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百七十四回 官渡之战 下

    东风吹,战鼓擂。革命志士谁怕谁?

  正是由于刘明作战目标的改变。此次剿灭曹操的战役,被定性成为了一场新兵锻炼的训练战。刘明手下的这些将领也格外的士气高昂。

  本来嘛,事情就这样的。在没有了战争胜负的巨大压力。这些将领谁不惦着好好的表现一番?谁不惦着在刘明的面前好好的展露一下才华,引起刘明的关注、重用?

  尤其是在大军集结完毕后,为了培养人才,提拔新人。张辽被委任为此次操练的总指挥。管亥为此次的先锋大将,刘明,郭嘉、张飞等人都只是随军参议,一切都由张辽率领着一干新近提拔起来的将领进行战斗。这些新近提拔起来的偏将,牙将,校尉等等能不热血沸腾吗?

  可惜得是,由于刘明渡江部队防御的无懈可击,张郃并没有派出军队前来骚扰作战。而刘明的部队渡江集结完毕,管亥讨敌骂阵,同样也没引起张郃的反击。张郃只是龟缩在营寨之内,一心做好防守的准备。

  张郃这种正确而又无赖的手段。即令张辽等人佩服,同让也令一心想建功立业的众将领愤恨不止。

  作为此次作战的统帅张辽,在先前的会议当中,早已经知道时间的紧迫了。张郃耗得起时间,可自己的军队却绝对得耗不起时间。如果张郃的援军赶来了,那这个训练战役也就算是结束了。自己的军队也就只能按计划撤退了,自己的表现,那也就只能算是一个庸才了。这是自己绝对不能容忍的!

  明确了自己心意的张辽暗下决定,既然张郃不敢应战。那自己就主动出击好了。

  不过,张辽出于谨慎,还是准备先派遣部分的兵马试探一下张郃的防御部署,以及张郃的反击能力。

  随着张辽的一声令下,首批的一万刀盾兵,在偏将孙建的带领下,气势汹汹的蜂拥而上,意图一举突破张郃的营寨。

  孙建以及这些士兵的气势很高,可是张郃的防御部署确实不弱。想当初曹操委任张郃驻守官渡,一心防范的就是刘明。而刘明军队的实力,威震天下。这曹操又是一个大军家,他对于驻守在官渡的兵马所需的军事物资,那哪有吝啬的道理?故此,如今张郃这里,不管是弩箭、雕翎,还是灰瓶、滚木,那都是准备的格外充足。

  如今占据了官渡要道的小小营寨,在张郃一心死守的信念下,犹如铁桶一般。满天的弩箭、雕翎,无休止的射了出来。同时,无数记得灰瓶也不时地在那孙建所率领的士兵当中炸开。无数股的石灰粉末汇聚成了一片白色烟瘴。使通行在其中的刀盾兵,眼目难睁,呼吸困难。

  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下,即使是刀盾兵拥有强大的防御弓箭的能力,也难免开始了大量的伤亡。不过,这些士兵的使命也出色的完成了,张郃大营的防御分布,以及张郃大营的反击力度,那也被探明了。

  随着张辽的再次传令,孙建领着那一万的刀盾兵撤了回来。不!如今已经不能说是一万了。有一千多名的战士光荣的牺牲了,而孙建带回来的那些人马当中,没有受伤的,那更是一个也没有。

  看着这一切的刘明,只是皱了一下眉,并没有说些什么。毕竟刘明在如今这个年代经历的血战已经不少了。心肠也有些磨砺了。此时的刘明早已经彻底的领悟了当初自己的老政委曾经说过那句话:一个合格的指挥官,那是一个冷血无情的指挥官。战争在合格的指挥官眼里,那只是一盘棋。所有的战斗单位,都只能是棋子。只有摆脱棋子的感情,超脱于棋盘之外,才能赢得一场场的胜利,保留下更多棋子的生命。而对棋子的感情,那只能是战争之后的事情。

