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六十八回 吃主

    随着整编工作的顺利进行,幽州上下人等全都在忙碌,而又不失调理的工作着。早几日的那种紧张气氛,早已经淡漠了。人人都有了一种暂时性轻松的感觉。

  这一日,春guang明媚,风和日丽。蔡琰即心疼糜糜因为长久不见郭嘉,而饱受相思之苦。有心给糜糜和郭嘉创造一个机会。又想借这个机会,让刘明也轻松一下。因此,蔡琰就把自己的想法和刘明说了。

  刘明听了之后,一想也对。这郭嘉随自己出征都半年多,那糜糜确实因此无法和郭嘉见面。而郭嘉再回来之后,那糜糜又因为自己为郭嘉向糜氏兄弟提婚,而导致糜糜因为羞涩,而不敢和郭嘉单独见面。郭嘉这两个人得事。自己原先公务繁忙,谈不得这些。如今这几日已经是平安无事了。自己领着他们到外面踏青一番,也未尝不可。

  刘明主意一定,立刻行动。好在幽州就是刘明自己的地盘,也用不得准备什么。刘明叫上郭嘉,蔡琰叫上糜糜和张秀儿这也就算是齐了。

  这回刘明得出游,真可是微服出游了。就连一直和刘明寸步不离,时刻保护刘明安全的典韦,这回也被刘明支走了。至于刘明的三弟张飞和杨军等人,刘明更是连通知也没通知。以刘明的话来讲,此次出游,乃是为增进郭嘉和糜糜之间的感情,以及加强自己夫妇之间的恩爱。要那么多的灯泡去干什么?而且张飞还要操练军队,杨军还要在军校授课,都是有正事,闲不得的人,哪能去耽误他们的工作。

  郭嘉迷迷糊糊的被刘明叫了来,不知道刘明有什么差遣?

  而刘明在郭嘉来了之后,也不解释什么,拉了郭嘉就上车。在车上就询问郭嘉最近整编的工作进展。

  郭嘉不明所以,也就如实地向刘明加以汇报工作。

  不多时,到了地头,刘明把郭嘉往糜糜那一推,自己领着蔡琰和张秀儿到一旁赏风景去了。郭嘉到这时才算是明白了刘明得想法。

  郭嘉不禁十分的感动,觉得主公能在百忙之中,竟然还想着自己的私事。自己真是无以为报。而且,郭嘉更是佩服主公刘明行事,犹如天马行空,无迹可循,让人捉摸不定。果然不愧是自己的主公。

  欢乐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的。玩得尽兴的刘明和郭嘉等一行人等,也踏上了归途。

  途经西城,一阵香味飘来,引得玩了一天的刘明等人,顿时觉得饥肠辘辘,难以忍耐。刘明顾首一看,只见不远处有一座酒楼矗立在眼前。

  这酒楼好不气派,三层高的酒楼,飞檐峭壁,富丽堂皇。上下两幅门联,斗大的金字,更是晃人的二目。只见那上联写道:闻香下马。下联写道:知味停车。中间一幅横篇,上书三个大字:闻香来。

  刘明一看乐了。张口说道:“这个闻香来酒楼倒是好大的口气。正好咱们也玩累了,玩饿了。咱们今天就在这里好好的品尝一下。看看他们这里到底有什么绝活。如何的能让人闻香下马,知味停车?”

  郭嘉在刘明说完,也看到了这个酒楼。摇了摇头说道:“主公。咱们还是换一家吧。这家的名字太俗了。佩不上主公您的身份。”

  刘明是从现代来的,而且在开运输公司前,又是当兵的,跑车的身份。哪里会计较这么许多的讲究。当下,刘明不管郭嘉的反对,愣是领着郭嘉和蔡琰等人下车,前去这个闻香来酒楼一尝滋味。

  这郭嘉今天过得也不错,此时正是开心的时候,因此也就不再特意的在意此事了。

  进得闻香楼,刘明一行人等,也不管楼下还有许多的空座。直接就上了三楼。刘明到得三楼一看,虽然此时正是饭口之时,可这三楼之上,倒也十分的清淡。除了靠墙角有一人在自斟自饮之外,也就在楼的东侧还有一桌两个人在吃酒。因此,刘明也没要包厢,径直在一个临街的窗前,开了一座酒席。

