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七十五回 小菜一碟

    随着山谷两侧落下的那犹如飞蝗一般的箭雨,和那好似冰雹一样的落石。关羽的部队,也开始了大面积的伤亡。

  此时,那华雄的一柄大刀,舞作一团光影,护住了周身上下。飞矢,落石均不能靠前。不多时,华雄就已经催马如飞得来到了山谷出口。

  如今这个山谷出口,已经被落石和巨木封死了。刺刺叉叉的落了一人多高。而山坡之上还在间歇的往下落着石头。关羽的先头部队就被堵在了这里,动弹不得。纷纷地躲避头顶之上的飞箭和落石。

  华雄看此情景,怒喝一声:“赶快把这些拦路的石头搬开!”随即,华雄弃马跳到了乱石堆上。大刀一摆,挥出两丈方圆的一片刀幕。犹如一把巨伞,挡住了空中的箭雨和落石。

  此时华雄身边的众兵丁,看到华雄如此的奋不顾身,如此的勇猛无比。也都纷纷得不顾箭雨的投入到清除障碍物的行动之中。

  人在生死存亡之机,往往能爆发出无穷的潜力。

  那些搬运石头的兵丁,倒下一个之后,就立刻就补上一个。一二百斤的巨石,两人就搬开了。片刻间,就打通了一条道路。而华雄在这片刻之间,那就更不用说了。那绝对是百分之二百的超常发挥。那密如雨点一般的箭枝就不用说了,就是人头大小的落石,那也是一接触到华雄舞出来的那个刀幕,那就立即爆个粉碎。不过,这明显也是华雄的幸运。显然那山头之上的伏兵,早在华雄来到之前,就早早的把巨石和落木推下去了。在华雄来的时候,也就只剩下一些小块的石头了。而在华雄领兵打通了出路之后,就连小块的石头,也丢得差不多了。

  华雄刚刚领着士兵冲出了山谷,就见眼前有五千的西凉兵马拦在了那里。为首一员大将,大喝一声:“牛大将军驾下,平虏校尉王方在此。尔等还不速速就擒,等待何时?”

  此时华雄早就急了眼了。看见有人领兵拦路,也不多言。催马上前,奋起一刀,用力砍下。

  王方慌忙举枪招架。也不知是华雄的功力在刚才有所突破,还是那王方的这支枪是一个伪略产品。总之,华雄这一刀劈下,那王方的枪当时就折了。紧接着王方就被华雄的这一刀,连人带马的劈作了两半。

  而华雄在力劈王方之后,大刀一摆,立马就冲进了西凉兵马之中,展开了厮杀。而那些随华雄冲出山谷的众兵丁,此时也知道生死在此一搏。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也全都忘记了一身的疲劳。红着眼睛的冲向了那拦住去路的西凉兵马。

  此时的这些幽州士兵,那里还是什么士气低下。一个个都好似凶神恶煞相仿。

  那些西凉的兵马也算得上是精锐之师了。可是,那些西凉兵马看到眼前的这些人在冲过来之后,全都对砍过去的兵器,不躲不闪,完全是以命搏命。挨一枪,还一刀。那些西凉兵马的胆子当时也就寒了。尤其是此时统兵的主将王方,早就被华雄一刀砍死了。因此也没人来组织这些西凉兵马继续拦截。当下,这些西凉兵马是一哄而散。

  不多时,关羽也率着兵马冲出来了。

  关羽向华雄说道:“敌军紧追不舍,如不反击。我等实难安全抵达琅县城。而且就算是我等能够平安抵达琅县,恐也无有据守之力了。如今此谷出口狭窄。正好供我军利用。我率部分兵马在此阻挡追兵,你率大军前往琅县做好准备。”

  华雄摇头说道:“将军不可。将军您身为主帅。末将岂可让您在这里以身犯险,而自己却独自偷生?当然要末将在此领兵阻挡追兵。而由将军您率大军前往琅县坐镇。”

  关羽十分感念华雄的忠义,可是关羽的心意早就下好了,那会轻易的改变!当下,关羽二目微睁,怒声喝道:“此乃军令。不可违背。速速前往。”随后,关羽又轻声地对华雄说道:“某家率众兄弟落此困境。皆是某家不听大哥之言,轻敌傲慢的罪过。某家唯有拼死阻挡追兵,以赎某家万一之罪。”

