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三十八回 破关

    袁绍看到满营的众将之中,再无一人敢于请战,不由得心酸的说道:“可惜吾的上将颜良、文丑未至!得一人在此,何惧那华雄如此!”其实这袁绍也不知道那颜良、文丑能不能打的过华雄,故此不敢说颜良、文丑一定能斩华雄于马下,只是觉得颜良、文丑的功夫应该和华雄差不多。

  而这时,刘备突然献计说道:“盟主,咱们在与那华雄浴血奋战,可那太尉刘大人,现在却在一旁观看,坐享其成。实为可恨。如今,咱们不如让这太尉刘大人,也为这讨伐国贼董卓的盛举进些心力。”

  刘备的这些话,算是说到这些在座的各位诸侯的心眼里去了。这些诸侯谁不想着让他人多出些力,而自己能多捞些好处的。当刘备的话音刚落,在场的各路诸侯,纷纷的赞成说道:“盟主,玄德说得不错。那刘太尉大人的武勇,天下驰名。他的幽州兵马,又号称‘天下第一军’,如今这国贼董卓的气焰嚣张,正应是太尉大人一显身手的时候。”

  袁绍闻言,暗自盘算:我等在这里,损兵折将,凭什么让他坐享其成。也应消耗一下那刘明的实力。

  当即,袁绍带着曹操急冲冲地来到刘明的营帐,向刘明备说前言,大大的诉了一番的苦。然后请求刘明出兵摆平那华雄。

  刘明听到袁绍他们不敌华雄,心中暗想:果然如此。当初我在现代的那会儿,就听说过有‘关公温酒斩华雄’这么一段。如今这二弟关羽在我这里,你们能拿什么去斩得了华雄。

  刘明清楚地记得华雄不是关羽的对手,因此也就对此毫不在意的说道:“既然尔等不敌这华雄,我军前来共同讨伐那国贼董卓,自然也要尽一份心力。这汜水关,就由我幽州军马包打下来了。尔等尽管在一旁站脚助威就是。”

  随后,刘明传令,尽起马步三军,迎战华雄,今天要一举夺下汜水关,在关内安营休息。

  袁绍、曹操听得刘明的命令,就是一咧嘴,袁绍心想:今天我算是知道什么叫英雄好汉了。敢情这好汉都是吹出来的。我们这么些人都拿那华雄没办法。人家太尉刘明倒好,根本就没拿华雄当回事,就跟小孩过家家是的,现在就准备着晚上到汜水关里面休息去了。好!现在这个牛,你是吹出来了,一会儿我倒要看看你如何的收场。

  而曹操也觉得刘明有些自大了,但曹操又觉得刘明在和自己共同平灭黄巾之乱的时候,从来都是言出必中。心中又有几分期待这刘明能创造什么奇迹,让自己长长经验。

  于是,袁绍和曹操也不在这里接着呆下去来。起身向刘明告辞,立马回到自己的营盘。召集这各路的诸侯都前去观看那刘明到底是怎么样得,来取这汜水雄关。

  而刘明则带着自己的这些手下将领,率军前往这两军阵前。

  此时的华雄,原本因为连斩数员大将,心中高兴,仰天大笑。自觉得:就算是那李肃和吕布是如何的陷害自己,压制自己,可自己有真才实学,本领高超,现在关外各路诸侯无人能是自己的对手,自己连斩数员大将,不费吹灰之力,现在大功在握,今后就是自己飞黄腾达的日子了。

  本来,此时如果那刘明让关羽不动军马,快马单骑而来,以那关羽的本领来偷袭华雄的话,这华雄应该还是难逃一刀毙命。可那刘明不知道这些呀。刘明自以为‘关公温酒斩华雄’,那二弟关羽要战胜这华雄,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因此搞出了这么大的动作。

