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二十四回 十大酷刑

    郭嘉地主意,那真是没得说。直说得刘明是勃然心动,可刘明还是有着一点点的犹豫问道:“奉孝,既然那个侯成是并州刺史丁原派来行此掠夺之策的心腹之人,那他能轻易的归降我们吗?”

  郭嘉嘿嘿的冷笑道:“主公,这个世上应该没有在那心灵之上不存在弱点之人,如果哪个侯成真是一个心灵之上没有丝毫弱点的忠贞之士,咱们为了他,就算是改变一下对付并州的计策,又有何不可?”

  刘明听了郭嘉所言,觉得确有道理。刘明心中想到:如果那侯成真的是一个忠贞之士,自己为他改变一下对待并州的办法,还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反正那个并州刺史丁原对自己的威胁不大,实在不行的话,就算是自己明的动不了手。可自己暗中还可以派那秀儿前去并州,搞他个天翻地覆,让那并州的刺史丁原,知道一下自己的厉害。

  可还没等刘明想完,那郭嘉又嘿嘿的笑道:“主公,这虽话说如此。可不过呢,嘿嘿,主公,自打您命我接管暗部以来,我可是学会了不少的玩意,正好在那个侯成的身上一个一个的试验一下。如果他能挺过去,那他可也就是一个真正的铁汉。世间难得的英雄了。”

  原来这个郭嘉虽然聪明过人,可在他这个十七八岁的年纪,正是没定型的岁数。可由于郭嘉的早熟,再加上郭嘉本人一直以来的稳重、机智,大伙从来都没有拿郭嘉当过小孩看待。即使是刘明把郭嘉视作了弟弟一般,可那刘明也惑于郭嘉在后世之中的名声,对那郭嘉是放任无比,更把自己的暗部交给了郭嘉来负责。可那暗部的人员是多么复杂,什么样的人才都有,而且其中还是以出身市井豪杰,或是游侠儿之流居多,要不得就是一些三班六房的小吏出身,如此这般的熏染之下,那郭嘉还能学得什么好去。尤其是那郭嘉本人,还特爱捉摸个别人是怎么想的,以及分析一下别人的心理状态。结果在那郭嘉的属下当中,有一个原本是就是牢头出身的暗部成员,为了讨好郭嘉,把自己在牢房之内经过多年的学习、以及使用过的刑囚经验,告送了郭嘉,并获得了郭嘉得重赏之后。那些暗部成员当中凡是有过逼供经验的江洋大盗,或是牢头等等,都纷纷地把自己的一技之长献给了郭嘉,有些人甚至是把自己只是听闻过的传说刑法,也都倾囊相授。而郭嘉在猎奇之下,也是获益匪浅。

  此时的刘明,见到郭嘉是如此的一幅模样,那真是彻底的无语了,只能暗自反省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可刘明和郭嘉如此的一高估那个侯成不要紧,这可就苦了那个侯成了。

  原本那个侯成在被捕之后,并没觉得咋的。侯成早在自己被自己的那些属下指认出来的时候,就已经有了觉悟。当然了,侯成是决不会有一死以报主公吕布的觉悟,反而是存下了投靠太尉刘明的打算。侯成自觉得自己乃是并州的典军校尉,身居要职,是个人物,只要自己在太尉刘明大人审问自己的时候,表现出一些英雄的气概。然后再表现出自己乃是受到太尉大人的感召,诚心归降的,那自己就算是不能再当个校尉的官职,可也不会小到那去的,而且那个幽州乃是富饶之地,幽州刺史太尉刘明大人属下的大小官员的俸禄又都是别的地方官员俸禄的四倍,并且幽州那里还可以名正言顺有回扣等大大的好处收取,这样一来,自己就算是只能在幽州当个小小的官职,也会比在那个穷并州的吕布手下当个典军校尉强多了。

  而且那个侯成还自己给自己找了个理由来开脱自己:我要是投靠太尉刘明大人,那也算不上我的不对,更不能怨我侯成不忠!我这是抛弃邪恶,投奔正义。古语有云:‘君不正,臣投外国。父不慈,子奔他乡。’那个无良的吕布,本身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也亏他真想得出来,竟然能想到要自己来幽州进行抢劫,为他募集军资,他也不想想,大伙做官,都图的是个什么?还不就是那些金钱、美女、权势吗?如果这些我都抢到手了,我还给你干什么?给了你之后,再让你赏赐一点给我,那还是你赏赐给我的吗?我这不成了有病了吗。何况,那幽州刺史太尉刘明大人手下的兵马,又号称‘天下第一军’,是那么好惹的吗?这不,我才刚进到幽州的地界,就被人家给一勺烩了。所以你吕布决不能怨我侯成不仗义。这事你自找的。

