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百七十五回 阵

    刘明和郭嘉的顾及一点也不过分。这支曹军还真的不简单。

  当初程昱给曹操的密函除了述说刘备造反之外,主要分析的就是刘备造反之后可能引起的曹操周围势力的一系列反应变化,其中最有可能威胁到曹操根基的就是刘明有可能趁着曹操和刘备作战之时的渔翁获利。而曹操在接到这封信后,除了安照程昱建议,秘密派遣满宠按计行使应对刘明的计策之外,曹操在击破了刘备设下的关碍之后,立刻就派曹仁领兵五万前来官渡接应张郃。

  虽然曹操即使不派兵接应张郃,曹操也有信心在程昱的计策成功后,照样能把刘明得兵马驱逐出去。可是有曹仁的接应,毕竟可以减缓一下刘明兵马的前进速度,把自己的损失减到最小,最少使自己的兖州范围内不遭到刘明军队的骚扰。使自己在和刘备作战的时候,不用分心来抵抗刘明的进攻。并以次注定成功驱逐刘明军马的战役显露出自己兵马并不次于刘明军马的实力。从而威慑其他的各路诸侯不要轻举妄动。

  而曹操之所以任命曹仁前来此地接应。那倒不是曹操认为曹仁的武勇是自己手下最厉害的,也不是曹操认为单凭曹仁的武勇能够完全摆平刘明手下的那些大将了。而是曹操清楚地知道刘明手下的猛将太多了,多到有许多将领都可以在自己手下的这些大将之中平趟。这刘明地部队绝对不是自己手下这些大将可以硬敌的。

  故此,曹操只能派曹仁前来。因为曹操这本家兄弟曹仁,恰恰除了武勇之外,还十分的精通奇门遁甲的变化。这曹仁通过布置阵法,可以以一当十,五万的兵马,足可抵御五十万的敌兵。只要曹仁在司隶通往兖州的要路之上布下大阵,那刘明的军队绝不敢无视曹仁的兵马存在,绕过曹仁攻打兖州。从而把自己的后路,以及自己的运输补给路线全都让给了曹仁。可要想打败曹仁,曹仁的阵法也不是白给的。曹操对于曹仁的阵法能力,那是充满了信心。至于司隶通往兖州道路之外的其他地方,曹操那也就完全不管了。反正那些地方要人没人,要粮没粮。一点的油水都没有。暂时把那些空地给刘明占据一会儿也没什么大碍。

  曹操为了能让曹仁有充足的时间布下阵势。特地还在曹仁出兵之前就给张郃去了一封信。

  这封信可是曹操的亲笔所写。而且曹操写这封信的时候,曹操也不过是刚刚突破了刘备拦截,其本身也并没有完全的安定下来,就连许都的围困也还没有解决。

  曹操在信中褒奖了张郃的忠义,并诚恳地述说了自己当前的局势,同时曹操要求张郃把官渡守候到九月十四号之后,只要超过了九月十四号,张郃就算是对得起自己了。到那时,不管是张郃选择投降刘明,还是张郃选择撤退回兖州与曹操汇合。曹操到那时都会感激张郃的。

  曹操这封信是派人骑快马送的。曹操本意是这封信能比曹仁提前不少的到达张郃那里,让张郃在刘明攻击下坚持个十天半个月的。可曹操没想到的是,由于兖州大部分地区都响应了陈宫的提议而造反了,这个送信的骑兵,往往要绕道而行,同时还要躲避一路上的叛军以及盗匪。故此,这封信在实际上晚到了许多天。甚至还没有曹仁一路突破来的快捷。

  不过,万幸的是,曹操的这封迟来的信件总算还是及时,它恰恰就在张郃将要顾及自己军队的实际困境而要被迫投降的时候,送到了张郃的手里。

  就是曹操的这封信,它令张郃想起来自己在落难之时,是曹操收留了自己。并如此的重用自己。曹操的知遇之恩尚未报答。而且也令张郃想到自己并不是一个人来到曹操这里的,许攸、高览他们同样还在曹操这里办事。这一切令张郃在忠诚、友谊、困境面前,大无畏的做出了选择。况且张郃在接到曹操信件的时候,距离曹操提出的坚守期限,已经只差三天而已。

