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百零六回 坑不死你不姓李 二

    天无二日!那是说天上永远只有一个太阳。可如今马超却有眼前出现了两个太阳的错觉。

  刺眼!太刺眼了。马超根本就不能直视眼前的关羽。

  原本外罩鹦哥绿战袍的关羽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只是关羽头上镶嵌着宝石的钢盔,在阳光照耀下显得异常明亮,晃眼。让马超感到有点可惜。觉得这么好的宝石镶嵌在钢盔上,太过可惜了。虽然钢盔很结实。可若是这些宝石镶嵌在黄金盔上,那才配的上这些宝石的名贵。

  可如今,马超却一点也不这么想了。这是谁这么缺德,竟然搞出这么一件铠甲。这不是拿钱欺负人吗?马超只能无奈的暗骂着。

  随着马超和关羽作出了战斗的准备。关羽好像嫌战袍妨碍手脚似的,随手解开了战袍的系扣。把战袍随手的扔在了一边。马超还没来得及对关羽这种行为感到好笑。关羽周身腾起的光华,差点就把马超晃瞎了。

  感情关羽全身的铠甲,也是一片片的钢甲串成的鱼鳞宝甲。而且这些甲片,全都打磨得锃光瓦亮,也不知道拿银水走过多少遍了。某些关键的部位,那也是镶嵌着靓丽的宝石。这些关键部位并不是指防护的要害,而是聚光、反光的关键部位。这令关羽的铠甲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放射出令人眩晕的光华。

  可这些还不算什么,这幅铠甲的护心宝镜,那却绝对是一面名副其实的宝镜——反光镜。冰盘大小的钢板为底托,溜了不知多少边的银水,然后再镶了一块玻璃。那不是反光镜,那又是什么?单单这块护心宝镜,那在阳光的照耀下,那就能形成一道光柱。不小心扫到谁的眼上,那绝对就得让人眼前一阵空白。

  马超就是吃了这个亏了。可马超还没办法骂出口。上阵比武,除了比武艺,那还得比装备,比马匹。优良的战马,削铁如泥的宝刃,坚固无比的铠甲,那都是战场上获胜的法宝。这都是没得报怨的。否则那些马匹不如自己而死在自己手上的敌将,一个个岂不是要把自己抱怨死。况且,就算是比武艺,那也有利用环境,利用阳光的做法。以刀光晃人视线,那本就是刀法中的一种。

  所以,马超不仅没有抱怨关羽,而且还有点暗暗的感谢关羽,因为关羽并没有趁马超眼花的时候袭击马超。

  远处,关羽对马超喝道:“某之宝甲,名曰:镜铠。白日作战,能夺人二目。某穿此铠与你比试,虽有胜之不武之嫌。然此铠乃家兄所赠,某不敢离身,以免愧对家兄之关爱。只有请马将军多加谅解了。某可等马将军适应了之后,咱们再来交手过招。”

  关羽倒是明人不作暗事。一番话说的堂堂正正。马超也就只能无奈的认头了。谁让人家大哥有钱呢?

  马超可怜兮兮的适应了半天。

  马超服了。设计这种铠甲的人,太他妈的缺德了。这是人脑子能想出来的吗?就叫人怎么适应?

  利用阳光作战,这在战场上并不稀罕。只是关羽这镜铠却把这种手法发挥到了极致。他让人正冲阳光之时,受太阳本身光辉的影响,背对阳光之时,却受镜铠折射阳光的影响。整个把路都给堵绝了。这也太有点缺德了。现在,关羽就是在前面站着,可马超就是没办法锁定关羽。而且适应久了,到坏了。确实,长时间的适应,让马超能看清楚一些隐藏在强光中关羽的影子。可是一旦错开那一片强光,马超那就是眼前发黑。看嘛都模糊了。这也就更没法打了。而且,二人交战之时,那更是不可能一动不动的。都是要不断的移动的。那样一来,光暗之间的快速切换,那叫人怎么适应呀?

