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百零七回 惊天之秘

    刘明一看这个水军统领认头了。微笑着说道:“你既已知错,当可既往不咎。不过,你先把你自己的出身交代一下吧。”

  这个水军统领,恭敬的应了一声。随后,慢慢地把自己的出身来历和意图,全都交代了一番。

  刘明一听真是大吃一惊。敢情这俩人还真不是日本人,因为现在这会儿,根本就还没有日本这个名称呢。而那个水军统领,也还真的就是中原人的后裔。

  这个大统领的祖先乃是当初先秦徐福东渡,所带的三千童子之一。

  那徐福当初为了避祸,谎骗秦始皇,打着为秦始皇寻求不死仙丹的名号,就出了海了。当时,徐福顺着海风,漂流了一月有余,遇上了一个大岛。从此就住了下来。而徐福虽然自此居住海外,可他还是心怀故土的。当时,他就把自己最为得意了两个弟子,一个赐姓中,一个赐姓源。合起来,就叫中原。依此来寄托自己思念故土的感情。而徐福所在的那个岛的名称,也被徐福改为了九州。

  那个被赐姓源的弟子,就是这个水军大统领的祖先。

  本来要只是如此话,徐福带着他的这些弟子,居住海外,倒也是人间美事。过上几十年,等风头过去了,在想法回来。也不无不可。

  可惜,天下哪有那么多的好事?

  这九州岛上除了徐福他们之外,还有许多的当地土著。当徐福刚遇到这些土著人时候,这些土著人还处在母系氏族的社会,部族首领乃是一个年轻美貌的女子。整个部族的人口也就一两万人,比徐福他们多不了多少。可即使是这样,那些土著人还是自以为是地认为自己两万来人要比徐福他们的一万多人厉害得多,并向徐福他们发起了进攻。

  结果,不言而喻,徐福能把秦始皇都骗得团团转,那又岂是浪得虚名之人?而且徐福带来的,除了护卫他的军队之外,就是他自己的门人弟子。这些当地的土著人,那哪还有个好果子吃?当然是一败涂地。

  当时的那个女部族首领,把自己献给了徐福,以求取得徐福的谅解。

  这徐福本是修道之人,有慈悲之心,看这些土著人都乞降了。也就不愿再过于追究了。当下就饶了他们。而且徐福自己也没收下这个女部族首领,而是把这个部族首领许给了自己的大徒弟中自在,作为阴阳合籍双xiu的伴侣。

  可没想到,这倒种下了祸根。

  那个女部族首领本来就长得十分的狐媚,和中自在合籍双xiu之后,又是曲意承欢,把中自在服侍的飘飘欲仙,说什么都离不开她了。而且这个中自在还把自己所会的本领,全都教给了这个女部族首领。

  那个女部族首领也够能忍的,徐福活着的时候,一点的异动都没有。让徐福都以为自己成功的教化了一个海外的蛮夷部落。可是!徐福刚一死,那个女部族首领立刻就逆运阴阳和合大法,把徐福的这个大弟子给害死了。同时她又发动早就蓄谋已久的兵变,一举把顽抗的徐福弟子全都杀死了。而那大统领的祖先则屈服在这个女部族首领的统治下,活了下来。

  而当这一切都搞定了。那个女部族首领利用从中自在的身上学到的本领和知识,立马带领族人,宣布建国,自封为:邪马台女王卑弥氏。

  直到很久之后,徐福的那个源姓弟子在成功地融入邪马台上层社会之后,这才知道,那个邪马台女王的毒辣计策,并不是这个邪马台女王首创的。早在春秋战國至秦初的时候,由于(西元前473年)越灭吳,(西元前333年)楚灭越,(西元前223年)秦灭楚,均造成吴越(江南)一带的人口,大規模的迁徙。而这些拥有大型海船的吳越人由海路出逃,攜帶稻種及農耕技術就抵達了九州。而那时候,这些土著人就玩过这么一手。并成功的获得了稻种,以及农耕技术。而且最终也融合了那些吴越遗民。

  不过,这个源姓弟子虽然表面上屈服了。可他并没有忘记过自己是华夏人的子孙,也没忘记自己对邪马台女王的仇恨。他临终的时候,把这个秘密就告颂了自己的长子。并交待这个秘密要一代一代的传下去。不管哪一代,只要有机会,就一定要落叶归根,只要有能力,就一定要复仇。

  而这个源姓弟子的后代子孙,为了保密,每一代人都是在临终时候,才把这个秘密和心愿交给下一代的继承人,也就是当代的族长。而这一代的继承人,就是这个大统领——源义中。

  当源义中知道事情的真相后,就再也不能忍受自己受这个邪马台女王的统治了。

  正好,这代的邪马台女王十分的羡慕邻国的狗奴国因为拥有‘汉委奴国王’印,从而可以对其他的各国收取岁供。而源义中看准了这一点,就唆使邪马台女王亲自派使者向大汉朝贡。这样就可以自己讨取一个封号,也不用再看狗奴国的脸色了。同时也可以借用汉朝的名义收取岁供了。

