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梦者在线阅读

托梦者

言拂晓

玄幻言情·西方奇幻·29.28万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12-03-09 19:19

言芷然,一个性格开朗、内心坚强的女作家帕斯?普利斯,一个俊美、高傲的地狱灵者他们的人生原本是两条平行线,永远没有交集然而言芷然却意外被选中,成为了地狱托梦者,与帕斯组成了托梦小队她拼命想要成为一个合格的托梦者,他无视冷漠她,只将她当成一个任务就是这样火与冰的两个人,却擦出了爱情的火花……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章 序幕

  言芷然重重的翻了个身,显然周围地低叙声影响到了她的睡眠。但她并不打算睁开眼睛,她实在太累了,为了赶稿她已经三天三夜没合眼了。而且她宁愿相信这些声音是来自她的梦中,如果真的有人在她床边交谈,那么睡在地上的小酷不会无动于衷的。伴随着这样的想法,言芷然又重新进入梦乡。就在那些低叙声消失的同时小酷像是触电般抬起头,窗帘被怪风带动着一个劲地向窗外飞,瞬间又停了下来。小酷歪了歪脑袋,看到还在床上熟睡的主人,便安心地再次睡下。

  等言芷然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傍晚了,窗外那被夕阳抹红的云彩已经渐渐淡开。言芷然晕乎乎地穿上拖鞋,径直朝浴室走去。她没有发现原本应该关着的窗户被完全地打开,也没看到她的桌上多了个信封,看来她确实是睡的太多了。

  吃过晚饭后,言芷然带着小酷到附近的公园散步。这是她和小酷多年的习惯,除非遇到不可抗拒的自然因素,否则这个时间点她和小酷的身影一定会出现在公园里。言芷然解开了挂在小酷脖子上的链子,小酷便慢悠悠地向一片草地走去准备去解决它的个人问题。言芷然则在长椅上坐下,显然她现在已经有七八分清醒了,但余下的那几分似乎作用还是很大。她张开双臂将自己的重心完全的放在椅子上,闭上了眼睛。这几天言芷然显得很烦燥,快要进行到结尾的小说突然完全失去灵感,结局想了不下百个却没有一个会合她的心。这使她觉得自己像是江郎才尽般,很是失落。

  “果然不行吗,没有经历过就写不出那种刻骨铭心的感觉。”言芷然像是对着轻拂她脸颊的微风诉说着,“呵,真是可笑,要说刻骨铭心我可是经历过两次啊。是的,无论如何我都不想要再次经历那种感觉的。还好,还有小酷在我的身边。小说毕竟是小说嘛,我一定可以写出这种感觉的。嗯,加油,言芷然!还有18个小时,做最后的冲刺吧。”边说着言芷然不禁将双手握拳在胸前重重地点了三下,就像是为自己注入能量一般。

  当言芷然打开电脑时,她终于看到了桌上多出的信封。“奇怪,我是什么时候收到这东西的?”她边说着边打开了信封,发现里面是一张乡村度假村的宣传单,还附有一张地图和车票。“切,是广告啊,现在我可没时间去管这个,”说着她随手将这不适时的东西全部扔进了垃圾筒里。随后便传来断断续续敲打键盘的声音。

  ‘是的,我是真心的喜欢你的,但是,对不起,我爱他。’“呯”子弹穿过他的心脏,一切都结束了。剩下的所有罪孽都留给她一个人吧…

  “哇,”言芷然坐在椅子上伸了个大大的懒腰,“终于写完了,虽然这并不是最完美的结局,但以我现有的状况来说也算是不错了。嗯?三点了,要快点了,只剩一个小时了!”言芷然自言自语地走进浴室,准备整理一下自己。

  作家为什么都喜欢临时赶稿呢,这个问题直到言芷然自己成为一名作家还是想不明白。但对于小酷来说,就以它主人来说这个问题再简单不过了。在时间充裕的时候常挂在言芷然嘴边的就是“没事,还有时间,还是先看会儿电视吧、还是先玩会儿游戏、小酷我们去走走吧,等等…”直到她意识到时间已经很紧迫了,她才会认真起来。

  就在言芷然走进浴室时,在一楼的小酷听到主人喜悦的声音后,早已坐在玄关处等待了。由于小酷常常做出一些非动物所及的行为,所以就算现在言芷然已经完全长大成人,但她仍然相信她妈妈说的“小酷是爸爸从天堂派遣下来保护你的守护神。”而且小酷也确实有很好完成它这个守护神的任务,不管是在言芷然的父亲死后守护着她母亲与她,还是在她母亲死后继续守护着她。要是没有小酷现在的言芷然根本无法成为一个独立的大人,更不可能像普通的女孩一样身心健康的长大。

