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老盗贼

    又过了十几天。

  关于那个蛮荒高地深处的兽人城邦的传言已经越来越广了,而且也传得越来越神。有人说看见了打扮得比王都的护卫军还威武的兽人,而且还和他说话聊天。也有从西边回来的商人说西方的国家早就有人到那个兽人城邦去做交易了。

  无论传言如何,现实中的情况却正在渐渐好转,大耳怪们的抢劫事件已经绝迹了。一是因为布拉卡达的剿灭了一个大耳怪营地的事情起了很大的威慑作用,另一个因为听说南方的军队即刻就要开发过来。

  这对城里的盗贼们不是一个好消息。这段时间里面他们趁大耳怪四处抢劫造成的混乱得了不少的油水。但是眼看这种好日子就要一去不复返,有些人已经开始离开这里了。

  但是仍然还有一伙盗贼始终留在这里,他们正留在这里准备发大财。这是一群都由身负命案的通缉犯和无处可走的亡命之徒组成的团伙,是匪徒里的精英,恶人中的恶人。

  现在这伙人正在城里最大的一个旅馆的房间里召开一个会议。会议的内容是关于去那个兽人的城邦中去收买赃物,还有就是接纳一个新加入的同伙。

  在这种非常时期居然还有新人加入这无疑是很不合时宜的,很多成员就表示反对。前几天两个成员被城里的卫队抓进了监狱,但是不几天却又自己回来了,还带来一个年轻人。原来这个年轻人是和他们同一个囚室的囚犯,凭借着高超的身手打翻了狱卒越狱,顺手把所有的犯人都放了出来。然后他告诉这两个成员他想去那个传说中的兽人城邦去盗卖赃物,问他们是不是想和自己合伙。两个人看他居然是同道中人,又很仰慕他高超的身手,于是就介绍了他进入这个盗贼团伙。

  主持会议的其中年纪最大的一个名叫佛多楞的老盗贼,他也是这个盗贼团伙的头目。这是个五十多将近六十岁的老头,脸上的每一条皱纹非但没有衰老的味道反而更有种老奸巨滑的勃勃生机,散落四处的老人斑正是经历和经验的见证。

  无论什么职业要做到最好都必须是要有头脑的。当老盗贼知道了那个兽人城邦的事情后再看见大耳怪们开始大肆抢劫,立刻就做好了打算要从这些赃物的盗卖中狠捞一把。于是他和大耳怪们联系上,然后再纠集起一帮同样是提着脑袋吃饭的人一起去做这件大买卖。

  阿萨夹杂在盗贼群中,虽然还是有很多人对他不满,但是他刚刚已经成为了这个团伙的一员了。事情比预想的要顺利得多,只要再过个几天他就可以到达那个兽人的城邦了,不只是拿回那本书,还可以亲眼见到那个城邦的具体情况。

  “现在征求一下大家的意见。”老盗贼说完了自己的计划向四周的同伙们张望。抛开他的职业不说,这是个很懂得处世之道的老头,即使他确实是知道最多计划最周全的人也不忘形式上去征求大家的意见。

  “没意见。”“就照你说的办。”“带过去的钱确实能用吧。”虽然还是有少数几个有点疑虑,但是大都同意老盗贼的计划。

  老盗贼最后拍板:“那就这样决定了,三天之后的清晨出发。大家要记住,如果这消息落在那些当官的人耳里,那可是叛国罪,一定会有军队来追捕我们的。所以我再次提醒大家,绝对不能够泄露任何的消息。”他环顾了一下周围的人,特别看了看阿萨。他并不是很信任这个新人,如果不是那两个成员直接就把他带了过来他是绝不允许这个人加入的。这是个很危险的计划,他不想出任何差错,前几天他才杀了一个只是和城里护卫队长官有些私交的同伙。

  托,托,托,三下很有节奏的敲门声响起。屋里所有人都猛地站了起来摸出了武器,房间里一下安静下去了,只剩杀气腾腾的呼吸声。

  又是三下很有节奏不轻不重地敲门声,好象是在征求主人的同意。这绝不是旅馆中的伙计有的礼节,阿萨突然生起一种奇怪的感觉,这样很有礼的敲门声他好象在哪里听到过。

  “谁呀。”老盗贼的声音拖得很长,苍老无力似死非死,仿佛正躺在床上等着断气,同时敏捷地一摸就从腰间把匕首抽了出来。这是把细长而薄的匕首,在老盗贼的手里很熟练地翻了一转后反握住,想来割开人的喉咙的时候会和割猪油一样的润滑快捷。

  “找人的。开门啊。”是个脆得像颗梨的女声。老盗贼转过身看了阿萨一眼。这是阿萨在旅馆中定的房间。

  这声音似乎也在哪里听到过,不过却想不起来了。阿萨摇了摇头。

  老盗贼对门边的那个盗贼做了个拉进来然后关门的手势。

  盗贼猛地一开门,伸手就抓了出去。但是接下来不是他把别人拉了进来,而是被人拉了出去,不只是拉了出去,好象还直接被顺势扔下了楼,传来一声掉摔在地上的惨叫。

  几乎所有的人都朝门口扑了过去。但一把细长的剑从门口探了进来,几下虚刺立刻就把最前面的人逼停。

  “干什么,我是来找人的。”来者重复一下意图,居然自己走了进来。只是一个人而已。

  这是个比较瘦小的人,手里握着一把也是很瘦小的剑,又细又长。但是没有人敢小看这个危险的武器,上面奇怪的刃口说明它在肉体上造成的伤口是没办法缝合的。

  阿萨就看过一把这样的剑,他立刻看向持剑人的脸,不禁惊问:“怎么是你?你来这里做什么?”

