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六十五回 兵权

    张秀儿走得倒是轻松如意。可张秀儿走了之后,留下来的事情也不少。

  别的人还不怎么的。可暂时代理军务,负责筹划攻打辽东的郭嘉,那可就忙坏了。

  虽然郭嘉对于张秀儿交权的这种做法,那是十万分的赞同。而且就算张秀儿不这么做,郭嘉也会想办法把张秀儿的兵权给弄回来,交还给刘明。可随着张秀儿的交权,这交权之后的问题,那也就暴露了出来。

  别的问题到不大,问题就是这些黑山军的骨干,本来就是以张秀儿的亲卫营和‘黑山三十六卫’的将领以及各营各队的祭酒为首。平常这些人在张秀儿的铁血领导下。那是绝对的服从命令,听从指挥。可如今张秀儿交权了。这些人也就谁都不服谁了。而且这支黑山军的编制,也是仿制刘明幽州军的编制,管理得非常严格。绝对可以说是张秀儿一个人的铁杆军队,平日里张秀儿指挥这支黑山军倒是如臂使指。可如今整编起来,那难度也是不一般的大。郭嘉倒是想混编这支黑山军的部队,可根本就插不进人去。而黑山军的众头目也对郭嘉惦着架空他们兵权的做法而感到反感。

  郭嘉在分析了前因后果之后,觉得这些黑山军害怕权力架空而拒绝合作还不是最主要的问题。而最主要的就是这支部队是一支以黄巾军为底子的部队,虽然这些黑山军的将领和士卒十分惧怕刘明的威名,可是这些人并没有对刘明的崇拜之心。

  郭嘉现在虽然明白这其中的奥妙,可现实就是郭嘉无法信任和调动这支部队。可是要让张秀儿接着来带领这支黑山军,别说张秀儿和刘明久别重逢,会不会答应。就连郭嘉自己也是万万不能容忍的。郭嘉无论如何也不能容忍主公手下会有一支不完全忠于主公刘明的军队存在。

  因此,郭嘉独自一人挑起了这千斤的重担。甚至没把这些事向正在组建军校的刘明汇报。费尽了心思拉拢、收服这些黑山军的将领。

  可是,这些黑山军之间的乱事,实在是太多了。以至于郭嘉在忙于调解黑山军各种问题的时候,甚至都产生过干脆激起这帮黑山军的兵变,然后把他们全都剿灭掉的想法。用来一劳永逸。干脆利索。

  可郭嘉随即又想到这支黑山军是张秀儿辛辛苦苦为刘明一手拉起来的。这要是被自己毁了。别说对不起张秀儿,就是主公也不会忍心这么多的人无辜丧命。而且那张秀儿要是发起火来,动用‘金钗盟’的实力,自己也没什么好果子吃。

  当然了,如果剿灭了黑山军之后,单单只是这点问题的话,以郭嘉对刘明得忠心和图谋天下的志向,郭嘉早就毫不犹豫的动手了。只是郭嘉深深的知道,现在乃是群雄四起,乱世来临的初始,如果自己要想帮着主公在这种环境下一展大志,那主公刘明必须要有一个好名声,才能吸引四方的豪杰来投奔。从而最终达到天下一统的实力。可如果自己在这么一个紧要关头,把这些投靠过来的黑山军用心计剿灭了,那今后不仅会影响主公的声誉,使各方豪杰不敢再来投奔主公,而且现在黑山军有十二万的军马,自己这方只有七万来人,就算是自己的计谋在如何的得当,最后损失的都是自己的兵马。得不偿失不说,还会给了那些虎视幽州的群雄一个可乘之机。如此幽州就危险了。故此,郭嘉只能在这些日子没白没夜的操心劳累,调节各种纠纷矛盾,希望能把这支黑山军的部队,平稳的转化过来。

  虽然郭嘉是如此的劳累,可如今在幽州上下,各司其责,全都忙得不可开交的情况下,甚至连刘明都没有察觉到郭嘉都快累劈了。不过,郭嘉的辛苦,还是被一个有心人看在了眼里。这个有心人不是别人,正是糜糜,糜大小姐。这糜大小姐自打从蔡琰那里得知刘明有意撮合自己和郭嘉的婚事,出于女儿家的本能和羞涩,最近到是没再跟在郭嘉的身后乱转。可派仆人去给郭嘉送汤送水的次数可就更多了。而且郭嘉府内的上上下下人等,也早在糜大小姐的金钱攻势和雌威之下屈服了,早就发自内心的认定糜大小姐就是郭府的女主人了。因此郭嘉的一举一动,无不落在糜大小姐的眼里,痛在糜大小姐的心头。最后,糜大小姐忍不住就向蔡琰诉苦。而蔡琰又能对这事有什么好的办法?

