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八

    杨军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刚才我说完了,看见主公心情不悦,故此才自请责罚,谁成想是这个样子。”杨军回答完张飞,又疑惑的问刘明道:“主公,您既然不是怪罪我等。那主公又是因何不悦?”

  刘明看了看杨军,正色说道:“杨老,那招收人手一事,早在我把虎啸山庄、涿郡别院及天马牧场交予你管理之时,就已经授予你因地制宜,便宜行事的权利。所以你找多少人,我都不会怪罪于你。”

  刘明刚说道这里,杨军已是感动匍匐于地,对刘明大声地说道:“主公对老朽之错爱,老朽虽肝脑涂地,不能报答其万一!唯有今后,誓死以报主公的知遇之恩!”言罢,戚之有声。

  刘明赶紧扶起杨军,低声安慰道:“杨老何必如此。你之功绩,大伙都是有目共睹的。今后,我们还要多多仰仗杨老的才干。”

  刘明安慰完杨军,看杨军激动的心情,有所平静。于是接着说道:“我之所以有不高兴的地方,乃是杨老对我们突骑兵和强骑兵的区别称呼。”

  厚德在刘明停顿的时候,适时的插言道:“主公,恕属下等愚昧。不知属下等如何分别称呼了主公的骑兵?他们不就是突骑兵和强骑兵吗?而且就算是分别称呼了他们,主公又是因和感到不悦?”

  关羽、张飞等人也是好奇的看着刘明,不知刘明突然提起的因由,所谓何来。

  刘明又高兴,又生气地看着厚德。高兴的是,厚德总能适时的接言,让自己能够继续说下去,就向现代说相声的一样,老能起到给自己帮腔作势的样子。生气的是,厚德过于愚笨,自己说的话,他总是不能一说就明,一点就透。

  刘明稍微在心中感叹了一下,人无完人。接着耐心的对杨军和厚德等说道:“突骑兵,强骑兵是我们自己给那些骑兵,加以区别的称呼,命名!这没有什么错误!可是刚才你们说,由胡人组成的突骑兵和由我族人组成的强骑兵,这样一来,就大有问题了。什么胡人、我族人,不都是我们虎啸山庄得人吗?如若我们都不能把他们当自己人看待,又如何指望他们和我们齐心合力。”

  厚德还是有点不太明白的说道:“主公,那些胡人虽然归顺我们,可是胡人就是胡人,我们汉人就是汉人,这有什么不对?而且,那些胡人多是未开化的鞑子!古人云: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主公虽然仁厚,待他们也向我等一样,一视同仁。可是也不能不防他们另生异心!”

  那杨军也是一点就透的人,听完刘明说的,顿时明白了几分。从旁说道:“主公言之有理!如若我们都不能视他们为自己人,日后他们又焉能与我们同心!而且,胡人也是我华夏的一枝,炎黄的一脉。确实不可用胡人称之。今后都应称为虎啸山庄得人,或是天马城得人。”

  此时,关羽、张飞、厚得才醒悟过来。不错!防贼,贼生。如果那些异族人都以地域为划分,融入我们之中,自然就不会有什么种族一说。当然也就会对该地域的领导者,竭尽忠诚。大哥(主公)就是高呀!轻易的就解决了种族磨擦的问题。而且还收拢了人心。

  刘明看着大伙的表情,知道大伙显然是误会了。而且刘明从杨军的话中听出,杨军分明是把自己的民族大融合,曲解为地方主义了。可是,此时刘明的脑袋里,对这些的观念,也不是十分的清楚了。刘明模糊的想到:在现代国家大统一,民族大融合的时候,好像还是有湖南佬,川客等众多地带有地方色彩的名词。既然如此,那这样办的话,应该不会出现地方割据,国家分裂的局面吧?反正现在的自己,也不知道该如何的,向杨军他们讲解,民族融合的重要性了。那就先这么办吧!只要民族融合了,那在汉朝统一的情况下,分裂是不会产生的,其他就让他们自己去磨合吧。

  刘明想的糊涂,自然就先默许了杨军的说法。跳过了这一段,刘明让杨军接着说来京师的经过。

  杨军得令说道:“主公,天马城和虎啸山庄暂时就是这些了,没有什么不好的变化。我在接到主公的,让我来京师的命令后。我把主公的三处产业,都按主公的吩咐,交予了华翁和宣高打理。然后,我携重礼拜访了刘太守,并在刘太守的指点下,来到京师搭上了中常侍张让门路,为主公疏通好了关节,这里厚德,忙前跑后,所立功劳非小。”

  刘明听后,点了点头说道:“不错,你们辛苦了。厚德你也受累了。大伙也都尽力,杨老,回头你给厚德和大伙记上一功,咱们按功行赏。”刘明鼓励完大伙,又说道:“杨老,我们只是暂住京师,你们又弄这么大的一座宅子干什么?对了,你们给张让送礼,送了多少?可别送轻了,那张让可是见过世面的,别倒让他小看了我们。”

  杨军还未待答话,那厚德的刘明的夸奖,兴奋的抢言道:“主公,这宅子买得不怨。我们与这些高官,宠臣打交道,怎么也要讲究一个脸面。咱们要是没个自己的地方,那会让他们看不起,也不会和咱们打交道。那些有点势力的官员,哪个没在京师有点产业?何况,就算今后我们不在京师待了,这处产业,也还是有用的。我们还是要派人在此打理,好及时了解京师的动态。掌握朝廷的一举一动。如此主公才能把官做得安稳,做的舒服。而且这处产业,我们也没花多少钱,我们是从一个被黄巾乱党杀害的官员遗孀那里买来的,只花了两千两黄金,真是合算!”