  邪马台的女王被源义中说动了心。就命源义中为使节,带了三十余口为供礼,前来朝拜汉朝。

  源义中从九州出来之后,按照与三韩交易铁器的路线,来到了辽东。当时,以辽东的广阔,源义中差点就以为这就是汉朝的全部了。等源义中见了公孙度之后,公孙度截留了岁供。代表朝廷收了。随后又看源义中是一个人才,就收源义中为水军的统领。而源义中正不乐意回去呢,有了这个机会哪能不利用的呢。当时也就同意了。

  后来,源义中在辽东待的时间久了,也知道这公孙度不是什么汉朝的国王,不过就是汉朝皇帝手下的一个大臣罢了。可是,源义中一个是认为自己已经在他的手下当差了,作为一个中原人,就应该讲忠义。另一个也认为这个公孙度的实力太强大了。光是他的海军人数,都快和邪马台女王的全国人数差不多了。只要自己再在公孙度的手下干几年,取得了公孙度的信任,那自己就可以带着兵回到邪马台,进行复仇的行动了。

  源义中说的这些,旁边的那个大岛五十六有的清楚,有的也是头一回知道。那也是听得目瞪口呆。

  而刘明听完这些,心里暗自捉摸:这些小岛上的土著人还真够毒的,竟然能一而再,再而三的使用美人计,而且还能翻脸就把给他们好处的恩人给害了。真不是个东西。那个徐福也就算了,可那些吴越遗民带去的水稻和耕种技术,哪岂是一件小恩小惠?那水稻可不僅僅是一種植物,哪農耕也不僅僅是一種技術。水稻農耕作爲典型的生産經濟方式,让这些土著人取代了以往的狩獵、捕撈、采拾爲主要形式的自然經濟,由此産生的結果不僅限於生産方式的革命,而是從根本上改變了他们这些土著人的文化性質。他们还真的不知道感恩呀。怪不得他们能够遗毒千古呢。

  刘明越想越怒,不由得拿眼瞄向了五十六。随口向源义中问道:“你这个五十六也是那些土著人的后代,不是咱们华夏的子孙,可靠吗?不如本公叫人把他杀了,然后再给你安排几个护卫如何?”

  源义中立马又诚惶诚恐的向刘明解释了一番。

  刘明这才知道,这些土著人当中,普通人根本就没有拥有姓氏的权利,只有贵族和王族才能拥有姓氏的权利。而这个五十六的祖先也同样是没有姓氏的,是在跟了源义中的祖先之后,源义中的祖先觉得他没有姓氏不方便,又因为他是大岛上的土著人,这才给他取了一个大岛的姓氏。而从此,大岛一族也就依附在源氏一族的庇护下,成为家臣一族,流传了下来。也就是说,如果源氏不存在了,大岛一族的姓氏根源也就没有了。他们也就不再有姓氏了。又会成为低下的人群。所以,大岛一族对源氏一族是无比忠诚的。而这个五十六,更是大岛一族的五十六代孙,从小就服侍源义中长大的。忠诚上面绝对没有任何的问题。

  而那个五十六也明白了过来,指天发誓,自己会终身侍奉源义中,永世不会背叛。自己生是源氏的家臣,死是源氏的家鬼。至于那些低下的,下贱的邪马台人和他一点的关系也没有!他最大的希望就是有一日能和自己的主人源义中一样,成为一个汉朝的子民。

  刘明听的他们的表白,十分的满意,当下表明有机会一定会满足他们的心愿的。随后,刘明又奇怪的问源义中,为什么他刚才在五十六叽哩哇啦喊的时候,不用同样的语言回答,而是用半生不熟的中原话呢?

  这回源义中的回答,同样也令刘明十分的满意。敢情这源义中在离开邪马台之后,以身为一个华夏人的自豪,说什么也不愿意再说邪马台话了。只说华夏语言。可惜,书籍、文字等等的,他还可以从祖先的遗物当中学习,可语言对话就只能一天天地说了。他平时也就只能拿五十六练习。可五十六汉话还不如他呢,故此他也只能说个半颤子。可是,他不管说得再困难,他还是照样坚持说汉话,因为这是他祖先的语言,而且他坚信,总有一日,他的汉话会说得非常的流畅的。

  刘明满意,太满意了,这个源义中还真的不忘本呀。比一些二鬼子强的太多了。

  不过,刘明一听说这个源义中会写汉字,立马也不想让自己的耳朵遭罪了。看看天色也不早了,叫这个源义中先回去歇息,同时让他在晚上把他离开九州时,那些邪马台等国的国力分布写出来。