  “出发吧,小酷。我们只有四十分钟了。言芷然带着小酷以光速冲出了家门。来到了“英伦日报”七楼的出版社。

  “言芷然,怎么每次都是到最后一分钟来交稿呢,我们还校对、排版,这样又不能准时下班啦。你下次就不能快一个小时吗?算我拜托你了。”办公室里莫利斯坦主编焦急地说道。莫利斯坦是言芷然父亲生前的好友,是“英伦日报”出版部主编,性格如同一个老小孩一般。言芷然的第一部作品就是在他的推介下才得以出版的,也是通过他的引见言芷然才会成为全城最大报社的签约作家。对于言芷然来说莫利斯坦就如同她的恩师,但更像是亲人。所以她才坚持每次送稿都要亲自来报社,这样她就可以每个月见莫利斯坦一面,确认她在乎的亲人还是健健康康的生活着。不过每次见面他们都要拌下嘴,这时他们看起来更像是朋友。言芷然和莫利斯坦显然十分享受这种特殊的亲情和友情。

  “要是真希望我能提前交稿的话,那就给我加钱嘛,那样我就会更卖命啊,主编。”

  “加钱,那是不可能的。”

  “所以,提前交稿也是不可能的。不过要记得钱要准时打入我的卡喔!再见啦,主编,下个月的新书计划会再见咯!”言芷然开心的挥动着双手。

  “言芷然,你……”莫利斯坦追出办公室,声音听起来似乎是怒气冲冲,但脸上却挂着笑。

  言芷然开心地走出报社,解开了绑在侧门柱子上小酷的狗链,小酷摇着尾巴跟着她。

  “从今天开始到下个月的今天都没事可做了,”言芷然侧低着头对小酷说道:“我们必须要好好规划一下,不能白白浪费了这个月。”说完她抬起头嘴里念念有词,应该是在认真的规划吧?小酷听完主人的话似乎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继续走它的路。是啊,每次言芷然完成一部作品时都会相应得到一至三个月的假期。每次她都对小酷说要好好规划,结果每次都是在家窝到假期结束,这句话对于小酷来说一点新意都没有。

  一路上言芷然嘴巴都没停过,这倒是让小酷感到了一丝希望。虽然对于它来说怎样都无所谓,只要在主人身边就行了。但是言芷然才20岁,却过着隐居老人的生活。认识的人只有莫利斯坦,好朋友只有小酷。没有邀请、没有约会,小酷常常看着电脑前主人的背影而忧心忡忡。它已经12岁了,也许对于人来说这个年纪只是生命的一个开始,但对于狗来说已经是接近生命的终结。每当想到这个问题,它都无法直视它的主人,它无法相像要她再次面对死亡时的样子。

  “啊,这里有封信,”正当小酷陷入沉思时,言芷然拿起放在客厅茶几上的信封“这个是度假村的宣传单,好像在哪见过?在哪见过呢?算了,想不起来。”正当她将信封放回茶几时突然露出喜悦的神色,“对了,小酷,我们去度假村如何!”言芷然说着蹲到地上双手托着小酷头问道。小酷开心的叫唤了几声表示同意。于是言芷然便蹲在地上研究起来,而小酷则高兴地绕着沙发跑来跑去。

  言芷然将信封里的东西全部拿了出来,一张宣传单、一张地图、两张车票。真是个会替人着想的度假村啊,还准备了地图和车票呢,言芷然看着车票开心地想。但是仔细看这宣传单还真是简单呢:在顶部的正中写着‘度假村宣传单’,在它们下面是一张某个古堡遗迹的图片,而图片的下方则写着两行字:在那里一早就决定你将要到达的地方,而最终你都将回归那里。

  “这个度假村的老板还真是奇怪啊,不过应该会很好玩吧,对吧,小酷。”言芷然显然完全没弄明白这个宣传单的内容,但是却意外对这个度假村产生了深厚的兴趣。“那么我们明天好好准备一下,后天就出发吧!啊,都这个时间啦,散步、散步!我们走吧!”

