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百五十二回 地位不保

    地球是不会为了一个人转的。没了谁,地球也会照样转下去的。哪怕这个人就是回到古代的刘明也一样。

  刘明动身前往边关之前,中原的形势还在刘明的预计之内,有条不紊的动乱着。然而,在没有了刘明进一步的配合下,方方面面的人马,却全都按着自己的利益考虑,做出了不同的选择。各家诸侯的发展也就不再配合刘明的计划行动了。

  新年初始,虽然曹操的领地内有马超在闹腾,可曹操还是大宴文武,庆祝皇上登基坐殿,天下太平,并改年号兴元元年。昭告天下。

  曹操改年号这一手,天下会因此有什么变化和反应,不得而知。但最少曹操领地内的百姓却因此认可了曹操的统治。认为曹操的统治集团乃是大汉王朝的正统。是秉承了天子的意志在行事。

  而且,曹操趁势颁布的屯田政策和减免赋税政策,也让曹操领地内的百姓看到了生存的希望。而曹操执法森严的作风,也让那些被氏族、豪门压迫甚苦的百姓感到欣慰。而曹操颁布的士兵落籍政策,兵户政策。也拴住了曹操手下众兵丁的三心二意。极大地增添了曹操部队的凝聚力。

  与此同时,曹操的派往袁术那里的使者司马防,在华歆离开袁术那里向刘明复命之后,也赶到了袁术那里。

  司马防的名声虽不及华歆,但也算是当代名士,而且司马防又是奉了圣旨。加封袁术为大将军来的。自然也受到了袁术的热烈款待。

  席间,司马防与袁术一通海聊,让袁术佩服不已。

  酒至半酣之时。司马防突发感叹道:“当今丞相,曹公大人,真乃实一个仁人君子,盖世的英雄。”

  袁术不服道:“司马天使,何以见得?”

  司马防随手呀了一杯酒,看着袁术笑道:“大将军何以健忘?曹公当日于大将军有过密约。如今,曹公辅国在朝,局势稍一安定,既不忘前约。保举大将军就位。此等言而有信,又不受大将军之高位诱惑的,这不是仁人君子,又是何来?”

  袁术当即哑口无言。而且,袁术本来就是一个耳软心活的人,此时被司马防如此一说,袁术又不禁念起曹操的好来。

  不过,袁术刚刚念起曹操的好来,司马防随口又是一声叹息传入了袁术的耳中。

  司马防叹息道:“可惜,丞相大人虽然雄才伟略,盖世英雄,如今却也如鲠在喉,寝食难安。”

  袁术暗暗高兴,这准是如华歆所言,马超在曹操领地内闹腾得。

  袁术幸灾乐祸的说道:“据闻马腾之子——马超。兴兵作乱于曹公辖地之内。莫非曹公因此忧愁乎?若是如此,本大将军倒可出兵为朝廷平乱,为曹公解忧。以此来报答曹公的举荐之恩。”

  袁术满怀期盼的想着:应了吧,赶快迎了吧,只要你答应,我立刻就出兵,不过,打下来的那些地方,那可就姓袁,不姓曹了。

  但是,半醉半醒的司马防却对此嗤之以鼻的说道:“哼!马超小儿算得了什么?就算他聚集了一帮乌合之众。又怎当丞相大人的铁骑平乱?曹公欲灭此小儿,反手可灭之。只是最近曹公正在为天子亲政而庆祝。无暇去管那些跳梁小丑,这才让他们活跃一时。大将军误信谣言矣。”

  袁术却是不信的道:“曹公若是不为此事忧愁?天下还有何时可令曹公忧心?”

  司马防摇首说道:“大将军小窥天下人了。世间能人异士甚多,群雄豪杰无数。何以无人可忧?别人修提。但只是当今圣上的两位叔叔,又有哪一个是好惹的?”

  袁术大奇道:“当今圣上的那两位叔叔如此了得?”

  司马防嘿嘿笑道:“大将军何必明知故问?莫非以此相戏尔?”

  袁术不悦道:“司马天使,此言拗矣。本将军诚心请教,岂会出言相戏尔?

  司马防毫不在乎的说道:“当今太尉刘明,乃是先帝亲口认为兄弟,列入族表的皇族之人,又是持有先帝遗诏的托孤大臣。天下何人不知?难道他当不得圣上的叔叔吗?而且,如今刘太尉雄踞冀,幽,并,三州之地,手下精兵无数,猛将如云。出战以来,攻无不克,战无不取。他这个皇叔难道好惹吗?如此天下人皆知的人物,大将军不是明知故问,又是何来?”

