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百八十三回 晕

    “咱们投降吧。”刘明一本正经的和郭嘉说道。

  “嘭”郭嘉经受不住打击,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郭嘉难以置信的向刘明询问道:“主公,您刚才再说什么?我没听错吧。这可万万不可呀。”

  此时刘明的脸上浮现出了诡异的笑容。刘明刚才把千斤的重担丢给了郭嘉,心情早就开朗许多了。而后手郭嘉不负所望的给自己提出了因时而动,视曹操与刘备的胜负而作出的两手准备,那就让刘明的心情更加愉快了。刘明不禁的想要和郭嘉开个玩笑,逗逗郭嘉。

  郭嘉看见了刘明脸上的笑容,心里也明白了过来。郭嘉坐在宽大的椅子上长长的送了一口气想到:主公真是太厉害了。真是什么玩笑都干开。幸亏每次主公观看密信并和自己商量的时候都是单独交谈,并由典韦在外面守候。以避免走漏消息,或是引起军心动荡。要不然,就主公这个玩笑,那还不得炸了营了。

  不过,由巨大的惊恐当中挣脱出来,确实让人有一种轻松了许多的感觉。郭嘉也不禁的开玩笑道:“主公,我身体可没三将军那么结实,经不起您这样的惊吓。您再这样下去,我可就要少年白发了。虽然这对我没什么大碍,有点白发,我还可以显得更成熟一些,更酷一些。可那些已经习惯了我的英俊潇洒的美女,那可能就会不太适应了,背不住就要伤心了。让美女伤心。那可大大的不好。”郭嘉一边说着,一边还在摇着头,以加重这件事的后果严重性。

  刘明面对如此顽劣的郭嘉,那也是无可奈何。

  怪不得语言交流,思想交流都是双向性的呢。自己经常跟郭嘉、杨老他们在一起说话交流,自己说话的语气倒是变得有点文了。可这郭嘉跟了自己,看起来是堕落了,原本只是风liu才子的郭嘉,现在都有点向色狼的方向发展了,他怎么就不跟着自己学点好呢?你看看,这郭嘉连酷字都会说了。这都怪自己教育不慎呀。不过刚才郭嘉的火中取栗这句话用的倒是不错。只要曹操和刘备仍然在不分胜负,那自己就可挑唆刘备和曹操拚斗到底,大不了自己许给刘备一些好处,有自己的帮忙,刘备绝对能在曹操这团烈火中取出栗子来,只不过这个栗子却注定要让自己所食了。真不愧是自己教出来的,只是这郭嘉为什么不用渔翁得利这句话呢?呕。对了,看起来郭嘉还寓意了快、准、狠这三个字。暗示着我们的这次行动一定要快,打得还要准,争取做到对曹操的一记必杀。同时在作战的时候,还要不怕牺牲,不要顾及烧伤的对曹操做出最大的伤害。

  想到这里,刘明更郁闷了。他妈的,国人的词语演化能力就是强呀。就像那原本是尊称的小姐一词,历经演化,那也是几起几落,由原本大户人家的丫鬟,到大户人家的女儿,最后竟沦落到妓女的代名词,真是可怕呀。

  此时已经深刻理解郭嘉战略意图的刘明,经历了轻松,开心,无奈,郁闷的刘明,决定再次的打击一下郭嘉。省得这家伙的尾巴翘到了半空高。

  想到这里,刘明诡异的看着郭嘉说道:“奉孝,我刚才说的,那可不全都是玩笑呀。”

  郭嘉一听就急了,不是开玩笑?那难道还真的投降不成?那怎么成?

  可是,郭嘉随即就意识到刘明刚才说的是:不全都是开玩笑,那也就意味着主公上一句话里面有一部分是开玩笑,有一部分不是开玩笑。

  郭嘉立马冷静了下来。看来主公是话里有话啊。可是刚才主公那句:咱们投降吧。那么短的语句,还能包含什么别的意思呢?

