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长评转载

    转载一些长评,因为没有出现在书评区(太长了),^_^!

  ————————————————

  发贴人:[弈之音] 2006-3-15 0:29:20

  如果说霍琮是江哲最看重的弟子,那陆灿应该算他最珍惜的。

  五年悠悠的时光,正如陆灿临终所想的,一件件,一桩桩,俱是难忘……相依为命的师生两人,亦亲人,亦知音,亦兄亦弟,难怪值此势不两立之时,仍不能断恩绝义。

  不想说陆灿的坚持是否值得。陆家因得楚主赏识而凭借开国之功鱼跃龙门,成为举足轻重的世族,几代的声高望重皆得之于一个忠字,家与国的命运早已是血肉相连,荣辱与共,陆灿的不能叛,早已经是命运的抉择,这就是他与平民的区别,否则,几代的家声皆毁于一旦,更兼强敌窥视于侧,不可预知的后果,注定陆只能杀身成仁。江哲有一句话品评陆灿尤为我喜欢:只要心怀忠义,陆灿便用之。个人觉得这比什么心性高洁形容他都要好。因为所谓名将,便是要胜,不管是光明正大的胜,还是用计阴毒的胜,都是要以最小的代价取敌制胜,战场上谈不上什么磊磊落落,更谈不上什么高洁。像尚维钧,虽然擅权,但在陆看来,他尚当得一个忠字,所以也任他掌权,不肯取他性命;像江哲,既然放不下雍帝,便是南楚的敌人,必要杀之而后快,尽管那人是他的恩师。

  说什么不顾大局,只见木不见林,若你是局中的尚相,真能轻轻放过一个绝大的安全隐患——陆灿,一个手握重兵的自已深深得罪过的人;便如陆灿,若他真的出狱,真能放过尚相,一个更大的危害国家及自身的安全隐患。不敢相信!如陆所言,他亦不能无怨。所谓离间,不过是把心中的杯弓蛇影放到台面上来;所谓忠诚,不过是把一切都计量清楚之后,重复当初的坚持罢了。若没有尚相的制约,谁能保证陆灿不是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曹操!雄心勃勃和野心勃勃的区别不过是史笔的文饰而已。同样的,放到更大的层次,陆灿是阻止统一的绊脚石,但凭什么南楚要被大雍灭掉!南楚君庸臣暗?可百姓仍能安居,而大雍,谁能保证李家不会出一个赵陇,便是英明如李贽,高国舅尤能飞扬至此,而后可想而知。每个人都是要做一个符合自己利益的选择,立场不同而已。至于江哲,就像李显说的:随云和我们在一条船上,他不会看我们翻船的。不过是为了自己的安乐日子罢了,若大雍败了,他的家人性命堪忧,权衡利弊,他唯有舍去与陆灿的师生情。

  强极则辱,情深不寿,谦谦君子,温润如玉。说起来,江哲是最懂得取舍的人,该心软的时候处处留情,该决断的时候毫不犹豫,且看他放过陆云,对逾轮容情,给陆灿选择,情之所罗,无所不至。他的长情,使他亲近的人安心,也给了他多多的机会,你可以不屑地说:这更反映江哲心机诡谲,他不过是为了更深地利用而已。就譬如道:你给乞丐一大笔钱,是为了让他更好吃懒做。身在局中不由人,江哲其实已经在最大限度上做到了放手。至于决断,君看壮士断腕那一章,当机立刻舍去锦绣盟的一切,决不拖泥带水,这样的气魄,难怪狡如夏候也要心寒。而陆灿,当断不断,一错放过尚维钧二错放过容渊,反受其乱,所以他必要死忠以全令名,江哲的滔天手段充其量不过一个加速器而已。

