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百六十九回 赵云的爱慕者

    在下新书《逼上梁山》讲述现代人在北宋末年混教主的故事。敬请品评

  ~~~~~~~~~~~~~~~~~~~~~~~~~~~~~~~~~~~~~~~~~~~~~~~~~~

  正所谓:蛇有蛇道,鼠有鼠路;行行道道,各有专精。

  刘明对欧阳兰所分析的江湖高手和沙场高手的分别,那真是佩服无比。一扫刘明往日的疑惑。故此,刘明也更对欧阳兰所说的天刀王越却是与众不同,而感到强烈的好奇。

  刘明心痒难挨的问道:“兰儿,这天刀王越又是一个怎么的与众不同法?”

  欧阳兰神往的说道:“王大宗师本来是一个江湖高手,但是,他为了追求武道的最高境界,远赴塞外苦寒之地,以此磨练身心。而此时,他恰逢塞外马帮猖獗。于是他大开杀戒,铲灭马帮无数。从而领悟杀伐之道。而贺兰山一战,他于万马千军之中取敌酋的首级,即成就了他万世的威名,更使他的武学再上一层。而先前我与他一战,他的武学境界更是早就到了先天至境。他若是要取我的性命,那只是随手一刀罢了。但是,他碍于与我师傅的交情不忍杀我,而他的武功又是以杀伐为主。若是对方的武功在一品左右的,他还可以留有余地,再高一点的,他也留不住手了。所以,他才会用杀气威压于我。想让我知难而退。而且,就是这样,他也留了情了,他的杀气并没有完全针对我一个人,而是扩散到全场。若是他把杀气完全集中到我一个人的身上,我也是承受不了的。只可惜,我为了寻求机会,无法接受他的好意。才会再在他凝聚杀气的最后时候,利用杀气不可能无限持续下去的弱点,说出那样的话。其实我真正的实力比起王大宗师来,那真是差得太远了。”

  刘明十分惊讶,真没想到王越竟然如此厉害。而如此厉害的王越,竟然还会挂念官场,以求出身。看起来,世俗的观念,却又是厉害了几分。

  想到这里,刘明不禁摇头叹息。

  欧阳兰十分奇怪,说得好好的,刘明怎么叹起气来?

  欧阳兰不解的问道:“大人因何叹气,难道你是怪罪王大宗师不该手下留情吗?”

  刘明一听,这还了得?现在这个节骨眼上,刚刚取得了她的信任和好感,哪能让她再起变卦?

  刘明连忙解释道:“哪能呢?王越手下留情,那是理所当然的。就算你的师傅和王越没有交情,王越也不会下狠手的。我的这个九品武士擂,那可不是解决什么恩怨的擂台。那是为国取贤得评定机构。若是每一个超过一品的高手和王越动手,都被王越一刀给劈了。那今后还有谁敢来评定?敢来报效于我?所以,王越如此处理,那是绝对正确的。我刚才之所以叹气,那是我没想到你对王越的评价竟然会这么高。如此的高人,吃穿不愁,又没有人可以威胁到他,他还有什么好牵挂的?若是我,早就隐居乡间,笑傲田园了。可王越却偏偏不能免俗,还想投身于官场。,混个出身。可见咱们民间世俗的观念有多么厉害了。”

  欧阳兰听明白了,却不禁咯咯的笑了起来。这回却轮到刘明不解了。

  刘明问道:“兰儿,怎么得了?难道我说的很好笑吗?”

  欧阳兰勉强止住笑声说道:“不是很好笑,而是太好笑了。要是早你这样说,江湖上的高手就全都不是人,而是神仙了。江湖高手,那也是要吃饭的。而且,越是高手,他所投入到武学的精力也就越多,投入到其他方面的精力就难免减少,甚至是根本就没有。而且,一般的武学高手又都不善经营,而他们闯荡江湖,如果不结交朋友,不大把花钱的话,又是寸步难行。所以,越是江湖高手,他的应酬就越多,也就越需要钱。故此,即使是那些江湖高手有一份不错的祖业,也经不起他们的挥霍。而江湖高手又不是神仙,谁也不会点石成金,他们的钱哪来的?”