  郭嘉不禁佩服起刘明的高深,但是郭嘉却不准备再猜测下去了。因为郭嘉最大的爱好以及长处就是猜测他人的心智。虽然郭嘉此时还没猜出刘明那句咱们投降吧,还包含着什么其它的用意。可郭嘉却从刘明那诡异的笑容,以及刘明点出那句话有所不同的含义,郭嘉清楚地知道,主公刘明是惦着打击自己一下了,应该是因为自己的分析完全正确了,主公怕自己因此过于自傲了,从而导致以后的失算,因而想教育自己一下吧。主公想教育自己一下,就让主公教育自己一下吧。谁让他是主公,自己是臣子呢。被教育一下,这总比被主公老记着强多了。被主公惦记着的人,那能有好吗?

  想到自己刚跟随刘明到幽州那会儿,由于自己的不服气,不配合,而被刘明和张秀儿作弄的经历,郭嘉激灵灵打个冷颤。郭嘉连忙恭恭敬敬的向刘明说道:“嘉愚钝。还请主公请教。”

  看到郭嘉这么配合,刘明心中的那一点点的郁闷,立马就烟消云散了。还是和聪明人打交道痛快,一点就透呀。刘明面带微笑的说道:“奉孝,正像你适才所言。咱们此时要因时而动。做好两手准备。若是那曹操此时还在和刘备交战,那咱们就不必多言了。当然可以利用刘备,快速平定曹操,杀一儆百,威慑一下各路诸侯的躁动。从而达到瓦解曹操弄出来的这个联盟。可是那曹操若是在此时已经消灭了刘备,或是打跑刘备,平定了他那里的内乱,咱们又该如何?按照你刚才的计划,那咱们就应该后退了。可咱们幽州军号称是天下第一军,拥有旺盛的荣誉感和斗志,若是咱们在没有任何的败相之时,就冲着几个虚无的情报,咱们就这么的退却了,那对咱们军队的荣誉可是一个不小的打击。没有荣誉感的部队,绝对不是一个好的部队。所以咱们即使是退却,那也需要一定的理由,决不能是咱们打着奉天子的衣带诏来清君侧,最后却灰溜溜的回去了。让人家说咱们虎头蛇尾,畏惧强权,不顾忠义。故此,咱们在撤走的时候,只能投降。但是这个投降,不是向曹操他们投降,而是向汉天子投降。而咱们本来就是汉天子的军队,那咱们向汉天子的投降,那也就无所谓了。反正那曹操若是消灭了刘备,那天子肯定就会再次地受到曹操的控制,那封衣带诏也就没有什么太大的价值了。咱们只要自陈是受到刘备他们虚假诏书的蒙蔽,向天子请罪、撤军。那曹操自然也就会做个顺水的人情给咱们。而且此时曹仁还在咱们的手里。那曹操就更得顾忌几分了。如此一来,咱们的撤军,那就可以名正言顺了,咱们的众士兵,以及天下的老百姓,只会说咱们是忠君爱国,而不会说些别的什么了。而且如此还可以堵住曹操他们那个联盟攻击咱们的口实。无故兴兵,是为不义。他们的军心必然动荡,那咱们的胜算也就更加的大了。”

  郭嘉真是哑口无言,自己的主公这是怎么说的?核着,这打人家要理由也就算了,这不打人家竟然还要理由。这还给别人活路走吗?不过,嘿嘿,我喜欢。主公这样还就是高。打你有道理,不打你也有道理,干什么咱们都是名正言顺的。到那都能讲得通。咱们永远站在正义的一方。咱们的军队,那也就永远会保持着最大的荣誉感。

  计策已定,剩下来的自然就是等待了。等待前几日派出去打探消息的那些密探的情报。其间,刘明并没有接见不幸被俘虏的曹仁,一个是因为曹仁的出身使曹仁不可能背叛曹操投靠刘明。而且即使是曹仁投降了,那真投降、假投降,那刘明也拿不准,也不敢用。况且就算是曹仁真投降了。可这种能背叛亲人和主公的下属,同时又没什么弱点可控制的下属,那刘明也是不能用的。故此,刘明也就用不着和曹仁废话了。除此之外,另一个原因就是刘明现在还不知道曹操处境怎么样了,还不能决定应给如何对待曹操。故此,也就不知道该如何对待曹仁了。故此,还是不见得好。

