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零九回 麻烦

    节日结束了,看书休息一下。

  -------------------------------------------------------------------------------------------

  中平四年,二月。

  这是一个春暖花开的时节。

  刘明携夫人蔡琰及妾室乌丽雅踏青游玩。最近的一段时日,可以说是刘明有生之年,最为惬意的时刻,喜事是一件,接着一件的传来。

  首先,那公孙度,服从了军令,出兵征讨马韩部族。

  其次,秀儿化名张燕成功地拉起了一支流寇大军。除了开始的时候,张燕接受了刘明一万担的军粮,两万件的兵器,以及三千的军马,之后的张燕,就再也没有要过任何的物资。现在张燕已经拉起了五万的兵马,纵横于太行山脉,骚扰冀州,并州,劫得财富无数。使得冀州,并州的富商,皆仰慕幽州之安定,纷纷迁居于幽州境内。而那张燕更接济了豫州的管亥,交州的严白虎,让他们也在暗中各自拉起了一股人马。伺机起事。

  再次,臧霸率领的那支马贼军,现在也已经威震了塞外。如今就连牧民们赌咒发誓,都已经拿臧霸得黑骑军来指证了。如我今天骗了你,出门让我碰上黑骑军。而在后来,刘明得突骑兵和臧霸得黑骑军搞了几回漂亮的演习后,塞外的各个小部落,纷纷要求加入刘明的天马城,接受天马城的保护和统治。而那些离不开自己土地,一些人口较多,势力较大的部族,也都争先恐后的向刘明表达诚意,并请求刘明派驻官员,并赐已旗号,以自保。现在草原上还比较独立的,只有那些人口超过四万以上的超大型部落了。

  再其次,由于刘明派人给难楼等乌桓大人等各族建城修路,竟然还拉动了幽州内部对水泥,建材等等的需求,使得幽州的经济大为提高,而那些因为赏钱而帮忙修路的,有了钱之后,更是把那些钱,又花了出去,极大促进了幽州各个集市的繁荣,这也算是刘明的无心插柳,柳成荫吧。弄得刘明大为感慨,要不怎么说‘要想富先修路呢。’这还真是这么一码的事。

  而这些喜事,都加起来,也赶不上另一件喜事给刘明带来的惊喜。

  那就是,蔡琰怀孕了。刘明现在就象每一个初为人父的得男子一样,对蔡琰小心的不得了。生怕蔡琰在怀孕期间有个什么闪失。

  这不,今日蔡琰觉得闷了,刘明特意的放下公事,陪蔡琰出来踏青,观景,散闷。

  虽说,刘明是在陪蔡琰,可实际上刘明自己也十分欣赏眼前的美景,只见青山,绿水,白云,遍地的山花烂漫,鸣虫,雀鸟,蝴蝶,无尽的鸟语花香。徐徐的清风扑面,使人陶醉。而那深深吸入的带着缕缕芳香的清新气息,又使人无比的心旷神怡。

  乌丽雅带着她的那些姐妹,在这人间仙境之中,开心的玩着,有的捕蝶捉虫,有的唱歌跳舞,而更多的姐妹却是在开心的玩着刘明给她们做的那些风筝。这些风筝,都是刘明精心制作的骨架,蒙以刘明纸作坊中,最好的纸张。上面还有蔡琰等众女子,精心涂制的色彩和绘画。真是精美无比。

  原本蔡琰也惦着放风筝,玩耍,可刘明怕怀孕中的蔡琰,动作大了,万一有个什么闪失,那可就不妙了。因此刘明好说歹说地把蔡琰留在了身边。只许看,不许动。而代价就是刘明陪在蔡琰身边,以无尽的情话来补偿。

  而就在这个众人尽皆玩得兴高采烈之时,伴随着徐徐的清风,隐约之间,传来了阵阵的哭泣之声。

  蔡琰的恻隐之心顿起,用手推了一下刘明,暗暗示意刘明看一看究竟。

  刘明一皱眉,心说:是哪个不开眼的家伙,竟敢败了自己和小琰的兴致,真是不可原谅。刘明手一挥,远处为了保护刘明,而时刻监视着这里的典韦,立马近的前来,恭声说道:“主公何事唤某?”

  刘明低声说道:“去看看。是何人在此哭泣?又是因何哭泣?”

