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百五十三回 却若奈何

    听风就是雨。外加耳软心活。这正是袁术的一贯弱点。

  此时,司马防把该说的话都说了,装醉撤席。转天告辞走了。可袁术这里却就闹开心思了。

  袁术自打刘明派华歆开解一番之后,原本计划趁着马超在曹操那里闹腾,曹操又得防范着刘明,无法分身;袁术就准备借此机会发兵兖州,把曹操的那点基业夺了。

  可现在,曹操派来的司马防把这个小风一扇,袁术又害怕自己把曹操赶跑了之后,自己就成了曹操的替死鬼,也要直接面对刘明,和刘明比邻抗争了。而且,袁术也害怕刘备在扬州成了气候,然后再在自己背后给自己来一刀子。

  袁术思前想后,怎么想,怎么不对劲。于是召集群臣商议。

  谋士杨弘进言道:“曹操拥皇室以为正统,无大义,妄加攻伐,为天下人所不齿。故非智者所取也。”

  主薄阎象也进言道:“当今天下,群雄并起,争乱不止,主公实应厚积勃发,寻强者以为联盟,览弱者以为吞噬,待根基稳固,羽翼丰满,当可行五霸之功业。”

  就连袁术的兵马统帅张勋,由于被关羽的兵马吓破了胆,也不想灭了曹操之后,与那种恐怖的存在为敌。

  故此,张勋也劝袁术道:“主公,曹操与刘明为邻,各自争锋,各损实力,曹操若想壮大,断无可能。且,如今马超又在曹操境内作乱,曹操的实力只会越来越弱。故,曹操不足为惧。反倒能成为咱们与太尉刘明之间的屏障。而如果咱们打炮了曹操,接手了兖州之后,那咱们就要与太尉刘明为邻。虽然主公实力雄厚,可那太尉刘明的实力更是深不可测。即使主公能与太尉刘明相抗衡,那主公的实力也即将全部消耗在与太尉刘明的争锋之中。况且,刘备屯兵于扬州,前日据闻,竟把那江东猛虎孙伯符压制的没有喘息之力。实乃主公的心腹之患。若是主公讨伐曹操抗衡刘明,那刘备趁机于主公背后下手,夺取主公的基业。主公腹背受敌。主公危矣。故,攻打曹操,乃是下下之策。不如趁刘备羽翼未丰,又是孙坚争锋之时,咱们联合孙坚,一举吞并扬州,扩充主公之基业。然后,等马超把曹操的实力消耗的差不多了,咱们再回兵一举吞并马超和曹操,那样的话,咱们也就能积攒到足够的实力与那太尉刘明相对抗了。到时候,主公大展宏图,岂不妙哉。”

  本来袁术听见自己那两个谋士反对自己攻打曹操,那心眼早就活动了,而张勋的一番话更是说到袁术心眼里去了。

  袁术当即传令,发兵十五万,兵分三路攻打寿春。

  头一路大军,以陈兰为统帅,领兵三万在左。

  第二路大军,以雷薄为统帅。领兵三万在右。

  第三路大军,拜张勋为上将军,领兵五万,统帅全军。

  最后,袁术还遣心腹大将纪灵为三路督军使,领兵四万策应三路军马,务求一战必胜。

  暂不表刘备在袁术和孙坚的联合攻击下是如何的煎熬。

  单说曹操在派出司马防说服袁术的同时。曹操还派出了满宠前往张绣那里进行安抚。

  满宠到张绣那里,对张绣言道:“前日刘备谣言作乱,将军不辨是非,兴兵前往,助纣为虐,今我家丞相荡平贼寇,本欲加讨伐,但念在将军本董公之旧属,今客居与此,而我家丞相大人与董公又有盟约,故,不加追究。只是,如今逆贼马超,聚黄巾旧部以为乱,值此国难当头,我家丞相大人不希望将军有所自误,损了自己的清白。只要将军能尽忠职守,管理好您的辖地,避免黄巾匪乱的蔓延,我家丞相大人当为将军表功,并支援将军军粮三万担,以助军资。”