  袁术倒吸一口冷气,点了点头,暗说自己:糊涂啊,糊涂。怎么把刘明给忘了呢?

  知道其中一人是刘明。袁术对另一个人是谁就更感兴趣了,袁术连忙举起一杯酒对司马防说道:“司马天使,刘太尉大人乃是当今圣上的皇叔一事,非是本将军明知故问,出言相戏。确是本将军一时忘记了。本将军罚酒一杯,还请司马天使多多包涵。”

  说完,袁术举起酒杯,一饮而尽。随后,袁术又对司马防言道:“不知当今圣上还有那一位皇叔值得司马天使如此称赞?莫非是那雄踞荆襄的刘景升不成?”

  司马防摇首笑道:“刘景升虽然带甲数十万,雄踞荆襄八十一郡,然,其人倚人而成事。万事皆须当地豪门支持才可成,其侧,又有江东猛虎孙伯符以治肘,东扩无望。而蜀地又是他的本家兄弟刘季玉的属地。以刘景升的为人,也万万不会窥视的。故此,刘景升早就被限制在了荆襄一带,虽可守成,无力外取。实乃不足一提,不足为惧。”

  司马防越是如此说,袁术越是心痒难挨。袁术迫切的向司马防请教道:“既然如此,皇室还有何人可入司马天使之耳目?”

  司马防不紧不慢的说道:“当今皇叔,刘备,刘玄德。”

  袁术闻言哈哈笑道:“司马天使醉矣。那大耳贼刘备,织席贩履之徒,任职于刘明,遭其驱赶,托庇于我家兄长,办事无力,不敢回归,归纳于曹公,反叛又遭曹公击溃,如此小人,有何可惧?难道曹公就是因为他而寝食难安?”

  司马防摇头说道:“非也,非也。刘备乃我家丞相大人手下的败将,我家丞相大人当然不会畏惧于他。但是那当朝的太尉大人如今却与我家丞相比邻,强邻在侧,实让人寝食难安。”

  袁术偷笑:该!

  不过,袁术表面上还是劝慰司马防道:“司马天使,那太尉大人毕竟也是皇亲国戚,国之栋梁,其仁义之名,又是天下皆知。应不会对朝廷有所不利。司马天使可转告曹公无需多虑。”

  司马防对袁术叹息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那太尉大人虽然也是皇亲国戚,但毕竟是旁支散落已久,比不得大将军这样的四世三公,忠臣世家来得可靠。不若下官回朝之后,劝丞相大人与大将军调换领地,以此来分割与太尉大人的连接,护卫朝廷的安全,不知大将军意下如何?”

  袁术一听,好玄没出溜到桌子底下去。袁术心里寻思:你家曹操害怕刘明,我就不害怕了?我现在的实力也不必不了刘明啊。现在我趁着机会发展实力,反倒过去和刘明消耗去,那我不成傻子了。你曹操打得主意倒是美的很。

  袁术急忙打岔道:“对了,司马天使,既然那刘备不为曹公所畏惧。那司马天使又因何把此人与太尉大人相提并论?”

  司马防醉眼迷离的说道:“这个刘备可不简单啊。刘备白手起家,漂泊多年,每客居一地,其必壮大几分,其人又善于做戏,收买人心,连当今天子都被其哄骗的认了他的皇叔身份,此人做戏了得,可见一斑。而且,其人心狠手辣,毫无恩义之心。我家丞相待之甚厚,其却趁我家丞相远征之际,谋夺我家丞相之基业。狼子野心,昭然若揭。而且,就连当初他滞留在青州,恐怕那也不是什么办事不力,不敢回去。而是他要借机独立,夺取兵权。难道大将军不知道那刘备离开你家兄长之后,却在青州开辟了一番基业?”

  袁术对此哑口无言。司马防对刘备的如此分析,袁术还真是头一回听说。不过,袁术越寻思,却越觉得司马防说的在理。而且,袁术也因此想到刘备当初在袁绍那里出谋划策,阴了自己不少回的事来。袁术不由得对刘备恼恨了几分。

  而此时,司马防却接着说道:“刘备如今事业无成,非是刘备本身本领不济。实乃是他时运不佳。以他本身微弱的实力,却一直游荡在当今几个最大的势力之间,他当然会一事无成。而刘备至今仍然安然无恙,足可证明刘备的本领如何。如今,刘备远遁扬州,周围没有强敌环绕,当今天子又念其亲情,册封其为扬州牧。恐怕这刘备不需多时,就可羽翼丰满。到那时,恐怕大将军你的地位也会因此不保!”

  

  

第三百五十二回 地位不保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