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百二十九回 忽悠,接着忽悠

    祢衡的名声对于这个时代的人来说,也许并不响亮。祢衡的才学在此时的人们心目中也许并不突出。可是,祢衡这个名字,那对刘明的震撼力,那却远远的在荀彧、荀攸之上。

  刘明在没见到荀彧、荀攸之前,刘明对于荀彧、荀攸那是十分陌生的,只是隐约在印象中记得现代的朋友说过荀彧、荀攸是曹操手下的两大高手,一直等刘明亲自见到了荀彧、荀攸,并见识了荀彧、荀攸地工作能力之后,刘明这才对荀彧、荀攸有了深刻的印象和了解。

  可是,祢衡就截然不同了。作为小时候只能靠呆在村子里老头旁边听听收音机里面的戏曲作为娱乐的刘明,对于祢衡,那可是太熟悉了。击鼓骂曹,那可是戏曲里面的经典啊。祢衡的形象,那早就活生生的印刻在刘明的脑海里。

  刘明对今天自己竟能看见戏曲中的人物原型,刘明很是兴奋。可是刘明兴奋过后,对于祢衡这个人,刘明也有点怵头。虽然戏曲中的祢衡造型是一个书生气十足的狂傲才子,是很老实的可爱,可祢衡逮谁骂谁,谁也不服,那也是不争的事实,刘明可不想平白无故的挨一顿臭骂,然后在千百年后,再被人搬上舞台,成为祢衡痛骂的点缀。

  此时,杨军看出刘明有点犹豫,于是向刘明建言道:“主公。祢衡这个人,就冲他势单力薄,却敢当堂辱骂曹操,就可断定此人虽胆气过人,舌辩无双。但也是持才傲物,不知变通,不知天高地厚的无能之辈。这样的人,只知空谈,不知务实,又不可能和同僚和睦,除了能得罪人之外,绝不可能办好任何实事的。这种人,主公不见也罢。如果主公捱不过孔融情面,那您就把祢衡调给孔融为副手。他们二人互相欣赏,倒是有可能相安无事。”

  可杨军如此一说,倒把刘明的脾气给说上来了。

  因为刘明刚退役找工作的那会儿,碰上的那几个用人单位,都是先笑眯眯的问刘明,先生,有我们单位这样的工作经验吗?

  刘明刚退役,哪会有什么工作经验,每回刘明都老实的回答:没有。但我会努力学习的。

  结果可想而知,对方依然笑容满面的说道:“先生,您的条件很好,只是我们单位需要的是有工作经验的人,您的材料先留在我们这里,我们再考虑一下,请您等我们的通知吧。

  结果,这一等就杳无音讯了。

  故此,刘明死烦这种用人制度,整个就是杀鸡取卵,不给新人一点机会。虽然刘明开了公司之后也明白那些用人单位的急功近利是被环境给逼得,毕竟哪一家公司也不想自己培养了一个好手,然后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培养的好手被别的公司用高薪给挖走了。白白给其他公司培养。与其那样,还不如直接要一个有工作经验的。

  但是,刘明依然对这种作风不喜欢,刘明坚信那种作风只能是短时间内有用,对一个企业的长久发展是没有什么好处的。国际知名的老牌企业,又有哪一个没有自己的人才基地呢?只要一个企业能善待他所培养出来的人才,他所培养的人才是不会轻易抛弃培养他的这个企业的。

  所以,此时受到杨军刺激,想起不愉快经历的刘明,也想给祢衡一个机会,刘明不相信自己一个受过现代化教育的高级侃爷会说不过一个只会四书五经的书生。

  “杨老,这个祢衡现在哪里?”刘明打定了主意,说话也痛快多了。

  “正在招贤馆安置。”

  “嗯。明日你领着他到议事厅见我。”

  “是。”

  次日,刘明升坐大殿。刘明的那些文武手下,凡是没什么急事的,那也都聚了过来。呼啦啦的,那也是一大帮子人。而杨军早已领着祢衡等着来见刘明了。

  此时祢衡对于刘明也有几分不满。祢衡认为自己乃是大大有才学的高人,又受到当今名士孔融的举荐,刘明竟然不亲自来请自己,那是对自己身份的轻视。不过,好赖祢衡倒是知道杨军在刘明这里的分量,有杨军领着祢衡,祢衡觉得这刘明虽不怎么样,可是比曹操却又强多了,自己先凑乎吧。