  这个侯成在给自己找到了足够多的理由之后,就安安心心的等着刘明对他的提审。侯成甚至还美滋滋的想到:如果那个太尉刘大人,因为他们并州兴兵来对我们幽州进行掠夺,从而心怀怨恨,需要自己出来作证,搬到那吕布,或是那并州的刺史大人丁原,那么一来,自己岂不是对太尉大人,大有用处。到时候只要自己再好好的表现表现,那自己说不定还能因此立下大功一件,那太尉大人还不得好好得重赏自己,要是那样的话,别说自己还有可能重新担任校尉的官职,就算是自己因此再升一级,也不是什么新鲜的事。

  可这侯成气定神闲的逍遥态度,落到了郭嘉派来的那些看管侯成的狱卒的眼里,可就大大的不一样了。他们哪见过这样的囚犯,一点也不担心自己的生死安危,泰然自若。这风骨也太了不起了。当下就把侯成的表现回报给了郭嘉。

  郭嘉在得到回报之后,借由那些狱卒的描绘,也对那个侯成产生误会了,本来郭嘉和刘明在分析完了候成的重要性之后,就对那个侯成高估了几分,这一下就更不敢小瞧侯成了。而郭嘉也不由得对这个侯成,头疼起来。这要是那个侯成在刑讯之后,油盐不进的,那自己岂不在主公面前显了眼。因此郭嘉在苦思之后,决定从人的本性出发,给那个侯成来点绝的,现在先蹾那个侯成几天,磨磨他的性子,而自己借这个功夫把那传说中的‘天下十大酷刑’做出来,到时候给那个侯成来个厉害看看。看看到底是他的风姿傲骨厉害,还是那传说中的十大酷刑更加厉害。

  郭嘉在得意的笑声之中,就把这个命令传了下去,其实郭嘉真的用不着如此,这要给那个侯成一顿板子,那个侯成肯定就会立马投降了,可也就使这些的阴错阳差,才成就了郭嘉的万世名声。

  自那郭嘉命令下来之后,那侯成就在没有过过一天的好日子。倒不是狱卒们虐待侯成,那些狱卒们成天给侯成好吃的,好喝的。把侯成侍候的跟个祖宗是的。可那些狱卒之中的大多数人看到侯成的眼神,分明就是一种怜惜,而且还有少部分的狱卒,是用一种充满了幸灾乐祸的眼神看着侯成,给人一种把猪养肥了再杀的感觉。如果这些眼神只是在一两个人身上出现,或是只是出现那么一两次,那侯成可能还不会在意些什么,可问题不是这样呀,这是所有的狱卒都这么地看,而且一看就是五天。而且无论侯成是如何的询问,那些狱卒就是什么都不说,但是却又都对侯成进行安慰,告送侯成不用担心,到过堂的时候,只要挺一挺,就过去了。可千万不要坏了主审大人的兴致。

  光这样还不算什么,在这五天当中,那些和侯成同一个监狱,但不同一个牢房的,与侯成一块被捕的那些士卒,天天都有人被拉出去严刑拷打,他们一个个都是活蹦乱跳的被押出去,然后是一个个得体无完肤,遍体鳞伤的被拖回来,侯成天天看着这些血淋淋的人从自己的眼前过来过去,那真是叫一个触目惊心呀。使侯成充满了兔死狐悲的感觉,尤其是侯成还被那些狱卒们,特意的安排在了刑室隔壁的牢房之内,每天那些受刑之人的惨叫之声,不绝于耳,而最让侯成害怕的,就是那侯成听了这么多天的行刑,拷打之声,自己竟然没有听到有任何一个人对那些受到严刑拷打的犯人,进行过审问,只是有时候听到那些刽子手在打的兴起的时候,喊上那么一两句:“让你偷,让你盗。打死了活该。”除此之外,就没有别的什么了。难到那幽州刺史太尉刘大人,竟然不重视自己这些人等,连问也不问,全都要活活的打死了算了。还是说那刘大人根本就还不知道有自己这些人。自己这些人的命运全都掌握在那刘达人的属下的小吏手中不成?这要是自己还有没见到刘大人,就被这些底下的恶吏给打死了,那自己还不是得屈死。

  这人吓人,吓死人。而侯成的这个自己吓自己,更是吓死人。还不到五天呢,也就三天多一点,那个侯成就彻底的崩溃了。不断地喊着要见幽州刺史太尉刘大人,可那些狱卒一个是早就得到过郭嘉得吩咐,不到日子,用不着找郭嘉。更用不着搭理侯成。另一个就是这些狱卒在看到侯成的表现正常之后,反倒对那个侯成不以为意了。认为这些小事那还用得着惊动郭嘉大人。

  不过,也算是天见可怜,第五天刚过,郭嘉的那些十大酷刑,在自己的收集下,以及马钧的帮助下,都做好了。开始提审侯成,一试十大酷刑的威力。而那个侯成也因此才没有疯掉。

  侯成在提审的路上,暗自跟自己说道:那么多天都挺过来了,一会儿自己可得表现得有一些骨气再投降,今后自己是吃肉,还是喝汤,就看着今天这一哆嗦了。

  侯成到的堂上,往那威严一站,力求表现出自己威武不屈的神采。可郭嘉一看之下,却有了几分的迷惑,原来那侯成现在表现得虽然不错,可毕竟饱受几日的精神煎熬,那神采怎么提也是提不出来的,反倒显得有一些死志萌生,了无生态的样子。郭嘉悄悄的问那些狱卒道:“你们是提前虐待过了侯成?还是说没给过他饭吃,饿着了他?他怎么是这个样子?”

