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五章 初至雍都

    大雍武威二十三年(南楚至化元年)十一月二日,雍王得胜还朝,列南楚国主赵嘉、皇子、妃嫔、王族在前,列文武百官在后,献俘太庙。

  --《雍史·太宗本纪》

  我没有看到雍王被百官迎接进入城门的盛况,因为我如今的身份好说是一个客人,难听的说法就是一个俘虏,我既没有被献俘太庙的雅兴,也没有这份荣幸,所以我是和苟廉一起在大军入城很久之后才乘车进城的。穿过明德门,我将乘坐的马车的车窗打开,看见的是一条宽达四十丈的御街大道两旁,植有两行槐树,只是已经入冬,再也看不到绿树成茵,道路两边都有宽如小河流一般的排水沟,在和其他主要道路的排水沟交叉之处,均铺架石桥,如今虽然是寒冬,但是水沟之内热气腾腾,流水不绝,却令槐树之上积雪冰挂,充分显示出严冬的萧杀。

  我低吟道:“山河千里国,城阙九重门。不睹皇居壮,安知天子尊。”

  苟廉笑道:“秦中自古帝王州,长安文物荟萃,地势险要,南有秦岭中部为叠嶂,北有众山逶迤延绵,和秦岭遥遥呼应,泾、渭等八水环绕长安,八百里秦川自古以来就是帝王之资,大雍据长安为都城,正是王者气象,大雍一统天下,其势不可阻挡,南楚建都建业,建业天子气不足,建都于焉,常常一代而衰。”

  我但笑不语,南楚的衰弱我心里很清楚,大雍的强盛我也很清楚,可是这并不是我必须投靠雍王的理由。苟廉眼中闪过一丝迷茫,他从未这样头疼,无论自己如何劝诱,这个青年或者赞同,或者微笑不语,但是始终不能让他答应投靠雍王,苟廉觉得是否自己太过着急,可是若是不能将他说服,若是雍王无法忍耐了,决定处死此人,岂不是太可惜了,苟廉曾经提出将江哲暂时软禁,慢慢相劝,可惜雍王只是苦笑不语,似乎时间很紧迫,这又是为了什么呢?

  我指着窗外对小顺子道:“你看,这是朱雀大街,贯通长安城南北的第一长街,朱雀大街北端尽头,就是宫城和皇城,乃是大雍皇族所居,长安城内六部的官衙也在宫城之内,而我们现在所在的位置叫做郭城,长安郭城从左、右、南三方拱卫宫城和皇城。长安郭城共有南北十一条大街和东西十四条大街,纵横交错地把郭城内部划分为一百一十坊。其中贯穿城门之间的三条南北向大街和三条东西向大街构成长安城内的交通主干,而现在我们所在的朱雀大街就是长安最中心的街道。朱雀大街的尽头就是朱雀门,从那里可以进入宫城。”

  苟廉笑道:“听江先生这样一说,我倒觉得仿佛阁下才是长安的地主呢?”

  我淡淡道:“若是说起建业的情形,只怕永泉兄比在下还要了解呢。”苟廉再次苦笑。

  我望着窗外熙熙攘攘的人群,这里的繁华比建业还要胜过几分,可是建业多得是纸醉金迷,士子淑女,这里却是慷慨激昂的儒生,雄姿英发的武士,到处流露着盛世气象。我笑了,这是真正的欢喜,江南虽好,又是故乡,可是我不会因此不喜欢这里,南楚,那是我记忆中的事情了。

  马车很快就到了朱雀门,苟廉掀开车帘,手里是一面雍王府的令牌,守门的禁军看了一眼,恭恭敬敬的退下,苟廉正要吩咐继续前行。前面传来爽朗的笑声道:“苟先生,车里面可是皇兄的贵客。”苟廉抬头看去,却见前面驶来一辆华贵的马车,帘幕都是绣着金龙的锦缎制成,高挑的车帘后,一个英挺俊美的青年在两个娇美的侍妾服侍下半倚半坐,正在向自己招手。苟廉大为惊讶道:“齐王殿下,为何没有去参加庆功宴,反而要出城呢?”