  这样的一个江哲,有人说,李贽容不下他。在我看来,问题是,已经不是李贽容不容得下他,而是李贽根本都不敢杀他。和魔宗千丝万缕的关系,与少林交好,几乎个个重要将领都承过他的恩,受过他的情,放过秦勇,不算长孙在内,裴云与他有旧,荆迟、姜海涛是他的弟子,宣松受过他的大恩,李显是他亲家,王骥唯他命是从,而文臣之中石彧苟廉之流与他多有同僚之谊,要杀江哲,势必要让这么多倚为臂助的忠臣能臣心寒反对,而且要下雷霆手段,有邪影随侍的江哲岂是寻常暗杀能得手的,而什么毒药才是医圣弟子解不开的,失去了江哲之后的暗处力量如何控制,这些都要细细思量。更何况他还是长乐公主的夫婿,当今太后唯一的女婿,难不成要把这两位至亲一起革掉。而且,我想,杀江哲之前,李贽一定要好好想想他对江哲放下屠刀之后的收获:两度救命,安齐王之心,轻而易举平庆王之乱,降北汉,灭南楚。江哲对于李贽来说简直是一个天生的福星,捡来一个宝贝儿媳——柔蓝,捡来两个治国之才——霍琮和赵梁,救了两个将军——姜海涛,救了一个大儒——纪玄,让一个夏候收为已用……更难得的是,此人身体不好,随时可能死翘翘,为人随波逐流,对世俗之事能躲则躲,唯一的一个儿子明显是四肢发达的(呵呵呵!)。如此的江哲,对于皇权有何威胁?没有权臣之心没有权臣之实,而且绝对是忠于自己的,李贽会杀他?舍去亲情,乱功臣之心,弃令名于不顾,化友为敌,别提李贽还是一代明君。最后的一点是便是李贽,也绝不敢低估动手杀江哲却功败垂成的后果,只看他的弟子,几乎个个都有翻云覆雨手,八骏和秘营弟子都忠于江哲,要江哲再培养出一个陆灿恐怕也非难事,且他用计近乎天成,一旦为敌,必令人夜不安枕,如此的江哲,怎可轻侮,怎敢轻侮?聪明人总不会自毁长城,李贽当然是个聪明人,所以他最明智又最容易的选择便是:收江哲为已用。此时的江哲,是一个太重要的平衡砝码,他是一个太大的震慑。有他在,包括夏侯在内的野心家不敢乱动,诸位功臣都可放心宽心。更何况江哲之于李贽,早已不是臣子那么简单。皇帝是天子,高高在上,但怎样的天子都是人生的,总有七情六欲,这样懒懒散散的江哲,其实是李贽安心的所在。君不见李贽每次看到他,总放下一半的心,可以这样纵容关爱一个臣子,他们两人已不是简单的君臣关系,都一样的聪明绝顶,一样的长情,不仅仅是知遇,还是相知,除去小顺子,李贽当数最懂江哲的第一人。

  通篇我最关注的一个人,不是江哲,而是小顺子,这样的一个人物,有人说他忠,有人说他是江哲的福星,都对。我时常想,如果有一个人能值得让你去守护一生,为之喜,为之乐,为之忧,那么生命便是圆满的。这没有得到得不到的问题,心安之处即是家,遇到江哲,当真是小顺子的幸运,除了这样的一个江随云,还有谁能这般地对待李顺,不是看成一个废弃的阉人,不是一个绝代的武功高手,不是一个忠心耿耿的奴才,而是一个努力地活着的坚强的人,何德何能,一个平凡而被视为贱奴的人能被这般看待,我在读到于南楚宫中李顺抱着江哲哭泣的时候最是感动,就像我看到一句台词时一样:“无论怎样的一个你,都是我所钟爱的。”不晓得谁第一个说起李顺是江哲的伴侣,我第一个同意。就如江哲中箭垂死时,小顺子目赤泪落,我莫名其妙地记起:情之所钟,愿相随。真是深深的羡慕,从相遇的那一刻起,他们的生命中,再也没有孤独,河东狮吼中那一段“从现在开始,你只许疼我一个人,要宠我,不能骗我。答应我的每一件事都要做到,对我讲的每一句话都要真心。不许欺负我,骂我,要相信我。别人欺负我,你要在第一时间出来帮我。我开心了,你就要陪着我开心;我不开心了,你就要哄我开心。永远都要觉得我是最漂亮的。梦里也要见到我。在你的心里面只有我”差不多就是最好的诠释。当然,我没有丝毫亵du两人关系的意思,这样的李顺和江哲,仿佛天生的两个半圆,为彼此而生,非关世俗的情爱,远胜寻常的主仆,父兄,套一句浪漫的话:我来,是为了和你携手,看这花开花落,星光灿烂。

  “吕伊两衰翁,历遍穷通。一为钓叟一耕佣,若使当时身不遇,老了英雄。汤武偶相逢,风虎云龙,兴亡只在谈笑中”,江哲,从他自身的意愿,很难说幸与不幸。说幸,君不见陆游悲,岳飞怒,徐渭狂,屈原疯,《猛回头》,《警世钟》,天华蹈水,这个江哲,不需毛遂自荐,不需鲍叔牙的赏识,凭空则让他得到了李贽——一代圣主明君的青眼,得以施展满腹才华,创不世功业,无文种范蠡之忧,尊贵百年,有知音良朋,儿女双全,贤妻贵戚,弟子如云,若这还不叫幸运,那中国上下五千年的文人万分之九九九九要挥刀霍霍了。很遗憾,江哲就是那万分之一。回到最初的最初,没有那命运的捉弄,他一定会乐意母亲没有被病魔击倒,一家人其乐融融,或游山玩水,或视父母琴瑟相和,安分守己地做一个快活的富家子,可惜天不如人愿,随着母亲的倒下,舅父迁怒之下将父子逐出家门,父亲忧伤而逝,一个昔日的公子哥沦落到了无钱葬父的地步,幸运的是,他还有满腹才华和一颗坚韧的心,更幸运的是,他遇到了陆灿。这次的相遇的确是彼此的福分。于江哲,他得到了第二个家,于陆灿,他得到了受益一生得以扬名立万的教导,日子若是这么一天天过去,也没什么不好,可是一场刺客行刺后陆信的招揽,让江哲避险的乌龟天性又开始逃,他的确没有清闲的命,遇到李贽罢了,钱又被偷了,想不参考都没可能。生命中又一个重要的女性出现——柳飘香,这是江哲生命的第三个春天。休提什么荣辱,这个男子,只愿与爱侣画眉以乐,执手同老。他本是甘当最平庸的男人,为一田舍翁,终老户墉,怎耐天不从人愿,这样平凡的幸福都要被夺走,也就是从此时起,江哲才真正地走出来,与命运抗争,从而走向他波澜壮阔的人生,世人皆看到他的滔天手段,君恩厚重,种种荣宠,殊不知,他根本不乐意,他本只愿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作者: 221.13.21.* 2006-3-13 19:11

  回复:狡兔死,走狗烹,乃随云最好的结局

  也许我口气不太好,对不起~!那会儿太激动了!

