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二回 “唐僧”降臧霸

    刘明懊恼着被厚德打断了美思。心说:你小子还有什么大事,不就是那点粮食的事吧。原来刘明的各个作坊都赚足了钱,连田里都是大丰收,这本来是好事,可是亩产八石比原来足足提高了五倍,当然这在刘明的意料之中,毕竟是高级稻种,水利有水车,田里有耕牛,再加上自己带来的种田知识,产量提高五倍并不新鲜。可厚德他们不这样看,他们认为刘明是神仙的徒弟,老天爷才特意赏的。不仅大办丰收节,而且在留下五千人一年的口粮6万石后,一直吵吵着卖掉剩余的两万石来感谢天恩。没想到呀,这会儿的人大都吃自己种的粮食,只有少部分从粮商那买,买粮大户一般都是军队。可是别说军队了,就是小粮商都有固定的购粮渠道,要不就是大户人家自己开的粮店。本来自己的意思是卖不出去也就算了,反正自己的那些作坊日进斗金都不止,自己这帮人是吃不了的吃,花不了的花,卖粮的那点小钱就不要了,留着开个粥场什么的,也好接济一下自己照顾不了的流民。你说这流民怎么那么多,自己收了五千人不仅没收光,闻讯而来的反尔越聚越多。连杨军这帮人都不让自己在收人了,而且认定那些粮食是老天爷的恩赐不可轻卖,整天在自己耳边嘀咕卖粮的事,尤其是厚德绝对是一个唐僧,自己都快被他烦死了。

  想到这里,见厚德也跑到了跟前不耐烦的道:“跑个什么。不就是要说怎么卖粮吗?着什么急。按我说的把粮食舍给灾民不就得了。”

  “不是公子。”厚德觉得说的不对,忙又说道:“咳。说错了,是公子不是。也不对。”

  刘明见厚德说的颠三倒四,倒有点不好意思赶了他,温言说道:“别着急,慢慢说。要不先喝口水。”说着递了杯茶给厚德。

  厚德接过一口喝干,稳了一下心神,快速说道:“公子,不是卖粮的事,是有一大帮人抢粮,已经在庄门口打起来了,您快去看看吧。”说着就催促刘明快走。

  刘明皱着眉,快步随厚德奔向庄口,心说:刚过没两天好日子,怎么就又有人来闹事,就不能让自己过两年安稳日子。

  转念间刘明已来到庄口,只见庄口已经聚了七八百号人,双方已经混战到了一起,看其中衣衫不整者约有三百多人应是来抢粮的,其余人等则是庄里的人。这几个月来,庄里的人吃得饱,睡得好,每天早上还晨运,闲时还和自己学点拳脚,此时则看出威力来了,再加上又人多势众,根本两边打起来就是一面倒。看来自己就是不出面一会儿也就解决了。不过,乱战的众人当中,有一人势不可挡,此人1.8米的身高,相貌看得不太清楚,是个黑脸,手里拎了根哨棒,在人群当中冲来冲去,自己治安队的那些人围着他根本就不起作用。要照这样下去,等自己的人把其余的抢盗打趴下,再一起把这个大汉拿下,伤亡肯定不小,自己得花多少医疗费,又得养多少伤残人士。不敢再看下去,连忙大喊一声:“住手!”

  后面陆续赶到的人听庄主发话了,齐声喝道:“住手!庄主来了。听庄主的。”

  大伙的齐声喝喊倒把刘明吓了一跳,回头那么一看:好家伙!自己这面又来了一千多号人,已经把这里围起来了。而且人人带了家伙,像什么锄头、扁担、大马勺,锅铲、菜刀、舀水的瓢真是应有尽有。不过好歹是自己的人,底气又壮了几分。

  刘明庄里的人本来就占了上风,听说庄主叫住手,自然就退了下来,而抢粮的也借此喘息了一下,双方人马分开,那帮抢粮的果然是以那个凶猛的大汉为首,退下后就聚集在了那人身旁。

  刘明见双方分开,走了过去站在离那个大汉5米远的地方一抱拳,喊道:“朋友,有礼了。不知道阁下贵姓高名,怎么称呼?今天到小弟这里又是演的哪一出呀?”

  为首的大汉磨悸了一下,走到刘明近前,也学刘明抱拳说道:“还礼了。无良之人,愧对祖先名号,不敢提及。今日到此,本听说刘大善人乐善好施,我等饥寒多日,无奈之下特来讨口饭吃。不想贵庄客不给,争吵之下动起手,还望庄主海涵,最好能舍我等一二百石粮食,他日我等富贵了定能十倍向还。”

  刘明听此人开始说的还很客气,尚有羞耻之心,可后来就又有点露出硬要粮食的语气。于是点手叫过刘安,刘安今年48岁是庄里有名的老好人,刘明特此安排他来管理救济流民。刘安上前给刘明行礼问道:“公子,叫小人何事来此?”

