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百四十四回 战争就是抢劫

    祝大家初五看书快乐。

  -------------------------------------------------------------------

  曹操的蠢蠢欲动,那也是不得已而为之的无奈之举。曹操本来就是一个比较深沉,有雄图大志的枭雄。可是,如今曹操却被自己突然暴涨的实力给逼得快喘不过气来了。就好像一个饥饿许久了人,在突然间的暴饮暴食之后,消化不良,撑得难受一样。

  本来曹操在兖州的那会儿,发展的挺好。虽说有二十多万的兵马。可那却都在自己经济实力可以支撑的范围之内。可是,他千不该,万不该。不该为了最大的减少损失,并快速的扩张实力,而让戏志才招安了白饶三十多万的大军。

  白饶的这些人,那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那都是在无数次的腥风血雨中幸存下来的亡命之徒。他们可比当初刘明接管的那支黑山军还要难以管理。毕竟黑山军是经过张秀儿严格训练的,纪律性等各方面都要比曹操招安的这帮无组织,无纪律的乌合之众要强得多了。而且,黑山军由于有刘明这个大金主的暗中支持,故而他们在张秀儿的严格要求下,更是要比这些靠打砸抢过日的部队,在素质上要纯洁的多。毕竟某些**习惯养成了之后,就不是那么好改的。

  所以,曹操在接管了这支部队之后,他所要面对的困难,那也要远比当初刘明遇到的困难要大得多。

  不过,好在曹操也比刘明狠多。不服就杀,犯错就杀。一通大刀阔斧的杀伐过后,在加上曹操在适当的时候,进行的一些赏赐,曹操总算还是能够把这支部队指挥的得心应手。

  当然了,这也与曹操和刘明得带兵制度不同有关系。刘明是要求所有的兵丁有自己的主见,只听从刘明得命令和拥有暂时指挥权的将领命令。而曹操则是只控制领兵的将领,令这些领兵的将领对自己忠心耿耿罢了。这样一来,高下自分,曹操控制一支部队的难度当然要低了许多。

  可是,即使如此。曹操还有一个最大的问题无法解决。那就是军粮问题。

  军饷可以暂时不发。可是军粮却不能一天没有呀。吃不饱肚子的士兵,别说是为你拼命,上阵杀敌了,不立刻造你的反,那已经就是老天爷偏袒了。

  当初,曹操能以兖州一州之地,养活二十多万的大军,并还能有一些剩余,那是曹操仿效刘明屯田养兵,兴修水利的制度好。能吸引足够多的百姓滞留在兖州生存。能产生足够多的剩余军粮。

  可如今,曹操虽然拿下了司隶。可是司隶全境的生产状况,早就完全被董卓破坏的一干二净了。就连最基本的生产单位,生活在这里的老百姓,那也大部分被刘明的幽州接走了。现在留在这里的,只是一些难舍故土的老头子罢了。这些老人,自己也就凑乎的在这里活着。指望这些人替曹操完粮纳税,替曹操养活兵马,那不是跟做梦一样嘛。

  而且,曹操新收的这些士兵,匪气太重。有曹操管着,那还好点。这要是把他们放回去,或者是聚集到一处,屯田,那还不得立即就又变成山贼了。故而,曹操也只能把这些人撰到手心里管着。

  除此之外,就算是曹操能把这些人全部安插到民间耕作,也没人闹事,可那粮食也不是能立刻就长出来的。那也得花时间种植的,可曹操的家底薄呀。就曹操手里的这点余粮,已经不能再支持几个月了。你说曹操能不急吗?