  这华雄正在得意张扬的时候,忽见对面营盘,金鼓齐鸣,那军队呼呼的往外冒。而且这些新出来的军队,和刚才的那些军队士卒,大不相同,一个个都是盔甲整齐,精神百倍,那队列往那一列,就透着千分的杀气,万分的威风。华雄久经军旅,一看这些部队,就知道这是一支身经百战的精锐之师,立马就把自己的张扬收敛起来了几分。打起了精神,注意看着对面新出来的这支部队。

  而此时,刘明也嘱咐关羽上前去把华雄战败,好攻取汜水关。

  其实,刘明原先对古代的这种讨敌叫阵,两个武将对挑,也是大不以为然的。可随着刘明在古代待得久了。也逐渐的理解了这种两员大将,在阵前单条,在这冷兵器时代,也是一种不得已而为之的无奈之举。这冷兵器时代的战争,一个是因为人口稀少,这兵丁基本上就是老百姓,这要是把兵全都杀光了,空取一块地方,那也是没有什么实质上意义。就像那先秦的白起,在坑杀了赵国降卒四十万之后,那赵国就一下再也缓不过来元气来了一样。而两国交战,取得就是人口,土地,资源。故此,这些士卒除了是不得已而杀之的情况下,一般都是宝贵的生产力。所以,如果能通过武将单条来解决,那是最好不过的了。而且,这武将单条,最主要的还是着冷兵器时代,讲究的就是大集团的对战,讲究的就是谁的兵马多。可这统帅的兵丁多了,一个是那将校的数量就跟不上了,根本就没那么多的尉官去统帅士卒,往往是叫一员大将统帅个几千,上万的军队。而另一个就是此时的人们意识中,还没意识到把部队建设扎在连队上的重要性,往往认为‘千军易得,一将难求’。故此,这打起仗来,只能是通过双方武将的单条,用以来鼓舞士气。就跟在现代的蛊惑片中,两个黑帮开战,先是两个老大盘道,然后才是小弟对砍一样,而且就连国外的冷兵器时代的战争,那也是要先有两个骑士单条的一样。

  刘明在这几年之中,明白了这个道理之后,也就不再排斥武将单条的这种在原来自己视为愚蠢的举动了。而且每当有武将单条时,那还真给人一种热血沸腾的感觉。

  关羽受到大哥刘明的命令,纵马来到两军阵前,单睁凤目,对着华雄高傲的说道:“华雄上前受死!”

  这关羽本来就是一个自傲无比的人,除了少数的几个人之外,他是谁都没看在眼里。虽然关羽这几年跟着刘明,性格开朗了很多,偶尔也能开些玩笑了,可关羽骨子里的那股傲劲,那是怎么也改不过来的。如今这关羽在幽州,那是太尉刘明的二弟,除了刘明,就属他的官大了,这关羽读了张飞给的《春秋》后,更觉得这作人,得要先立品,以自己那么大的威名,那么高的身份,怎么能先出手。

  华雄看到关羽如此的傲慢,先是大为恼火,可又看到这关羽不动如山的气质,而且关羽的那一口大刀,又比自己的大刀,大上了一号不止。华雄倒吸了一口凉气,能用怎么大的大刀,这得多大的力气,而且什么样的材料能铸这么大的大刀而不坏,这绝对得是一个宝家伙。

  华雄谨慎的问道:“某正是华雄。来将通名报姓,爷爷刀下不死无名之鬼。”

  关羽傲然说道:“某乃幽州刺史,太尉刘大人帐下左军将军关羽关云长是也。华雄,你到得阴间之后,可要记得某家的名号。”

  华雄听到幽州的名号,就知道今天是不能善了了。打点了十二分的精神,催马疾驰,背拖长刀,就向关羽跟前快速的靠近。这华雄到得关羽近前,侧刀就向关羽砍来。华雄这一刀,人借马速,那叫马快刀急,只见刀光一闪,那刀就到了关羽的近前了。