  等刘明的那些文武给刘明见过礼之后,杨军领着祢衡给刘明见礼。

  祢衡照样大大咧咧的随便一礼,平平常常的对刘明说道:“平原祢正平,见过刘太尉。”

  刘明手下的那些亲信顿时不喜。这个人也太没礼貌了,你祢衡什么身份,如果代表曹操,那不过是一个说客,如果是代表自己前来求官,不过是一介布衣。我家主公乃是汉室宗亲,当今天下,首屈一指的霸主,身份何等尊贵,这个家伙怎么就这么无礼呢?

  蔡邕当时就嗯了一声说道:“人之尊贵,在于知晓礼仪。圣人育化万民,也以礼仪当先。朗朗乾坤之中,自有上下之分,尊卑之别。见上而不礼,见尊而不拜,是为狂妄。虽有通天之能,与草木、禽兽、野人何异?故,君子处世,当明礼仪。无礼者,不可为用。”

  刘明本来就是现代人出身,对这种所谓的礼节,那也是可有可无。所以刘明并没有对祢衡的这种行为感到有什么不满的。不过,当刘明听到蔡邕开口指责祢衡,刘明还是心中暗乐:不错,不用自己开口,自己这老岳父就挑理了。还是自己这老丈人学问高啊,这帽子扣的可不小,就看祢衡这回怎么应对了?

  祢衡被蔡邕一说,心头火起。祢衡心里琢磨:这是谁啊?我与那刘明深施一礼。那刘明坐在上面,昂然不动,那倒也罢了,可这是何许人也,竟还挑我的礼数不周。真真的可恼。看来那孔文举识人的眼力,也实在是有限得很。

  心怀不满的祢衡,昂首挺胸地说道:“吾幼读孔孟,诸子百家,无一不精,无一不晓。当然知道礼仪二字。然,君子修身立品,上跪父母,中跪君王,下跪恩师。吾身为大汉子民,欲为朝廷出力。今后与太尉大人也是同殿为臣,互属同僚,吾深施一礼,那已经是礼数周全。莫非有人心怀不轨,欲要吾行君王大礼不成?”

  蔡邕被祢衡噎得咯喽一下子,差点没喘过气来。说实话,蔡邕还真是惦着让刘明今后当皇上,毕竟刘明也是汉室宗亲,那也算得是汉室的正统。这也是他们这些人辅佐刘明的心愿。可是,刘明毕竟在现在还不是皇上,还只是当朝的太尉大人。蔡邕这么一个当世地大儒,在士林之中享有崇高地位的一代宗师,被人当面指责有不臣之心。蔡邕还真有些受不得。

  刘明一看有意思,这祢衡不愧是舌辩的高手,一般人还真不是他的对手。刘明手一摆,让自己手下那些不甘蔡邕受辱,也想出头谴责祢衡的文臣安静下来。刘明可不想自己的这些手下平白无故的都被祢衡骂一顿。要是那样的话,不仅自己的这些手下都会大失面子,而且今后祢衡在自己的手下当官,那也会树敌太多,对祢衡的发展不利。

  等众人都安静下来。刘明笑眯眯的对祢衡问道:“祢先生贵姓啊?”

  腾得一下,祢衡的怒火就到脑门子了,有这么问话的吗?知道我姓祢,还问我贵姓,难道这个刘明也准备羞辱我?

  祢衡有心就惦着发作,反正自己连曹操都骂过了,再骂一个刘明,那也算不了什么。史书上只会更加的记载自己不畏强权。不过,祢衡看在孔融的面子上,还是准备先忍一忍。等刘明真的羞辱自己,自己有了真凭实据,那再痛骂刘明也不迟。这也算是对得起孔融的举荐之情了。

  祢衡不悦的说道:“明知故问。祢先生当然姓祢了。”

  “你也知道你姓祢?你可对得起祢姓的列祖列宗?”刘明刷拉一翻脸的责问道。

  祢衡暗笑:嘿嘿,来了。先让你说两句,然后吾在一一的反驳于你,斥责于你。

  祢衡不温不火的说道:“吾家坦荡一生,上可对得起青天,下可对得起父母妻儿。学富五车,才高八斗。修身立品。德配孔孟。列祖列宗以我为荣。何来对不起之说?”

