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百回 敏感

    “大哥,坐了这么些日子的船,这嘴里都淡出鸟来了。这幽州可是产好酒的地方。不如咱们先找个酒楼喝上几杯,再找个人问问太尉府在哪里,然后咱们再去投奔那个太尉大人如何?”马贷小心的跟着马超商量。

  这些日子来,马超的变化可太大了。原本一个充满自信,活力无比的少年。如今却变得阴沉暴躁起来。不过,这也难怪,父仇在身,满门的血债,这原本就是能压垮一个人的。何况只是一个少年。而那报仇在望,可突然间,五十万的大军化作烟消云散,这种巨大的打击,那就更不是一般人可以受得了的。而如今,马超竟能挺过来了,没有醉生梦死,萎靡不振,只是脾气改变了一些,这已经足可以说明马超的心智是多么的坚强了。

  “好吧!”马超并没有别的废话,脸上不露一丝喜怒的答应道。

  庞德在旁边,那是心里明白。马超的变化,他和马贷,那都是知道的一清二楚。但是他们也全都无计可施。只能想法劝解。可是,自从当日他们保着马超冲出了重围之后,马超手下除了庞德和马贷之外,就剩下十三个护卫了。而且通往幽州的道路,那还都有关卡拦路,把守森严,根本就混不过去。马超等人不敢暴露身份,只能转道扬州,然后在扬州假扮客商,乘海船,这才来得幽州,这一路上的辛苦和艰难,那就别提了。哪有时间让人高兴得起来?又如何来的劝导马超。时至今日,到了地头,这才有一些机会。马贷应该是想借机让马超开开心。

  马贷听到马超还是如此简单的回答,心里也比较郁闷。确实!喝酒,那不过是一个幌子;让马超舒缓一下心情,那才是马贷的真实目的。不过,如今看马超的反应并不大,马贷也只能寄希望于这幽州的美酒,那是真的名不虚传了。也许只有让大哥痛痛快快的大醉一场,这才能稍稍的舒缓一下大哥的压力吧。

  不多时,马超一行人远远看到一座酒楼,一幅酒幌,迎风飘摆。走进一看,只见酒楼大门一幅对联,上联写道:闻香下马;下联写道:知味停车。正中一块横匾,上书三个大字:客来香。下坠两个小字:分号。

  马贷一见,心中暗喜:这个酒楼的口气不小。应该有点手艺,就是它了。于是转身向马超问道:“大哥,你看这里如何?”

  马超也觉得这个酒楼挺气派的,三层高的酒楼,跟周围一比,那真是鹤立鸡群一般。这要是登上去饮酒,周围的景色,那真是一览无余。于是马超点了点头,迈步走进了酒楼。

  那跑堂的小二,那个眼睛多毒啊。立马看出来这进来的十几个人非比寻常,虽然穿戴都很一般,可那气质,却绝对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小二不敢怠慢,连忙迎了过去,满脸带笑得喊道:“几位爷里边请。楼上有雅座。”

  小二把马超等人领到楼上,赶紧又麻溜的用肩上那雪白的麻布把那干净无比的座椅又重新擦拭了一遍。

  马超满意的坐了下来。马贷、庞德也坐在了马超的左右,其余人又找了两张桌子也作了下来。

  那小二看出这些人里面以马超为主,当即满脸笑容的向马超询问道:“大爷用些什么?”

  马超没有说话,马贷在一旁答茬道:“休得啰嗦。好酒,好菜,尽管拿来。”

  小二不敢废话,连忙下去准备。不多时,茶水,手巾板儿就先上来了。随之,下酒的凉菜,热菜,以及幽州最出名的高粱酒,那也一碟碟,一碗碗,一壶壶的端上了。

  马贷、庞德对这家酒楼的服务都挺满意。现在并不是饭口上,这家酒楼都能这么利索的把酒菜置办出来,功底还是很不错的。

  马超对此倒是没有什么表示。四下环视了一圈,这三楼还真是比较清静,除了远处北窗那一桌有一个穿着白袍的公子正在和一个胡人细斟慢饮之外,那就全都是自己的人了。

  杯盘交错之间,马贷、庞德那都挑好听的给马超开心。再加上这座酒楼的酒楼的酒菜确实不错,那高粱美酒更是喝下喉去,先是火烧火燎的,可到了胸腹之间,却是化作了一团暖气,让人说不出来的舒坦。马超也不禁多喝了几杯,有了一些醉意。

  马超朦胧间,听着马贷、庞德低声跟自己描绘,以自己的本事,自己在投靠刘明之后,肯定能得到刘明的重用,到时候,有刘明的兵马支持,报仇雪恨,消灭董卓,曹操,那都是等闲之事。马超的心也开始火热了起来,嘴角也带上了淡淡的微笑。

  吃喝之余,马贷在马超示意下,叫来伙计询问:“小二,我且问你,这太尉府,却在何处?你可知晓?”

