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回 第一次人代会

    听杨军这么一说,连厚德皆来了兴趣,众人忙催促杨军快讲。

  杨军看众人着急的样子算是过足了瘾,慢条斯理的道:“公子乃是成就大事之人,今日我等前来不过是派粮的小事尔,公子岂可为此操心。且公子运粮至我等饥饿的人群处,而不派人看管,以公子的神通,此事必有深意。据我猜测,公子肯定是以此来鉴我等的人心,并观我等是否有可用之人。”

  众人连厚德在内,深思之下均觉有理,不由得点头称是。

  杨军接着说道:“既然如此,此等小事,总管和我等议而决之即可。不过如此也只是通过了公子的考验算不得功劳。”说完顿了一下。

  杨军的一番话说的众人心痒不止,连厚德都忍不住的催促道:“杨老所言甚是,不知我等如何才立得了功劳?”

  杨军弹了一下胡须,悠然道:“天下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然成大事者无不以人为本,即所谓得人心者昌,失人心者亡。今公子收留我等,使我等免于饥饿,我等无不对公子感恩戴德,可谓得之民心,既如此我等当为公子操刀,聚众人于一处,按年龄大小登记在册,以此为公子立业之根本。并选众人中能言者,行走于四乡,广传公子之仁德,为公子立业而造势。如此方可为公子立得一功。”

  众人听了深以为然,同时对杨军也更加佩服。当下厚德与众人议定了口粮得分派,并要众人回去将流民登记造册以备后用。同时厚德再三嘱咐众人道:“公子一直说自己不是仙人之徒,今日我等虽已看出公子真相,但切不可乱说,免坏公子大事。”

  众人都答应了,回转营地办事。

  却说这帮人在流民当中互相扶持度日,谁没个三五好友,以他们的素质、秉性,又怎能真的守得了秘密,一来二去,刘明神仙之名广为流传。

  刘明清晨起来,洗漱已毕,觉得有点不舒服,心想:难道自己水土不服,生病了。又一想:不对呀,这不像生病的样子,而且自己从小锻炼,轻易不生病的。想到这里恍然了:敢情自己是这两天光跑事,没晨运闹得。要知道刘明从小每天早上就要跑十几里的山路上学,当兵后更是每天早上训练,可以说晨运早就成了刘明生活的一部分。

  恰逢此时厚德前来述说流民安置的事情,刘明就拉着厚德一同跑步前往。

  旭日初升,阵阵微风裹着旷野青草的气息吹拂在刘明的脸上,刘明迎风而跑,感受着这美妙的自然气息,心中感慨:这空气比二十世纪强太多了,这可能是古代比现代唯一强的地方吧。

  不多时,刘明二人已跑到地头。刘明跑了五里路是身心皆畅,精神振奋;厚德是气喘吁吁,有苦难言。二人刚到,远远的有人看见就通知了大家。杨军等20个代表得报连忙迎了过来。

  杨军等给刘明行过礼,取出一堆木牍献于刘明,杨军代表众人说道:“公子,此乃我等一干人等之花名册,望公子收下,今后我等即为公子之部曲,愿为公子效犬马之劳。”

  刘明一看那些木牍的分量,没敢接。让厚德收下暂放一旁。刘明看向众人,见众人气色比昨天强了不少,想是得食力壮,身形比昨天稳多了。但为首的20人却眼圈发黑,冲着那堆花名册准是一宿没睡。刘明心说:这些人还真是认真呀。

  刘明对众人说道:“众位辛苦了。我刘明别的也不多说了,总之只要我有一口吃的决不会让大伙饿着。”

  大伙一听都有点傻眼心里琢么:什么意思?从来都是东家让佃户、部曲卖命的干,至于佃户、部曲的死活东家才不管呢。今这主说的是啥话?

  还是杨军反应快,双膝跪倒高声喊道:“公子仁厚,待我等小民如骨肉,视我等安危如己事,我等无以为报,唯有誓死追随公子以报公子厚德之万一。”

  旁边的19个代表一看杨军又抢了先,也连忙跪倒大声明誓道:“我等愿誓死追随公子,以报公子厚德之万一。”后面的大伙虽然不明白正么会是,但见推举出来的德高望重之辈都跪了,也就跟着跪下,学说道:“我等愿誓死追随公子。”

  刘明一见这场面也有点发傻,心说:我刚才说什么了,不就是掂着跟大伙同甘共苦,不过是表个态,意思意思,至于那么大动静嘛。刘明心里这么想可行动不慢,看杨军这个老头好像是众人里的代表,连忙过去扶起杨军说道:“这位老人家快快请起,叫大伙也起来吧,你们这样跪我,我怎么敢当,会折寿的呀。”