  刘明被欧阳兰问的一愣,对啊。这些江湖高手的钱都是哪来的?刘明不禁有些莞尔:以前看得那些武侠小说,一个个的高手都有用不完的金钱,各个都是挥金如土的大豪。还真没想过他们的钱都是哪来的。没想到今天让这个小丫头给问着了。

  欧阳兰一看刘明不说话,知道刘明也不可能知道这些。于是接着说道:“大人,您没走过江湖。您当然不知道了。什么是江湖?有人的地方就是江湖。人行之处是为江,人聚之处是为湖。所以,江湖人也是人,同样也需要吃饭赚钱。而他们又不善于营生。只能靠武艺吃饭,可是,拦路打劫,落草为寇,不仅要挨骂,而且还要受到官府的围剿。更要被正义人士追杀。获得的赃物,更是不好出手换成粮食吃喝。可是干正行的,武艺低的,只能给人看家护院。武艺高的,也不过开馆授徒。这些收入都是有限的很。而且,现在这个乱世,别的地方,连老百姓都吃不饱,江湖人也就更不好混了。而大人这里,虽然百姓都很富裕,可大人的法度却又太严厉了,宵小之辈无法生存,看家护院的也就更用不着了。所以,江湖人也混不下去。故此,能够进入仕途,那才是江湖人最好的出路。”

  刘明这才恍然。不过,刘明却又奇怪,刚才与欧阳兰闲谈之中,欧阳兰这是第一次下山,应该没有这么多阅历啊。怎么她却会如此清楚呢?难道以前都是她在装傻?

  刘明试探地说道:“兰儿,没想到啊。你竟然还是一个江湖通。看来你刚才说你这是第一次下山,这一定是逗我玩了。”

  欧阳兰面巾底下的脸一红。不好意思地说道:“我没骗你。刚才那些都是我师傅将给我的。”

  “你师傅给你讲这些干什么?”刘明却是更奇怪了。

  欧阳兰白了一眼刘明说道:“你以为我们天山一脉,每次艺成都要下山游历那是干什么?除了行侠仗义之外,那些山匪草寇的不义之财,那也是我们维持师门的一笔开销。若是没有这些钱。我们师门早就饿死了。我师傅当然会在我下山的时候跟我讲清楚。”

  “啊?”刘明万万没想到,敢情白道高手就是黑吃黑的高手。这倒是无本万利的好买卖。

  “啊什么啊?”欧阳兰有些不忿自己给刘明讲清楚了,却被啊了回来。不过,欧阳兰自己也随即意会过来,笑了起来。

  说说笑笑之间,时间飞快的过去了。突然间,欧阳兰感到有些异样。连忙低声跟刘明说道:“有人来了。我去看看。”

  刘明连忙嘱咐道:“如果是我的部下。你千万别伤了他们。你回来告诉我,我让他们退却了,也就是了。”

  欧阳兰点了点头,闪身飘出洞外喝道:“那位高人来此。出来说话。”

  欧阳兰称对方为高人,那可不是客气,刚才欧阳兰只是稍稍感觉到一点异样,随之对方就已经远去了。无声无息,那轻功明显比欧阳兰要高上不少。而欧阳兰武功的最大优点,就是快如闪电,行如鬼魅。欧阳兰碰上比自己轻功还好的,能不客气吗?

  可是,随着欧阳兰的话音落地。远处树林之中传来簌簌之声。

  不大会儿的功夫,一个十七八的大姑娘走了出来。只见此女子,体态匀称,肤白似雪,眼若秋水,唇若涂朱。长的真是花容月貌,无比的俊俏。而且,她的肩上还爬着一个白尾巴的狸猫,更是显得无比的可爱。

  不过,欧阳兰却觉得有些差异了。因为这个女子走来的脚步声息,比起刚才欧阳兰感觉到的,那功夫可差得太远了。可欧阳兰那里知道她刚才感觉到的,其实就她看见的这只白尾巴的狸猫。而这个形状有些怪异的狸猫,就是异兽腓腓。

  这个女子,不是别人,正是一路追踪刘明气息而来的杨嫣,杨玉环。

  杨嫣对欧阳兰行了一个礼说道:“这位姐姐。您恐怕就是把太尉叔叔摞来的高人吧?太尉叔叔那可是好人,更是我们幽州百姓的保护者。恳请姐姐看在幽州百姓的份上,把太尉叔叔放了吧。”

  欧阳兰看杨嫣如此有礼貌,心中也有些好感。对杨嫣说道:“这位妹妹。太尉大人是个好人。我也知道。我不会伤害太尉大人的。等你们的赵云一回来。我就会把你们的太尉大人给放了。”

  杨嫣问道:“那姐姐找赵将军干什么?难道赵将军辜负了姐姐的情谊。姐姐特意来此找赵将军算账的?”