  华雄被关羽的肺腑之言感动。双手一拱。冲着关羽说道:“将军保重。”随即含泪扭头。率大军奔琅县而去。

  此时,留守在关羽身边的不过是五千之众。

  关羽以两千步兵压住左右,三千的弓箭手列于阵前。封住了山谷的出路。

  片刻之后,西凉的追兵也冲了出来。

  而关羽就借着这些西凉兵一露头功夫,指挥弓箭手开弓放箭。这些弓箭手久经黄忠的操练。虽然此时仍是疲惫不堪,可依然分作三排。三弓联射。形成连续不断的密集箭雨,射向那些奔出谷口的西凉兵马。

  那小小的山谷出口才有多大点的地方来躲避弓箭的射击。那真可以说是出来多少,射死多少。不多时,那小小的山谷出口,就已经被尸体堆满了。再也没有追兵能出来了。

  而关羽见此情景也是一阵的后怕。关羽心说:幸亏对方埋伏在此的兵马没有这么多的弓箭手。要不?自己这回是休想逃出此地了。

  其实这也不全是关羽的幸运。那牛辅的手下也不过是两万的骑兵而已。剩下的几乎全是步兵。弓箭手本来就少。而且,那牛辅虽然听信贾诩的计谋。可这牛辅向来胆小。自己的本队,随时都得有一万的骑兵护卫着。而且,贾诩还需要部分骑兵来骚扰关羽退兵的方向和路程。因此,贾诩也就能抽出五千的骑兵来带着部分的弓箭手来此布下埋伏。本来贾诩的计策是多多的砍伐树木,搬运巨石,把出口牢牢的堵死。然后在山谷之上,开弓放箭,把这些幽州兵马全都射死,困死,招降了。可毕竟哪些西凉兵马准备的时间是仓促了一些。人手也不足。这就导致了贮备的巨石,大树全不够。这才给了华雄冲出去的机会。而那些预防万一,躲在山谷之外的西凉骑兵,更是还没来得及发挥骑兵冲杀的优势,就被华雄斩了主将杀散了。这才给了关羽这么的一个机会。

  却说西凉兵马在冲了几次之后,都不能冲出山谷之外。也只能无奈的收兵了。而关羽也借机带领部队快速的撤向了琅县城。

  到了琅县城后,华雄早就给关羽的这些人准备好了饭菜。

  关羽事后一清点损失,真是好不凄惨。当初自己雄赳赳,气昂昂的率着七万的大军来此讨伐并州。可此时不过就剩下了两万多人。粮草辎重,更是损失殆尽。后勤部队,全部丧身此役。

  关羽痛心疾首,懊悔自己过于轻敌才铸成如此大错。可事以至此,也别无他法。好赖琅县城的库粮还有不少。可以支撑关羽这两万多兵马的一月之食用。

  关羽和华雄稍微商议了一下之后。关羽决定坚守待援,同时以苍鹰传书给刘明,如实汇报战况,请罪,并请刘明速速派兵增援。

  刘明接信之后,那真是心如火燎。刘明这几年来和关羽处的交情,那可绝对不是假的。真是情同骨肉一般。故此,刘明立即点兵,准备亲自出马救援关羽。

  荀彧立马拼死拦阻。荀彧向刘明进言道:“主公。万万不可。如今幽州正是多事之秋。那公孙度虽然败退,可他在那渝关陈兵五万,对咱们幽州虎视眈眈,随时可反扑回来。而那渤海的袁绍,那也是野心不小。如若主公不在幽州。恐招袁绍窥视。而且那塞外的乌桓各族,向来都是畏于主公的威名才安分守己的。如今他等的实力都已强大。如若主公不在。他人来犯。这些乌桓各族,恐也不会安分。像那乌桓的难楼,就是一例。故此,主公如今必须要坐守幽州。如此我等才能度此危机。待我等整军完备。兵发各路。可一举扫平各个跳梁小丑。平定天下。如若不然,幽州危矣。至于那关将军虽然和主公兄弟情深,可为了军国大事,就算是牺牲了关将军。关将军那也是死而无怨的。何况此地与那琅县,山高水远。行程非止一日,就算是主公亲去。恐也来不及救援。不如主公命令关将军突围撤退,同时咱们派一员大将前去接应,或许能救回关将军。”

  荀彧的话刚刚说完。那边的张飞当时就怒了,张飞跳起来骂道:“好一个无胆的匪类。竟敢害我家哥哥的性命。待俺老张劈了你!”