  李显在侍妾的搀扶下走出马车,道:“庆功宴么,还没开始呢,得等父皇告祭太庙之后才举行,本王早就告了病了,我听说二哥带了贵客回来,想着应该是本王的旧识,怎么也得来迎接一下,可是江大人么?本王是李显啊。”

  我有些无可奈何,虽然明知此人会来搅局,但是这样急迫还是出乎我的意料,我探出头去,微笑道:“原来是齐王殿下,怎么来嘲笑我这个阶下之囚么?”

  李显走到近前,朗声道:“什么话,江大人是绝世才子,别说皇兄,就是我父皇也不会让大人身陷缧绁,虽然皇兄呈上来的折子里面有大人的名字,不过父皇看了之后就划去了大人的名字,还说让皇兄好好招待大人,不可怠慢,过些日子,父皇还想召见大人呢。不过我跟父皇讨了旨意,若是江大人愿意,我的齐王府恭候大人上门。”

  苟廉眉头一皱,心想,怪不得殿下心有苦衷,原来是知道有人会和殿下抢人,连忙道:“殿下,雍王殿下早有钧旨,命晚生好好接待,齐王可不能抢着作主人啊。”

  李显蛮横地道:“就是皇兄在此,也不会和本王为难,江大人,昔日在南楚,你奉命招待本王,今次该轮到本王作地主了。”说着就伸手向我拉来。然后李显就觉得手腕被一只冰冷的手握住,然后他看到小顺子冰冷的笑容。李显识趣的收回了手,轻快地道:“既然苟先生这样坚持,本王只好算了。过几日江大人一定要到本王府上小住才行。”

  我微微一笑,点头道:“若有机缘,自然要叨扰的。”苟廉忧心忡忡的看着我,欲言又止。

  此刻大雍的金殿上正是一派君臣同欢的景象,今日献俘太庙之后,李援按照礼部制定的庆典依次完成了扫尘、大赦、接受百官朝拜、阅兵等等繁文缛节,总算到了金殿庆功的时候,李援在开宴之后,赵嘉和长乐公主被宣诏上殿,李援对着不停请罪的赵嘉只是淡淡的说了几句什么“翁婿之间,情分深厚,不会多加罪责”,便让赵嘉到驿馆暂时居住,至于长乐公主,李援一见便是泪流满面,等到长乐行礼之后,便拉了长乐的手,上下打量,看女儿容颜清减,混不似当初天真烂漫的模样,更是心痛,对长乐说道:“皇儿,你受苦了,父皇对你不起,你母亲他们都在后宫等你,你先去拜见,父皇晚些时候再去看你。”长乐公主在一干宫女内宦的簇拥下往后宫去了。

  李援这才举起酒杯,高声道:“今日雍王得胜而归,朕虽然高兴雍王伐罪建功,却更喜他接回了爱女长乐,朕不胜酒力,众卿可要代朕多敬雍王几杯,今日君臣欢宴,不醉无归。”大殿之上群臣高呼万岁,同举金杯,喜笑颜开,雍王李贽已经洗去征尘,就在太子李安的下首席位上接收百官的敬酒,坐在上首的李安虽然笑语不断,但是目中的寒光却是连连闪动,他心中痛恨至极,原本安排齐王李显出征南楚,谁知损兵折将,无奈何只得让雍王李贽去啃这个硬骨头,不料雍王偷袭建业,掳回了南楚君臣,让李援欣喜若狂,却让李安气愤不已。

  尤其令李安痛恨的是,他好不容易得到了南楚密谍情报网的负责人梁婉的归附,梁婉又成了白痴回来,自己在南楚所下的功夫化为乌有,岂不令李安沮丧愤恨。看着春风得意的李贽,李安恶狠狠的想:“若是本王得不到皇位,你李贽也别想如意。”