  前面的那些东西,那都是虚的。对张绣并没有什么用处,可最后曹操许的三万担军粮,那可真让张绣动了心了。

  张绣的手下,那也全是一色的武将,没有几个治理的人才,而张绣夹在几大势力之间,又不得不跟着扩充实力,现在张绣的这些兵马,那都把张绣吃了个毛干爪净了,平常只能靠刘表的接济度日。所以,当初陈宫以军粮为饵,立马就把张绣说动,亲自率兵救援刘备,对抗曹操。

  如今,满宠再次以军粮为饵,一下子就又戳在张绣的软肋上了。

  不过,张绣还是试探着问了一下:“曹公大德,本将没齿不忘。今马超作乱,曹公可有需本将出兵效力之所?如有,本将当效犬马,以报曹公大德。”

  张绣这是以言语来试探满宠,想知道一下马超在曹操那里的危害是否严重,如果此时曹操已经被马超缠住了手脚,需要人帮忙了,张绣到不介意从曹操身上在各一块肉下来。

  可惜,张绣试探的这个人不对。满宠干什么的?老外交家了。那真是八面玲珑,一点就透。以张绣的外交水平和满宠相比,那就是初学者和大师之间的比较。

  张绣刚刚露了一个音,满宠就全都明白了。满宠暗暗好笑:张绣,别来这套,我懂。你不就是想知道我家丞相如今的局势如何吗?我就让你知道知道。

  满宠轻蔑的说道:“马超何许人也?无名小卒。且,其人谋事不周。只为贪图中原富贵,竟置其父马腾的生死于不顾,连累其生父遭其无妄。其后,被我家丞相大人战败,连其根基都被董公收回,飘身在外,可谓无一是处。今不知何地,联络了一帮黄巾余孽,再次的兴风作浪。岂不知,那些黄巾余孽,本是一帮乌合之众,又都是我家丞相大人从兖州赶出去的残兵败将。那马超领着如此兵马,又能兴起多大的风浪?想当初,就连张将军率铁骑入我兖州,以将军的兵精将猛,可单只是我家丞相驾下的于将军领一哨兵马,就令将军止步不前。那马超远远比不上张将军,我家丞相又岂会以他为意?故此,恐怕我家丞相那里是没有张将军效力的机会了。”

  张绣面孔一红。心中有几分不满。不过,张绣仔细一想,确实也是那个道理。即使马超在曹操那里闹腾得再厉害,以自己的实力,曹操只需要派于禁阻挡自己,那自己就空做小人,可什么实惠也都捞不到了。

  于是,张绣也只有诺诺称是。打消了趁机攻打曹操的念头,只等着曹操平乱之后给自己那些实惠了。

  而曹操在先后接到司马防和满宠的回报后,终于再无后顾之忧。而且曹操先前在马超第一次来访时,挤出来的那点兵马也都调训好了。

  曹操留那些兵马守卫兖州。并让程昱、曹昂,曹纯坐镇许都,留守朝廷。

  曹操自己点齐了十万的兵马,亲带夏侯敦,夏侯渊,许褚,戏志才,徐晃,于禁,等等大将前往荣阳迎战马超。

  而此时的马超却还在什么都不知道的瞎忙呢。

  马超开始的时候,在刘明的帮助下,通过蒋方收编了杨凤,余毒的黄巾残部,虽然指挥不太灵活,可是仗着兵马众多,还是横扫曹操境内。

  但是,随着曹操坚壁清野的策略实施,马超兵马的补给越来越困难了。而且,由于曹操的坚壁清野,刘明在那里的情报机构,也不可幸免的随着大众被曹操撤离了。马超也随之失去了眼线。

  终于,在马超接连扫荡了曹操十来个小县城之后,却没有任何的斩获后,马超的部队再次的产生了不满。

  马超无奈之下,被迫把如今已经形成五十万规模的部队分成八股前进。

  这八路人马当中,以黄巾旧部的大首领焦廷,武魁,阎安,车豹,奎木狼,王彪,张得寿这七个人为首,各统帅五万的兵马在马超大军的周围百里范围内,自行寻食,跟随前进。而马超则带领余毒,杨凤,以及自己本部的庞德,马岱等人共十五万得军马继续按着预定路线前进。

