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百九十一回 西行

    麋竺向刘明进言道:“西域各国,虽远在万里,可他们却一直和咱们有所往来贩卖。我等中华贫贱之物,如丝绸、茶叶,瓷器,即可在那里获利巨万。而那些西域各国,也有我中华难得一见之物。如宝石,宝珠,香料等等。互通商旅,对咱们的经济,那是有绝大好处的,只是咱们中原人一般都留恋故土,而那些有能力的人,在本国内一般就可获得温饱和财富。而且咱们大汉朝又是一直在重农轻商。故此,咱们中原人几乎很少会冒着生死的考验向西域各国那里贩运东西的,这西域的商队一直是那些胡人在奔波的。若是吕布将军能沿途进行武装护送,保障商人的安全,那咱们幽州商会完全可以自己派人组织商队进行两地的贩运,那咱们幽州的获利,最少能提高数倍。而咱们总的国库收入,那也会提高许多的。”

  麋竺的话,深入刘明得心中。这不就是国际贸易吗?这可是大大来钱的好东西。

  在现代就是搞运输的起家的刘明,被麋竺说得有些热血沸腾了。而且刘明考虑到最近众多谋臣的反对意见,一个佣兵工会的计划,逐渐在刘明得脑海里形成。不过,这还需要等吕布回来问个明白,最主要的是问明白那个到过欧洲的刘彤,如今的欧洲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

  于是,接连几日,刘明和郭嘉,贾诩,荀彧,麋竺等人,详细的推衍了几种应变之策,就等着吕布的到来了。

  虽然现在刘明和刘明的这些手下都在盼着这个提出这么大胆计划的吕布快点到来,可几日后,吕布真的快马赶回来了。那还真的吓了所有的人一大跳。

  不为别的,这吕布回来的速度也太快。别是这吕布早就擅离职守,别有用心吧。一些对吕布不太了解的官员,忍不住向刘明提出了这样的疑意。

  “放屁!”没等刘明开口说话,张飞就忍不住替吕布抱怨了。“什么擅离职守?就吕布那小子,如果你在他前面挂个金条,那小子跑的比兔子还快。我敢打赌,吕布那小子肯定是没带几个人,快马跑过来的。”与吕布合作共同攻打辽东的张飞对吕布的为人还是比较了解的。只是张飞一想到自己与吕布合作的时候,只要涉及到金钱,就凭自己的实力都抢不过吕布的军功,张飞也忍不住小声地咒骂道:“娘的。一个死认钱的家伙。”

  别说,还真就让张飞说着了。按理说,吕布不应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从辽东的边关驻地赶回幽州蓟县的。可奈何金钱对于吕布的动力实在是太大了。吕布只是和赵云简单的交接了一下,然后就把具体的工作交给钱迷向赵云交接。而吕布自己为了行动快速,更是没带任何的护卫部队,只带了刘彤以及卡纳奇,快马加鞭的就赶来了。

  听到张飞的抱怨,刘明会心地笑了。掌控三大情报机构的刘明当然知道吕布除了在自己的军中有一个见不得血的仁慈吕布的称号之外,更有飞将军之称。而吕布在那些敌对者之中除了有一个贪狼吕布得称号外,那也是还有千里奔袭之恶狼的雅号。快速移动,那可是飞将军吕布得特长。

  为了证实张飞的发言,刘明故意问报信者道:“吕将军可带来多少人来此?”

  “回太尉大人,吕将军知带了两个人来此。其中一人是我军校尉,另一人乃是一个胡商的打扮。”报信者如实回答道。

  刘明满意的点点头。刘明知道,吕布带来的那两个人,肯定就是自己要求的相关人等。而刘明手下那些不太了解吕布,只是听过吕布的一些传闻的家伙,此时也无话可说了。毕竟吕布孤身独自前来,那就已经足以证明吕布的忠诚,哪有别有用心的家伙会独自前来的,就算一个人的武功再高,在几万,几十万的官兵护卫下,他又能折腾起多大的浪花。

  看其他人都没有疑虑了,刘明稍为的示意了一下。刘明手下的中军立刻高声喝道:“传吕布进见。”