  我倒是觉得,这种种安排只是因为作者的一个不忍,我设想了许多种攻南楚的方法,哪一种流血最少,哪一种能真正覆灭一个国家和民族的意志,最重要的哪一种灭亡法才能保住随云心中最珍爱的弟子陆灿,只有一种。

  南楚就像是一个典型的宋朝末年,皇帝偏安于江南一偶,在繁华富贵在歌舞升平中慢慢腐烂,在权利争斗在阴谋陷害中慢慢走向灭亡。

  要知道南楚就像我们汉人,虽朝廷腐败却有许多的自命清流,就是百姓,也是以知书达理为一个人崇高的目标,天地君亲师是他们的信仰。反观北汉,北地儿女多豪迈,要打败他们你就得真刀真枪的凭实力摧毁他自信,向他们证明你比他们更强所以更有资格来统治带领这个国家,北汉的百姓活的实在,你证明了你的力量,证明了你可以带来更好的生活,多数的人都会以百姓为念,一旦投降他们多不容易出尔反尔的搞暗地里的阴谋;而南楚人多阴柔,看似柔弱实则固执,其思想多变善用计,他表面诚服于你却可以是口是心非,当他认准了自己的主子后可以以身为奴才而自豪,他有千百种理由投降也有千种理由反叛,种种都大义凛然,对付这种人摧毁他的精神更重要,武力是不能使他诚服的只会激化更多的民族矛盾,他们不一定知道好歹,你对他再好,你将国家治理的再好,有些人也只会忠于一家一姓的皇朝;所以对于南楚,随云只有等到这个一家一姓的皇朝自己走向毁灭,弄得天怒人怨,人心所背;所以随云当起了那只推波助澜的手,加速南楚的腐烂速度,加速他走向灭亡。

  我反而认为在这里雪儿处理得很好,上兵讨谋,以敌之强功敌之强,真正的战胜对手。

  ——————————

  那两军对战的阵前,一身青衣在几人相护下入了敌军军营,只为拜祭他刚刚死去的徒儿。那拜祭的琴声可以让闻者喜悦,这喜悦来自内心回忆起儿时的甜蜜,但是喜悦过后却剩下悲伤,天地之间仿佛只有了那股由心而来的悲伤,人死灯灭,一切一切都只是回忆了。然后他便离开了,离开时也不曾有泪,却吐了一口鲜血。这原本一定要留下他命的将领们也让开了路,那一刻大家仿佛认为这个人只是陆灿大将军的师傅。是啊,在那么一刻谁又能相信也是他亲手设计三年,让陆灿死于皇命,就算相信内心又何尝再愿意去把拿下他?在此之前谁又相信他是如此看重感情的人?谁又相信他还把陆灿看做自己的徒弟?更有谁能相信这人是把陆灿看成自己手足,看成自己的知己?

  天下间能知道江哲的为人又有多少?李顺、李贽兄弟、长乐和他几个徒儿。除了这些人谁还能真正知道他到底是怎么样一个人?可是真正能知道他心里所想的却只有李顺一个人,或许他们两早已经被视为一个人。在江哲的身边总有那么一个人的存在,就是他保护着江哲,让江哲不曾受刺客的伤害,也只有他能再去看到江哲不曾注意的细节。

  江哲的命运却是在早早的,他在南楚中状元为官之前就决定了。在那一艘客货船上就已经注定了,那时他碰到了李贽,也就是后来的大雍皇帝,他们之间的一席话,让李贽对江哲佩服不已,也就注定了江哲不能按照自己的想法偏安一方每天悠闲的过日子了。人若有才还想偏安,那便是万万不能泄露自己的才能,可是一时性情起,江哲对一个陌生人谈论了自己的想法,可是谁又能想到那陌生人会是李贽?李贽怎么会出现在南楚?

  江哲虽然有平定天下的大才,但是也绝非一般的君主可以起用的。对南楚,虽然是故国,虽然他是状元,也是被德亲王拉去做了监军随军出战。尽管如此,他也用一曲逼迫蜀王自尽。这天下,也是在那时候才真正认识到他,一曲破阵子,送了一位国主的性命。这个人就是江哲,江随云。

  德亲王也是在那时清楚的意识到江哲是怎么样一个人,所以他死后仍为江哲立下遗嘱。若此人他日为大雍臣子,一定要追杀。这道遗嘱差点送了江哲的命,也便是那时开始李顺再也不敢远离江哲一步。见魔宗如此,道计谋如此,隐居如此,出世如此。天下便把邪影当成了江哲的影子。

  

长评转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