  关羽有心试一下华雄的力气,全无花招的硬接了华雄一刀。可这一下,关羽可吃了大亏了。本来这关羽的膂力应该能胜过华雄的,可华雄这一回是策马轮刀,那刀上可带着马的加速度了,而且这一刀不是从上往下劈,而是横着砍过来的,这要不是关羽有马镫借力。本身的骑术又高超的话,关羽这一回,非得让华雄砍到马下面去不可。

  不过,华雄砍了关羽这一刀,自己也是十分的不好受,这力量是相互的,这华雄又没马镫借力,那身形在马上晃了几晃,也好玄没从马上掉下来。

  关羽对华雄这一刀,不由得叫了一声:“好!”同时也激起了关羽武人的斗志。

  此时,二马交错,关羽和华雄已经分开了。关羽圈回马来,遥遥的对着华雄喊道:“这回你也吃某家一刀。”一边喊着,关羽一边就向华雄那里飞驰。

  关羽得刀长,两人刚一靠近的时候,关羽搂头就给了华雄一刀,这华雄刚才也知道了关羽的力气,不敢怠慢,双手托刀,就挡开了关羽这一刀。

  这回也算是华雄机警,没用刀杆硬接关羽的刀头,而是用自己的刀杆架住了关羽大刀的刀杆,这要是华雄不知好歹的硬用刀杆接关羽大刀的刀头的话,恐怕就只凭着关羽这口用刘明炼出来的好钢锻造的宝刀,再加上关羽的神力,就能把华雄连刀带人,劈做两半。

  可华雄虽然躲过了这一刀之危,可关羽却借着华雄举刀一搪之力,扳刀头,献刀纂,噗的一下就捅过去了,华雄连忙侧身让开。可就在二马交错之时,关羽又反手轮刀,向华雄砍了过来。

  此时华雄在马上已经是身形不稳,眼看这一刀,华雄就要无论如何也躲不过去了,可是这华雄也不愧是西凉的好汉,这一辈子就在马背上滚过来的。只见华雄就着身形不稳的式子,单手抓鞍,就从马上滚了下来,而到了地上之后,华雄用脚一点地面,抓着马鞍的那只手一使力,这人又跳回到了马背之上,正好躲过了关羽这一刀。

  这两边观阵的军卒,都为关羽和华雄的高超武艺,喊成了一片。那助威的鼓声,更是如爆豆般的响个不停。真是鼓声震天。

  而关羽看到华雄能躲过自己的一马三刀,也觉得华雄武艺了得,起了几分惜才之意。

  可接下来,那关羽、华雄各出奇招,战作了一团,旁边功夫差一点的,那就只能是光看到两团刀光,而根本看不出这关羽和华雄到底是如何动手的。

  五十个回合过去了,关羽和华雄还是难分胜负。这关羽不由得暗自着急:这可是自己在天下英豪面前的第一仗,以前自己杀的那些,不过是一些造反的无名之辈。如今自己杀这个华雄这么长的时间,还没有取胜,岂不是既辜负了大哥对自己的期望,又让天下的群雄小瞧了自己。关羽心急之下,决定用自己的绝招‘拖刀计’,背砍赢之。于是关于在这胜负不分,两军高声喝采,鼓声正急之时,找了一个机会,拨马便走。

  那华雄此时也正杀的兴起,见关羽拨马走了,也不仔细思量,催马就追。一边追,一边嘴里还喊道:“关羽休走。吃某家一刀。”

  关羽的这匹宝马良驹,那可是马王。特通人性,被这关羽训练得得心应手之极,这关羽要用‘拖刀计’,这匹宝马在关羽的操作下,那是光抛蹄,不动地方,别人听着关羽的马蹄声挺急,可这马实际上跑得并不快。要不,就如今关羽的这匹宝马良驹,天底下能追上的,还真没有几个。而如果真要是这样的话,那关羽的‘拖刀计’也不用使了。谁都追不上,这关羽还砍谁去?