  随着刘明得传唤,吕布神采飞扬的进入了刘明得议事厅。不过吕布身后那两人的形象就凄惨了一些。刘明以及满屋的文武,一个个无不辛苦的忍耐着。如此庄重的地方,这要是不顾形迹的爆笑起来,那可太失礼了。这个吕布就不会把那俩人拾掇拾掇在领来。这吕布还真够心急的。

  看着吕布身后那两人爆炸头,风沙脸的形象,这一路上吕布用了多快得的速度赶过来,那就是不说。众人的心中那也是有数得很了。卡纳奇和刘彤被吕布折腾得够呛的这个事实,那可是任何长眼睛的人都能看得出来的。

  只不过,众人错怪吕布得是,这可不是吕布在成心的折腾他们。而是卡纳奇的骑术不行,结果被心急而又好心的吕布给搁在了自己的赤兔马上带着跑,虽然吕布的赤兔马跑的十分平稳,可那道路两边的嗖嗖闪过的景象,那可是晃的卡纳奇眼晕不止。而由于吕布赤兔马的快速奔驰,那迎面吹过来的透骨罡风,那更是让一贯养尊处优的卡纳奇遭了老罪。而那刘彤虽然骑术精良,可奈何刘彤的那匹宝马却绝对和吕布的赤兔马差了好几个等次。即使是赤兔马多驮了一个卡纳奇,那还是把刘彤趔得够呛。而武艺高深,骑术精通,又一心想着发财大计的吕布,当然没注意这些了。所以,吕布也只是无意中造成了此二人凄惨的形象。

  吕布见礼已毕,刘明向吕布询问道:“吕将军。此次前去西域的相关人等,你可都带来了?”

  “带来了。这就是我军亲自到过西域的镇北军二十七营校尉刘彤,那就是西域胡人的大商贩卡纳奇。他们都对西域的情况有一定的了解。”吕布向刘明引荐道。

  刘明点了点头,冲着卡纳奇说道:“卡纳奇先生一路辛苦了。本公招待不周,让先生见笑了。请先生先去休息梳洗一下,一会儿本公还有事情向先生请教。”

  闯荡多年的卡纳奇当然明白这是刘明这里现在有些话不方便自己听见。于是卡纳奇恭恭敬敬的向刘明告辞,随着刘明手下的侍卫引领着去了。

  等卡纳奇走后,刘明这才向刘彤问道:“你一路到过西域,一路上,你的所见如何?沿途各地的军力如何?你所抵达的地方是哪里?那里的军队又如何?”

  对于刘明的问话,刘彤心里早有准备。如果不是主公想问个详细,那主公又何必招自己这样一个官小职微的领军校尉来这里呢?

  故此,刘彤稍微的理了一下思路就说道:“大人,我护送商队出边关,一路向西,横越蒙古草原千余里。于董卓的地盘的关外前进,这一路上,只有鲜卑各部落驱逐出去的弃民结成的马贼为患,这些马贼,小者百余人,多者千余人。虽精通骑射,可他们的弓箭射程,以及他们的盔甲装备却远远的不如咱们。我们护送商队在前进的路上,就碰到了数伙这样的马贼窥视。末将手下的侦察兵曾设计擒获了他们几个舌头(活着的俘虏),经过审讯得知他们畏惧万人商队的数量巨大,不敢冒然动手,正在联合各个马贼准备共同袭击商队,末将在得到情报后,与属下将计就计,做好埋伏。在他们汇聚了五千人准备动手的时候,先发制人,以咱们突骑兵移动速度快,以及弓箭射程远的优势,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围歼了他们。只是那里离咱们的幽州远了些。末将也没有后续的后勤部队支援,这些马贼俘虏不能作为奴隶运回来。而且商队的水粮有限,故此,末将只能听从商队首领卡纳奇先生的建议,把那些马贼全杀了。而那些马贼的财物则交与卡纳奇先生代为变卖携带。”