  这中间的过程和奥秘,刘明以及郭嘉并不知道。可刘明出于几千年后历史对曹操的评价,郭嘉出于这支军队出现于此的不合理性,刘明和郭嘉不约而同的都意识到了这支曹军的不简单。

  已经虑及于此的刘明,对于张飞的请令出征,当然不能同意了。刘明对张飞说道:“三弟休得鲁莽。我军行军一日,已是疲乏。待明日我军休息已毕,点齐军马,观其军势,一战可胜之。”

  张飞听刘明说得在理,也就不说什么的退下了。

  这一夜,刘明大军安营下寨之后,明哨,暗哨,流动哨,那是密布无数。严防曹军在晚上偷营劫寨。结果,一晚上是平安无事。

  待次日天明,刘明大军前进十五里,在距曹仁大营五里距离安营。同时让张飞前去讨敌。刘明、郭嘉等人隐身于阵内,观敌瞭阵。

  还别说,张飞这大嗓门一骂,曹仁还真的从营寨里面出来了。

  曹仁来至两军阵前,质问张飞道:“尔等身为大汉朝臣,理应捍卫朝廷,你家大人身为大汉太尉,更是国之栋梁。因何尔等却无故率兵妄离驻地,更沿途袭击同朝官吏,莫不是尔等反叛了不成?”

  刘明他们为什么率兵来此,那曹仁当然是一清二楚了。可曹仁却是一个聪明人,而且曹仁在来之前也受过曹操的嘱托。能不跟刘明翻脸,最好不跟刘明翻脸。最好能用言语把刘明挤对住。免得跟刘明刀兵相见,伤及筋骨。实在不行,那也要给刘明扣上一个反叛的帽子。

  可惜曹仁对于张飞的了解并不深刻,曹仁只不过是在当初群雄汇聚讨董卓的时候注意过张飞几次,曹仁通过对张飞的外貌以及举止,认定张飞是一个莽撞人,不过是一勇之夫的匹夫罢了。他可不知道张飞这个人粗中有细。

  张飞平日里只是性子急一些罢了。可这并不代表张飞的智慧低,尤其是曹仁如今话语间设下的那个小套,对于经常和刘明、杨军等人斗嘴的张飞的来说,那还不是小菜一碟。

  张飞心里暗笑:小子。就你还跟俺老张耍这花活。俺老张确实是要保着我大哥登基坐殿,一统江山。可这虽然是俺老张和杨老头们的共同心愿。可这话却是俺们连在大哥面前都不敢说的。如果能叫你小子给套出话来。那你小子不是能了吗?

  张飞昂首向天,哈哈大笑。那真是声震四野。

  直笑得曹仁一阵阵的毛咕。曹仁心里直犯嘀咕:我刚才说什么了?难道自己说的有什么错误不成?刚才自己说的话难道就真的那么好笑?

  曹仁的面部不自然,那都被张飞一双大眼睛看得真真的。张飞心中得意,大哥常用的说话手段,果然是一用一个准。张飞看看火候差不多了,猛然间收住笑容,两眼一瞪,怒声喝道:“呔!黄口小儿。颠倒是非黑白。明明我家大哥是奉了天子的衣带血诏,前来保皇护驾的。你不思为国锄奸,反而助纣为虐,信口雌黄。是何道理?”

  张飞猛然间的一变脸,一时之间,还真的让曹仁有些受不了。尤其张飞说的又是切中要害。曹仁吧唧半天嘴,愣是嘛话也没说出来。

  而且此时张飞也不再给曹仁说话的机会了。三爷张飞上来不就是为了活动活动腿脚的嘛。现在曹仁没话了。张飞那还有不动手的道理?不过三爷张飞明人不做暗事,提醒曹仁道:“来来来。你也休逞口舌之利。且与某家战上几合,见个高低上下。”说完,张飞挺手中的丈八蛇矛,分心就刺。

  曹仁心里这个冤呀。谁逞口舌之利了?现在是你把我说的没话,结果你却反过来说我。这个张飞真是忒黑了。不过,此时曹仁也没时间多想别的了,张飞的家伙已经递过来了,曹仁也只得接架相还。