  “三弟休得无礼!坐下!”刘明喝止住张飞。

  “大哥!”张飞不甘的喊了一声。

  “坐下!”刘明把眼一瞪,大声喊道。

  张飞只得坐下。

  其实,刚才刘明在听着荀彧说的时候,那就是一皱眉。不为别的,只为这荀彧、荀攸来刘明这里已经有些日子了。刘明早就通过平日里和荀彧、荀攸等人的探讨,知道这俩人是真正的有本事。而如今荀彧说的也是十分的有道理。最主要的,刘明也不是一个不顾大局的人。毕竟刘明不管是在现代当兵的经验,还是在古代学习的兵法,那都讲过战场之上,为了全局的胜利,为了大部分人的安全,有时牺牲一小部分人,那也是迫不得已的。故此,刘明不能对荀彧得建议置之不理。可是让刘明置关羽的生死于不顾,刘明还真就做不出来。因此,刘明左右为难,特别烦恼。

  而此时,郭嘉眼珠一转,计上心来。微微笑道:“文若。其实主公亲自救援关将军也未尝不可。而且平安救援关将军,那也是小菜一碟。”

  刘明顿时大喜过望,连忙对郭嘉说道:“奉孝。快说说。你到底有什么好主意。”

  而荀彧也不可思议的看着郭嘉。难以相信郭嘉会比自己高出那么多。竟然会完全不把自己的那些问题放在心中。故此,荀彧也说道:“奉孝有何高见。在下洗耳恭听。”

  其实倒不是郭嘉真的比荀彧高多少。而是荀彧毕竟来到幽州的时日比较短。有些内幕还不太清楚。而且,郭嘉又掌管暗部,因此对情报的了解,又比荀彧多得多了。

  此时,郭嘉微微笑道:“主公。虽然我们现在离琅县山高水远。可那太原地面上的黄巾遗党郭太,却早有报效国家之心。只要太尉大人一纸招安令。那郭太必定欣然投奔。如今那郭太拥兵不下十万。只要他出兵攻打牛辅。就算他不能战胜牛辅,也必定会牵制了牛辅的军马。如此,即可暂解关将军之危。而且,关将军所缺的粮草,也不必从咱们幽州调派。主公可书信一封致冀州刺史刘虞大人,言明咱们正在与那国贼董卓交战,欲迎圣上还朝。以刘虞大人的为人,必然会欣然的派出粮草。如此,粮草的行程之日,必然会大大的缩短。而行军之中最慢的,就是粮草的运送。而咱们再省了粮草运送之后,轻骑快马,最多十五日,就可赶到琅县。如此。关将军岂不是安然无恙否?”

  刘明听得高兴,觉得郭嘉果然不愧是足智多谋。这点子就是多。当下,刘明连声称赞道:“好!不错!奉孝得这个主意上佳。就以奉孝的主意办了。”

  张飞也咧着大嘴笑道:“还是奉孝聪明。什么大事到你嘴里立马就没了。”

  而荀彧则疑惑的问道:“奉孝何以见得那郭太有报效朝廷的心愿?而且,就以奉孝适才之言。那也不过是解了关将军的困境。而没提到主公何以在此危急之时,可以离开幽州。不用在幽州坐镇。并且,如若关将军能够平安脱险,那主公也就更用不得亲自动身了。”

  郭嘉心中暗笑:文若呀,文若。你哪里知道,那郭太不过就是黑山军在并州的外围势力。就连黑山军的总首领张秀儿,那都是主公的枕边人。如今叫郭太归降,那还不是张燕大人的一句话。只不过,郭嘉的这些心里话,此时还不能在此明言。因此,郭嘉微微笑道:“文若,主公在并州和西凉均有密探。得知郭太动向,并不为难。而至于主公因何需要离此幽州。你且听我慢慢道来。”

  

  

第一百七十五回 小菜一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