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四十一回 张飞战吕布

    曹操本来在听完兖州刺史刘岱所言后,觉得这倒也是一个不错的办法,可曹操刚惦着表示赞同,就听到那袁绍的发言了,曹操立马就火了。曹操暗骂道:袁绍今天怎么了?这不是整个的一个傻瓜吗。颜面?颜面值多少钱一斤?颜面又有个屁用?当初你这傻瓜,轻易的就对那太尉刘明许下了诺言,节省了那太尉刘明的许多兵力。就足以说明你是一个笨蛋。如今你又拉不下脸来找那太尉刘明来此协助解决问题。到宁肯自己损兵折将。你真是一个十足的蠢材,二百五。当下,曹操站起身形,毫不客气地说道:“本初,如今国难当头,汝怎可为了些许颜面,而误大事耶?”

  曹操这么一说,那袁绍更不乐意了。袁绍怒声说道:“大丈夫生于天地之间,岂可不讲颜面二字。我等皆出身于显贵,承袭祖宗之荣耀。即使我等身招劫难,也不可使祖先之英明受损。”

  曹操都快被袁绍气晕了,这世上怎么还有这么蠢的人。

  可还没等曹操发难。那孙坚出身贫寒,又有过‘轻绞’的资历,当初杀那荆州刺史王叡,就是因为王叡看不起自己的出身而造成的。此时孙坚又听袁绍说出了这有关出身的话语。那孙坚当时就怒火冲天,而且,就因为这股怒气,孙坚更是想起了当初那袁术还曾经断了自己的粮草,造成自己的惨败。这一下,新仇旧恨,聚到一起,那孙坚就再也顾不得袁绍的身份了,站起身来吼道:“好一个要讲究颜面。那董卓与我,本无仇隙。今我奋不顾身,亲冒矢石,来决死战者,上为国家讨贼,下为将军家门之私;而将军如今却要讲究颜面,不知要置我等于何地?而且,当初将军之弟,身为总督粮草之要职,理因应付诸营,无使有缺。而他却对我营不发粮草,致坚败绩,那时将军的颜面又在哪里?如若那时坚身遭惨死,将军又何以安心?”

  孙坚说完,手按宝剑,怒视袁绍。其他的诸侯也全都看着袁绍无语。

  这袁绍一下子就有些心虚了。当即对孙坚赔不是说道:“文台见谅。舍弟之事。吾实不知也。待战后,吾一定彻查此事。给文台一个交待。如今文台还是要以大局为重。在我等先讨伐了那个国贼董卓之后,再议此事。”

  随后,袁绍又无奈的对曹操说道:“孟德提醒的极是。吾现在痛思家叔之不幸,实无心处理此事。孟德与那刘太尉,甚为的相熟。请刘太尉来此的重任,就由孟德代为辛苦了。吾暂且休息一下。”说完,袁绍扭身走了。

  曹操暗哼一声,心中想到:你袁绍枉为四氏三公之后。好谋无断。欲图大事而惜身。而且毫无担当。如今知道错了,还不敢自己去面对刘太尉。真是一个无能的匹夫。

  当下,曹操率着各路诸侯,齐奔刘明的大营而来。

  到得刘明的大营之后,曹操向刘明备诉前言,讲那吕布是如何的勇不可挡。而各路诸侯又是如何的无人可敌,因此特地前来请刘明出兵协助。

  这刘明本来在曹操说完之后,就惦着和曹操打打太极,把曹操说回去算了,接着让那袁绍的联军和董卓的军队互相消耗。可就在这时,刘明突然看见郭嘉在不断地给自己使眼色,同时颔首示意。刘明和郭嘉配合多年,哪还不明白郭嘉的意思。这分明是让自己答应吗?虽然刘明还没明白郭嘉为什么要自己答应,可刘明相信郭嘉绝对不会做无用功。这刘明立马就把到了嘴边上的话给改了过来。笑哈哈的对着曹操等人说道:“讨伐国贼董卓,乃是我等之首要。我等自该齐心合力,共赴国难。那有什么你我之分。诸公但放宽心,明日我幽州的军马,自会前去对敌那个吕布。”

  刘明说完,这以曹操为首的各路诸侯,无不称赞刘明仁义,爱国。最后全都高高兴兴地走了。

  而在这些诸侯走了之后,那张飞不明所以地问道:“大哥。咱们当初不是计划好了,先让那些诸侯和董卓去狗咬狗的吗?怎么大哥又变了主意?”

