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回 一瓶茅台值多钱

    县丞听此言暂停退堂问道:“壮士还有何事?”

  “大人,今日之事,我看那奸商张成多有不服,而且酒楼之上也不少的人看见,恐有不利于大人的谣言传闻,我有一策可平此言。”刘明恭敬的说道。

  说实在的县丞并不在乎受贿的传言,毕竟连皇上都带头卖官受贿,天下官吏受贿成风,自己这样实在算不上什么,可毕竟读书多年,能有一个好名声还是乐意的。逐问道:“哦,计将安出?”

  “大人,大伙只知道村长送大人一瓶好酒,不知小人手里还有一瓶,大人可召集乡绅,就说大人不愿收礼,为了成全小人得银买地,拍卖此酒,价高者得。”刘明不慌不忙的说道。

  县丞心说:原来是让我帮他卖酒。不过此法却是圆了自己的名声,而且他送的礼也不轻,又正好看看这瓶酒到底能卖多钱。就帮了他吧。县丞想到这里于是说道:“好,我就帮你这一回。来呀,与我请本城的乡绅今晚到本府一聚。退堂。”

  刘明一听不仅没感谢自己保全他官声,还说帮自己一回。刘明心说:高人呀,自己还是把古人小瞧了。自己这点心眼人家全知道,还不怕虚名如何,真是高呀。

  刘明和厚德随衙役到文书那里办了入籍手续,二人回到客栈用完餐一直聊到晚上。

  经过详谈刘明才知道,现在虽是汉朝,但不是盛世,官府税多如毛,民不聊生。虽然田赋较轻只有三十税一,但是口赋、算赋、户赋、徭役、更赋等人头税却沉重无比,有钱得可以买官减免,普通百姓平年还可以就乎活着,稍有天灾人祸,生病办事就只能卖田卖地。官府收税,百姓抗税乃是常事。族人只听族长的,佃户、部曲只听主人的。这也是刚才厚德敢跟衙役对持的原因。而且朝廷的官员上任得交派令钱,就像安喜县丞上任就得交三百万钱。而他的月俸不过钱千钱、米九斛,再加上官员异地而任,还得给上司送礼,养活收下,所以一般官员到任都是收刮民财,贪赃受贿。要不说县丞不怕官声如何呢,原来都这样,倒是高估他了。再说三班六房的衙役,更是只管饭,不给钱,当了衙役后几代内还不许为官,而且衙役不受异地为官的限制,世袭相传,自有一套刮钱的方法口授相传,即所谓换官不换吏,县官不如现管。

  二人正谈得高兴,外头有衙役近来叫二人到县衙。

  刘明二人来到县衙等了一会儿,陆续有四人来到,衙役见人已到齐,遂请县丞出来。

  县丞进来冲众人抱拳道:“各位久候了。恕罪,恕罪。”

  “不敢,不敢。我等也是刚到。”众人行礼已毕,分宾主坐下。

  县丞巡视众人说道:“今日请众位来此,乃是因为奸商张成强抢绿桑村壮士刘明的绝世佳酿,虽经本官断明还酒与刘明,奈刘明怕再招奸人所欺,顾请托本官推荐买者。本官有成人之美,知道众位乃家道丰厚,敦实之长者,故请来一聚,共赏美酒,成其美事。”扭头又对刘明说道:“刘明此四人乃是张庄主,刘庄主,霍庄主,李庄主。皆是本城富绅。你可取酒与众人观赏。”

  刘明给众人见礼已毕,取出茅台倒了一小杯,递给县丞。

  四个富绅在茅台开盖时就被酒香所引聚了过来。众人见此酒,酒香扑鼻,清澈透明,纯净无瑕,酒光流动,粘稠而有质感,不由节节称奇。霍庄主大声称道:“古有闻,仙家有酒称之为琼浆玉液,今日观此酒玉液之名当之无愧。”

  “然也,然也。马兄所言甚善。吾等今日得观此酒可谓大开眼界,此行不虚已”李庄主一旁接声道。

  众人称赞一番,又是推让一番,由县丞开始依次传盏已毕。又是一通感慨。看得刘明在一旁暗乐:古人真是没见过好东西呀。

  刘明见众人皆以被美酒征服,陶醉其中,逐高声道:“众位,众位。此酒乃家师所赠,因酿制不易,世间之此一瓶,小可初临此地,因无购地之银,无奈售卖此酒,现欲以酒换金百两,哪位庄主肯成全小可。”刘明说完暗自得意:不错,小说、电影没白看,才来古代两天说得就跟他们差不多一个味了。