  而此时的张辽并没有注意到刘明的神态。此时张辽的全部心神都集中在如何的取得此次战争的胜利之上。

  张辽通过刚才孙建带领刀盾兵的进攻。充分的了解了张郃大营的顽强防守能力。张辽明白:如果派遣军队强行攻打的话,即使是能把张郃大营攻打下来,那军队的伤亡也必定不小。那样的话,那就不是一场演习训练,而是一场无意义的争夺战了。那自己也就不会获得任何的功劳了。况且,张郃的寨墙非常的坚固,短时间内不可能轻易攻破。在密集箭雨的袭击下,部队伤亡必定巨大。而且张郃的大营又占据了整个道路,也无法从两旁绕过去,从而形成对张郃大营的包围攻击。如此一来,单靠十万的部队进攻张郃的大营,那真是痴心妄想了。

  不过,张辽的军事才能也不简单。张辽随即想到:当初主公刘明垒土成山,其上密布发石车,弓弩手,漂亮的完成了以少胜多,歼灭袁绍大军的行动。如今虽然自己的兵力占优。可自己依然可以如此这般的照方抓药。完美的完成攻破张郃大营的行动。

  随着张辽的再次下令,除了阵地前沿留三万的兵马矗立在张郃大营的弓箭射程之外,严防张郃部队的突然袭击。其他的士兵全都动员了起来,搬运泥沙,垒土成山。

  期间,张郃看到刘明军队筑造土山,那也略微的猜到了张辽的战略意图。曾经数次组织兵力进行突围,骚扰。可张辽他们怕的就是张郃不出来作战,既然张郃派部队出来了,张辽他们又岂会错过?除了让张郃的部队同样也领略了一下幽州弓箭手的威力外。管亥等人还数次带兵直接杀散的张郃派出来的兵马。其中有一次管亥兵马追击的过快,还差点尾随张郃的败兵杀到了张郃的大营之内,逼得张郃狠心的关闭寨门,命令弓弩手把管亥带领的军队,连同寨外自己部队的残兵一同射杀,这才让管亥无功而返。

  四日的功夫,十五座长两百余丈,高二十余丈的土山就堆好了。张辽把发石车和弓弩手都派了上去,山脚之下的空隙则由步兵严阵以待,而张辽的主力骑兵则藏于山后,随时等待张辽的命令出击。

  对于张辽这回的布置,刘明和郭嘉等人都是十分的满意。可是这对于此时正待在土山之下,遭到弓箭和巨石攻击张郃来说,那就是大大的不满了。

  刘明军队的弓箭手可以在土山之上,居高临下的射击,那弓箭的射程被大大的拉长了。而且弓箭的杀伤力,也由于自由落体的原因而被大大的加强了。即使是躲在营帐之中休息的士兵,那也要时刻小心飞过来的弩箭穿透帐篷,射到自己。反之,张郃部队的弓箭手在营寨之内从下往上射击,由于射程的原因,根本就发挥不了任何的威力。整个就是反击无力。

  不过,这还算是好的。毕竟张郃的弓弩手是在营寨之内的高橹上发起反击的,虽然射不到,可是他们有高橹可以藏身,本身的伤害并不大。而那些驻守在寨墙上,没有设备可藏身的士兵,以及暴露在刘明弓箭手射程内的士兵,也只需要时刻顶上一个遮箭牌,那也就可以避免大部分的伤害。虽然这样辛苦一点,可那也能保命不是?

  可是刘明土山之上的发石车那就不这么好说话了。斗大的巨石从高而落,那分量岂是弓箭所能比拟的?即使是张郃寨内坚固的高橹挨上一两下,那也只能落个报废。至于那些顶着遮箭牌的士兵,那更是一砸一个烂。

  不过,这也不是说刘明的发石车就是一点的缺点也没有。最少发石车的射击精度无法控制这一缺点,刘明的制造部至今也还没有突破。始终不能做到指哪打哪得随心所欲。可是,虽然发石车的精度不太好。但是发石车发射目标的大致方位还是能够掌控的。而且精度不够,数量补足,你架不住发石车的数量众多呀。瞎猫还能碰上死耗子呢。何况是这由人来操控的发石车?

