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一回 象棋?兵法?

    刘明先听了杨军前边说的招人,觉得和自己想得差不多,可后来听到杨军要加强情报工作,心中大为惭愧,心说:我咋没想到呢?亏自己还当过兵,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现代战争中情报战可是至关重要,就说自己开运输公司那会,杨毅还给自己送过一本《商业三十六计》,给自己说过商情的重要,当时自己还受益匪浅,怎么来了古代就都忘了呢。心中对杨军更是敬佩。

  刘明对杨军深施一礼,恭敬地说道:“多谢杨老,您老可真是计算周详,咱们就先这么办吧。”

  杨军看刘明给自己施礼,也很是受用和感动。连忙扶住刘明道:“庄主这怎么敢当呢。出谋划策本就是我的本分,以后万万不可如此,此时就你我二人那还好说,如是人多之时,庄主这样会有失上位者的威严。”言罢,刘明看得此老眼中分明有晶光闪动。

  刘明感此老的肺腑之言也是心怀澎湃。刘明在这种气氛当中,一时受到感染也不由得问出心中藏的好久的一个问题。刘明恭声向杨军请教道:“杨老,有个问题我一直想不明白,您能帮我说说吗?”

  杨军正色道:“庄主请说,我一定知无不言。”

  “杨老你说为什么我们收留了那么多的流民,可这流民就越来越多呢?要是没有这些流民,我想黄巾教也不会有多大的声势,天下也会太平的多吧?”

  杨军没想到刘明问得竟然是这个,又听得深有同感,叹了口气说道:“流民也不是说有就有的,我朝自汉武以来,连年对异族开战,虽然大有面子,但在一帮腐儒的说教下,赢了也没有什么实际性的利益,倒是弄得我朝人民十室九空,可谓是有了面子失了里子。最近这些年来,朝廷更是外戚当权,中官当道,那个皇帝更是可笑,竟称中官为父母,派官员上任还受买官钱,弄得是朝野上下路乱成一片,再搭上连着几年的大旱和瘟疫,天下流离失所者不知多少,流民又何止百万之众,庄主乐善好施,收留流民,给了流民一个活下去的希望,当然慕名而来的流民会越聚越多。那黄巾教虽然没有庄主这样为流民着想,可是也给了流民一个盼头,张角三兄弟又经营多年,这样看来其有如此声势也不足为奇。”

  刘明点首受教。二人又聊了一会细节,直至深夜才分头安息。

  翌日,天上飘起了雪花,张飞和关羽早早的起来,梳洗已毕。来到了客厅找刘明。那关张二人昨日虽然大醉,可毕竟是身强体壮,又是从掌灯一直睡到天明,可以说是神完气足。

  二人在客厅品茶,问从人刘明是否还为起身。他二人起得早,以为刘明还宿醉未醒呢。不想从人答道庄主每日早上必领人晨运,现在正领着大伙跑步呢。关张大为惊奇,讶然道:“刘庄主如此身家,如此身手,如此天气,竟还每日早早起来跑步。”此时一个婢女正给关张二人送上茶点,听二人说得有趣,不由打趣道:“二位贵客岂不闻,拳不离手,曲不离口这句话吗?”

  关张二人大吃一惊,互视了一眼,言下之意是高人呀,好了不起。还是张飞心直,大嘴一裂,嘿嘿笑道:“丫头,好见识呀。”

  这个婢女被张飞的声音震得脑袋嗡嗡之响,拍着胸脯说道:“这位爷好大的声音,不是我的见识高,是我们庄主不拿我们当下人看,经常给我们讲些道理罢了。”

  关张二人听后不由对刘明又是高看一眼。

  这是刘明已跑完回来,见关张二人在此等候,连忙说道:“让二位兄弟久候了,恕罪恕罪。”

  关张二人连忙起身回礼,说道:“不敢不敢,是我二人贪睡了。”

  三人刚见礼已毕,还没说上几句话,杨军就来报乌牛白马祭礼等已备好,吉时将到,请三人去梅园结拜。

  众人来到梅园,只见几十株红梅傲雪,天上飘的,地上盖的白雪,衬着点点的红梅,更显梅花得风骨。园中一座凉亭已是摆好了祭品,刘明和关张二人来到案前,焚香而拜。刘明事先早就得过杨军得指点,率先跪倒案前,双手高举檀香过顶,仰首对天祷告说:“苍天在上,风雪为证,我刘明,关羽,张飞三人虽为异姓,即结为兄弟,则同心协力,救困扶危;上着报效国家,下着守护一方百姓,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只愿同年同月同日死。皇天后土,实鉴此心。背义忘恩,天人共戮。”

  刘明言罢,关张二人皆以次立誓。誓毕,三人一叙庚齿,刘明年龄最大,关羽其次,张飞最小。于是拜刘明为大哥,关羽次之,张飞为弟。

  祭罢天地,刘明吩咐宰牛设酒,举庄同庆。众人又是大醉一番。

  从此张飞也不回自己的涿郡的家中,每日里与关羽,刘明在虎啸山庄中习武,饮酒,谈论时事。三人行则同走,坐则同桌,寝则同榻,三人的感情不是一般的好。

  这一日,刘明闲来无事,想起在现代部队中的时候,往常无事之时都是连长找自己杀一盘象棋的,这东西简单易做,学起来又快,虽不知道现在有没有,但是大不了自己教他们就是了,于是做了一副象棋,正好刚做好关于就来找他聊天。刘明连忙拉住关羽问他会不会。还别说关羽还真没见过,刘明连忙教关羽下象棋。正在一个教的高兴,一个学得开心的时候,杨军来到刘明这里,看二人在下象棋大吃一惊,失声说道:“庄主下得莫非是象棋不成?”

  刘明也是吃了一惊,惊讶道:“杨老如何晓得,莫非杨老也精通此道?”

  杨军一脸敬佩的说:“庄主果然是学究天人也,象棋我并不会下,但是对象棋的来历倒是略知一二。象棋据说是起源于春秋战国之时,当时并不叫象棋,而称兵棋,通常七人为一组下棋,最少也需五人,以棋代兵,各置算筹,成合纵连横之势,以推演兵法。后逐渐改为两人,到了我朝,淮阴后韩信在狱中更是把兵法容于其中,设下了楚河汉界。今观庄主所设的棋盘,以楚河汉界划分,莫不是已得了淮阴候的真传?”

  关羽在一旁听了大是叹服,由衷地说道:“杨老和大哥都是高人呀!怪不得大哥刚才教我下棋时,我心中老是若有所悟,现得杨老讲明才晓得,感情大哥是在借棋教我兵法呀。”说完还一幅欢欣鼓舞的样子。

  刘明是彻底的无言了。这正乱着呢,远处传来了张飞得大嗓门:“大哥快来瞧瞧,看我得了什么好东西。”

  

第二十一回 象棋?兵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