林而已。

  而罗尼斯主教也没对这个在意,他好象对关于红袍人的事情很感兴趣,还不时地询问每一个细节。他表情微带着笑意,偶尔笑意更深地点点头,偶尔带着点苦笑的味道深深地呼吸一下。那张瘦削得有些过分的脸上表情很生动,但不知是他身份给人造成的错觉还是他原本就有那样的气质,无论是平和还是笑容都不会给人以想去亲近的感觉,仿佛有种不可分辨的威严在其中。

  听完了阿萨的讲述,他收回了目光,自己看着对面的书架出神,好象要把刚才所听到的在自己脑中重新整理归纳一遍。阿萨不敢打断,只是在旁看着他。

  终于罗尼斯主教收回了眼光,问阿萨:“你听说过死灵公会吗?”

  阿萨点点头。几乎没有人没听说过这个名字。那是处于大陆最南方的一个叫笛雅的山谷中由信奉死亡的黑魔法师们组成协会,传说他们食人肉,饮鲜血,操纵僵尸和鬼魂,几乎是恐怖的代名词。

  “你刚才所说的那个在低语之森遇见的魔法师就是死灵公会的人。”

  阿萨点点头,他一早也大概猜到了。

  “山德鲁也是死灵公会的人,至少很早以前是。”

  “啊?”阿萨很吃惊他实在很难把那个和自己一起生活了这么久每天还会上街去闲逛的老头和传说吃人肉喝人血的恐怖怪物联系在一起。实在是没想到,也完全想不到。

  “长久以来因为他们之间缺乏一个真正意义上的首领,所以逐渐成为一个比较松散的魔法师组织,也有完全和他们脱离了关系的,比如山德鲁就是那样。但是其中一直有一小拨极端的人立志让黑暗和死亡覆盖着世界。这些年来他们一直都在暗中活动,在帝国内部不断地蛊惑人心,建立异教组织,分化和动摇人民的信仰。这种破坏才是最危险的。信仰一旦崩溃,整个国家也都会跟着一起失控。历史上因为信仰的疯狂而导致的战乱和惨剧多不胜数。”

  “你知道你借给姆拉克公爵女儿的那本书是什么东西吗?”罗尼斯主教突然就把话题拉到了阿萨担心的问题上。

  “不知道。”阿萨发现自己有些心虚,像一个做了错事等待大人来审判的小孩。不知不觉间他已经完全被罗尼斯主教的深入人心的平淡威严完全折服了。

  “那是死灵公会创始人阿基巴德留下的笔记。上面用古文字记载了他所知的各种魔法方面的事。更为关键的是上面也记载了一篇据说是他为了死灵公会的首领而创造的黑暗冥想术。”

  阿萨吞了口唾沫,额头上冒出了冷汗。罗尼斯主教没注意。

  “所幸的是数百年间都没有一个人能够真正练成这种冥想。敢于去练习的人大多都练到一半的时候就会被心中黑暗的魔法力反噬而死。在二十年前山德鲁把这本书偷了出来。我原本对山德鲁建议把它销毁,但山德鲁却很固执地说那是一本很伟大的著作,我也不好勉强他,所以就留了下来。山德鲁对我说他收藏在一个很隐秘很安全的地方,所以我也不担心,只是没想到被你找到了,而你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又把它借了出去......我很担心那个你口中所说的黑暗魔法师去拿取世界树之叶的事情,如果他是想用其中的生命力来中和冥想中黑暗魔法的反噬,而这东西又重新落在了他们的手上,那结果可能就是真的会造就出一个死灵之王,那时候不只是帝国,连整个世界都会有被黑暗吞噬的危险。”

  这次阿萨没有默念关我屁事。这个东西牵扯到自身,而且也关系到主教大人和山德鲁。他很敬重主教大人,也不想挨山德鲁的臭骂,更何况这事情确实是他自己引起的。

  “但是我也不敢大张旗鼓地去找这本书,我怀疑王都内已经有不少死灵公会的耳目,甚至也许还有不少身居高位的人也已经加入了他们的行列。如果一旦他们知道这本书的去向,很有可能会比我们捷足先登。所以现在....我只有拜托你帮这个忙了。请你去把那本书拿回来....或者...你干脆就把它销毁吧。”

  “我知道你是个很能干的年轻人。”罗尼斯主教拍了拍他的肩膀。“所以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的,拜托了。”

  “是。我一定拿回来。”阿萨站起来用很坚决语气答应。他讨厌任何人命令自己,但是却对恳求难以抗拒,何况这是主教大人的请求。

  罗尼斯看着阿萨微笑着点了点头,突然他怔了一下,好象在阿萨的脸上发现了什么奇怪的事物。这个惊奇只是个转瞬即逝的波动,他立刻又恢复了那种平淡自若的神情和语气问:“年轻人,你是哪里出生的人?”

  “卡伦多盆地,就是那个帝国西南的矿区。”阿萨并没怎么注意到主教大人细微的神情波动。

  “哦。”罗尼斯主教微笑着点了点头,依然是那么神态自如。

  姆拉克公爵看着这令人难以置信的场景,深呼吸了一口气,放下了手里的铁筒。

  这是条一头粗一头细的长长的圆柱形铁筒,两端各镶有一块玻璃。这是个非常奇妙的东西,大概是某个矮人工匠的发明。和他们所有的发明一样,其中并没有负着任何的魔法,但是当把眼睛往小的那端里面看的时候却可以把很远地方的情形看得一清二楚。

  他现在正站在魔法学院远处的一幢高大建筑物顶部阁楼的窗户旁边。这里正好可以用这个奇怪的东西很清楚地从窗户中看见主教大人书房里面的情形。

  公爵现在对王都里面所有有权有势的人的喜好,性格,习惯都很清楚,只有主教大人他却一无所知。

  主教大人似乎没什么爱好,性格也不突出,也没什么特别的生活习惯。于是根本不知道他喜欢什么,厌恶什么,甚至不知道他在干什么,也就根本没办法去投其所好,更没办法去对付。而主教大人即使从没什么政治立场,也不明显地偏向谁,但却一直是这整个王都权力圈中很举足轻重的一个环节。

  听说主教大人有一个特殊的私人房间,于是公爵足足花了可以买下一个小镇的钱去从一个矮人宝物贩子手里买到了这个奇妙的铁筒。然后花了几天的时间在城里面寻找一个可以发挥它作用的地方。

  现在公爵宁愿花上一半的家产去买上一个可以听到远处说话的道具。

  可惜并没有这样的东西。既然没有,那就只有想象了。

  到底是什么样的身份才足以见了主教大人不下跪?居然还和主教大人平起平坐?是什么样的关系能让主教大人给他倒茶?那样亲密地拍他的肩?

  实在是想不到。公爵吸了一口凉气。

  

第二章 想不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