  不过,蔡琰虽然不能解决这个问题。可蔡琰自豪的认为:自己的夫君刘明绝对可以轻易的解决这个问题。于是,蔡琰安抚了糜大小姐之后,就在晚上和刘明亲热的时候,把这事和刘明提了。

  刘明一听之下大为着急,十二万的黑山军不稳,那还是小事?心中有些埋怨郭嘉如此重大的事处理不过来,也不知会自己一下。当下也顾不得蔡琰了,叫蔡琰独自休息。起身就找张秀儿去了。同时,刘明又传令情报组把最近关于黑山军的情报,给自己送一份过来。

  而刘明在去张秀儿卧房的路上也冷静了下来,觉得这黑山军别管怎么说,那也是张秀儿一手拉起来。就算再怎么乱,最不济,只要张秀儿从新出来接掌黑山军,那黑山军也就没什么大事了。而且郭嘉既然到现在还没跟自己提起此事,那说明这事现在还不算太严重。还在郭嘉处理的范围之内。

  刘明放下心来之后,也不禁有些好笑。自己最近忙于军校的成立,把其他的事都丢给郭嘉一个人处理,以至于把郭嘉累成这样。是有些过分。不过也因此看出来了这个糜大小姐对郭嘉倒是一片真情。也算是不错的了。

  而且,刘明也清楚地意识到,从以前郭嘉刚来到幽州,就给自己提了一大堆不错的建议,随后又以只管献策,不管决断和实施为由,把这些事情丢给了自己,以及后来郭嘉刺杀董卓,曹操等人失败,而在总体战略设想却又能在知己知彼的基础上,胆大而周密的考虑等行为看来,这郭嘉最为擅长的还是全盘的策划以及总体战略的构想和具体战斗的战术应对。可在处理一些单调而琐碎的事情上,就差了一些。而且以郭嘉的形象,怎么看,那也是一个风度翩翩的才子,最多在喝醉了的时候,也是一个放浪不羁的狂歌之士,怎么也不像一个治军严整的军人。这郭嘉本身都没那个军人的素质,又怎么可能把土匪出身的十二万的黑山军给整顿好了呢?看起来由于郭嘉最近的言无不中,以及郭嘉在自己心中的名头,自己最近是太过于相信郭嘉的能力了。以至于认为郭嘉无所不能了。如今看来,郭嘉最少在训练军队,和统领军队上差了点。而以前由于自己的幽州军队,都是严格服从命令的。从而导致自己并没看出郭嘉的这个弱点。

  刘明一边想着,一边已经来到了张秀儿的房外。刘明敲了敲门,呼唤了张秀儿一下。

  张秀儿满怀奇怪的开开门,向刘明问道:“你都陪了我好几天了,不是说好了今天你去陪文姬妹妹的吗?怎么又来了?”

  刘明一边走进屋里坐下,一边跟张秀儿说道:“还不是你的那支黑山军闹得。”

  “我的黑山军怎么的了?”张秀儿关心则乱,连忙向刘明追问道。

  刘明简单的把蔡琰和自己说的那些事向张秀儿交待了一下。

  而就在刘明刚交待完的时候,刘明要得那些情报,就被属下送来了。刘明和张秀儿看了一下这些情报,还真没什么大事,主要就是郭嘉惦着安排一些人到黑山军里面去管理而没有成功。随后,由于黑山军的‘三十六卫’平日里就是一种竞争的关系。现在更是谁也不服谁。就连郭嘉想从黑山军里面找一个人出来管理,都不太好办。最后,郭嘉只能利用黑山军内部的种种矛盾,对这些黑山将领进行分化瓦解和拉拢。以求完全控制这支黑山军部队。

  刘明看了之后,摇了摇头。心说:郭嘉果然只是大军师级的参谋长,而不是大统帅的料。怎么能用政治上面的那一套来管理军队呢?这样的话,就算是你把所有的将领都控制住了,这军队还有战斗力吗?

  而张秀儿再看完了这些情报后,也气恼的说道:“这帮家伙太不像话了,我这才走了几天,他们就要造反了不成?相公。你说怎么办吧。咱们得好好的教训教训这些不听话的家伙!”

  刘明双眼看着张秀儿说道:“秀儿,你说怎么办,我就怎么办。”

  刘明把决定权一交回张秀儿,张秀儿倒显得有点迟疑了。张秀儿犹豫的说道:“相公。这些黑山军本来就是我们‘太平道’忠实的弟子出身。虽然他们现在是有些不像话。可是随相公你怎么惩罚他们都成。只是请相公念在他们曾经忠心的跟随我出生入死多年的辛劳上,给他们留一条活路。”

  刘明心中暗笑,别看张秀儿刚才说得凶,可现在一动真格的,还是有些心软。刘明伸手把张秀儿揽到了怀里,深怀歉意地说道:“秀儿,这几年苦了你了。我怎么会把你的心血浪费掉呢?而且你相公我,像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家伙吗?”

  张秀儿虽然有些陶醉于刘明的温存,可事关自己原先手下的生死,不敢大意,轻轻掐了刘明一下说道:“别哄我了,你倒是说说你准备怎么办理此事?”