  还别说,这闻香来酒楼的厨艺还不错。不仅刘明和郭嘉吃得挺开怀畅意的。就连蔡琰,张秀儿和糜糜这三个女士也对这闻香来酒楼的一道以松仁,笋片,酸梅烹制的一道小菜,赞不绝口。觉得这道菜清香淡雅,尽得烹饪的真谛。可惜得是,这道菜却只有一个普普通通的名字:‘松仁笋片’。令人觉得不够尽兴,配不上这道佳肴的品位。

  而刘明更是一边吃,一边寻思:这闻香来酒楼掌勺大师傅的手艺,这要是搁到自己的那个时代,怎么的也得是特级厨师往上的大师傅。只不过厨艺这么出色的酒楼,这生意怎么就这么清淡呢?要说自己治理下的幽州,应该说是百姓安居,生活富足。能到他这吃得起的人,应该不在少数。怎么这饭口之上,到看不见几个人呢?难道这其中还有什么隐情不成?

  刘明这里正在寻思着。在这三楼之上,除了刘明等人之外的,那个独自一人饮酒的客人看意思是吃饱了,高喊了一声:“伙计。结账。”

  那店伙计颠颠得跑过来,麻利的清点了一下这个客人所要的酒菜,高声喊道:“客官。连酒带菜。一共四千五百钱。谢谢惠顾。”

  这个客人擦了擦嘴说道:“不贵。不贵。我给半两金子好了。多的算是你的赏钱。”

  伙计大喜,连忙说道:“谢客官赏。”

  不过,没等这名伙计的话音落地,那个客人又说道:“只是我在你们这里吃得十分的不痛快。你们却是个怎么的说法?”

  伙计一听就愣了,心说:这个赏钱要泡汤。可嘴上却不敢怠慢,满脸的堆笑说道:“这位爷,瞧您怎么说的。你有什么不痛快的,尽管说呀。是我们这里的菜不好,还是小的们有什么侍候不周到的。您尽管提。我们一定得让您痛快了。”

  那个客人笑了笑,不冷不热的说道:“我说了。你做得了主吗?”

  伙计一听,冷汗就下来了。心说:坏了。遇上茬口了。于是更加的谨慎说道:“这位爷,要不,小的给您把掌柜的喊来?”

  那个客人点了点头说道:“嗯!去吧!”

  郭嘉和蔡琰等人看到了这一幕,不知道这个客人演得是哪一处?可刘明经得多,见得广。一看之下就明白了。这是有人惦着吃白食呀。不过,刘明看这个人,吃饱喝足之后,不慌不忙的,派头还挺大。刘明也不禁好奇这个人准备如何的白吃这一顿。故此也没点破。只是一边继续和郭嘉喝酒、吃菜,一边留心关注这个客人的表演。

  不多时,楼梯‘腾腾’的直响,一个四十开外,有几分发福了中年人一路小跑的跑了上来。还没到近前,就嚷嚷道:“这位客官。小的就是这座酒楼的老板。不知道有那道菜让您吃的不满意了。您只管说了出来,是咸了,还是淡了。小的立马命人给您重新做过。”

  说话间,这个酒楼的老板就跑到了那个客人的近前,拿眼往这个客人的桌上那么一搭,吃了一惊的说道:“呦!这吃得可真够干净!”

  只见这个客人的桌上,真是瓢干碗净,空无一物。就差碟子没添了。

  这个客人闻言,面孔微微一红,随即又正色的说道:“老板。您这得菜,做得到是不错。我挺满意的。我是对别的地方有些不舒服。”

  这个老板,又连忙赔笑道:“客官。你有什么不舒服得尽管说。是那个伙计惹到您了。您说出来,我一定好好的罚他。”

  这个客人摇了摇头,没顺着那个老板的话往下说。反问道:“老板贵姓呀?”