  众人听刘明说完,霍庄主第一个反应过来,大声说道:“黄金一百两,我要了。”说完就要那酒。

  “且慢!”刘庄主见霍庄主抢了先,连忙阻止。对刘明说道:“壮士态也低估此酒,我愿出黄金二百两,购买此酒。”

  “刘老儿,你什么意思?此酒分明我以购买。你搅乎什么。”霍庄主对刘庄主怒到。

  “我看不惯你占刘壮士的便宜,再说了,既然县丞请你我四人至此,当然是价高者得,哪有你说买就买了的。”刘庄主不客气地回道。

  “说得不错,价高者的。我愿出五百两买此佳酿。”李庄主也反应过来,在一旁插言道。

  “李庄主不愧是安喜首富,为人豪爽呀。”刘明小拍了一下,适时的挑动了一下各人的情绪。

  果不出所料,闻此言除李庄主得意洋洋之外,余人皆哼了一声。

  “如此美酒,琼浆玉液不谓之过,岂是区区五百两所能比的,李兄太也小家子气了,我愿出黄金八百两,以配此酒。”张庄主高声道。

  “我出一千两。”

  “我出一千一百两。”

  “一千三百两。”

  “一千五百两。”

  “一千七百两。”

  正在众人互相攀比报价之时,门外有人喊道:“幽州太守刘焉之公子刘璋驾到。”(刘焉史实未任过幽州太守,曾经挂名翼州太守在洛阳为官,后行贿十常事谋得益州牧。因情节需要故安演义中记述描写,后如有类似情节不再另行解释,皆为情节需要^_^)

  随着门下的通报,一年轻人走进厅来,刘明见此人眉清目秀,面白无须,令人皆有亲近之意。

  “我乃汉鲁恭王之后,幽州太守刘焉之子,竟陵刘璋是也。今探望家父,途经此地,欲借宿一晚,不想惊搅各位聚会,恕罪,恕罪。”刘璋向众人行礼十分客气的说道。

  众人听闻幽州太守之子驾到以起身恭迎。见刘璋言语客气,举止文雅,还给众人行礼,皆诚惶诚恐的回礼。县丞恭声说道:“公子乃是汉室宗亲之后,光临小县,真是令寒舍蓬荜生辉。我等因事不曾远迎,失敬了,失敬了。”

  “哪里,哪里,是在下冒昧了。”刘璋与众人客套了一番,随即问道:“不知众位相聚县衙,所谓何事?”

  县丞答道:“皆因壮士刘明出售绝世佳酿一瓶,众人皆欲购得,互相出价,相持不下,到叫公子见笑了。”

  “如此佳酿,可否与我一观?”刘璋好奇地问道。

  刘明见大人物发话连忙倒了点茅台低了过去。

  “多谢了。”刘璋接过了酒。刘明心里评价道:这人的长相、说话的语气都不错,到像一个厚道老实的人。

  刘璋端过酒来先仔细地观看了一会儿,又闻了一下,最后泯了一口,咂嘛了会滋味,半晌说道:“此酒,酒色晶莹透明,香气丰满细腻,然香而不艳,幽雅宜人,细闻又有一股酱香扑鼻,酒体淳厚,软绵浓郁,回味悠长,空杯皆留香持久。比之一斛凉州的葡萄美酒又胜百倍。不愧为绝世佳酿。”

  刘明一听,心说:服了,这主搁现代绝对一个美食家,自己哥几个喝茅台那么多回,再加上来古代喝过的几个,都知道好喝,不过最多说个绝世佳酿呀,琼浆玉液呀,哪像这主说得那么详细,都说自己心里去了。不过一斛凉州是正么会事?而且现在就有葡萄酒了?

  众人听了刘璋的一番话皆称赞。

  “高呀。”“妙呀。”“公子果然乃博学之人。”如此之声不绝于耳。

  刘璋待众人称赞之声稍息,向众人拱手行礼道:“今日在下与众位初识,蒙众位错爱,现有一事厚颜相求,不知各位然否?”

  

第四回 一瓶茅台值多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