  半天过后,关羽到没催促马超,可马超自己倒烦了。人家关羽不过就穿了一件比较亮的铠甲,自己就这么的磨蹭,这岂不是让人小瞧。自己身后的那些不知道实情的无知之辈,岂不是认为自己胆小畏战。

  想到这里,马超暗下决心:不等了!

  随后,马超又鼓励自己:关羽的镜铠,乃是异宝,决不是常人可以适应的。可战场之上,大将军讲究的就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既然自己看得不太清楚,那就用听力补足。

  只是马超在鼓励完自己,又有点泄气的想到:希望关羽的刀法不要像黄忠那样的凌厉。那黄忠可是每一刀都在破空的声音之前到达,要是关羽也能那样的话,那自己看不清,听不见,那自己就只能全凭感觉的玩神打了。那自己也就太悬了。

  不过,马超的内心活动并没有显露在脸上,马超仍然还是充满斗志的喊道:“关将军,某家准备好了。您就动手吧。”

  马超这就是宁可被打死,也决不能被吓死的典范。

  关羽哈哈一笑,也没有任何的侨情地说道:“好。那马将军就准备接招吧。”说完,关羽缓缓的催马上前,关羽手里的青龙偃月刀也在缓缓的舞动。

  关羽这一动手,马超心里就叫开苦了。

  有道是:行家一伸手,就知有没有。关羽这一挥刀,马超也就看出深浅来了。虽然关羽还距离马超很远,虽然关羽的刀法速度也好像不如黄忠的快捷,但是,重剑无锋,大巧不公。关羽那每一刀的旋转,都隐隐的狭带风雷之声,可想而知关羽每一刀上面的力气会有多大。而这样聚力过来的关羽,那他最终劈向马超的那一刀会有多大的力气?马超不敢想象。况且,无数回荡的声音,那也掩盖了关羽真正那一刀的走向。这还真让马超既是看不清,同时也是听不清了。而且,此时关羽得刀声已经汇集成了一张无形的巨网,他紧紧地笼罩在马超的身上,让马超一动也不敢动。这声音令马超感觉只要自己一动,关羽那把比门扇还大的大刀,立马就能落在自己的头顶,把自己一分两段。

  马超对于关羽的功夫,只能用一个‘威’字来形容。关羽的人没到,刀没到。可关羽刀法的‘威’已经到了。而且正在侵蚀着马超的心神。撼动着马超的心智。

  好一个马孟起。马超在关羽强大的威压下。福至心灵的闭上了双眼。在这生死攸关的时刻,马超的境界突破了。马超真真正正的玩起了神打。当然,这不是说马超请神附体的玩神打。而是马超在人的五感,视觉、听觉丧失作用之后,在强大对手的压力下,马超肌肤的触觉,马超的第六感都获得了极大加强。马超的个人潜能被最大限度的激发了。

  流动的风,让马超感觉到关羽大刀运行的轨迹,这种感觉太奇妙了。马超兴奋的大叫一声,双腿用力一加跨下的宝马,马儿箭一般的飚射出去。马超手里的长枪,也与马超的身形保持一个完美的架势,这个架势能确保马超的这一枪可以蕴含马超以及马超那匹马的全部力量于一点。这一点,绝对的洞金穿石,无坚不摧。

  而且,马超冲刺的那气势,那也充满了一往无回的决心,他清楚地让所有人都知道,即使马超自己被关羽的大刀一分为二,可那蕴含了马超全部力量的一枪,那也绝对会穿透关羽的胸膛。这是一个悲壮的打法,也是一个同归于尽的打法。

  关羽对马超这一招,暗暗叹服。这么年轻就有如此武艺,真是了不起。

  不过,关羽也并没有手足无措。这要是一年前,关羽绝对接不下马超突破境界后的这一枪。此时也只能与马超同归于尽了。可现在,关羽在三弟张飞,以及手下那些大将接连有所提高的刺激下,关羽也早有所突破了。

  而关羽的武学突破,那还得益于张飞给的那本书。想当初,张飞只是随意的把一本《春秋》丢给了关羽。可是关羽拿着那本《春秋》,那真是爱不释手,朝也读,晚也读。这还真被关羽给读出了一些道道来。