  不过,此时的马超却不抱着攻破陈留得希望了。

  作为武将世家的马超,脾气暴躁虽然不假,可马超却绝对不是一个军事白痴。虽然马超一路之上攻破了不少曹操的小县城,可这并不能迷惑马超。

  马超完全明白,这些小县城的攻破,一个是自己用人海战术堆出来的。另一个也是那些城池的防备不佳,指挥不当。而后来曹操坚壁清野的那些城池,更可以算是曹操丢弃给自己的空城。算不得什么。

  而马超当初亲率本部精锐人马,攻击曹洪坚守的一个小县城却让马超深深的了解到攻城的不易。而如今,自己的这些部下,那就是一帮乌合之众,打打小城池,那还不算什么,可如果攻击陈留那样的坚城,以前些日子那些探子给自己的情报来看,陈留城高墙厚,城防设施完善,又是曹操发家的根本之地,兵马粮草众多,而且还是自己的老对头曹洪和其兄长曹仁在那里防守。就凭自己的这些乌合之众,那时万万也攻克不了的。

  故此,马超就想绕过陈留,按照当初蒋方给自己制定的策略,从司隶突破过去,占领曹操的青州,与刘明的领地联结成一片,好取得刘明的军需支援。等自己钱粮在手,充分整顿了这帮乌合之众,并造出攻城的器械,那时在反攻曹操。

  然而,马超万万没想到,他想放过曹仁、曹洪,从陈留绕过去,从荣阳那里穿插出去,前往青州。可那曹仁、曹洪却不想放过马超。

  曹仁在官渡被张飞俘获之后,经曹操赎回,虽曹仁对刘明和张飞他们给自己的台阶挺满意,也很感激刘明、张飞,但是,曹仁却也对自己回来之后听到的一些闲言碎语感到心烦气闷。觉得自己的那次失败有损自己的威名。

  故此,曹仁这回得曹操授命守护陈留。那就憋着劲要立一个大功,重振自己的威名。所以,马超想放过曹仁,曹仁却万万不会放过马超的。

  而那曹洪,那就更别说了。虽说曹洪曾经血战马超,挡住了马超的攻击,让马超不得不隐遁深山,可是,曹洪以多输少,首次败给马超的那回,却被曹洪视为了奇耻大辱。曹洪早就在心里与马超势不两立了。

  所以,曹仁,曹洪这哥俩,那是一拍即合。他们全都憋着等马超来到之后,给马超一个厉害。

  可现在,曹仁,曹洪的探马却报之曹仁、曹洪,马超的部队即将绕过陈留,转道前往荣阳。

  曹仁、曹洪当时就不干了。这不是立功的机会就这么跑掉了吗?

  曹仁,曹洪当即传令点齐兵马,前去阻击马超。

  李典劝慰道:“将军,丞相有令,令我等坚守陈留,不得有误。如今将军擅自出击,恐有违丞相大人令喻。”

  曹洪当时暴怒,指着李典骂道:“你这厮,莫非想拿丞相大人压我不成?你可知,丞相大人乃是我家兄长,此等小事,丞相大人如何会怪罪我等?”

  曹仁毕竟有得几分韬略,制止住曹洪,转首向李典言道:“且不云:将在外,君令有所不受。单说丞相大人命令我等兄弟来此陈留坚守,那也是为了马超即将攻打陈留,有恐陈留有所闪失,故此蔡命我等兄弟来此坚守。如今,马超小贼,畏我等兄弟威名,绕陈留而前行,丞相大人远在都城而不知,若是我等兄弟也不知变通,食古不化。岂不错失良机,徒自让马超小贼的军容更加壮大?须知那马超小贼,行事全是黄巾余孽之作风,所行之处,犹如蝗虫过境,寸草不留,并裹挟良民百姓而从贼,短短时日内,裹挟百姓不止十余万人。此獠不除。天下何得以安?”

  李典还是摇头劝阻道:“若是将军出城平贼,贼人趁机劫城。陈留有所闪失,却若奈何?”

  

  

第三百五十三回 却若奈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