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百零二回 遭遇战

    却说吕布一戟刺向冯礼,本来吕布是想利用自己方天画戟比较长的优势,逼冯礼在冲过来的时候,只能提枪封挡。然后就在冯礼举枪封挡的时候,用自己那方天画戟的戟翅,把冯礼的兵器夺过来,好生擒活捉冯礼。可没想到,那冯礼冲过来的也猛点,吕布这力气也大点,那冯礼,举枪挡是挡了,可还没等吕布变招,把那个冯礼的兵器夺过来呢。那冯礼的胳膊就吃不住自己战马冲过来所带的那股力量了,在吕布方天画戟巍然不动的情况下,冯礼的胳膊一软,自己就撞到了吕布的方天画戟上,死了。

  吕布懊恼得一挥方天画戟,把插在方天画戟的冯礼挑在了半空,丢到了一旁。吕布心说:这个家伙怎么这么弱呢?本想抓个活的,没想到他竟然自己找死。真是又让老子损失了一笔。

  不过,既然冯礼死了,那对吕布也就没有什么可留恋的价值了。吕布随即指挥自己的部下对面前的这支部队进行包围。然后吕布自己也催马就冲向了那些慌乱的部队。可吕布冲锋的途中却有了一丝的犹豫,自己用不用把方天画戟放下,接着用白蜡杆子呢?吕布盘算了一下:用白蜡杆子的话,自己是有可能多赚一些。可面前这支部队的装备和兵器都不错,别自己再因小失大,加大了自己这边的伤亡程度。使自己倒亏了。

  万幸的是,场面上的局面大好,用不着吕布再捉摸了。这渝关易主,埋伏箭雨,以及冯礼的一招就死,对这些援兵的打击太大了,吕布的那些骑兵往上一围,劝降的话语一喊。这些公孙度的援兵在没有主将的指挥下,纷纷的选择了投降。

  这一回,吕布又轻易的俘虏了两万三千余人,缴获了随军而来的粮草军资无数。

  再接着,就是刘明紧赶慢赶的,还是来晚了。

  刘明都明白了之后,对吕布又俘虏了多少兵丁,缴获了多少的物资,倒也没放在心里。可刘明对吕布提起的那俩人,陈震、岑晊却很是感兴趣。

  刘明微笑着对吕布说道:“奉先将军,你这一仗打得漂亮。很是节省我军的兵力。应记首功一件。待咱们胜利班师之后,本公还要对你进行额外的封赏。而且你那军中献策的陈震、岑晊二人,此次战役之中,那也是功劳不小。你且让他们前来一见。”

  吕布刚才痛痛快快的述说完了整个事情的经过之后,本来就有意为陈震、岑晊二人讨赏的。此时听刘明这么一说,那是正合心意,连忙向刘明谢道:“谢主公厚赐。”随后叫人把这两个人叫来了。

  不多时,陈震和岑晊进到帐来。向刘明施礼道:“卑职拜见太尉大人。”

  刘明一看这两个人,一个是五官端正,一个是相貌堂堂;一个是文质彬彬,一个是威风凛凛。长得都挺不错。上得了台面。刘明暗自点了点头,心说:不错!像是两个人才的样子。虽说刘明知道不可以貌取材,不过,面试,面试,这第一印象还是比较重要的。

  当下,刘明向这两人询问道:“二位将军,你们哪位是陈震?哪位是岑晊?现在军中位于何职?可与本公一一说来。”刘明这么问,不为别的,就是想看看这俩人的应对能力,以及他们的气度如何。

  这两人互看了一眼,好像形成了某种默契,那个文质彬彬的官员先向刘明说道:“太尉大人容禀,卑职姓陈,名震,字孝起,本是南阳人士。先帝在朝之时,曾为太学院士。因董卓乱政,随太尉大人的军队,逃离了洛阳,来到幽州。因仰慕太尉大人的忧国忧民之心,特加入了太尉大人的军中。现在卑职身为镇北军,三十八营行军司马(上校团副级别,政治部指导员)。”