  关羽受《春秋》蕴含的哲理影响,自创八八六十四路《春秋刀法》,把自己的武艺提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峰。

  《春秋刀法》,即生与死的刀法。春:春意盎然,生机无限。秋:秋风瑟瑟,万物枯竭。然而,生死循环,有生必有死,有死必有生。生为死之初,死为生之始。

  操纵生死两种境界的关羽,当然不会和马超同归于尽了。关羽手上那立式的刀轮,沿着一个奇妙的角度,改变了旋转的方向,在马超那一枪刺到跟前的那一刹那,关羽的青龙偃月刀,神奇的撩到了马超枪尖后的一尺三寸处。

  这一点,正是马超力所不及之处。马超全部的力量都凝聚在枪尖之上。可力量再强大的枪尖,那也要受到枪杆的牵制。关羽一刀撩到了这一点,马超那杆长枪不由自主地荡了出去。

  而这时,关羽的大刀改上撩为平端,借着自己的马速,就向马超抹了过去。这一刀要是抹实在了,马超必将被拦腰斩为两段。而且这还是马超自己往刀上送过去的。

  好一个马超,不愧是刚刚有所突破,马超凭着感觉就知道不好了。就在这千钧一发之刻,马超一个铁板桥,整个人倒在了马背之上,关羽的大刀,‘呼——’的一声,就从马超的鼻尖之上掠过去了,扫到了不少马超鼻尖上的寒毛。

  二马措镫之后,关羽也对这一招竟然没有杀了马超感到意外,不过,这也正合关羽的心意。毕竟关羽的《春秋刀法》出世以来还没有真正的对敌过。由马超这样的一个高手进行陪练,那绝对可以找出刀法之中的许多不足,可以更加的凝练自己的刀法。

  马超、关羽再次的战到了一起,一晃眼,五十余合过去了,关羽是略占上风。关羽也是越打越高兴。今天的收获真大,真过瘾。可就在这时,马超的后阵突然响起了一片铜锣之声。

  关羽暗想:看起来他们是以为自己的部队真有无数的兵马,现在马超又不能取胜,他们准备撤退了。

  英雄惜英雄,好汉重好汉。关羽出于对马超本领的看重,有心放马超脱身。故此,关羽的刀法就缓了一缓。

  可马超闻此锣声却一脸的惊恐。趁着关羽刀法一缓的片刻,马超拨马就走。

  而这时,关羽才发现,对面那些马超的士兵听到锣声之后,不是撤退,而是前进。随着他们的前进,阵阵的喊杀之声也传了过来。

  关羽当时就怒了。竖子竟敢欺骗于我。太可恶了。这要是不教训他们一下,他们还真的以为自己的这些营盘是摆设了。

  关羽卧蚕眉倒竖,凤眼圆睁,手中的青龙偃月刀冲天一举,晃动三下,随后向左一劈。关羽的后阵立马冲出了三万突骑兵,向马超部队的左翼绕了过去。

  关羽在下完命令之后,也策马返回了本阵,指挥重甲兵,严守本阵拒敌。同时,关羽命令升五色悬空灯,让颜良、文丑、华雄、黄忠等各营兵马出动,从两翼摧毁马超,以及马超接应的兵马。

  而这时,马超却太忙了,为什么会是进攻的信号呢?马超已经无暇细想了。部队已经出动了,关羽的骑兵已经冲出来了,只能先顶过这一次再说了。要不然,步兵说什么也是跑不过骑兵的。只能被骑兵从后面掩杀掉。

  马超大声地呼喝着:“结阵!”

  马岱、庞德也在帮着马超呼喝着。刚才听到铜锣之声,马岱、庞德虽然觉得有点不妥,可是军令如山,马岱和庞德也不敢制止,而马超其他的那些手下,昨天也早经过严令了。此时自然也就率队出击了。军人的天职就是服从。这一点在马超的这支精锐部队上得到了具体的体现。

  虽然这令马超很不痛快。可马超如今也只能手忙脚乱的重新指挥,如今的马超,只盼着李儒他们快点来接迎了。

  

  

第三百零六回 坑不死你不姓李 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