  关羽在一旁拈须微笑道:“三弟,难道你刚才就没看到奉孝再给大哥使眼色,而且又对大哥颔首示意?”

  张飞不好意思地说道:“二哥。刚才小弟看倒是看见了。可那就是奉孝再给大哥使眼色吗?俺还以为奉孝是迷了眼了呢?”

  当时营帐之内就笑作了一团。

  张飞顿时更不好意思了,恼羞成怒的说道:“笑啥?有什么好笑的,谁在笑,就出去和俺老张单练。俺老张一定让你们知道什么叫好笑。”随后,张飞又对郭嘉问道:“奉孝,你没事跟大哥使什么眼色?又颔首示个什么义?”

  郭嘉没好气地对张飞说道:“什么使眼色,颔首示意的?我就是迷眼了,我看到主公看我,所以才点头告诉主公我就是迷眼了。”

  “怎么样?怎么样?俺就说是奉孝迷眼了,你们还不信。现在连奉孝都这么说了。你们还有什么可说的。”这一下张飞可得着理了。得意洋洋的说道。

  本来这满营的众将,畏于张飞的武勇,不想和张飞单练。全都收敛了笑容。可这一下却全都忍不住了。又都笑了起来。就连刘明也是笑了好一阵,才收住了笑容说道:“三弟休要认真。此乃奉孝再和你玩笑尔。”

  张飞恍然大悟,窜了过去,一把抓住郭嘉说道:“好你个奉孝,竟敢开俺老张的玩笑。今天俺老张要是不教训教训你,你还不反了天去?”说这就要教训郭嘉。

  郭嘉连忙说道:“三将军息怒,三将军息怒。我这就告诉三将军我的意图。三将军还是先把我放开好不好。”

  这张飞本来也没惦着真的把郭嘉怎么样。只是平时和郭嘉玩笑惯了,想借机吓唬一下郭嘉罢了。张飞看到郭嘉如此说,也就放开了郭嘉,对着郭嘉说道:“赶快把你的那些鬼主意全都交待出来。要知道俺老张可是一个急性子的人。这要是等的急了。你知道后果的。”

  “明白。明白。”郭嘉整理了一下服饰,低声说道:“真是一个粗鲁的人。”

  张飞断喝一声:“你说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郭嘉连声解释道,随后又赶快的说道:“我给主公示意。乃是因为那些诸侯要打得不是别人。正是那吕布。要知道这吕布的兵马,就是并州的兵马,而并州的兵马,不就是咱们的兵马么?如此,岂可让那些诸侯,平白的消耗掉了。而且那些诸侯来此请主公协助,并不是那盟主袁绍领来的。可见袁绍的联盟内部,必然有了分歧。这可正是主公收买天下诸侯人心的时候。何况,这些诸侯来请主公,乃是因为他们全都拿那吕布没有办法了,故此才不得不来请主公。而主公要是把那吕布战败了,则主公长胜的威名,必然会深深的烙在这些诸侯的心里。这主公的威名,也就会借着这些诸侯之口,威震天下。”

  郭嘉说完,满营又是一片欢笑。不过,这回却是为了主公刘明能够威震天下而欢笑。

  次日,刘明领着大军,重新逼近了虎牢关。那吕布也是不等刘明安下营来,就率队冲杀。可这刘明非比王匡,那幽州的军马,更是训练有素,刘明一万弓箭兵的一顿箭雨,就把吕布逼退了。刘明从容不迫的安下了营盘。那些随刘明而来的各路诸侯,全都暗挑大指,这幽州的兵马,果然进退有度。

  那吕布冲阵不成,被刘明的一顿箭雨射退了。也不敢再纠集兵马冲杀了,毕竟联军的几十万大军在那摆着呢。吕布可还没傻到那地步的,以自己的三万人,去和联军第几十万大军硬碰硬。可话虽如此,那吕布却也是不甘心就这么的算了,还是在远处对联军大骂搦战不止。