  “免贵,姓王。”王老板陪着笑得答道。

  “嗯!王老板。不知道这个酒楼的生意如何?”这个客人又接着问道。

  “咳!不太好。每日里也就卖个几桌的酒席。”王老板被人问道心中的痛处。不由得咳声叹气得答道。

  “王老板。你这酒楼的位置不错,大师傅的手艺也不错,你到现在为止,就是不上座,你就不觉得这其中有些什么原因吗?”这个客人再次的提问道。

  王老板的眼睛一亮,立马恭敬的请教道:“客官,请您指点一下迷津。”

  这个客人,端着架子,随口又问道:“你这个酒楼的牌匾是谁给写的?”

  王老板小心的说道:“是小人得一个同乡。”

  那个客人哼了一声问道:“这个人和你又仇呀?”

  王老板满头雾水的说道:“没仇呀。小人得这个同乡和小人的私交一向甚好。”

  那个客人指着王老板说道:“没仇。他给你起这个名字?”

  王老板糊涂的问道:“这个名字怎么的了?”

  那个客人冷笑道:“闻香来,闻香来。你也不想想,是什么东西闻香而来?”

  这王老板还就真的认头去想了。而且那王老板一边想着,一边还忍不住地模仿道:“哼。哼。难道是猪、狗等畜牲闻香而来不成?”

  也是这王老板的声音大了一些,旁边那两人对饮的那一桌,立马就听得不高兴了。随手拽了一把钱在桌上,起身就走了。

  那王老板连忙向那两个客人道歉道:“客官您别走呀。小人嘴贱。说错了。”

  此时,就连刘明那一桌的郭嘉等人,也听得不痛快了,也要起身走。可刘明正看得高兴,连忙拦住了郭嘉等人。示意郭嘉等人把这事看完了再说。

  此时,那个客人更是得以的说道:“看见了没有,看见了没有。我刚才乃是君子隐恶扬善,特意不说出来的。怕的就是影响了你的生意。现在你到自己说了出来。怎么样?这客人立马不就跑了?你说我刚才能吃得舒服吗?”

  这王老板的额头,都急出汗来了。连声哀求道:“高人。您是高人。您可得救救我呀。您一定要给我指一条明路。”

  那个客人笑了笑说道:“什么高人呀。您还先给我把账结了吧。”说着,那个客人就做势要从怀中掏钱。

  王老板连忙一把拦住,诚惶诚恐的说道:“高人。您千万别提这个钱字。您要是给我钱。那您就是寒蝉我。是打我的脸。您能给我找出这么一个毛病来。这一餐怎么的也得我请呀。只求您能救人救到底。给我指条明路,来个破法。”

  那个客人,心满意足的笑道:“好。看你这么有诚意。我今天就破破例,给你指点一下。”

  “您请说。小人洗耳恭听。”王老板在一旁恭敬的答道。

  那个客人,斟酌着语句说道:“闻香来,这个名字不好。俗!太俗了!你想想,那些士人、才子、有钱的人谁愿意为了吃一顿饭,而上你这来找一顿骂呀!而那些没学问的,没钱的,也在你这吃不起呀。如此一来,你这生意还能好得了?所以,你这店名,一定得改。可是改什么好呢?”

  那个客人,一边捉摸,一边来回的踱这步道:“闻香来,闻香来。这个香来二字还可以,闻字太差,可以去掉。不过,如果光是香来二字,又过于简洁,使人不知其意。所以要再加上一个字。而你又是开酒楼的。离不开客人,故此,这店名上一定要有一个客字。嗯!这要是叫客香来的话。不行!语句不通。诶!咱们不如把这香来二字调过来。叫作客来香。取意有客自来香。即恭维了客人,又表示了酒楼好手艺。你看如何?”

  “好!好!好!高人您说得太好了。以后这个酒楼就叫客来香了。”王老板兴奋的说道。

  而刘明听到这里,也不禁拍案叫绝,这个吃白食能吃到这个份上,那也算是一门艺术了。而刘明这一叫好。郭嘉立马就意会到,这是一个可用之人。自己绝对要为主公刘明把这个人招到手里。

  当下,郭嘉站起身来说道:“这位先生请了。可否过来一叙?”

  

  

第一百六十八回 吃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