  “当然是找你的啊。”来人的眼睛眯成一条细微朦胧的缝隙,把笑意展现来。这个笑容曾经让他在蜥蜴沼泽里几乎把命丢了,而现在这个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

  世界树之叶的效果看来是出奇地好,她已经和一个多月前在床上躺着时候的样子判若两人了。又恢复了她在蜥蜴沼泽里的那精神勃勃的样子,连那身打扮都和当时的没什么区别,一身冒险者的装束,披着一块毯子,背着一个大背包。

  “哦,原来是阿萨朋友的朋友,小姐请进。”老盗贼扭头看了阿萨一眼,让开了一条路做了个请进的手势,居然还是很贵族化的动作。但是当小懿走到阿萨身边后他好象不经意地一转身,自己就站到了门的旁边,手背到了自己身后,那把刀看不见了,但是必定还握在他手上。

  阿萨觉得头都大了,看了小懿一眼,她居然还笑了一下说:“这房间里的空气好闷,你们这么多人怎么不开窗户啊。”

  “会开的,要不如果一有血腥味还不熏死人啊。”守住门口的老盗贼嘿嘿一笑,他脸上的老人斑也跟着抖了一抖。盗贼们自觉地变了一下坐的位置,把阿萨围在了他们中间,不少人手里的武器还没放下。而那两个推荐阿萨进来的成员也不作声了。

  “小伙子啊,我是对你没什么意见,我是绝对信得过你的。”老盗贼的声音很诚恳。“但现在大家都是走在剃刀边上的,你总得给大家交代一下啊。你是什么样的人,怎么会有这样一位很有修养的贵族小姐朋友呢。”

  房间里面昏暗的灯光把所有的面孔都照得昏沉沉的,上面的敌意和戒备蠢蠢欲动。这些人的眼睛都不是吃素的,一眼就看得出小懿举手投足间的神态气质绝不会是同路人,出身贵族养成的气质完全显而易见。而这样一个贵族的女子怎么会来找一个外地来的盗贼?其中的原委他们必须深究,只要有一丝不协调的危险气息都会触动他们那正有些过敏的警备心。

  当然阿萨有自信全身而退,但是这样一来那这一个月的心血就白费了,那本书又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拿得回来。时间一长,如果让其他人去接手走了那批赃物就麻烦了。

  “你说你是在外面杀了人才跑到这里来的,我们一直也都没有追问。现在就请你讲述一下你的事迹吧,你是哪里的人,在哪里做了什么事。这里的朋友都是来自各处的,应该多少知道点你所说的真假。”老盗贼想要阿萨自己露出马脚,他现在肯定阿萨是混进来的奸细,大概是个贵族的下属之类的。

  阿萨摇头说:“我怕你们提我的头去领赏。”

  “不用担心,大不了只是杀了几个人而已。我们这里的每个人都是杀过人的。”老盗贼咧嘴一笑,露出尖尖的犬齿。

  阿萨淡淡说:“两个多月前,我在艾里杀了钦差大臣和那里的地方官。”

  说谎的诀窍就是说九成的真话,而且谎话的成分还要语不惊人死不休,气势上把人压倒了,别人也就自然更容易相信你了。这是波鲁干大人在他准备潜入这个团伙的时候告诉他的。

  所有的盗贼一阵骚动,这件事情早就全国震惊了。王都派遣的调查部队把艾里城几乎都翻了一遍,只听说在通缉一个年轻人而已。这是王都近年来少有的大案,犯人的悬赏已经突破百枚金币了,这个天价的通缉犯无疑早就成了盗贼们口中的传奇。他们实在想不到面前的居然就是这样一个大人物。

  “真的吗?可是听说当时还有十多个骑兵一起失踪了,不会都是你做的吧?”老盗贼明显不相信,眼睛突然眨了眨。

  背后有两个盗贼突然伸手去挽阿萨和小懿的脖子,另一只手分别也已经抽出了匕首。

  阿萨头也没回一肘就正撞中背后那盗贼的心窝,盗贼哼也没哼一声就软倒。原本另一只手要去对付另一个盗贼的,却看见小懿捏住了盗贼的手腕很纯熟的一下反扭就把他扭到在了地上。这是阿萨第一次看见她出手,居然是很利落干净的动作,相当的有水准。