  陈震的这番话,条理清楚,表达明确。态度也是不卑不亢。很是得到刘明得好感。

  不过,刘明如今这样的人见得多了,倒也没什么特别的。当下刘明不置可否,随意的点了点头。又把目光看向了另一个人。

  这个相貌堂堂,威风凛凛,很有风度的人,当然就是岑晊了,此时岑晊向前一步,对刘明说道:“回禀太尉大人,卑职姓岑,名晊,字公孝。也是南阳人士。同样仰慕太尉大人的威名,特来军中效力。现为镇北军天字旅,行军督司马(旅副级别,政治部指导员)。”

  这岑晊说的更为简洁,只说自己的姓名,籍贯,以及自己现在是干什么的。连他以前是干什么的,那都是一字未提。可即使是他说的如此简单,那在一旁听着的贾诩,那也是暗自的动容。

  如今这贾诩可跟一年前大不一样了。

  以前的贾诩,那只是足智多谋,遇事谨慎,考虑问题周详罢了。再厉害,那也是个人的能力比较强。

  可是现在的贾诩,就因为贾诩自来到刘明这里之后,从不参与任何派别,也不拉帮结伙,每天处理好自己的工作之后,那就是深居简出,而且贾诩办事又周至完善,因此贾诩被杨军看中了,并向刘明推荐由贾诩来掌管幽州的第二大情报组织——‘黑山情报组’。

  而刘明在考虑了贾诩的性情以及能力之后,也就同意了。

  至此,郭嘉掌管刘明的‘暗部’,而贾诩掌管刘明的‘黑山情报组’。贾诩也就从此鸟枪换炮了。拥有了独立的情报系统。在拥有大量的情报资源下,贾诩的能力哪岂是翻了一倍?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右军师。

  而现在,贾诩就从岑晊的字号当中想到一个人,那就是南阳当地的望族岑氏一族的当代族长,同时也号称是八骏之一的俊杰,就叫岑晊,岑公孝。

  贾诩心念之中急转,这个岑晊到主公这里来干什么?他可是刘表的好友之一,也是南阳最大的宗族好强的族长。不管怎么的,他也不应该离家千里跑到这里来呀!就算他那好友刘表可以不顾,可他也不应该舍弃他的家族势力呀。

  短暂的时间内,贾诩就设想了几种可能:

  一,这岑晊是因为如今主公刘明的势力最大。故此代表家族前来在主公这里建功立业。好为今后家族的发展留下有力的基础。

  二,这岑晊是应了刘表或是张秀的委托,前来主公这里作内应的。监视主公的动静。

  三,这岑晊是为了汉室的朝廷效力,恢复汉室的权威,才来到如今名声最好的主公这里来的。

  贾诩想了这几种最为可能的猜测,可表面上确是一点也没露任何的声色。只是平静的看着陈震和岑晊二人。

  此时刘明人也看过了。觉得这两个人还都是可造之才,有一定的发展前途。于是对陈震和岑晊说道:“尔等今以立此功绩,今后还需再接再厉。待凯旋之日。本公自会按功行赏。如若尔等还可再创佳绩。或是进入统战部,或是镇守一方,那也未尝不可。”

  陈震和岑晊谢过刘明,刘明让他们退去了。

  这时,贾诩才准备向刘明禀明此事。可贾诩正要说的时候,看到此时还在营帐之中笑嘻嘻的吕布,却突然觉得吕布好像有什么事情没办好。

  贾诩又捉摸了一下,向吕布问道:“吕将军,你自打下渝关之后,一共应对了几路的援兵?”

  吕布奇怪的回答道:“就一路的援兵。怎么得了?”

  刘明也觉得贾诩问得奇怪,于是也向贾诩询问道:“文和为何如此发问?”