  杨军借势起来,转身对大伙道:“公子说了,让你们起来,你们暂且散去,先继续修造房屋,待公子吩咐了我等再另做安排。”

  厚德在一旁看着,心里暗自佩服:这老头真有一套,几句话他就成二把手了,我得学着点,要不以后他爬我前头还是小事,今后没机会为公子立功,不能传名后世可就亏了。

  众人陆续散去,只剩下杨军等20人和刘明二人。杨军向刘明请示道:“公子欲如何安排我等。”

  刘明四处打量了一下,见只有粮仓还算不错是两间木屋,剩余不过是几十间芦棚草舍,心想:昨天看来是想简单了,得让这帮人住好点,这两千来号人比绿桑村的人还多,绿桑村肯定是安置不了,而且自己也不能老住在村长家,干脆修个庄院,一次性全解决了。嗯,这两千来人到底是多少,而且男女老幼都有,肯定不能干一样的活,真伤脑筋。看来真得好好研究研究。

  于是第一次流民人等群众代表大会开始了。

  会上刘明与杨军等人商量了好久得知,这帮人有童子234人,其中男童187人,女童47人;老者277人;青壮1386人;妇女435人共2332人716户。并决定众人先暂时住在简易的草舍内,待放火烧荒后,以中央的几十亩地建立庄园。至于人手分配上倒是叫刘明惊喜了一番。

  原来刘明本打算在这些人当中找几个木匠建水车,估计有十几人就不错了,没想到一问之下真吓了一跳,感情这些人大部分会木匠,也是现在这年头如果有什么东西坏了一般自己修,那有请人修的,除非是高级货。而且这些人中还有15人会打铁,26人在砖窑干过。

  刘明这下高兴坏了,原本厚德计算耕地人手时按每亩产粮一石半,每年收两季,千亩每年得粮3000石也就够这两千多人吃一个多月的。就算万亩也不过刚刚够这些人吃饭的,衣用,赋税只能干赔。现在那么多人有手艺,完全可以开个砖厂什么的赚钱。

  最后决定如下人手安排:

  一、 童子统一由20个识字的老者教授文化。

  二、 老者、妇女当中选200人成立大食堂,负责全部人的饮食。选100人负责所有人的衣服,包括缝补洗涮,新衣制作。剩余人等者进行家畜的养殖,包括自己带来的种兔,鸡、鸭、猪、牛等。

  三、 在全部青壮中挑没本事500人负责全部耕地,耕地已精确量过为9700亩。剩余人员先修建庄园,待庄园修好后在另行安排。

  人手安排完了,就是决定当前首先要干的是什么。首先要干的就是烧荒。但是虽然防火带好开,可是现在是二月,青草正旺,火烧不起来。到是一个叫李林的老者出了个主意:买200斤的硫磺洒在草上,火就好起了,而且还肥地力。

  刘明又是一喜,现在还有硫磺,要是还有硝石和木炭,那火yao不就有了嘛。连忙打听:“李老,现在怎么会有硫磺,哪卖呀?”

  李林讶然的道:“回公子,硫磺自古有之,一般都是修道炼丹的人用,我等种田的也会用来肥地或是天寒水冷时,配生石灰提升田里的水温,城里的杂货店里都有卖的。”

  刘明看李林的表情,心里悻悻然:看来古代也不象自己想得那么落后。赶明儿得好好的遛遛城里的商店,看看都有什么好东西,老让古人小瞧的感觉真不好受呀。刘明连忙岔开话题:“硫磺明天我去买,今天你们先叫人割好防火带。另外叫一些人挖水渠,再找一些好手艺的把水车做出来,好车水入渠。”说着随手把水车的草图在地上画了出来,心说:这回你们该没见过了吧。买农具时我可打听过了没有水车这种东西,这回你们可得佩服我了吧。

  没想到一个叫刘深的老汉打断了刘明的美梦。“公子果然大才,竟然能根据水排想出如此妙具,真乃高人也。”

  刘明没想到原以为无人可识得水车,竟然还有类似的东西。本来还准备好好解释得一大堆东西看来是用不上了。不过水排是什么东西?有心想问又怕叫大伙笑话,转念又一想:笑话就笑话,又不是没在他们漏过短。逐问道:“刘老,水排是干什么的?”

