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百三十九回 习俗

    随着兀立木的话音落地。那座巨大的大帐门外的守卫,立马分出来二百来人的仪仗队。非常整齐的站成了两排。组成了一道高大威猛的人胡同。

  赵云一看,不错,还懂点礼节。

  可是,赵云刚下马,还没等赵云把马拴好了呢。那兀立木又对赵云大声说了一声:“请!”并在说完之后,做了一个手势。

  随着兀立木的这个手势,那些高大威猛的仪仗队,整齐划一的,同时从腰间抽出了弯刀。刀尖对刀尖的搭在了一起,形成了一道刀林。

  赵云一愣,这是干什么?随即赵云就明白了,这不是江湖上的刀礼吗?怎么这帮胡人也兴这一套呢?赵云有点搞不懂,但是,这还震不住赵云。

  赵云把自己的白龙马交给熊灞看好,然后叫宇文虎跟随在自己的后面,昂首挺胸。无所畏惧的向那刀林迈进。

  虽然赵云真的是无所畏惧。可赵云这也是真的在赌命。

  按照江湖规矩,刀礼就是道理。行刀礼,就是讲道理。那些钢刀立在那里,与人眉目齐高,锋芒利刃,荡人心魄。如果闯刀礼之人,但凡有一点,理亏犹豫,心神动摇。走于刀林之下,必然有所畏缩。只要此人稍微躲闪刀锋,那此人头上的钢刀立马落下,把来人乱刃分尸。那是一点都不带含糊的。只有胸怀坦荡,正气凛然,无所畏惧之人,迎着刀锋,毫不躲闪的行走,才能在这刀林之中安然通过。

  可如今,赵云虽然无所畏惧,可问题是摆下这刀礼之人,却不是什么江湖中人,乃是塞外的胡人,又有谁知道这刀礼的规矩有没有什么变化?有没有什么与中原江湖规矩不一样的地方?所以,赵云如今的这种行为绝对是在赌命。

  只见赵云一步,一步,步伐非常稳定的向前走着。每一步之间的距离,都是那么的精确无误,不带毫厘偏差的。就在赵云走到了刀林之前,赵云都没有带一丝犹豫和迟疑的,步伐照样稳定不变的向前迈进。

  眼看赵云的头皮都快挨着刀锋了,两旁拿刀的人看到没有机会对赵云下手,这才把钢刀一提,收了回去。

  赵云对此毫无反应,继续一步,一步的,稳定的前进。神色从容的走出了钢刀的通道。

  钢刀尽头,一位身材瘦小,留有几寸狗油胡的小老头,满脸堆笑,非常敬佩的迎接赵云道:“轲比能大单于帐下左丞相,哈里奇。恭迎赵将军。”

  说完之后,哈里奇又对赵云奉承道:“赵将军真不愧是虎将。真是好胆色!了不起。大英雄!我等班门弄斧了,赵将军不要怪罪。快快请进吧。各位单于都在里面等着您呢。”

  赵云也不客气,随着哈里奇进入了营帐。

  营帐之内的各个单于,确实还真都在等着赵云呢。只是这些单于的心情各自不同罢了。

  赵云闯联营以来的一路表现,那都在他们的全盘监控之下,无数的流星探马,不断的把各种消息报告这些单于。所以这些单于才能针对赵云的表现作出安排。就像第三关的熊灞出场,那本来是用不着熊灞这么早出场的。只是赵云的表现太突出了,所以才把熊灞给安排了上去,本来呼韩单于想借熊灞的表现逞把威风。没想到倒送给赵云一个帮手,更把大部分的单于给吓破胆了。所以赵云后手才会那么轻易的通过。

  现在这些单于之中,大部分对赵云的表现,那都是敬佩不已,已经完全认可了赵云的身份。准备好好和赵云商量着解决问题。只有其中部分野心比较大,实力比较雄厚,眼光比较深远的单于却对赵云起了警惕之心。觉得赵云的出现,是他们联合鲜卑各部,统一塞外,壮大鲜卑民族的一大障碍。

  赵云与各位单于互相见过礼后。

  轲比能首先和赵云说道:“赵将军一路辛苦了。如今时已近午,咱们不如边说,边谈。”