  如今,这关羽却一边催马跑着,一边听着身后的动静。感觉身后华雄的距离差不多了,关羽方欲用刀砍去,忽听得脑后一声响;关羽觉得这动静不对,急忙回头看来,却见那华雄马失前蹄,摔倒在地下。

  关羽心念之间急转,暗思:这要是自己借这个机会,一刀把那华雄杀了,那这些天下的英雄,还不真的以为自己不是这个华雄的对手,却赶寸了,让自己拣了一个便宜,才能杀的了这个华雄。如此,自己岂不是被天下英豪取笑。当下,关羽急回马,双手举刀猛喝道:“某家且饶你性命!快换马来厮杀!”

  而这华雄久居西凉,熟识马性,被这马一摔,华雄当时也就明白了,自己这匹马在自己和关羽交战的时候,受不了自己二人的力气,早就已经是马力疲乏了,故此才会把自己摔下马来。而就凭着自己这体力不支的马,竟然还能追得上关羽,那分明是关羽诈败,准备给自己来阴的。华雄把眼一闭,心说这回算是完了。等着被关羽杀吧。可紧接着,关羽竟然让自己换马再战,华雄不由得为关羽的仁义感动。可华雄又一想:这关羽诈败,自己都没看出来。就算是自己再和关羽打下去,恐怕也难于取胜关羽。可自己要是战胜不了关羽,这回去之后,那李肃决不能放过自己。自己回去之后也难逃一死。想到这里,华雄不由得心灰意懒。觉得自己左右是没有活路了,长叹一声说道:“苍天不公!可怜某华雄一身的武艺,却难逃奸人的陷害。今虽得关公义释。奈何活路全无。唯有一死,了此残生。”说着,华雄就抽出宝剑,要抹脖子。

  可就在华雄抹脖子的时候,那关羽看得蹊跷。一刀把华雄的宝剑磕飞问道:“华雄。你我胜负未分。你因何轻生?”

  这华雄本来就屈,被关羽这一问,不由自主地就把李肃如何的压制自己的事情,全都说了出来。最后华雄还说到,只要是自己不能取胜,回去必难过李肃这一关。故此轻生。

  关羽听完了是哈哈大笑说道:“华雄。你好糊涂呀。自古道:‘良禽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侍’。如今这国贼董卓,残暴不仁,上欺天子,下压群臣。弄得是天怒人怨。那自取灭亡之辈。你是英雄,早就应该弃那国贼董卓而去,如今你又受到奸人的陷害。何不弃国贼董卓而去,再投其他的英雄豪杰。”

  华雄想了一下,觉得关羽说的有理,可又有所顾忌的说道:“关将军,您说的有理。某家倒是想弃暗投明,另寻明主。可奈何这天下的英雄,几乎全都聚集在此。而某家又连伤了他们数员大将的性命,恐这些天下的英雄,容不得某家。还请关将军为某家指条名路。”

  关羽高兴的说道:“两军交锋,各为其主。技不如人,这又怨得了何人?如若你惦着弃暗投明。那我家兄长,幽州刺史,当朝的太尉大人,心胸宽阔。仁义过人。天下谁不敬仰?而且某家也可为你代为引荐。”

  华雄一听大喜,对关羽磕头说道:“故所愿,不敢请尔。今某华雄得关将军义释,又蒙关将军指明活路,某家也不敢奢求在太尉大人的手下为官。只求在关将军的手下听用,足矣。”

  关羽是拈颜大笑,连声说道:“好,好,好。你我以武结交,一见投缘,某家今天就收下了你了。今后你就是某家的左军先锋将。”

  华雄高兴的说道:“将军,末将愿领兵攻破这汜水关,以作晋见之功。”

  关羽微笑说道:“不必了。你来看,这关头的旗号,可还是那国贼董卓的旗号否?”

  

  

第一百三十八回 破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