  “恩,看下,牙刷、牙膏、毛巾、换洗的衣服…哦,还有拖鞋,都带齐了!”言芷然将拖鞋塞进旅行袋里,因为超负荷旅行袋的拉链怎么也拉不上,她只好不舍的将一本厚厚的书拿出来,这样旅行袋才勉强拉上。收拾好袋子她又走向沙发,检查了一下包包里的东西,满意地笑了笑。墙上的钟表不偏不倚的刚好走到8点,言芷然站在玄关处最后照了照镜子,T恤牛仔裤旅游鞋加一个挎包。嗯,很好,她心想。

  “要去哪啊?”出租车司机探出脑袋问道。

  “这,地图上用红色笔画了个圈的地方。”言芷然指着地图说道。因为宣传单上没有写明度假村的具体地址,但是车票上写的出发地点与地图上所圈起来的地方名字一样,所以言芷然想到那里等车绝对万无一失。

  “踟蹰之地?没听说过,你叫别的车吧。”司机话音刚落就驾车离开了。

  “呃,这司机还真是有个性呢,对吧,小酷。”言芷然笑着对蹲在一旁的小酷说道,同时伸手去拦另一辆车。结果花了一个多小时拦了十多辆车可是司机的回答都是,不知道,还是叫别的车吧。正当她们陷入绝望的时候,一辆黄色的出租车在她们身边停了下来,“小姑娘,要去哪啊?”

  “哦,哦,这儿,这儿。一个叫踟蹰之地的地方。”言芷然满脸希望地望着司机。

  “嗯,还真是个奇怪的名字呢,从来都没听过呢。”本以为又要被拒绝言芷然失落地垂下了双手,“不过你不是有地图吗,把地图给我吧,我照着地图走,不过不知道能不能找到呢。”

  言芷然觉得这是她一生听过最美妙的声音了,“真的吗,太谢谢你了!”

  “不过就算找不到目的地,你钱还是要照付的哦。”司机笑着说。

  “当然了!”言芷然开心地抱着小酷跳上了车。

  司机稍微研究了一下地图说道:“凤凰路我倒是知道,你看,就是你说的踟蹰之地的附近。我们先去那吧,到那后再找找,按地图上画的应该离得不远。没问题吧?”

  经过十多次的拒绝言芷然简直将这位司机当成了救命恩人,要是政府允许她颁发好人奖的话,她一定会毫不犹豫的颁给这位司机的。“嗯,可以。司机先生,一路上我拦了许多出租车他们都以不知道这个地方为由不载我,你还真是好人呢!”司机听了言芷然的夸奖不好意地笑了笑,并且不自然地用手推了下架在鼻梁上的眼镜。

  “小姑娘,你刚叫的是什么颜色的车,要是出租车故意拒载的话是可以打电话投诉的。”

  “颜色?”言芷然被问的一头雾水。

  “是啊!你不知道吗?哦,你不是我们这的人啊。在我们这有两种颜色的出租车。一种是绿色的,它们是负责内线,也就是说只在城里跑。一种是黄色的,它们是跑全城的,也就是说除了城里还会跑距城里五十公里范围以内的地方。要是你刚才遇见黄色的车拒载的话是可以投诉的。”

  “呃,有这样的事还真是从来没听过呢!”言芷然嘟哝着,露出了个尴尬的笑容。她还真是从来没有注意过这些事,每天都在家里,有出门也只是去公园、超市,再远一点就是去报社。看来一些城市生活的常识我还是得学学啊,想到那一个多小时,言芷然暗暗发狠地想。

  随后的时间里司机都在向言芷然介绍有关埃洛斯城风景区,特色小吃还有一些关于埃洛斯城的历史故事。言芷然安静地听着这些她从来都不知道的事情,她这才发现原来自己对这个生活了20年的城市一点都不了解。她听着司机用熟悉且温暖的声音介绍着这个城市,原来在她看来冷酷的城市也住着一群热爱着它的人。

  “啊,你看,这儿就是凤凰路了。”由于一路上司机热诚的介绍言芷然完全没有发现时间的流逝。司机在路边停下,再次拿起了地图,“凤凰路在这,踟蹰之地在这。只要从这向左拐200米再向右拐400米再右拐200米再左拐400米,嗯,应该就会到了。”司机拿着地图自言自语道。过了一分钟左右司机转向言芷然说道:“小姑娘,看来后面是小路了,车子开不进去。不过这地图还是画的很详细的,你从这下车后向前走50米应该就能看到一个分叉路口,你就向左拐,然后向前走200米再向右拐走400米再右拐走200米再左拐走400米应该就到了。”

  言芷然虽然听着一头雾水,但觉得既然有地图在,而且司机也说离这不远,那就不再麻烦司机了。于是便付了钱带着小酷下了车,“哦,对了,司机先生能打开下后备箱吗,我的旅行袋还在里面呢。”

  “旅行袋?小姑娘你上车的时候只是抱着那只狗啊,可没有什么旅行袋呢?不会是忘在上车的地方了吧?”