  欧阳兰闻言怒道:“妹妹不要胡说。那赵云与我有血海深仇。他杀我父母,我与他不共戴天。我找他来,那是要问清楚,取其性命的。”

  杨嫣闻言,再次失礼道:“姐姐息怒。这事肯定有所误会。赵将军,那可也是一个大大的好人。当初,公孙度攻打幽州,赵将军于万马军中救出了我的祖父。血染征袍。随后,公孙度围困蓟州城,又是赵将军为了全城的百姓,单枪匹马,杀出了重围,搬请援军。我们全蓟州城的百姓,全都感念赵将军的恩德,为其供奉长生牌位。为了百姓敢冒如此风险的大好人,怎么会滥杀无辜呢?如果赵将军真的杀了姐姐的父母,那也是姐姐的父母有可杀之处。还请姐姐要恩怨分明。”

  欧阳兰为之气结。虽然自己的父母帮助外族,连自己的老师都说不对。可这个女子怎么能当着自己的面,说自己的父母该杀呢?

  杨嫣看欧阳兰如此的模样,跪伏于地说道:“若是姐姐实在难解心头之恨。小妹愿意带赵将军受过,给姐姐出气。只要姐姐能放过太尉叔叔和赵将军,小妹任凭姐姐处置,哪怕千刀万剐,小妹也决不埋怨姐姐半句。”

  杨嫣说的甚是诚恳。可欧阳兰却哪里会受她的跪拜。欧阳兰闪身一旁说道:“怨有头,债有主。我与赵云的仇恨,那是关系不到妹妹身上的。妹妹还是起来吧。”

  欧阳兰本以为杨嫣还会再次恳求,没想到欧阳兰说完之后,杨嫣却就真得站了起来。

  而且扬嫣还正色说道:“姐姐,小妹恳求再三,姐姐只是不理。那小妹只能冒犯了。”

  欧阳兰闻言好笑。欧阳兰还真没看出来杨嫣会有什么了不起的功夫。不过,欧阳兰还是记挂着刘明的嘱咐,于是开口说道:“妹妹别急。你的太尉叔叔可就在我的手上。你就不怕你和我动手,会牵连到你的太尉叔叔吗?”

  杨嫣正色说道:“妹妹相信姐姐不是那样的人。妹妹看得出来姐姐也是知道太尉叔叔是一个好人得。妹妹相信,即使此次妹妹向姐姐讨教输了。姐姐也不会难为太尉叔叔的。”

  欧阳兰对此感到无奈,都被人看穿了。不过,欧阳兰还是说道:“妹妹,你是打不过我的。还是回去吧。而且,你的太尉叔叔也让我转告你们回去的。”

  没想到,欧阳兰不说这个还好,欧阳兰如此一说,杨嫣却更是紧张了。

  杨嫣忧虑的问道:“姐姐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太尉叔叔已经决定要赵将军来此送死不成?这可万万不行的。赵将军对太尉叔叔,那可是忠心无比,立有大功的功臣,太尉叔叔怎么可以让赵将军前来送死?”

  看着杨嫣着急的样子,欧阳兰若受所悟,看起来这个姑娘是对那个赵云有情了。

  此时,杨嫣却突然说道:“不对。姐姐骗我。这不可能是太尉叔叔说的。太尉叔叔向来真心爱护手下,不可能这么说的。更不可能抛弃赵将军的,一定是姐姐假借太尉叔叔的口来说话。目的就是逼死赵将军的。如此,妹妹可就对不起了,只有取了姐姐的性命,才能救得了太尉叔叔,保得赵将军的安全。”

  说着,杨嫣有如变戏法的一般,从背后拿出一具匣弩,照着欧阳兰就是全力发射。满天的箭雨,笼罩了欧阳兰前后左右,闪电般的向欧阳兰袭来。

  

第三百六十九回 赵云的爱慕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