  刘明问道:“刚才对面的壮士所言你可听到?是否属实?”

  刘安大声答道:“刚才对面那厮说的我都听明白了。纯属歪曲。公子乃仁义之人,我等也是流民出身,也过过饥寒交迫的日子,自打公子广开善门,舍粥救济流民以来,可以说活人无数,我等无不竭尽全力已成公子善举。尤其是蒙公子错爱,命小人主管此事,小人战战兢兢,不敢有半点差错,唯恐坏了公子的名声,小人万死不可以赎其一。今日,小人按时开放粥场,众流民皆感公子大德,自觉领取食物,不想那厮领了一帮人来,不仅搅乱大伙领取食物的秩序,而且开口就找小人索要几百石的粮食。虽然公子富有,而且我们今年丰收,颇有余粮,但那些粮食是公子用来救人活命,如果随便来个人就要走几百石,我如何对得起公子,如何对得起嗷嗷待哺的饥民。所以小人是当然得不答应了。不料那帮人见小的不予,就推搡小人,意欲行抢。是得公子救济的流民相助才未使歹人得手。其中有反应快的,腿脚利落的跑去叫来了治安队。治安队到后阻止他们,没想到他们见治安队才50人,就更加肆无忌惮的动起手来。这时庄里的村民陆续闻讯赶来,双方展开了混战,直到公子到来。小人所言句句属实,如有半句假话,叫老天爷落雷把我劈死。粥场的众多流民也可为我作证。”

  刘安说的是声泪俱下,刘明安慰了他一下,转回身又对那大汉说道:“壮士,我的村人所说是否属实。”

  那大汉听刘安说得清楚,闻得粮食都是用来救济饥民的,又见饥民的一双双眼睛蓝汪汪的看着自己,不觉羞愧之心顿起,呐呐的道:“应该,应该没---没说错吧。”

  刘明一看有门,这小子还知道羞愧,不是丧尽天良的主。而且那么猛,这个不太平的时代要是收了当手下,得省自己多少事呀。逐大喝一声:“嘟!看你那么大的个子,原以为是条好汉,没想到竟做如此歹事。你可知你所抢得粮食是用来救济饥民的,也就抢比你们还要饥寒交迫人,你抢了,他们就要饿死。你又可曾想过,你等无食,不思从事生产,不思以劳力饱腹,反而抢夺他人。一是你等抢夺不成,被擒获是被杀,你等悔之晚矣。二是你的抢劫成功,被你抢夺之人,也就无食,无食之下,也像你等无奈去抢夺他人,如此抢夺之人越来越多,最后无人耕作,众人皆来抢夺,夺无可夺,人间变成地狱,众人尽皆饿死。你等更是千古罪人。”

  刘明喘了口气,看那以大汉为首的众人都有点目瞪口呆,听傻了的样子,接着说道:“你等就算没有想到这些,难道就没听说过一人为贼,上为贼父贼母,下为贼子贼孙,中为贼妻贼婆。污祖先之清名,祸后代之安危,自己永世不得安宁。”

  刘明又扫一眼那帮人,见人人都露出了羞愧、沮丧的表情,接着又说:“男子汉,大丈夫,生于天地之中,当达者兼济天下,退着守护一方,你等随一时落魄,但你等也算是孔武有力,如不能上报国家,也应投一方豪强,保一方百姓之安危。岂可做此鸡鸣狗盗之辈。”(整个大话里的唐僧:人是人他妈生的,妖是妖他妈生的。砸坏了花花草草也不好^_^)

  刘明说完了这一番正气凛然的话,它是停下了。可那边的大汉听了刘明的三言两语,那心中可跟翻了天似的。先开始听了刘明的话自己就彻底混乱了。自己不就是惦着借二三百石的粮食,虽说态度强硬了点,有点抢粮行为,怎么说着说着自己都觉得自己十恶不赦了呢?自己怎么就那么的罪该万死。随后又被刘明一通骂,骂得自己羞愧难当,耳边还不时响起先父的教导,想老爹一生耿直,身为捕头,捕盗拿贼,嫉恶如仇,侠义无双,即使因捕拿太守犯了法的公子,而召太守迫害,被自己救出后,还要自己守法,报效国家,最后因伤过重,心情郁闷,不治而死时还一再要自己爱护百姓。自己现在真是愧对老爹呀。最后听刘明那一番男子汉大丈夫的道理,觉得自己真不是个男人,自己一定要重新做人,想到这里,实在忍不住了,抢步上前,跪倒在刘明脚下,大声哭述道:“苍天保佑,特派公子点醒我这个罪人。古语云朝闻道,夕死何憾。今我臧霸得公子指明人生,愿随公子杀剐存留,不敢有丝毫怨意。只求公子收留,好时常得公子指点,重新做人。”

  

第十二回 “唐僧”降臧霸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