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百四十八回 谁围猎谁

    混战、逃亡半日的鲜卑部队,本来就又渴又乏,即使没有步度根和轲比能的命令,缺少约束力的鲜卑部队也已经开始有人下马饮水了,现在有了步度根和轲比能的命令,于是全都一窝蜂的纷纷下马,冲向河边。

  然而还没等这些鲜卑部队,饮好河水,站起身子,一阵隆隆的马蹄声,就震荡着大地传来,由小渐大。

  所有的鲜卑兵丁立马就知道不好了,这是敌人追来了。虽然这些鲜卑骑兵很是奇怪为什么追兵来的会这么快,可是,如今这个时候,谁也没有那个时间和心情追究这个问题了。全都慌乱地寻找自己的战马,寻找自己的所在的部队和组织。

  可是,这个一马平川的大草原上,快马奔驰,等听见马蹄之声,转瞬之间,立马就到。

  伴随着幽州骑兵出现的身影,首先那铺天盖地的首轮弩箭打击就到了。仓促应敌的鲜卑部队对此根本就没有什么防御措施,一大片的鲜卑骑兵就此就到在了血泊之中。

  随着密集弩箭的打击过后,刘彤领着强骑兵就冲入了这些队形混乱的鲜卑兵丁当中进行突击和厮杀。

  刘彤打五更天领着部队来此埋伏,那可养精蓄锐憋着半天了。这些鲜卑部队败退至此二十里的时候,刘彤就已经借助天上苍鹰的侦查,发现了步度根和轲比能的踪迹。并躲在这支鲜卑部队的视线之外,等候机会,一直等到这些鲜卑部队下马喝水,这才发起了突击。

  猛烈的打击,让这些惊恐万分的鲜卑部队成了惊弓之鸟。虽然这支溃败下来的鲜卑部队,其人数要远远多于刘彤的兵马,可是,这些鲜卑部队在不知道刘彤会有多少后续部队的情况下,甩下部分与刘彤兵马混战到一起的鲜卑兵丁,沿着辽西河,仓皇而逃。

  眼看大势已去,而刘明不杀降俘的名声又天下皆知,那些被舍弃的鲜卑部队在不久之后,也纷纷放下了武器,选择了投降。

  对于接受俘虏,刘明手下的兵丁,那真是轻车熟路。

  刘彤首先命令传令兵回营通报战况,并告知追击部队鲜卑军队逃跑的方向,随即又令这些投降者在放下武器之后,自解裤带,自缚其身。并在确保这些俘虏丧失抵抗能力的情况下,留下一个营的兵力打扫战场,并押运这些俘虏回归大营。余者,皆随着刘彤再次追击。

  急急如丧家之犬,惶惶如漏网之鱼。

  以此来形容此时的鲜卑部队,那真是一点都不过分。这些鲜卑部队在一连串的打击之下,都被打毛了。就连野心勃勃的步度根和轲比能着这个时候,也再没有什么反击的意图了。只想先摆脱背后的追兵,找一个稳妥的地方安顿下来再说。

  这些鲜卑逃兵,仗着马快,又舍弃了部分的兵力来拦阻刘彤铁骑的追击。很快又把刘彤的强骑兵甩得不见踪影了。这些鲜卑骑兵也收缓了马力。把速度降了下来。

  步度根和轲比能也稍稍舒缓了一下紧张的压力。

  对于步度根和轲比能来说,他们对着生育他们,养育他们的大草原,那是有绝对的信心的。这个茫茫的大草原上,四处旷野,连一个正式的道路都没有。如果不是草原上的老手,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只要摆脱了背后的追兵,自己部队随便往哪一跑。谅刘明的兵马再如何得厉害,也无法找到。刚才只不过是自己跑的太直了。这才被那些误打误撞得幽州军队给追上。如今只要自己趁着背后没有追兵的时候,改变一下行军路线,那就绝对不会有任何的兵马能追上自己了。

  可是,就在步度根和轲比能刚刚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天上的一声鹰啼,立马令步度根和轲比能二人的颜色大变。

  步度根和轲比能那可都是大有见识的人。如今这个季节,草原上的鼠兔都已经所在了洞里过冬。天上的苍鹰早就应该迁移了。不可能还在这里飞舞。于是,步度根和轲比能立马就意识到这天上的苍鹰是有人饲养的。而且,步度根和轲比能也耳闻乌桓部族之中有些部族能驯养苍鹰进行侦察,追踪。

  步度根、轲比能立时就断定,这肯定是幽州军队当中有善于驯养苍鹰的乌桓部族存在。

  只是,步度根和轲比能越是想得明白,心中越是恐慌,有天上的苍鹰追踪,这大草原上,自己这些人能跑到哪去?