  轲比能如此说,自有轲比能的道理。此时,赵云刚刚进帐,正是赵云人气最高的时候,若是赵云辖此全胜之威,真背不住能让赵云说服了大伙不再共同出兵攻打边关。所以,轲比能想把这件事先缓一缓。让自己这边的大小单于都先冷静冷静,然后再和赵云议事,到时候,没有一定的利益,赵云可就不那么好说服大伙了。

  这个轲比能可是没安着好心啊。

  但是,赵云正人君子,却没有想那么多,只是简单的认为胡人好客。而且赵云自己从早上出来,打了一道,现在赵云也有些饿了。赵云觉得,若是能在共同吃饭这种和谐的气氛中把事情解决了,消灭一场刀兵之苦,那可是一件大好事。故此,赵云含笑的答应了。

  随着轲比能的双手一拍,当时就有人过来把酒案摆下,不大会儿的工夫。头一道大菜就摆了上了来。烤全牛。

  色泽金黄,外焦里嫩的烤全牛,流淌着明亮的油脂,散发着诱人的烤肉香气。

  赵云对此很满意,虽然这道菜不可能是现做的,有可能是为那些单于们聚会准备的大餐,但是,现在他们能用这道大菜来招待自己,那也算是非常看重自己了。

  此时,轲比能站了起来,走到烤全牛面前,掏出一把解腕尖刀,‘嘭’的一下,就把那个烤全牛的牛眼剜了出来,放到一个银盘里。恭恭敬敬的递给赵云说道:“勇敢的勇士,您是我们的贵客,为了表达我们对您的尊敬,这颗牛眼请您笑纳。”

  这就是轲比能的第二个阴谋。

  轲比能单于能称霸一方,那也是一个非常有头脑,有野心的家伙。他招纳,聘用了不少的汉人作为臣子,所以,轲比能非常了解汉人的习性。他发现赵云连鲜卑语言都不会。故此,轲比能认定赵云对鲜卑族的习俗,即使了解,那也应该了解的有限。

  而献牛眼。轲比能并没有说谎,确实是鲜卑民族表达尊敬的意思。但是,献牛眼,乃是一个郑重的事情,若是客人不吃,或是对此表现犹豫,那就是对主人的极大侮辱。因此反目成仇,那也是平平常常的事。

  现在,轲比能就欺负赵云有可能不知道这个规矩,而且轲比能也非常了解汉人的口味,知道大牛眼不是每个汉人都能适应的。就算赵云知道这个规矩,只要赵云有一丝的犹豫,或是不满。轲比能就立刻发作挑拨,务必要把赵云赶走。

  对此,轲比能是极有信心的。为此,轲比能还在烤全牛上动了手脚,烤全牛的各个部位都是烤熟的。唯独牛眼这个部位,用东西覆盖,完全是生的。

  如今这盘子里面,拳头大小的牛眼珠子,后面还带着丝丝的血筋,滴溜溜的乱转。犯黄的瞳孔,浑浊的眼白,让人不忍对视,看着就是一阵阵的恶心。

  轲比能得意的想着,就这东西,就算是我们这里的人,也没有几个愿意吃的。看你赵云怎么吃?

  但是,轲比能走了眼了。

  盘子递到了赵云的面前。赵云礼数周全的接了过来,毫不犹豫的就把那个牛眼珠子给吞下去咽了。然后还非常礼貌的对轲比能说道:“谢谢您的盛情招待。”

  轲比能对此真是大吃一惊。他可万万没想到赵云会如此礼数的周全。

  这是轲比能不了解赵云。赵云这个人,不管办什么事,那都是认真负责。既然刘明让赵云来接替吕布镇守边关。那赵云就一心想让边关稳定繁荣,故此,赵云到任后,就从手下那里了解边关各族的风土人情,以便今后的管理。