  “啊!公子不是根据水排想的。”刘深失声道。随即又有想到了什么,正色道:“也是,也是。公子乃高人之徒,自有高人传授,不知道水排也是应该的。而公子,知之者为知之,不知者为不知,且不耻下问,果然不愧高人之徒,人品端正,心胸开阔。”众人听后皆交口称赞。

  刘明听大伙赞的都有点不好意思了。看了厚德一眼,心说肯定是厚德不知道什么时候传的。连忙打断大伙道:“众位先不要夸了,我都快飘天上去了。”转头由对刘深说道:“您老还是接着说水排吧。”

  “水排乃我朝先人,南阳太守杜诗所创。以水轮带动皮囊鼓风炼铁,风力终日不懈,可大大的节省人力。我们村中就用过,好东西呀,可惜闹旱,河也干了,也就转不动了,而且也当不了饭吃,大伙逃荒也就丢了。”刘老惋惜的说道。

  刘明一听来兴趣了,忙问道:“水排能帮着炼铁,那炼钢不难吧?”

  “炼钢?整么可能。铁都不是好炼的。铁炼一回也就百来斤,千锤百炼的铁方称之为钢,一块好钢整么也得锤打几年。

  刘明听了无语。心想:反正现在也用不上,回再说吧。

  安排好众人各项任务,刘明就要去城里买东西。杨军拦住刘明:“公子,今后我等常驻此处,这里也该有个名字。而且我等人口众多,也应有人管理,我20人等只是暂时由众人推荐为代表,如要长期管理恐有不便,也请公子示下。”

  刘明听了不由头疼,心想:又起名子,叫什么好呢?而且自己哪管过那么多人,该整么安排呢?刘明抬头看了一眼众人,见众人都眼巴巴的看着自己,等自己拿主意。只好自己暗寻思:庄园叫什么好呢?要起名子当然要起个有气魄的,回想自己看过的小说和电影,哎,有了。刘明脱口而出:“庄园就叫虎啸山庄吧。”

  众人一听皆说好名字,有气魄。杨军听了皆暗挑大指,心想:好名子,虎啸天下,此人果有胸怀天下之志。值得追随。想到这里又问道:“公子,那我等如何管理呢?”

  刘明刚得意一下,又被说的郁闷了。心说:这可是两千多号人呀,我什么时候管过这么多人。自己开运输公司不过才20多个人,在部队当班长更别提了,到是团里差不多有这么多人,哎,要不按部队的编制来。刚要说,有一想:不行。部队的编制搁现在能行吗?还是先问问,现在都怎么办。于是刘明虚心的向杨军请教道:“杨老,请问一般庄园如何管理?”

  杨军见刘明向自己请教,不由有点飘飘然,心里一惊,暗自警告自己:此人礼贤下士,又不耻下问,且胸怀天下,此乃一代圣主之像。自己一定要跟定此人,抱紧这棵大树。如此自己切不可骄傲自满,得意忘形,而遭君王之忌。想到这里,收敛了心神,谦声道:“公子抬爱了,不敢当请教二字,小人所知理应奉上。我朝并先秦遗制,十里设一亭,十亭设一乡,个个村庄均设三老。村长、庄主一般就是三老之一,而村长多为本族族长并兼亭长之位;而庄主乃田产土地之主。村庄的管理均由村长和庄主做主,但村长庄主的管理均为本村庄的公众安排和纠纷调理,私人的产业则由管家代为打理。店里的师傅、伙计每月给一定的酬金,学徒不给钱,而田产一般由佃户包租,每年只要收租子就行了,田产也可收部曲经营,只要管饭就可以了,但需要安排工头,而且庄园庞大一般还需要护院多人,以保证庄主安全,而且庄主还需要杂役数人,婢女数人。”

  杨军说到这里停了一下,看看刘明又说道:“公子所买田产如皆为熟田当在五千万钱,即使时下是荒地也应值一千万钱。如此庞大土地如雇佃户,百户足以;如召部曲300青壮当可无优。而现如今公子收留我等两千三百余人,即使以万亩的土地,且皆安平年熟田亩产一石半,一年两熟的话也不过刚够我等饱腹,所的余粮最多不过两千石。如再加我等衣用、杂钱、税金,恐怕会入不敷出,这样每年公子不仅赚不到钱,还会贴补不少。而最主要的我等两千三百余人,虽初为公子收留之时皆感恩戴德,但恐天长日久会有歹人滋生邪念或生懒惰之心。即使二者皆无,但一样米养百样人,邻里拌嘴,众人纠纷也是有的,如不设人调解日久也会祸起萧墙,公子也应早做筹谋。”

  

第八回 第一次人代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