  等曹仁和张飞这一动上手,曹仁的肠子都差点悔青了。这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嘛。曹仁本来还有点不服张飞,惦着动嘴不行,动手找齐。可现在曹仁才真的明白曹操为什么千叮咛,万嘱托的叫自己千万不要和刘明手下的大将硬碰的道理。眼前这个张飞好像都还没有用什么力的样子,可那张飞的每一矛都是快若闪电,力若千斤。曹仁每一次架开张飞的兵器,那都是震得曹仁双手发麻,两臂发颤。

  曹仁就是不明白这兵器怎么可能使得既快速无比,同时有力大无比呢?不过,曹仁也没空想明白了。此时张飞又是分心一矛的刺了过来。曹仁十分明白此时自己已经双臂颤抖的双手,绝不可能在挡开张飞这一矛了。

  生死危机的关头,曹仁福至心灵。曹仁猛然间大声喊道:“住手!”与此同时,曹仁也没有像刚才那样提起兵器封挡张飞的长矛。反而是垂下双手,摆出生死任凭张飞处置的架势。

  还别说,曹仁这一手还真管用。张三爷还真的就吃这个。

  刚才张飞猛然听曹仁一喝。虽然张飞奇怪曹仁都动着手了,没事还瞎喊什么?可这并不影响张飞的出手。两军交锋,你说住手就住手。全听你的,那俺老张不就成了傻子了?这要是你趁着俺老张收手的时候给俺老张来一下阴的。那俺老张岂不是一世的英名扫地,冤个底掉?

  可是,后手曹仁的全不抵抗行为,那还真的让张飞下不去手了。杀一个不还手的人,张飞还真没那么大的脸。

  不过,曹仁这也是冒险。兵器来临之时全不还手,也不躲闪,这要是武德低点的将领,谁会搭此这个?何况就算是不考虑这一点,可一般的将领手潮点,收不住式子,那曹仁这也就算是完了。而且就算是对方是一个高手,可高手那也有个万一不是?

  但是,显然曹仁这回的风险是冒对了。这张飞不仅武德高,杀不得不还手的将领,而且这张飞武艺也是当初赶猪时练出来的,讲究的就是收放自如,不能伤了小猪的分毫。故此,虽然张飞的丈八蛇矛已经距离曹仁的心窝不足两分了。可这张飞愣是猛喝一声,吐气开声,把这丈八蛇矛给定住了。

  虽然张飞停住了丈八蛇矛,可张飞显然并不高兴。张飞点指曹仁问道:“汝是何意?因何喝俺住手?莫不是汝怕了,想要归降某家大哥不成?”

  此时曹仁也缓过气来了。毫不畏惧的看着张飞说道:“非也!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吾何惧之有?然,吾听闻刘太尉武勇天下第一,幽州兵马号称天下第一军。今吾设有一阵,不知尔等可通晓阵势否?”

  张飞还真没想到曹仁喊完了住手会这么说。这下可把张飞难为住了。

  张飞当初跟着老师没少学东西,不过那都是一些上阵厮杀的武艺,以及一些读书识字,做人的道理。这张飞还真没学过阵势。不过,张飞虽然没学过,可这并不代表张飞没听过。张飞领军打仗这么多年,当然知道在军队中流传着奇门遁甲等阵势的传说。这些传说,那都把阵势的威力,吹得乌丢乌丢的。张飞平时也就当个故事在听。如今这曹仁猛然间说摆下了传说中的阵势。这还真地让张飞不知道怎么办好了。

  不过此时也容不得张飞说不了。那曹仁一见张飞犹豫,立马得意地大笑道:“哈哈。原来这天下第一军也不过如此。排兵布阵,逗引埋伏。那不过是为将的基本要求罢了。你们要是连这都不知道,又算得什么天下第一军?”

  三爷张飞什么都吃。就是不吃这个。这激将法对于三爷张飞这种高人一等,而且性子又急的人来说,那真是百试百灵。张飞当时就瞪着眼睛喊道:“胡说!什么阵势俺们没见过,不知道的?你等着,爷爷这就破给你看!”

  

  

第二百七十五回 阵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