  所有的盗贼都凶相毕露,气氛已经到了临界,一触就要发得不可收拾。

  阿萨从怀中掏出一个东西扔给老盗贼。这是罗德哈特还给他的。

  老盗贼接过来对着灯光仔细看了看,这是一颗用整个玛瑙雕刻成的印章,上面清楚地刻着官衔和皇帝御赐的花纹。

  这确实是一枚皇帝赐给钦差大臣的印章,上面皇家御用的做工绝不是普通的工匠可以模仿得来的,老盗贼对自己的眼光很有自信。也绝没有人愿意用一颗玛瑙来伪造这种东西。

  而且他也听说过,那个被通缉的年轻人确实就是因为拿着钦差大臣的印章回去骗了一笔钱才成为这个惊天大案的唯一线索。

  “这个是......”老盗贼咳嗽了一声,脸上的皱纹全部别扭着弯曲了一下。看他的脸色,其他的盗贼已经明白了几分,戒备的目光全部变成了敬畏和惊奇。

  “不是十多个骑兵,是五十多个骑兵,我全都宰掉了。”阿萨还是淡淡地说着,配合着他那惊天大盗的身份自然有种不凡的气势。“如果可以,我们两个联手也可以在这里表演一下。只是我觉得没必要,我只是来找伙同伴一起发点财的。”阿萨的眼光扫过屋里所有的盗贼。和这些提着脑袋吃饭的人打交道也有方便的地方,就像同类动物依靠气味分辨强弱一样,只要杀气一出来,那种大家都有的在刀光血影中磨砺出的眼神一交汇,立刻就知道对方的斤两。他从小在荒野中练习生存的培养出的野兽般的气息再经过无数次走过鬼门关的磨练后足可让这种普通的罪犯胆寒。

  小懿居然也配合气氛抽出剑来挥舞了几下。她虽然没什么气势,架势却还有的。

  老盗贼点点头,他也看得出面前这个年轻人的斤两,把印章还给阿萨,看着小懿问:“那她是......”

  “这位是一位公爵的女儿,我的情人。”阿萨给大家介绍。“就请恕我不能够把她父亲的名号说出来了,她是背着整个家族出来和我私奔的。”

  所有的盗贼又是一阵骚动,不过这么匪夷所思的事情加在这样一个厉害人物的头上也只能算是能者多能而已,不足再引起什么疑心了。

  挨到黄昏,终于把那伙盗贼对付过去了,房间里面就只剩下阿萨和小懿两人。确认没有人偷听后,阿萨才松了一口气,看着小懿问:“你知不知道你差点把我害惨了?”

  “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你如果去演戏或者骗女孩子一定会很有前途的。大情人。”小懿看着他似笑非地说。

  阿萨有点脸红,咳嗽一下说:“没办法,只有那样说他们才容易相信。是这里的地方官教我的。对了,你的身体已经好了么?”

  “真要谢谢你给我找了那么好的药,你又救了我一次。”她走到阿萨面前,很仔细地看着阿萨的脸说:“真的很谢谢你。”这是阿萨第一次在正常的环境正常的心态下来看她。这么近的距离,那双朦胧的眼睛好象散发出一种特殊的味道,让阿萨生出一阵奇怪的感觉。

  “艾里的钦差大臣的那件事情真的是你做的?”小懿刚才也看到了那个印章。

  “不是,我骗骗他们而已。”

  “那你那个印章是怎么来的?”

  “恩....我拣的。”阿萨连忙把话题转开问:“你到这里来做什么呢?”

  “本来是来救我妹妹的,但是在路上遇见我妹妹和你那个朋友了,听说你还留在这个地方。来这里的市政厅找你,地方官说你正在和一伙盗贼混在一起,告诉我你是住这个旅馆,所以我就来了,却没想到遇见这样的场面。其实我本来想找你和我一起去蜥蜴沼泽找回我的背包的。”

  阿萨皱眉,他想不通波鲁干大人为什么会把这些事情口无遮拦地告诉她。“背包?半年前掉在那里的,日晒雨淋的早就烂了吧。而且具体位置谁还记得清楚?”

  “是吗?恩....那就陪你一起去那个兽人的城邦里去玩玩好了。反正你都已经给那些盗贼介绍过了,情人找到了,没理由转眼又走了吧。”小懿居然很大方地一笑。

  有个人做伴也许还是不错,而且她身手也好,还有.....总之感觉不错。“那么你在哪儿住呢?”阿萨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问起这个问题。

  “就在这里啊,你都那样说了,不住这里怎么办。”

  “哦......”阿萨连忙说:“那我先去洗个澡。”迟疑了一下,问:“你也去洗吗?”

  小懿看着他,那双原本很迷人的细长眼睛原来睁大了还是一样的迷人。她抽出剑,在阿萨面前很快地舞了几个剑花,然后用剑尖在他脸前面指指点点,每点一下就说一个字:“请你不要想多了,你睡地上。”

  

第十章 老盗贼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