  可这刘明就是不理睬那吕布,直到中午之后,所有的将士全都饱餐过后,休息已毕。刘明才传令列队出征。

  此时的吕布本来是骂得累了,惦着回营休息的。可好不容易看到联军出来人了,立马就精神振奋的忘了休息。纵马持戟,耀武扬威于两军战场之上。

  看到吕布如此的飞扬跋扈,那张飞当时就忍不住了,当下大吼一声:“吕布休的张狂。你家三将军来也。”催马就冲了过去。

  说起来,这张飞也是憋得够呛了。这张飞本来就好斗。先前就看到二哥关羽和华雄的一场精彩比斗。那手痒的就不得了。后来又听得那些诸侯把吕布吹得是神乎其神。这张飞更是连心都痒痒了。早早的就峁足劲了。这回可算是见着吕布了,立马就连跟刘明打个招呼都等不及的冲了过去。

  张飞这一冲不要紧,可把刘明急坏了。这刘明自打关羽不仅没能温酒斩了华雄,而且还和华雄打了个难解难分之后,就深深的知道传言不可信了。这回面对吕布,刘明一想到三英战吕布的传言,就根本没惦着和吕布单打独斗,先是耗了耗吕布的锐气。然后就准备一拥而上,利用军队的优势,击溃吕布。可如今张飞往上这么一冲,这刘明能不担心吗?不过,刘明也知道张飞的脾气,这回怎么的也得让张飞过过瘾再说。刘明只得嘱咐关羽、黄忠等人好好的为张飞观敌瞭阵,注意张飞的安全。

  此时张飞快马疾驰,挺丈八蛇矛,就对着吕布来了一个突刺。那吕布早在张飞喊的时候,就觉得张飞中气十足,气势非凡。因此也不敢轻看张飞,看到张飞来了这么一招。吕布也立马催赤兔马向张飞冲了过来。

  这吕布挥舞方天画戟,迎向了张飞,紧跟着,方天画戟和丈八蛇矛两件兵器,就毫无花巧的碰在了一起。只听‘当啷’一声巨响,震的两军的将士,全都是耳根发麻。而这吕布的赤兔宝马和那张飞的黑王宝马也全都震退了几步,是‘唏溜溜’的咆哮不止。

  吕布倒吸了一口凉气,暗自赞叹道:好大的力气。竟然能和自己的膂力不相上下。看来今天自己又可以过回瘾了。

  那张飞也是暗自赞叹道:这吕布果然是名不虚传。这力气真是不小。比自己当初和典韦相识前的力气还大。不过自己现在今非昔比,武艺大进,这力气上自己和他差不多。就不知道他的武艺到底如何了。

  吕布端详了一下张飞,大声喝道:“来将通名。”

  张飞大声回到:“幽州太尉之三弟,燕人张飞是也!”

  张飞和吕布互相对视了一下,气势不相上下,终于同时向对方发起了猛攻。这回吕布和张飞一交手。那激烈的程度,可比当初吕布独战颜良、文丑的时候,又是强上了几分。这吕布和张飞的马匹,那全都是万中挑一的马王,往来厮杀,盘旋,全都是快如闪电。瞬间即至。而吕布和张飞也全都是武艺纯熟,神勇无比。这一来二去,一百多个回合过去了。二人不分上下。而两旁观战的将士,全都被张飞和吕布二人的精湛武艺惊呆了,全都忘了时间的流失。当然了,这也跟吕布和张飞的交手太快有关系,虽然两人动手一百多招,可时间上却没过多久。

  紧跟着又是五十回合过去了。也可能真的是张飞的武艺大进,也可能是吕布被刘明的那个疲兵战术闹得,以疲惫的状态,迎战这憋足了劲的张飞,反正现在的这个吕布有点顶不住张飞了。这一点不仅吕布心里明白,就是两边观阵的高手,如关羽和张辽等,那也是心知肚明。那关羽是高兴非凡,觉得自己的这个三弟,这回可是人前显贵,鳌里夺尊了。而那张辽则是暗自替吕布着急,觉得主公既然打不过张飞,何不用绝招赢之?

  

  

第一百四十一回 张飞战吕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