  半天!只半天张郃的部队就受不了了。整个张郃的大营,那都快被刘明发石车抛射的巨石打烂了。就连张郃部队的调控,那也被脚下的碎石阻碍的有些不太灵活了。

  张郃无奈之下,只能选择放弃营寨。毕竟张郃如果还坚持下去给刘明得发石车当靶子,先不说会不会因此把刘明得那些发石车部队升级成神射手。单只是密集的伤害,就可让张郃的部队在今天晚上之前,全部玩完。让刘明得军队连刀都不用出的就取得了最后的胜利。

  不过,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虽然刘明得发石车部队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可是同样也是由于这些碎石、残骸的遍布,阻碍了刘明军队对张郃部队的追击。

  当然了,这并不影响刘明、张辽等人对战争胜利的喜悦。

  开战五天,拿下了重兵把守的官渡,从此可以对曹操的司隶等地进行穿透攻击。同时也可利用骑兵千里奔驰的能力对曹操的兖州等地进行攻击。更可以全力进攻,直取许都。从而瓦解曹操、刘备所争取的政权中心。这是何等的功劳?何等的重要?相对而言,张郃的那些无家可归的残兵败将,那就不值得一提了。

  张辽在张郃败退之后,首先派出了大量的探马打探前方的军情,并命令其中最伶俐探子,化装潜行,打探曹操和刘备作战的最新战况,以便做到知己知彼。随后,张辽又命令步军前进,彻底摧毁张郃遗留下来的营寨,并清除碎石,为后面的骑兵部队整理出前进的道路。余者回营休息。准备进行对许都突击。

  突击许都,这原本就是刘明此次出征的既定计划。这倒不是有什么其它的特别用意。只是此时的司隶实在是太荒凉了。实在是没什么油水可捞了。

  原本这个作为大汉文化中心地带的司隶还是蛮富饶的。可是经过了董卓的迁都,洛阳的百万人口被刘明幸运的接收了。随后,各路诸侯在司隶地带的作战,以及董卓退守长安之后,不断的派部下进行掠夺,如今这司隶实在是太荒凉了。偌大的一个州郡,全部人口加起来还没有十几万之多,种地的,远远的没有当兵的,当贼的多。这也是当初郭太、白饶虽然在司隶汇聚了三十多万的贼众,可是却最终也成不了气候的原因所在。

  如今刘明即使是占领了司隶全境,可这对于曹操在实际上的伤害却也不是很大的。可是刘明要是在占领司隶后,发展司隶话,刘明还得向司隶迁移人口,刘明现在还嫌幽州的人口密度不够高呢。现在往外迁人,还是这个随时可能成为战乱之地的司隶,这是刘明万万不能接受的。故此,司隶如今大面积的空白位置对于刘明来说,那都没有理会的必要。只需要维持住前进路线的通畅,攻打许都,那才是能捞到实惠的好地方。

  次日,刘明大军休息了已毕,精神抖擞的向前进发。一路平安,行军六十余里。傍晚安营扎寨之时,有探马前来回报:“禀将军,前方二十里处有曹操军马在此安营。营寨之内,旗帜众多。营寨之外,戒备森严。一时之间,尚不知有多少曹军在此驻守。其余探马仍在探听消息。小人奉命先回来禀报敌情。”

  待探马下去之后。张飞大声说道:“大哥,那支曹军必然是曹操的援兵无疑。如今文远也过足了将军瘾。这支曹军就交给俺老张打打牙祭得了。最多俺老张保证少出手,让俺手下的孩儿们多练练还不行吗?”

  张飞说的虽然也有一定的道理,而且张飞此时形象也比较可怜。可是刘明和郭嘉对视一眼之后,却都看出了对方心中的疑虑。曹操这支部队扎营在这里,距离官渡大营只有一日多的行程,而张郃接到信件却是六日之前的事情。如果说这支曹军是经过千里奔袭,刚好在此时赶到,那也只是一种巧合而已。可是世上哪有那么多的巧合?如果这不是巧合又会怎么样呢?这支部队绝对不简单!

  

  

第二百七十四回 官渡之战 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