  现在曹操的眼睛都快蓝了。就像一匹饥饿的狼,看谁都想咬上两口。整天嘴里就是俩字:粮食。

  对于曹操的这种压力,曹操手边的这几个心腹都明白。可是,这种天灾人祸,谁也没什么更好的办法。毕竟谁也不是神仙,能够空手变出粮食来。

  但是,毕竟曹操的手下还是有能人的,也不是全都无计可施的,只是他们出的这些计策,都有点馊。几乎都属于短线操作。

  例如戏志才由于本身的出身问题,他就给曹操献了一个计策道:“曹公,如今司隶赤地千里,百里无人烟,以如此的环境,根本没办法给咱们提供更多的余粮。所以这粮食的来源,咱们还是只能从兖州想办法。”

  正被粮食问题快逼疯的曹操,当时就激动说道:“这话怎么说?咱们是加税,还是征收?不过,咱们曾有言在先,要是这样办,那咱们不是自毁诺言了吗?要不咱们先暂时借取,待来年归还?”曹操对这问题也没少动脑筋。戏志才刚一提个头。曹操就蹦出一堆主意来。

  戏志才笑了:“诶。曹公此言差矣!人无信不立。乱世当中,更是如此。咱们要是自毁言诺,那今后还会有哪个百姓再相信咱们,依靠咱们。其他的英雄豪杰,又怎么能再相信咱们给他们的承诺呢?况且,如此一来,那也自爆咱们的不足,容易引起其他诸侯的窥测。再说了,就算咱们不管不顾,只求应付眼前的这个危机。可那些贫苦的百姓又有多少的余粮?恐怕就算是饿死了他们,也养不活咱们如此众多的军队。反叫咱们来年秋收之时,更是颗粒无收。”

  曹操悻悻然的说道:“既然不成。那咱们还能打兖州的什么主意?咱们兖州的粮库可都快要空了。”

  戏志才淡然说道:“曹公,虽说咱们兖州的粮仓也几乎空了。而咱们更不能自毁诺言,打老百姓的主意。可是,咱们兖州不是还有不少的豪门氏族嘛。他们家大业大,那都是钱粮广多之辈。只要咱们能给他们罗致一些罪名,然后把他们的财产充公。到时候,不仅咱们的军粮有了。就是咱们的军饷,那也不愁了。”

  曹操迟疑的说道:“这些家族在迎我入兖州之时,个个都是贡献不小。而且他们如今也没犯什么法纪。咱们如何能治他们之罪?况且,这些家族又全都是根深蒂固的大族。咱们要动他们,恐怕也不容易吧?”

  戏志才冷笑道:“曹公,这些家族迎咱们入主兖州,那也不过是为了他们自己的利益不受损失罢了。咱们又何必承他们的情?至于给他们罗致一个罪名,那就更简单了?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况且以他们这些家大业大的豪族,又怎么可能一点的罪过也没有?而且,咱们也不是把所有的豪族一起连根拔起,咱们一个一个的来,先挑一个大的来办,以曹公如今的兵力,兖州地面上,即使是再大的豪族,也不是咱们的敌手。而咱们在办这个豪族的同时,历数的他的罪过,并分一些土地给其他的豪族。这样一来,其他豪族,不管是不甘心在那个最大豪族下面的,还是希望能够有所分享的,还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肯定是不会有人支持他们了。这样一来,咱们一个个的都收拾了。等轮到那些看热闹的豪族头上时,也就没人可以支持他们了。而兖州的百姓就更不用管了。那个百姓谁没受过豪族的欺负。当地豪族的灭亡,只要不涉及这些只想安居的百姓,这些百姓是不会有人来反对咱们的。”

  曹操被戏志才的言语说服,地方势力的重新洗牌,对自己今后的统治也是比较有利的一件事。故此,曹操也就同意了。让戏志才主持这件事情去了。

  可是,这件事为了办的稳妥,那也不能明目张胆的去干。这也需要时间。而且,一家两家的豪族,对拥兵五十多万的曹操来说。那也是一个杯水车薪的问题。所以,曹操,还在烦恼。

  而这时,曹操的另一个心腹程昱就又给曹操出了一个主意。

  程昱这个人是比较偏执的,有时在别人的眼中甚至是为了达到目的而不择手段的。当然,程昱自我认为则是成大事,就要不拘小节。而此时,程昱给曹操出的这个主意,也是按着这个思路发展来的。