  在李安切齿痛恨的时候,后宫之内也是乱纷纷的一片,皇后窦氏是太子李安的生母,长孙贵妃是长乐公主的生母,还有齐王的生母颜贵妃,以及纪贵妃四人聚在皇后宫中,不久之前,得报长乐公主的香车进了皇城,几人就在这里翘首以待。长孙贵妃这些年几乎泪眼哭干,几个儿子都没有留住,唯一的女儿又远嫁南楚,这次听说雍王接回了女儿,长孙贵妃早就坐立不安,没有多久,门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几个太监宫女进来禀报,公主已经在宫外候旨。皇后窦氏连忙道:“还候什么旨,还不让孩子进来。”

  不过片刻,素衣素服的长乐公主走了进来,忍着眼泪拜见皇后,然后便仆到母妃怀里大哭起来,长孙贵妃更是哭得摧心断肠,她看着长乐公主憔悴的花颜,悲声道:“我的贞儿,你十五岁远嫁南楚,六年来娘亲每日焚香祝祷,既盼我儿夫妻和睦,又担心两国交战殃及孩儿,如今你总算平安归来,娘的心才安定下来,贞儿,你放心,你父皇答应为你另择佳婿,这一回娘亲为您作主,总要为你找个称心如意的郎君。”

  皇后窦氏也一边流泪一边道:“好孩子,你在南楚受苦,哀家也是为你寝食难安,这一次哀家已经跟皇上说了,你为大雍已经牺牲良多,谁也不许再在你身上打主意,这次你若看中了什么人,哀家替你作主。”

  长乐公主掩面道:“娘娘,母妃,长乐遵从皇命远嫁南楚,虽然如今回来了,但是总是南楚王后,孩儿就是再没有廉耻,怎能夫婿尚在就改嫁他人,还请几位娘娘替孩儿作主,就让孩子留在母妃身边,清清静静的待上几年,好好孝顺父皇母妃吧。”

  几位娘娘面面相觑,想起来也真是为难,无论自己人怎么说,长乐终究是嫁了南楚国主,总不能这样安排他改嫁吧,长孙贵妃想起自己先后夭折的两个皇子,唯一的女儿又是这样苦命,更是痛哭不已。这时纪贵妃走到长乐身边,柔声劝慰道:“公主不用难过,皇上自然会安排的妥妥帖帖,绝不让公主难堪。”几个娘娘知道纪贵妃素来参与军国大事,见她这样说,都放了心,几位娘娘都是后宫妇人,什么阴狠毒辣的事情没有见过,既然皇上有心,那么赵嘉自然命不久长。长乐公主听了不由心里柔肠百转,她对赵嘉虽然没有什么情意,但是赵嘉对她倒是始终恭恭敬敬的,如今到了这种地步,自己成了陷害夫君的恶毒妇人,不禁泪如涌泉。

  纪贵妃性子开朗,连连说笑,总算让长乐公主消去愁容,长孙贵妃也满脸笑容地道:“贞儿,娘已经将你从前住的翠鸾殿重新打理过了,来,跟皇后和几位娘娘跪安,咱们去看看你的住处。”

  皇后等人也都笑着让长孙贵妃快去安顿长乐,纪贵妃道:“哎呀,就让姐姐一个人张罗,倒好像我们这些人不疼长乐,妹妹我年纪轻,就让我去打个下手吧。”

  纪贵妃原本最是高傲,见她刻意奉承,长孙贵妃自然不会拒绝,三人辞别了皇后就向翠鸾殿走去,这翠鸾殿里面已经是焕然一新,长孙贵妃亲自挑选的宫女内宦早就等待主子的来临,长乐公主的行装早就搬了过来,在南楚陪伴长乐公主的得力侍女也已经将东西都安置好了,长乐公主扶着长孙贵妃,听着母亲唠唠叨叨的交待着事情,母女共同分享着天伦之乐。纪贵妃也在一旁,不时劝慰几句,她擅于言辞,倒也不令母女两人觉得有外人在侧不舒服。