  说到这里,刘彤沉了一下,看刘明没有怪罪的意思,这才接着说道:“其后,我们经车师前国,沿天山南麓西行,出疏勒,西逾葱岭,过大宛,至康居、奄蔡(西汉时游牧于康居西北即成海、里海北部草原,东汉时属康居)最后往西至大秦。这一路上,我们所遇国家不下二十多个,小者如单恒,不足两百余人。大者如乌孙,领民数十万。这一路上的强盗,以沙盗居多。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那些盗匪的装备还不如咱们草原上的那些马贼,经常都是脑袋上缠了一块布,身上穿了一身的布衣,手里提了一把弯刀,就这么杀了过来,就这种装备,怎么当得咱们得弓箭射击?一般三轮射击,战场上就已经找不到还有能站立着的敌人了。末将的那些部下,都有点胜之不武的感觉。只是那些沙盗,往往悍不畏死,而且末将纯以弓箭进行攻击,对于弓箭的消耗比较大,在没有后续补给的情况下,末将的这些部队,只能反复回收,反复利用那些弓箭。托大人鸿福,末将执行命令的时候,是带着满配置的补给走的。因此末将这一营人马拥有十万雕翎,这才能够没有人员损伤。只是末将侥幸回来后。末将手下尚能使用的箭支已不足三千支。”

  刘明点了点头。郭嘉在一旁补充道:“我朝元狩四年,击走匈奴于漠北,其后,为了供应往来的使者,武帝、昭帝于在渠犁(今新疆库尔勒)、轮台(今新疆轮台东南)等地驻兵屯田,积聚粮食,置使者校尉领护。宣帝神爵年间,匈奴右部兼管西域僮仆都尉的日逐王与单于失和归顺我朝。我朝设置西域都护,开府乌垒域(今新疆轮台东),统领大宛及其以东城郭诸国,兼督察乌孙、康居等游牧诸国,颁行朝廷号令;诸国有乱,得发兵征讨。其时有国三十余,出蒲昌海(今新疆罗布泊),附近有楼兰(后称鄯善,今新疆若羌一带),自此往西,有且末(今新疆且末)、小宛(今且末南)、精绝(今新疆民丰北)、戎卢(今民丰南)、扞弥(今新疆干田东北)、于阗(今新疆和田)、莎车(今新疆莎车);在盆地的北缘,自东向西有山藏(今新疆博斯腾斯湖东)、尉犁(今新疆库尔勒西)、焉耆(今新疆焉耆)、乌垒(今新疆轮台东北)、龟兹(今新疆库车)、姑墨(今新疆阿克苏)、温宿(今新疆乌什)、尉头(今新疆阿合奇一带)、疏勒(今新疆喀什)。这些国家多以城郭为中心,兼营农牧,只有少数国家逐水草而居。于塔里木以西,葱岭以南,还有依耐(今莎车西南)、难兜(今克什米尔巴尔提斯坦)等小国,有的城居,有的游牧。在此之后,天山以北的准噶尔,有蒲类(今新疆巴里坤湖附近)、车师前国(今新疆吐鲁番西)、车师后国(今新疆奇田西)、卑陆(今新疆乌鲁木齐东北)、且弥(今乌鲁木齐)、单桓(今乌鲁木齐)、乌孙(今新疆西北部和中亚一带),这些国家以游牧为主。此外,葱岭之外尚有大宛(今中亚费尔干纳盆地),农业与畜牧业均较发达;大宛西南有大月氏(今阿姆河流域),大宛以西有康居(今巴尔喀什湖和咸海之间),均从事游牧生活。”

  显然,郭嘉在于刘明商议后,做的功课不少。如今郭嘉得这些言论,也主要是给刘明得那些臣子说得。

  可是,郭嘉这么张口一来,把吕布和刘彤都说得一愣。这郭嘉也没去过,他怎么知道得那么清楚呢?尤其是刘彤,虽然刘彤按着刘明部队的行军习惯,那沿途之上都是有行军纪录和绘画地图的。可是刘彤本人也记不清楚这么多的国家和方位。

  但是,眼前的刘明并不关心这个。这些小国都没什么用的。不堪一击的。刘明开口问道:“你们路过了俄国没有?如今的罗马帝国又是怎么样的?”

  PS:急需月票支持,有月票的兄弟,请念在两年来一起走过的日子,点击下面的月票连接

  

第二百九十一回 西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