  小二当时就是一惊,心里暗暗嘀咕:这几位爷没事打听太尉府干什么?看他们的样子,这几位都不象是善茬,别再有什么不好的企图吧?

  也该着马超等人倒霉,如今这幽州正是因为刘明遇刺而敏感的时候,马超的询问,当时就引起了店伙计的警觉。不过,这个店伙计精明,却是好汉不吃眼前亏的。尤其是马超等人除了询问太尉府在哪,也没问别的什么。

  当即这个伙计连忙满脸堆笑的说道:“大爷,瞧您说的,你考我不是,这太尉府,咱们幽州的人谁不知道啊?您顺着这条大道向前走,往前二百多里地,那就是蓟州城,太尉府就在蓟州城里面。不知大爷您打听太尉府干什么?要是鸣冤告状,咱们本地的衙门就能受理。若是从军入伍,咱们本地的武馆也能保荐贤才,却是不用几位大爷往返奔波了。”

  “住嘴!问你什么,你就说什么!瞎打听什么?”马贷在一旁喝斥道。

  虽然马贷对这座酒楼的服务很满意。可马贷等人出身豪族,虽然此时有些点低,可马上也就要再次发达了,却是不愿与店小二这些下贱人乱嚼舌根的。

  庞德在一旁不忿的骂道:“他娘的。那些南蛮子确也狡猾。说的送到幽州,如今却还要走二百多里地。也不知道这个地方却是哪里?”

  马超也有些惊讶,如此繁华的地方,竟然还不是刘明所在的蓟州城,这刘明竟把幽州治理的这么好。这刘明果然不愧是有点本领。

  此时,马贷又向店小二问道:“小二,此间却是何地?”

  店小二疑心更盛,不过,却仍然老实的回答道:“这里本来是个渔村,几年前与扬州等地通商,太尉大人在这里建了一个新城,取名为:津,这里就是津县城外的海港:津港。”

  “好了,这里没你事了。下去吧。”马贷明白了,随即打发店小二走人。

  店小二也揣着满心的疑虑向掌柜的报告去了。

  马超等人又吃喝闲聊了一会儿。酒足饭饱,叫来店伙计算账。

  那马贷吃的高兴,倒也豪爽,随手拍下一块金锭,足有三两左右,大声说道:“小二,多余的不用找了。算是给你的小费了。”

  可马贷不知道,他如此作为,却让伙计头疼了。给些小费倒没什么,这都属于正常的消费范围之内。哪个伙计都会欢天喜地的收下的。可是马贷用黄金结账,那可就大大的有问题了。

  如今幽州的货币随着这几年的纸币流通,连铜钱都不见几枚了。那黄金、白银更是明令不许当作金钱的东西。私下买卖黄金,那罪过也就比贩卖假币,使用假币轻一点。这大庭广众之下,这店小二哪有那个胆子接呀。

  店小二连忙赔笑的说道:“哎呦。几位爷,对不住您了。本店不收黄金,您们几位大爷,一共用了四十三块七角八分。咱们零就抹了。您几位就给个四十三块七角就得了。”

  “妈的!什么意思?看不起大爷是不?什么圆角分的?大爷我没听过。给你们黄金都孜孜歪歪,你们还想要什么?难道大爷的黄金是假的?”马贷那火气腾的就上来了。

  “几位大爷都是外地吧?”伙计笑着问道。

  “是又怎样?外地人的黄金就不能花吗?”马贷气冲冲的喝道。

  “这就对了。几位大爷别生气。这可不是小店刻薄您们。别说小店不收黄金,这幽州地面上的店铺,哪一家也不会收黄金的。这是我们幽州的规矩。黄金、白银都是贵重金属,不能当作金钱私下使用。只有我们的幽州的纸币,才能买卖东西。我们幽州法度森严,大爷们的这些黄金,小店是不敢收的。不过,这也没关系,大爷您也别担心没钱付帐,您往那看。那就是我们幽州商会的一个分号。都是官家办的。那里就办一些金银兑换的业务。您们大爷哪一位辛苦一下,小的领他到哪里把黄金换了。今后几位大爷也用着方便。”

  

  

第四百回 敏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