  刘明一阵汗颜,自吹自擂到这种地步的人,刘明也是第一回亲眼所见。而刘明手下的那些文武,气得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敢情今天咱们这来了一个圣人。

  刘明捋了一下思路,心说:不能让这家伙把自己给忽悠晕了。刘明操起了惯用的伎俩,嘿嘿冷笑起来。以此来表达对祢衡言语的不屑一顾。可很快刘明就知道自己今天碰上高手了,这个祢衡根本就不吃这一套。这祢衡绝对属于极端自恋型的。祢衡打根上就不认为自己有可能说错话。

  刘明只能放弃冷笑,转变方略。刘明动之以情的对祢衡说道:“你身为祢氏后代,上有父母,下有妻儿。你出言不逊,不顾安危。若你有个三长两短,你的父母何人奉养?你的妻儿何人照料?不能奉养父母,是为不孝。不能照料妻儿,是为不仁。若是你的妻儿再因无人照料而丧命,你就断了你们祢氏一族的香烟,你又怎么对得起你那列祖列宗?”

  祢衡面现一丝犹豫,可随后祢衡又强硬的说道:“君子以气节当先。面对奸佞而不敢言,虽生如死。列祖列宗,如泉下有知,也当羞愧。然,不畏强权,直白而言。即使身死,虽死如生。父母当有如此家儿为耀,妻儿当有如此夫父为荣。至于我祢氏一族的香烟后代,正所谓: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若是我祢氏一族的香烟注定断在我手。大丈夫全忠义,斥奸恶,百死不悔!”

  刘明又是一阵汗颜,刘明顿时觉得自己渺小了许多。自己什么时候起就缺少了这种宁折不弯的豪情了呢?看来自己是成熟了,可却也世故了。刘明对祢衡更加的喜爱了。只不过刘明却深深的知道,祢衡的这种性格是好的,可是在为人处事上却一定要吃亏的。

  刘明不动声色的问道:“何谓对?何谓错?何谓正?何谓邪?”

  祢衡哈哈大笑道:“天地公道为正。无纲常,无人伦者为邪。众口称赞者为对,千夫所指者为错。此乃世间公理。太尉大人何不知也?”

  刘明心中一喜,这祢衡的见识毕竟还是有所局限。还脱不了三纲五常,这就好办了。

  刘明嘿嘿笑道:“纣王残虐,武王伐之。众口称赞,谓之对。然,如你所说,纣王为君,武王为臣,武王岂不是坏纲常的邪者?又如,国之库吏,盗库银与百姓、亲友,所与者,无不言其善者,然,其监守自盗。损国之大利,全其小义,又岂能称之为对?再如,天降大旱,百姓饥饿欲死,某州使不顾上命,开仓放粮,消百姓铤而走险之祸,救百姓于水火之中,虽渎职不忠,又岂能言错?”

  祢衡的脑筋一阵眩晕。越是聪明的人,对这种是是非非越是较真。对中有错,错中有对,不同的立场就有不同的对错。这一下子就把祢衡牢不可破的是非观给击穿了一个漏洞。

  刘明一看,心中高兴。小样的,摆不平你?刘明打铁趁热的说道:“你自负有盖世奇才。那你就应该展露才学,造福万民,如此才不负你一身的所学。昔日韩信曾受胯下之辱,最终登台拜帅,一展所长,成为盖世英雄。而你,孤芳自赏,不求机变,所学不得展露。终归还是要一事无成,若是你从此默默无闻,你的才学,何人知晓?你的家族,何人光耀?又有何人会对你这样的一个无名小卒,标刻青史?”

  祢衡正在心神动摇之际,猛听刘明的当头棒喝,祢衡顿时醒悟:对啊!自己的才学不表露出来,凭什么让人家高看自己。自己怎么的也得先有一个表露的机会才行啊。

  全盘醒悟的祢衡昂首大笑道:“口似悬河语似流,全凭舌尖用机谋。男儿若得擎天手,自然谈笑觅封侯。主公,祢正平明白了,请主公录用。”说完,祢衡跪倒当堂。

  

  

第三百二十九回 忽悠,接着忽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