  不过,曹仁被俘之后,刘明也没难为曹仁,除了限制了曹仁的自由之外。其他的待遇,曹仁那是一点的也不次。

  而且曹仁也没等待多长时间,不过就是一天一宿的功夫,装过天来的傍晚。曹仁就受到了刘明的接见。

  因为此时刘明已经接到曹操和刘备之间战争的确切消息了。刘备被曹操打跑了。曹操已经重新稳定了政权。对此,刘明和郭嘉只能叹息一声。天意呀。看来曹操还真有几分天时所向。

  除此之外,那些密探还带回来了两张皇榜告示。这两张皇榜告示的内容,即在刘明和郭嘉的意料中,又在刘明和郭嘉的意料之外。而且这两张皇榜的内容也太令人生气了,也太让人觉得可耻了。

  这两张皇榜,其一就是皇上在程昱的压迫下写的诏书。其内容为:董乘串联刘备,伪造诏书,诬蔑忠良曹操,意图篡夺天下。董乘及其党羽一干人尽皆处死。其家属满门抄斩。

  刘明和郭嘉虽然料到了曹操重新控制了皇上之后,皇上对于衣带诏的事件会有些处理,会扔出一些替罪羊来。可刘明和郭嘉真没料到这皇上在曹操的压力下,竟然干得那么绝情。一点的余地也没留。毕竟董乘他们可都是为了皇上办事的。而且据说这还是曹操他们没回来时,刘备他们还占着优势时发生的事。这天子也太薄情寡义了,也太让人寒心了。

  此外,另一张皇榜则是皇上给董卓的平反诏书。其内容为:董卓当初迁都,乃是为了防止洛阳皇宫之中的原董太后的旧侍在暗中加害皇上。而董卓在迁都之后,敬重皇上,善待后宫,那也是臣子的楷模,只是董卓的为人过于耿直,粗犷,在才引起了外臣的误会。如今皇上已经迁都许都。可董卓仍然对朝廷忠心耿耿,服从朝廷的命令,实在是难得的忠臣。故封董卓为西凉侯,永镇西凉。特此昭告天下。

  两张皇榜里面,就属这张皇榜最有气,你曹操联合董卓不要紧,可也不能这么颠倒是非黑白的吧。这董卓要是成了忠臣,那些死在董卓手里面的忠臣,那不就是全都变成了奸臣了嘛。那这些人死的还有什么意义?而且这皇上也是,竟然好意思说自己在董卓那里受到敬重,这皇上也亏不亏心,写的时候,那皇上心里也憋不憋秋?

  刘明和郭嘉对看一眼。心里都跟明镜似的。看来这世上永远没有最无耻,只有更无耻呀。相对起来,自己等人寻找撤兵的理由,那算个什么呀?

  故此,刘明和郭嘉心安理得的热情招待曹仁。把曹仁招待的那个毛骨悚然呀。有这么善待俘虏的吗?这也太客气了吧。就算是款待贵宾,那也不过如此。这刘明他们这是打得什么企图?

  不过,很快的曹仁就被刘明和郭嘉的甜言蜜语击倒了。而且曹仁也从刘明和郭嘉说话当中找到了理由,那就是曹操如今已经重新稳定了兖州,而且天子也下诏说刘备他们的衣带诏是假冒的了。这刘明是一个汉室宗亲,同时也是一个对朝廷忠心不二的人,故此刘明他们既不想和曹操硬碰硬的损伤实力,也不想落一个盲从的罪名。所以就希望自己从中说和说和。

  曹仁心里面高兴,曹仁被俘之后,那都做好了可以死,但万万不能投降的心理准备,可此时能不死,也不用投降,这谁不高兴呀。而且这刘明既然肯听圣旨的安排,那自己把这个消息带回去,那自己的主公曹操据此可得有多少的利用价值呀。故此,曹仁高兴之下,难免就喝得有点多了。而且刘明身边的酒,那可都是好酒。曹仁左一杯,右一杯在喝得有点多了的情况下,那对刘明可就真的不见外了。对刘明请求的事,那可是大包大揽。

  PS:有vip月票的兄弟,请帮我新书一把。看在我连续解禁的份上,请点击下面连接,给我的新书投一张月票吧。

  

第二百八十三回 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