  过了一段时间,长孙贵妃有了几岁年纪,又是太欢喜,不免疲惫起来,长乐公主担心母亲身体,想要送母亲回寝宫,长孙贵妃体恤女儿辛苦,让她好好休息,自己回宫休息,纪贵妃却托词留下,长乐公主有些疑惑,但她在南楚为后多年,虽然深居简出,但养移气,居移体,自然也有母仪天下的风范,所以她静静的等待纪贵妃表露真情。果然过了没多久,纪贵妃遣散下人,郑重地问道:“公主,梁婉伺候公主多年,这次为何这个样子回来,我这个侄女奔波多年,落得这个下场,怎么不让本宫伤心。”

  长乐公主心里一动,皇兄李贽就问了自己许久梁婉的事情,她早就听说这个纪贵妃出身江湖,也隐隐约约知道梁婉是纪贵妃推荐的,便也不隐瞒,将自己经历讲了一遍。

  纪贵妃听得很认真,当她听到梁婉袭击那个黑衣人一招被擒的时候,脸上露出古怪的神色,问道:“公主,你是说梁婉没有还手的余地。”

  长乐公主歉意地道:“本宫也看不明白,只觉得那人一伸手就制住了梁姐姐。”

  纪贵妃问道:“那么这个黑衣人有什么特征呢?”

  长乐公主陷入回忆,当日她满心惶恐的看着梁婉被擒,然后一个一个的密探被勒令束手,那个黑衣人走到自己面前,举手投足之间杀了意图刺杀他的侍女,站在自己面前,当时自己握紧了发簪,准备若是这人稍有冒犯便要自尽,却听见那个阴柔的声音淡淡说道:“王后,不用担心,我们不是南楚的人,请王后随我们去一个地方,事后我们会送王后去见雍王的。”说着便来搀扶自己,当时自己满眼都是侍女被杀的情景,而千金之躯更是没有被不相干的男人触及过,所以十分恐惧,那个声音在自己听来宛若魔鬼一样,自己颤抖着想要将金簪刺入咽喉,却被那人阻止,那人无奈地道:“王后宽心,家主人对王后并无恶意,我更是一个阉人,不会亵du王后清白。”说着点了自己穴道,将自己眼睛蒙上,然后自己就失去了知觉。在被软禁在暗室的时候,来照顾自己的都是那个黑衣人,长乐公主能够确信那个确实是个阉人,甚至她可以从他对礼仪的熟稔知道这人是南楚的宫人。所以她并没有相信自己能够得到自由的说法,直到,那一天,自己见到了那些保护自己的密探,他们跪在地上向自己请罪,而在他们身边的是智力已经变成了幼儿的梁婉,在他们保护下,自己见到了皇兄,而且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自尽身亡,鲜血染红了金殿。

  而她始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在护送自己的过程中,无论自己怎么询问,他们都只是请罪,渐渐的,自己明白了,他们的自杀一定是那些黑衣人的要求,而他们为了保护自己答应了,按理说,她应该痛恨那些黑衣人,但是,奇怪的很,她并没有一丝痛恨,因为那些人始终没有对自己有一丝一毫的轻薄,他们留下自己的性命也是一件冒险的事情,至少自己听过他们的声音,还知道一个人是阉人,但是她没有告诉皇兄,因为虽然对方对她没有一丝要求,但是她终究是受了人家的不杀之恩。

  纪贵妃见长乐公主想得入神,有些不耐烦,但她知道可能会让公主记起一些事情,随意耐心的等待,良久,公主用梦呓一般的声音道:“本宫只记得他们像军旅一样行动有序,纪律严明,对本宫恪守礼仪,其他的事情没有什么特别,那个黑衣人身材不高,眼睛很冷,就是这些。”

  纪贵妃淡淡问道:“那些人是大雍人还是南楚人呢?”

  长乐公主奇怪的看了纪贵妃一眼,道:“他们应该不是大雍人,因为我见的几个人都不像大雍人这样高大。”

  纪贵妃露出冷冷的微笑道:“公主一路辛苦,请好好休息吧,本宫先告辞了。”

  

第二十五章 初至雍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