  等源义中走了之后,刘明又看看了甘宁送上来的战报,战果还不错,两万的水军,竟然俘虏了公孙度毛四万来的水军,只有部分顽抗的水军,被甘宁的水军给射杀了。而甘宁水军的损失,不过才是小船二百。及部分驾船的水手。那些水手在驾船撞过去之后,除了掉在敌军甲板上的必死无疑之外,那些落入水中,除了正好落在有公孙度的水兵护船的周围,也还要拚杀一番之外,其他的水兵都基本获救了。那六千奉命撞船的水军最后阵亡了三千六百多人。

  刘明心里捉摸:甘宁造的这些小船都快成了人体鱼雷了。可是,这也是错有错招。要不然甘宁这回可要吃亏了。而且这也不能说甘宁的这种战术不好。甘宁的水军经验那都是在江里面作战得来的,江里面能成个二三十人的小船就不小了。而且还可以更加的灵活机动。这要是两边人数差不多的情况下,十几艘的小船,登陆一艘大船,也一样能取得不凡的战果。同时小船还可以灵活的护卫自己的大船。就跟现代的护卫舰似的。按理说这样的战术也不错了。只可惜,这样的战术在近海还可以。这要是到了外海上,那些小船那经得起多大的风浪。肯定是不行的了。还是得造大船。这个源义中倒不错,还有过航海的经验,以后让他和甘宁合作,肯定是就没问题了。不过,在那之前,一定要把他的汉话教好了。

  翌日,源义中给刘明上了一道表。

  刘明一看,写得还挺详细,原来现在的海外诸岛。大致上分为了这几个国家。

  對馬國:方可四百餘裏,土地山險,多深林,道路如禽鹿徑。有千余戶,無良田,食海物自活,乘船南北市糴。對馬國以漁業爲主,但有食米的習慣,與九州的農民進行易貨貿易。

  一大(支)國:方可三百餘,多竹木叢林,有三千許家,差有田地,耕田猶不足,亦南北市糴。即今壹岐島,農業比對馬國發達,漁業仍占較大比重,需要通過交易獲取稻米。

  末廬國:有四千餘戶,濱山海居,草木茂盛,行不見前人。好捕魚鰒,水無深淺,皆沈沒取之。(即今唐津灣的松浦半島,繩紋晚期的菜畑遺址發現水田遺構,說明是水稻農耕最早的傳播地之一,同時保留著漁民的習俗。)

  伊都國:有千餘戶,世有王,皆統屬女王國,郡使往來常所駐。(亦即古代築前之怡土郡,從三雲遺址出土大量銅劍、銅矛、漢鏡等,其中有8塊玻璃璧,有人推測是漢朝所賜的王標。)

  奴國:建武中元二年,倭奴國曾奉貢朝賀。现二萬餘戶,盛产青铜器。規模頗大。

  邪馬壹(台)國:從奴國向東,是擁有“千餘家”的不彌國,向南是“五萬餘戶”的投馬國,再往南便是女王所居的邪馬台國,人口“可七萬餘戶”。

  女王統轄的範圍內還有21國,足迹所及限於九州北部,其南尚有“不屬女王”,“男子爲王”的狗奴國;渡海向東,還有侏儒國、裸國、黑齒國等。

  邪马台现任女王卑彌呼,家传阴阳和合神功,能事鬼道,能惑衆,以宗教治国;平日了有男弟佐治國,日常政務业委任男性執掌。

  男弟之下的中央一級官吏,均冠以“大”字。

  “大倭”總管經濟貿易:“收租賦,有邸閣。國國有市,交易有無,使大倭監之。”

  “大率”負責行政法律:“自女王國以北,特置一大率,檢察諸國,諸國畏憚之。常治伊都國,于國中有如刺史。王遣使詣京都、帶方郡、諸韓國,及郡使倭國,皆臨津搜露,傳達文書、賜遺之物、詣女王,不得差錯。”

  “大夫”出使中國的大使:“自古以來,其使詣中國,皆自稱大夫。”女王通聘汉朝,所派大使均有“大夫”頭銜。

  刘明看了之后,觉得这个源义中的字,写得还不错。可内容就不知道真假了。不过,刘明一想那个源义中也没必要骗自己。因此也就随手把这个表彰递给了贾诩。

  贾诩看了之后说道:“主公,这个表彰没有问题。跟咱们史书上记载的差不多。漢武帝元封二年(前108),咱们大汉出兵灭衛氏(朝鲜),在其地置玄菟、樂浪、真番、臨屯四郡,后分樂浪南部爲帶方郡。咱们大汉主要就通過樂浪、帶方二郡,將勢力擴張到半島南部,繼而打開咱们漢倭之間的通道。而咱们在建武中元二年,确实也有倭奴國奉使朝賀,使人自稱大夫,倭國之極南界也。光武帝爷賜以印綬。是为‘漢委奴國王’金印。只是,主公您要这表彰何用?咱们现在和那公孙度大战在即,那蛮荒孤岛有什么好挂念的?”

  

  

第二百零七回 惊天之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