  就在这时,前方又有一阵征尘腾空,显然前方还有一群骑兵跑来。这令步度根和轲比能所率领的这帮败兵又是惊惶不已。意欲转换方向逃跑。

  然而,此时心情不佳的步度根和轲比能却知道,如果对面来人真是幽州的追兵,那么自己这支部队在此时转换方向逃跑,在有天上的苍鹰追踪其形迹的情况下。那是无论如何也跑不了的。只待对方完成了包围,形成了前后夹击,那自己的这支部队也就算完了。要想生存,只能鱼死网破,奋力一搏,杀散对面来的那支部队,从那个方向突围出去。

  于是,步度根和轲比能纷纷大声呵斥自己的部队,鼓舞部队的士气,排列队形,蓄好马力,等待远方兵马的到来,好亡命一搏。

  不多时,步度根和轲比能已看清对方的军马了。这令步度根和轲比能都大大松了一口气。稳当了许多。

  首先,对面来的兵马数量并不多。其次,这些兵马虽不知是哪个部落的。但是,他们却是的的确确的鲜卑族人。

  轲比能手一挥。部下一员平章纵马出去喝问道:“你们是哪个部落的?因何来此惊扰步度根大单于的军马通行?”

  对面的那支部队也惊喜地回答道:“我等是素利单于的手下,正要前往你们那里通报步度根大单于,我们单于正在特曼驻扎,想问你们单于,我们单于可以参加围猎吗?”

  步度根、轲比能等人一听大喜。

  虽然素利单于和步度根、轲比能有过节,并一直因为草原上的霸主地位而互相征战。但这素利单于毕竟也是鲜卑人中的佼佼者。而且,素利单于乃是那些中立阵营的表率。此时素利单于想参加围猎,肯定是那些中立阵营只知道自己的部队和幽州部队在先前的兵力对比,却不知道自己的部队如今的已经惨败了。想来此蹭些油水,分一杯羹的。

  步度根和轲比能稍微商量一下,均觉得:虽然素利单于捞便宜的这个举动,太也得可恨!但是,如今此时此地这个地步,那真是再好不过了,有素利的兵马支持,自己这支部队就算有一个落脚的地方了。不用再害怕幽州军队的追击了。而且,只要自己等人把幽州追兵引到素利单于那里,那些幽州追兵肯定分不清自己部队和素利单于部队之间的关系。只要他们的交了手。那他们的仇也就结下了。到时候,自己等人在对那些中立阵营的部落晓以利害。肯定能鼓动那些部落出兵对抗幽州。而且,自己今日的落败也输的冤枉,那幽州军队也就那些大家伙无法正面对抗,可是那些大家伙的行动速度也不怎么快速,而且也无法转向,只要自己提前有了防备,并不比那董卓的战车更加难以应对。

  只要有占鲜卑兵马总数的绝大部分力量的中立阵营参与。那时候,不仅能反败为胜。而且在胜利之后,也能借幽州军队的实力,削弱那些部落的实力,维持自己等部落的霸主地位。

  于是,步度根和轲比能当时就告知那些素利的手下说,自己这就率部队前往素利单于那里汇合,共同商定围猎幽州的具体步骤。

  那些素利的手下,高高兴兴的率先跑了,说是前去通知素利单于。一溜烟的就跑了。

  而心怀叵测的步度根和轲比能,此时倒不着急了。反而故意放慢了前进的脚步,等候追兵的到来,好引幽州的兵马与素利的兵马发生冲突。反正自己骑兵的速度要比那些追兵的速度快,逃跑那是绝对没有问题。

  不多时,刘彤率领的兵马就追了上来。

  步度根和轲比能此时胸有成竹,不慌不忙的引着刘彤的强骑兵往特曼移动。此时步度根和轲比能的心情与刚才仓皇逃命之时,那真是一天一地。感觉的无比轻松自在,得心应手。

  只是,步度根和轲比能不知道是,刘彤的强骑兵虽然在移动速度上不如他们这些鲜卑骑兵跑的快,可是,刘彤的强骑兵也不至于被他们如此轻易的引逗。短距离的突然发力,刘彤的强骑兵也绝对够这些鲜卑骑兵吃一壶的。只是现在的刘彤,也在保存着马力,准备在最后的围困地点发起突击。而且,穆鹏、黄帅,熊灞他们的兵马也正向着最后的围击赶去。

  

  

第三百四十八回 谁围猎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