  贾诩叹息了一下,向刘明进言道:“主公,吕将军立此奇功。功不可没。可是这渝关的援军应是两路。而吕将军到如今却只应对了一路的军马,恐怕是打草惊蛇了。如今只是不知是咱们三将军,还是子龙将军的哪一路兵马要遭到点麻烦了。现在咱们要赶快审问俘虏,看看他们是那里来的援军。然后咱们好尽快的支援遇到麻烦的那一路兵马。”

  吕布的脸腾的一红,觉得自己疏忽了。向刘明告了个罪,然后就请令前去审问俘虏。

  刘明点头同意了,吕布扭身就出了帐外。

  贾诩一看着光景,也不是说岑晊那个事情的时候,反正主公现在是在向北打公孙度。这岑晊也不应该有什么意外的状况发生,自己今后叫手下多注意他一下也就是了。等这仗过后,回归幽州的时候再向主公说起也不迟。

  不大会儿的工夫,吕布就转回来了。向刘明说道:“主公,这支援兵是由冯礼率领的缓中兵马。如此可见,没来的那支兵马,就应该是青龙的兵马。末将愿率一路军马前去接应三将军。以求将功补过。”

  刘明一看吕布这么有上进心,哪有不答应的道理。立马让吕布率三万的骑兵,快速支援张飞。反正渝关现在也拿下来了。道路也打通了,像青龙那样的小城,在没有鼎足之势的支援下,是没有多大妨碍的。好打得很。

  不过,刘明还是嘱咐吕布,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只要接应了张飞就好,用不着强自攻城,自己随后就到。等自己来了之后,那再攻打,易如反掌。

  吕布答应之后,就领兵出去了。

  吕布走了之后。刘明又下了两道的命令。

  一个是派人到缓中看看赵云把城池拿下来了没有。要是没有,自己好派人前去支援。要是已经拿下来了。就让赵云按计划,顺势攻打兴城,锦西,最后在宾徒和自己会师。然后在共同攻打望平、辽阳,以及公孙度的老巢襄平。

  另一个就是传令渝城的守兵,前来渝关押运这些俘虏到幽州变卖。

  刘明大军在这里安民以及处理俘虏还没过几天,张飞和赵云就分别给刘明飞鹰传书报信来了。

  要说刘明给张飞、赵云他们送信不易,可张飞和赵云给刘明报个信还是很容易的。毕竟这飞鹰传书,那只能在固定的鹰站之间传递。要不就是不超过方圆百里,并有明显的记号。那才能叫老鹰捎个信什么的。就向刘明当初给远在并州的关羽传书是的,那就是刘明在并州有密探,老鹰飞过到密探那里,在转到关羽那里的。可辽东这一带,净是化外之民,要想混进一个密探不容易。建一个鹰站,那更是不可能。故此,刘明要想给张飞、赵云他们送信,只能派探马传递消息,用苍鹰传书,那是不可能地。老鹰身上又没有雷达自动跟踪系统,它在天上乱飞的,上哪找人去?也就是那里放出来的,它就在哪里飞一圈,一看没有明显标记,立马就又飞回去了。可张飞、赵云他们给刘明送信就容易了许多,毕竟渝城就有鹰站,而且离刘明所在的渝关又不远。轻而易举的就给刘明送信来了。

  刘明接到信件一看之下,那是心中大喜呀。赵云理所当然的轻易的拿下了缓中不说,就是那张飞也顺利的拿下了青龙,根本就没用吕布什么事。

  原来张飞接令之后的动作也挺快。那张飞的性子急,带的队伍跑得也快。以至于张飞在带兵偷袭青龙的路上,正好就碰上了青龙前去支援渝关的兵马。张飞一看自己有三万人马,对面的人马也差不多,自己是骑兵,对面是步兵,当下连躲都没躲。美其名曰:给攻打渝关的大哥减少点困难。领着自己的部队就冲了过去。这一场遭遇战,公孙度的兵马由于是在自己的地盘上,那是一点的防备都没有。而且他们又是急行军。遇到张飞之后,连阵型都没来得及变化,就被张飞的骑兵给冲散了。步兵形不成阵型的对抗骑兵,而且人数还差不多,装备上又不如张飞的骑兵,那这一仗还有什么可悬念的。立马就被张飞的部队给击溃了。最后,连一个人也没跑了,除了死的,全都被张飞俘虏了。

  

  

第二百零二回 遭遇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