  刘明忍着疼,没敢叫出声来。对于张秀儿的这种小动作,刘明多少有些习惯了。有道是:打是疼,骂是爱。对于老婆的这种爱意的表达,自己怎么能反抗呢?而且,别说自己舍不得打她,就算是自己舍得,可是要真的动起手来,自己还真不见得能打得过这个张秀儿。谁让自己当初看走了眼,只看见张秀儿纯真温柔的一面,而当自己发现张秀儿暴力的一面时,自己不仅已经和张秀儿上chuang了,而自己更是深深地爱上了这个张秀儿。而且,这个张秀儿如今的性格,多少也是自己培养,宠爱出来的。因此,刘明只能阿Q精神的暗自叹息一下:找个功夫高的老婆哪都好,就这点不好。

  不过,刘明叹息归叹息,张秀儿问的正事,刘明也不能不理,刘明正色的跟张秀儿说道:“秀儿,治军之道,首在兵权。所谓兵权,就是将帅统率三军的权力,它是将帅建立自己的威信的关键。只要将帅掌握了兵权,那就抓住了统领军队的要点,好象一只猛虎,插上了双翼一般。不仅有威势而且能翱翔四海,遇到任何情况都能灵活应变,占据主动。反之,如果一个将帅失去了这个权力,就不可能指挥好一支军队,就好象鱼、龙离开了江湖,想要求得在海洋中遨游的自由,或是在浪涛中奔驰嬉戏的乐趣,那也是万万不可能的。而咱们幽州的军队,就是一直以这种理念为导向训练的。咱们幽州的大小官兵,除了我之外,不管是谁,那都是认职不认人的。不管是谁,只要他被授予了那个官职,那他所辖下的官兵就会在他不反叛咱们幽州或是背叛我的时候,对他的将令,那是惟命是从。而你在外面训练的这支黑山军,虽然也是按着幽州的军制训练的,可是你没有领会这其中的精义,长期的任由那几个将领带兵,虽然同样训练出来了一支精兵,可这精兵,却是只认人,而不认职的。所以在换人领导的情况下,才会产生了指挥调动不灵的现象。不过,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正好我刚成立了军校。就让他们成为头批的学员。这些人只要在军校里面学习一下,就能改造好的。毕竟你的这些黑山军原先都是穷苦的农民出身。打仗,就是为了过上好日子,能吃得饱,穿得暖。而咱们幽州,别的没有,就是有钱有粮。满足你的那只黑山军的需要,那是轻而易举,不成问题的。不过,如果那些黑山军里面有怀有异心,或是祸害百姓的败类的话,那我还是要将那些败类彻底铲除的。”

  张秀儿受刘明得语气感染,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而此时如果有一个知道张秀儿身份的黑山军头目,看见张秀儿的话,绝对不会相信面前的这个张秀儿,就是黑山军的大当家的。

  而刘明看到张秀儿这一幅乖巧的模样,微微笑道:“也没这么严重了。备不住咱们只要请你的那些黑山军的首领们喝杯酒,这问题就全都解决了。”

  张秀儿这才醒过味来,白了刘明一下说道:“好啊!你刚才敢吓唬我。”

  刘明一笑,不再纠缠这个问题,向张秀儿问到:“秀儿,你的那支黑山军中,有多少人是你的心腹?又有多少人知道你是女人的身份?”

  张秀儿虽然奇怪刘明的问题。可还是思考了一下,向刘明说道:“黑山三十六卫应该都是我的心腹,平常这些人对我的命令,惟命是从。从来没有过差错。而知道我真正身份的就不多了。只有五个。这五个人都是从我父亲在时,就知道我的身份的。是我的绝对心腹。”

  刘明听完就是一皱眉,心说:秀儿的心性还是单纯了一些。只靠惟命是从,又怎么能划分心腹的界线呢?

  看到刘明的样子,张秀儿多少也能猜到刘明是怎么想的。不悦的跟刘明说道:“你这是什么表情?我控制部下,那可是恩威并施的。而且我又赏罚分明。所有的部下都对我心悦诚服,这又有什么不对的?”

  刘明后怕的说道:“谢天谢地。秀儿。幸亏你只是统领这支黑山军打劫一下地方。而还没有起事造反。就回来了。要不然,你可就危险了。你的那些恩威并施,赏罚分明。我也知道一些。不就是把那些敢于有反对意见的。全都杀掉。而服从命令的加以奖赏。原先我还以为你是懂的用人之道,才这样的做的。甚至因此而对你加以放心。如今看来,你只是幸运。而没了解到用人的真谛。那些人只是在你绝对的武力下屈服,又贪图你的赏赐,和对你的不了解而产生的神秘感的畏惧,才对你唯命是从的。而这些人会不会真心地服从于你,跟随于你。那都是不得而知的。这要是在生存的压力下,这些人绝对会和你一心地,可要是富贵了,或是外界有了什么变化和引诱,这份忠心是否还存在,那就说不定了。我敢肯定,你的那个黑山情报组,绝对只是对外打探消息,而没有对内监视的作用。”

  

  

第一百六十五回 兵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