  “啊…我把东西忘在家了!”言芷然双手抱头叫道。

  “要不要回去拿呢,反正我也要回去,你就当坐顺风车,不收你钱。”司机关心地问道。

  “真是谢谢您了,不用了,反正我有带钱,到那再买吧。谢谢,再见了!”言芷然失落地向司机挥了挥手,便向前走去。小酷看着失落的主人,突然加快脚步跑了起来。由于小酷是被言芷然用链子牵着,所以她自然而然的被小酷拉着也跑了起来。“小酷,快停下,你在做什么?太快啦,我跟不上!而且你这样瞎跑会让我们迷路的。”与其说言芷然是被小酷拉着跑倒不如说是被拖着跑的,有好几次因为跟不上小酷言芷然差点摔倒。小酷倒是轻松,完全无视它主人的话,照旧按自己的速度前进着。

  跑了十分钟左右小酷突然停了下来,由于惯性言芷然来不及停住便“砰”的一声摔掉在地。还好是在草地上所以不是很疼,“小酷,你到底在做什么啊?这样乱跑,你看我们这下一定迷路了…呃,踟蹰之地!”言芷然看着前方一块巨石上写着的四个大字,不禁瞪大了双眼。“哦,小酷,原来你是听明白刚才那司机的话了,所以为我带路呢。刚对你发脾气,真是对不起啊。”言芷然谄媚的对着坐在她面前的小酷说道。小酷用湿漉漉的舌头舔了舔主人的脸,表示原谅。

  突然一辆巴士在她们身边停了下来,“喂,你们,是要去度假村的吗?快上来。”一个老汉的声音从车上传了下来。这是一辆土黄色的普通的小型巴士,车身用红色大字写着:驶向度假村。言芷然拉着小酷上了车,只见车上除了司机一个人也没有。司机是一个上了年经的老人家,瘦窄干瘪的脸上留着长长的银色的胡子,那不知道经过多少年未修剪的眉毛竟然与胡子一样长。在布满了皱纹的脸颊上的一双眼睛显得格外抢眼,那是一对与脸完全不相符的眼睛,时光的流逝不曾带走那双眼睛的光彩,反而令它们拥有了一种说不出的凌厉,似乎它们可以洞悉一切。

  “有带车票吧!那么坐好了,要出发了。”不等言芷然回答老汉便驾车在路上飞奔起来。本来还想问些什么的,可是车厢内写着禁止与司机交谈,所以言芷然只好作罢。看来他也不打算查看我的车票了,言芷然看着攥在手里的车票想。

  一路上车子的速度都非常快,快到言芷然无法看清窗外的事物。好几次她试图寻找车窗外的一点绿,来证明那些绿色的东西是树,可是都是徒劳。而且这使她的头开始晕眩,没办法她只好闭上了眼睛,不一会儿她便沉沉地睡去。

  当言芷然再次睁开双眼时,发现车子在一片竹林小道上行驶,这时她发现车速减慢了,也许是快到目的地了吧。果然车子的速度越来越慢,最后在一个陈旧的路标处停了下来。

  “到了,下车吧!”老汉冷冷地说道,“向这条小路直走200米就到了。

  “好美啊!”言芷然下车后不禁失声惊叹。此刻她们正置身于一片竹海当中,当微风吹过时,一整片的竹子在风中摇曳,似乎是一片片绿色的海浪向你涌来。而在绿色竹子的衬托下,那些长在竹子脚下的五颜六色的花朵显得如此娇羞。言芷然闭着眼睛慢慢地走在小道上,此时她仿佛能听见每一片叶子与花朵的低语,能感觉得到风的香气,仿佛她已经与万物融合,一种说不出的快感从她的心底涌出。

  “汪汪…”小酷的叫唤声将她拉回了现实世界,言芷然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站在一栋只有在中国电影里才会出现的那种标准式的旅馆面前,而在旅馆大门的正上方结结实实地写着:度假村。

本作品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相关标签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玄幻言情小说西方奇幻小说

托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