  那些狱卒连忙回复道:“回答人,小的们可是一直按照大人您得吩咐办的,小的们都把他当祖宗是的照料,绝对没有人敢打过他,或是骂过他。而他也是自打看到大人为他安排的那些,每日里对他的那些同党进行严刑拷打之后,他才变成这个样子的,小的们也不知道这是因为什么。”

  郭嘉听了狱卒的汇报之后,满意的点了点头,对那侯成又是高看了几分。嗯。这个侯成很是不错。他竟能够心怀同僚的安危,誓与同僚共存亡,真是一条好汉。不过他现在心存死志,这招降的难度,可就又史上去了几分。可是唯有这样,才会更有挑战性。我倒要看看这一个忠贞的死士,是如何的承受这传说之中的十大酷刑地,这可是一个分析人性的的大好机会。只要他能挺过来,我立马向主公保奏他,把他放了。

  郭嘉把手一挥,两旁的差役立马把那些早就准备好的板子、棍子和鞭子往侯成眼前一扔。只听得‘哗啦’一声,让屋内的众人都是精神一振,一扫刚才的压抑之气。

  侯成听到这个声音之后,也不例外的精神一振,自打刚才侯成看到郭嘉之后,侯成虽然强打精神,装出一幅威武不屈的样子,可侯成的心中却对不是刘明亲自来审问自己,而感到深深的遗憾,而且侯成又看看郭嘉是如此的年纪轻轻,深怕郭嘉不知道好歹,指不定会是如何的用一些刁转古怪的刑法来折磨自己。当下,侯成就抱定了主意,只要对面的那位大人在给自己上刑之前,那怕是稍微的露出一点点地招安自己的意思,自己立马就降了。省的受那皮肉之苦。故此,侯成在听到刑具落地之声后,心中也使暗自得出了一口气。侯成默默地想到:该来的,总算是来了。对面的那位大人,您倒是赶快劝我投降呀。想到这里,侯成不由得满怀期盼的望向了郭嘉。

  而此时的郭嘉,在看到那个侯成充满了期盼的目光后,误会了。郭嘉心说:小样的。好啊,你竟然不在乎呀,还敢向我挑衅,希望我用这些东西来赶快的收拾你。好显示你的英雄本色,想得美。姥姥。

  郭嘉现在是热血沸腾,当下面带微笑的对侯成说道:“侯将军,果然英雄了得。视这些刑具有如孩童嬉戏之物。不过,小弟不才,身为幽州的参军从事,也不能辜负了我家主公的重托。先自我介绍一下,小弟姓郭,名嘉,字奉孝。请侯将军一定记住了我的名号。这些不入侯将军法眼的东西,小弟自是不能用来在侯将军面前献丑的。现在小弟请侯将军上眼瞧。”

  说着郭嘉又是一拍手,两旁的差役立马撤掉了屋中的屏风,把屋内的那些一直用屏风挡住了的东西亮了出来。

  郭嘉得意地对侯成说道:“侯将军,你来看。这就是小弟特意为你准备的传说之中的十大酷刑,一会就请您一个一个的品尝吧。”

  那个侯成在刚才郭嘉说不准备用那些板子、棍子和辫子来对付自己的时候,确实在暗中松了一口气,就是在听到郭嘉说另有东西来对付自己的时候,也能强自撑着,可等郭嘉把屏风撤下,亮出了里面的那些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刑具来的时候,侯成就撑不住了。虽然侯成不知道这些刑具都是干什么用的,那就冲着里面那个密布锐利钉子的人形箱子,以及一口被烧得滚开的,盛满了热油的大锅。侯成就万万不想尝试了,再听得郭嘉说那些东西就是传说的中的十大酷刑的时候,侯成扑通一下就跪在了郭嘉的脚下,磕头求饶道:“郭大人,小的可是那并州的典军校尉,也是朝廷的命官,您可不能乱用私刑呀。小的原意弃暗投明,归顺在太尉刘大人的驾下,誓死效忠于刘大人。您就放过小的吧。”侯成心中暗骂:我怎么这么倒霉的遇上了一个疯子加变态。一点招降的话都不说,就惦着虐杀我呀。我今后的前程呀,就这么的泡汤了。不过现在还是保命要紧。

  郭嘉还沉醉在忠贞之士与十大酷刑较量之后,到底是谁高谁劣的当中,在刚开始听到侯成的求饶的时候,郭嘉愣是没反应过来,自说自话的严道:“我当然知道你是并州的典军校尉,所以才让你享受这些超高级的待遇。”可随即郭嘉立马就反应了过来。吃惊的问道:“什么?你再说一遍,你竟然愿意投降?”

  

  

第一百二十四回 十大酷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