  “诺。”典韦躬身领命去了。

  不大会的功夫,典韦拎了一人过来,到得刘明近前,‘啪’的一下,典韦把那个人扔在了地上,对刘明施礼道:“主公。就是这个家伙,在那里哭哭啼啼的。某家问他为什么哭泣,他竟然扭头就跑。真是可恼、可恨。无礼之极。因此,我就把他提了来了。如果主公要他无用,主公是否可以让我教训他一顿,让他知道知道什么叫做礼貌。”

  刘明看着典韦把那个家伙提了来,就是大为奇怪,心说:典韦啊,典韦。你还真是实在的可以。这人你还把他提来干什么?随便打发走不就得了。要是真的可怜,你就赏他俩钱,也就是了。可刘明一看那个被典韦摔在地上的那个人,开始看的时候,觉得那个人还真有点让人同情的样子,可刘明越看,就越觉那人可恶。

  怎么的呢?原来此人的年纪不大,好像比郭嘉还小个几岁的样子,外表也是十分得秀气,水汪汪的一双大眼,忽闪,忽闪的。惹人爱怜,被典韦摔在了地上,一幅疼痛,想哭又不敢哭的样子,十分得让人同情。刘明刚开始的时候,也是对他有点同情,也就明白了典韦为什么把他带回来了。可令刘明气恼的就是这个小子,整个就是一个郭嘉小色鬼的再版,而且表现得比郭嘉还色。可人家郭嘉风liu好色,那是人家郭嘉有本事,而且郭嘉足智多谋,胆色过人,绝对可以当个成年人来看,可你这个小家伙,算得了什么?胎毛还没去了。没事哭哭啼啼的,刚来的时候还好像失了三魂,丢了六魄,现在倒好,一双贼眼,死死的盯在我夫人身上拔不出来了。真是可恼,可恨!

  当时,刘明脸一沉,怒气冲冲的说道:“嘟!小贼,你再往哪里看来。还不收回你那一双贼眼,小心我把你收到府衙,由你的父母前来认领。”

  没想到,刘明话音刚落,那个小子纵身扑到蔡琰怀里,搂着蔡琰哭道:“姐姐,他们都欺负我。”

  典韦众人都傻了,这个小子的胆忒大了,竟敢搂主公的老婆。蔡琰也一时愣在了那里,不敢动换。刘明一看这个气呀,你小子真是色胆包天,竟敢欺负到了我的头上。刘明怒喝一声:“竖子无礼!”随手就抓向了那个小子的脑袋,惦着把那个小子丢到一旁,好让典韦他们动手收拾他。

  谁承想,那个小子把头一孜歪,刘明只把那个小子的帽子抓了下来,而那个小子却还缠在了蔡琰的身上。按理说,刘明应该继续动手把他拽开,可包括刘明在内,却都愣在那里动不了手了。

  原来,随着刘明把那个小子的帽子抓下,那个小子的一头秀发飘扬了开来,感情那个小子却是一个女娃娃。

  而此时,那个女娃娃正搂着蔡琰哭,而蔡琰见到,原来只是一个可爱的女娃娃搂着自己,也松了一口气,爱怜的拍拍那个女娃的后背,嘴里哄道:“妹妹乖,不哭。有姐姐帮你呢。”蔡琰一边说着,一边还怪罪的看了一眼刘明。那意思是:看你一个男子汉大丈夫,神气的。就会欺负小女孩。看看把人家弄哭了吧。

  刘明此时除了无奈的苦笑,还能干什么?

  那个女孩哭泣了半晌,才渐渐止住了哭声。蔡琰抓紧机会问道:“妹妹刚才在哭什么?有谁欺负你了?你说出来,有姐姐帮你做主。”蔡琰和张秀儿呆得久了,也难免染上一些豪侠之气。此时怀了孩子,更是有些母爱的精神发作。

  那个女孩,擦了擦眼泪,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姐姐。也没什么。我刚才哭泣,都是因为我看今天的天色不错。偷了哥哥的马出来游玩。没想到,一路之上,只顾得贪看景色的秀丽,来到这里,又看到那天上飞的东西,十分得好看。全没注意道路。结果让乱石伤了哥哥宝马的马蹄,我自己也摔伤了。我怕回去之后,哥哥骂我。又心疼马儿受伤了,而且我自己也摔得挺疼,所以才在那里哭泣,没想到竟影响到姐姐游戏了。真是对不起。”