  程昱向曹操献策道:“咱们如今军粮困乏,与其粮尽,而军士哗变。不如择一富足而弱小的诸侯而讨之。咱们胜,则占其地,夺其粮。咱们的问题也迎刃而解。即使不胜,咱们只要保持咱们的精锐部队不受损失,能有足够数量的部队用来防守司隶、兖州二地的安全也就可以了。其他的那些无用士兵全都可以让他们死伤殆尽。那样的话,咱们也就没了这个困惑咱们的问题了。待来年秋粮尽收,司隶、兖州皆发展起来,咱们兵粮充足了,咱们再重新招兵。那时候,咱们照样可以平定乱世,给百姓一个安居乐业之所。”

  这程昱几乎是视人命如草芥了。即使是曹操这样从来不露内心真正想法的大政治家,那也是被程昱的计策吓了一条。不过,这条计策,也不失为现今的一个可行之策。

  曹操现在是有病乱投医了。就连程昱的这个计策也不放过了。虽然暂时是搁到了心里,可曹操还是派出了大量的探马,观测周围诸侯的实力。

  曹操侦骑四出的同时,刘明也赶到了并州。见到了关羽、郭嘉等人。

  关羽、张飞、刘明这些兄弟见面,各自真情流露了一番不说。刘明也总算是彻底知道了,为什么董卓会提前行动了。

  董卓会提前行动,这可跟刘明主动出击袁绍一点关系也没有。此时又没有电话等通讯技术,消息的传递,全靠两条腿的人来传递。冀州和长安的距离又远。中间又有阻隔,而袁绍和董卓之间也没有刘明那里的苍鹰传书。所以,即使是现在袁绍这位盟友灭亡了,可董卓那里却还是一点的情报也不知道呢。

  此次董卓会突然提前行动,主要的原因还在刘明这里。

  刘明不是悬赏草原各民族出兵攻打董卓嘛。可是,这个命令到了吕布哪里之后,又产生了一个不小的变化。

  吕布那里可有不少熟悉草原各部族心态的谋士,而且这些人也几乎都是仇视草原民族的高人。结果,田畴这几个高人一嘀咕。又出一个比较损的主意。

  于是,吕布命人高搭彩棚,把这些赏赐的东西,摆了五六里。并告颂草原上的各部落头领,这些东西是太尉大人用来赏赐给对太尉大人最忠心的部落的。而对太尉大人忠心的表现,就看他们出力的多少了,只有为太尉大人出力最多的部落,才能拿到这些奖赏。

  同时,吕布又透露出太尉大人最近要讨伐董卓,以太尉大人的实力,当初只用了不到二十万的兵马就把公孙度打的一个落花流水了。现在太尉大人再次出征,那可是一场肯定胜利的战争。可这也是草原各部族向太尉大人表现忠心的一个大好机会。

  这个小手腕,玩的就是高呀。如山般堆砌的高粱美酒。一箱箱的黄金。晃的这些草原汉子眼晕。这要是大冬天里的。在温暖的帐篷里,喝着美酒,吃着羊肉,这是何等的美事呀。就是那些黄金,应该也能从汉人手里换来不少的粮食吧。有这些美酒,粮食,自己的部族绝对可以在几年之内衣食无忧了。那自己的部族得发展成什么样呀。就是那个黄金宝镜也是一个稀罕物,那里映出来的人影,可比河水清楚多了。想着这些美事。所有的草原部族都动心了。

  战争,对于这些草原民族来说,从来都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大草原上的狂风骤雨和突如其来的暴风雪,那可远比一场战争要厉害得多了。

  没粮食的草原民族上汉人那里抢粮食去。那都是草原上的一种惯例了。

  抢劫就是战争。战争就是抢劫。既然没人给这些东西的时候,自己还要卖力气的去抢劫。现在有人出钱了。为什么自己不名正言顺的去捞一把呢?这不过是一个抢谁不抢谁的问题。只是现在让自己的抢劫目标单一了一些罢了。

  

  

第二百四十四回 战争就是抢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