  只是赵云不像吕布那么狡猾,所以赵云才没有宴请那些部族首领。在赵云的信念中,自己秉公执法,自己治下的各族百姓不受盗匪侵害,有吃有喝的,那就应该不会有任何的乱子。

  所以赵云在收到鲜卑各族联盟行猎的消息后,才准备给这些鲜卑部族一个机会。发信提醒一下这些鲜卑首领。并在这些单于们做出反应后,为了不损伤主公刘明的威名,单身赴会。

  现在,如果赵云不知道牛眼礼节的这个规矩,背不住还会有所犹豫,可现在,赵云既然知道得很清楚,以赵云的胆色,千军万马都视若等闲,又岂会在乎一个生眼珠子。那自然是有嘛吃嘛了。不过,生吞生牛眼的滋味,那却绝对的不好受,尤其是此时的赵云还是空腹,那胃里的翻腾劲,那就别提了。

  但是,赵云深山苦练的毅力,支撑着赵云不动色生的保持着礼貌。

  可面对赵云这一番表现,轲比能却不知道赵云的深浅了。赵云的表现,完全颠覆了他对汉人的理解。轲比能在失败之余,缓缓的退了回去。

  而此时,眼瞅着赵云吃下牛眼的其他单于,无不对赵云挑起了大拇指,纷纷叫好,敬酒与赵云。此时看出这几年刘明的影响有多大了,这些单于,竟然没有一个不懂汉话的。

  赵云借此机会,举杯回了一下。然后直奔主题问道:“众位单于,尔等皆是各族的大英雄,大智慧者。乃是一言九鼎的好汉。尔等既已向我朝称臣。受我朝之官职。就已是我大汉子民。我赵云镇守边关以来,行得正,做得端。秉公执法,并无任何亏欠尔等的行为。尔等因何出尔反尔,又欲行围猎之举?”

  赵云的话,让这帮单于哑口无言。

  正所谓:人皆有羞耻之心。即使大奸大恶之徒,他也知道什么是是非黑白,善恶对错。如今这些远没到大奸大恶地步的各个单于当然在赵云义正严辞的指责下感到羞愧了。

  不过,呼韩单于头脑比较简单,而且又恼恨赵云抢走了自己最大的一张王牌,无敌的猛将熊灞。

  故此,呼韩单于率先跳了出来喊道:“汉人狡诈。你们大首领骗我们和那些不要命的疯子决战,我们各族出动之下,不仅没有获得粮食,美酒,而且还搭上了我们自己无数的辎重,更损失了二十多万的青壮,更因为那次动员行动,各族备战之下,既没有准备充足的过冬牧草,也没来得及给牛马添膘。如今,隆冬将至。青草全无,我们的牛马即将大量的饿死。我们无法过冬。当然要按照我们的习俗围猎了。这还有什么好讲的?”

  赵云哼了一声说道:“哼!花红悬赏。系出自愿。何况尔等身为我家主公治下之民,本有服兵役之义务。我家主公仁慈,不以此来摊派,反而花红悬赏,那是我家主公爱惜尔等的举措。有何来奸诈之说?而且,即使你等无能,没有帮到我家主公。我家主公还是给予了你们足够的补偿。难道你们各族都没有受到吗?我家主公如此仁义,尔等却还在颠倒是非,真是岂有此理!尔等连那无能的董卓都打不过,又岂是我家主公的对手?那董卓可是接连败在了我家主公的手上数次之多。”

  赵云此言当时就提醒了这些单于,对呀!我怎么把刘明他们的实力给忘了呢?那神勇无比的公孙赞,势力庞大的公孙度,以及那疯狂无比的董卓,不都是败在了刘明的手上了吗?自己这些人连那些刘明的手下败将都打不过,自己怎么就这么头脑发热的准备攻打刘明呢?这不是找死吗?

  如此念头一产生,大部分的鲜卑首领的脸色都变了。不知道该如何向赵云转变这个弯子了。

  但是,突然有一人哈哈大笑道:“你家主公有何可惧?粮荒围猎,乃是我们鲜卑人的传统。我们鲜卑得子民,流淌着苍狼的血脉。岂会害怕你们这些懦弱的汉人。物竞天生,你们汉人刀耕与土地之上,收获粮食。我们鲜卑人驰骋于马背上,收获你们的财富,这就是千百年留下来的习俗!”

  

  

第三百三十九回 习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