  蔡琰连忙在那里安慰小丫头道:“没事的。妹妹这么乖,怎么会影响姐姐呢?可是你刚才看到典将军,你跑什么呢?”蔡琰替站在一旁无辜的典韦问道。

  小丫头眨巴着大眼睛说道:“那个大个子是将军吗?我还以为是山贼抢人呢?我哥哥说了,山贼都这样。而且人家正哭的伤心呢?他突然跳出来,还那么大的嗓门问我。我不跑才怪了。”

  典韦听明白了,站在那里,气地说不出话来。

  这时那个小丫头又问道:“对了。那个和姐姐坐在一起的人,是什么人?”

  蔡琰有些羞涩的说道:“那是姐姐的夫君。”

  “哇!”那个小丫头大叫了一声。吓了蔡琰一跳,蔡琰连忙问到:“妹妹怎么了?”

  “他竟然是姐姐的丈夫。他长得可真一般,一点都不好看。半点都配不上姐姐。”那个小丫头夸张地说道。

  蔡琰用手指点了一下那个小丫头的脑袋,打趣地说道:“小精灵,人小鬼大。你懂得什么?男人要好看有什么用?男人最要紧的是做一个顶天立地的大丈夫,做一个大英雄,那才好呢。”

  小丫头,似懂非懂地说道:“哦。原来是这样。那姐姐的夫君,也一定是个大英雄了?”

  蔡琰自豪的说道:“那当然了。”

  而此时的刘明,无心听两个女人如何地谈论自己,叫人把那个小丫头的马牵了过来。刘明看了一下,那个马的左前蹄,都被碎石割裂了。刘明摇了摇头,随口问到:“怎么不给马钉个马掌呢?”

  小丫头奇怪的看着刘明,两只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好奇的问着刘明:“嗯,什么是马掌?”

  刘明懒得理她,小丫头就是见识少。连个马掌都不知道。刘明冲着典韦一摆手,随口说道:“阿韦,你来解释给她听。”随即又看向了那匹马。

  典韦遵了一声:“诺。”随即就要给那个小丫头解释。可是典韦张了张嘴,半天也没说出一个字来。最后,典韦拍了拍脑袋,实在有些不好意思地对刘明说道:“主公,什么是马掌?我也不知道呀。难道马掌就是马蹄?”

  刘明一愣,随即意识到:难道现在还没有马掌?刘明无奈之下,只得亲自对那个小丫头解释道:“马掌就是在马蹄上,给马钉一个金属的蹄掌。它的形状是和马蹄一样大小的,由于是金属的,所以可以保护马蹄。就象咱们人穿鞋似的。”刘明一边说,一边还怕那个小丫头听不懂,特意在地上画了一个马蹄铁的图形。

  没想到,那个小丫头缩到了蔡琰的身后说道:“姐姐,他好残忍呀,往马儿蹄上钉东西,马儿会疼死的。”

  刘明一听,那个气呀。我给马钉个蹄掌,倒落个残忍了。刘明冲着那个小丫头说道:“蹄掌是钉在马的厚甲上的,马不会疼得。”

  那个小丫头,冲着刘明做了一个鬼脸说道:“你又不是马,你怎么知道马儿不会疼?而且你说给马儿钉个金属蹄掌,那也不现实呀。你说,你用什么样的金属做蹄掌好?铜的,用不了几天,就会被马儿踩裂了,铁的又那么贵?谁用的起呀?”

  刘明被这个小丫头说得没话。真不知道自己该和这个小丫头说什么好。刘明转念又一想:咳。我和一个小丫头,置的那门子气呢?回头让军中把马掌都用上不就得了。这马掌可是一个好东西,不用可惜了。刘明想到这里,心情好转。和颜悦色地对着那个小丫头说道:“小妹妹乖。刚才都是大哥哥的不是。你叫什么?你的父母,哥哥都在什么地方了?大哥哥派人送你回去好不好?”刘明现在是一心想把这个小丫头送走,好摆脱这个麻烦。

  而那个小丫头摇了摇头说道:“不好。”随后又怀疑的看着刘明说道:“我哥哥说了,女孩的名字是不能随便告诉外人的。你要打我什么注意?”

  

  

第一百零九回 麻烦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