  刘明听的暗自赞许:这厚德行呀!这一番话和自己在现代开公司时,请来的顾问所讲的形象与包装,不谋而合。有点水平。尤其是后面所说的了解京师的动向,掌握朝廷的一举一动,更是精辟。这要搁到现代,不就是要及时了解政策指向,提前知道些内幕吗?而且,这宅子的价钱也挺让刘明满意。

  刘明在现代开了一个小运输公司,赚的那点钱,也不过是买了一个二百多平米房子,来到古代,在虎啸山庄住的房子,虽然面积也不小,可是比起这座宅子,又差的远了,那时的刘明才多高的眼界呀!那见过什么豪宅。刘明在刘焉那里住宿时,就开了眼界了。现在这间豪宅,池、台、亭、榭样样俱全,真有点红楼梦中大观园的气派。真让刘明小小的虚荣心得到满足。

  至于花了两千两黄金,对于刘明来说还真是刺激不大,不说刘明现在到底有多少钱,连刘明自己都不知道,就说那刘明一直花惯了人民币,从来没有用黄金花费的概念,而且刘明来古代后,更是很少亲手花钱!唯一的黄金兑换概念,就是卖了一瓶茅台酒,得了两千两的黄金。所以听厚德一说只用了两千两黄金,刘明自然而然的就想到了一瓶茅台酒,在现代人来讲,能用一瓶茅台酒换那么大一座宅子,哪个人会觉得这样不上算?

  厚德见刘明面露笑容,微微点头,那厚德更是来劲了,卖力的说道:“主公,我们给张让那个大宦官宋德里绝对不会让人小瞧,共是:好马两匹,高粱酒十斛,黄金三千两,上好的家具一套。尤其是您设计的那些家具,太和张让心思了,他把咱们送他的家具转送给了当今圣上,这圣上性喜胡樽,胡凳,当时张让就被当今圣上,大大的嘉奖了一番。这张让后手又找咱们要了一套。高兴的那个宦官亲口对我说,主公之事,就包在他张让身上。”

  刘明称许道:“嗯,厚德办得不错。等我明日述职之后,我们就可以去幽州上任,到那时,你们也都可以弄个官当当,也可帮我分点心劳。”

  众人齐声向刘明称谢。

  不过,杨军提醒刘明道:“主公,难道您还真以为圣上叫您回京,只是述职?”

  刘明奇怪的道:“杨老,什么意思?不是述职,还能是什么?”

  杨军微笑道:“此明为述职,实乃是到西苑缴纳买官钱。明日主公到中书省中述职已毕,如若不走通,张让等人的门路,必得不到圣上的召见,而圣上召见后,如若主公不献纳金钱,也不会得到圣上的派遣。”

  刘明听杨军说完,心里就一个字,黑!没想到这古代这么黑暗,还是现代好呀!最少不会像古代这么的明目张胆。刘明摇头叹息了一下。

  不过,事已如此。怎么的也得想办法过这道坎,是不?刘明无奈的向杨军问道:“杨老,那你说,我可怎么办?”

  杨军回道:“禀主公,明日您还是先去中书省述职。述职之后,您按着我们已经打点好的门路,拜访一下张让,到时张让自会安排主公,得到圣上的召见。同时他也会提点于您,要给当今圣上献纳多少为佳。”

  刘明点头应允了。

  众人说话已毕,正好杨军他们安排的接风宴得了。刘明领着关张二人又好吃一顿。然后分头安息。

  次日清晨,天刚蒙蒙亮,刘明好睡之后醒来,由于征战,赶路,刘明已多日没有跑步了,平常只是用演练华佗的五禽戏,来代替跑步。今日,刘明还是惦着打一套华佗的五禽戏。

  刘明刚穿好衣服,忽觉得房门之外有人。刘明问了一声:“谁在外面?”

  “是我,我来给公子送洗脸水的。”门外有一女声答道。

  刘明听这声音,好像是张秀儿的声音。刘明心中不觉一荡。

  这几个月的军旅生涯,刘明少了以前在虎啸山庄之时,被人服侍的奢侈。虽然刘明又恢复了本来的简朴生活,可是由简入奢易,由奢入简难!这享受被人服侍的坏习惯养成,即使再戒掉,那心中也会留下一个难忘的烙痕。何况刘明根本就不是戒掉,而是暂时的无机会。此时刘明被张秀儿一提,不觉有些心动,更多的是对张秀儿莫名的好感,希望多和她呆一会。

  刘明开了房门,让张秀儿进来,问道:“秀儿,你的病好了吗?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今后你不用干这些的。”

  张秀儿把铜盆放到桌上,一边用手投着手巾,一边说道:“公子,我本来也没什么大病,只是因伤,又淋着了雨,有点发烧罢了。昨日您给我找大夫瞧过,我吃了点药,又运功调息了一下,病就全好了。我既然跟随了您,就是您的丫环,当然要伺候您了,给您打洗脸水,帮您净面,这不都是我的本分吗?”说着,张秀已是投好了手巾,把手巾盖向了刘明得脸上。

  刘明低声的自语道:“秀儿,你真好。”

  张秀儿此时,已经把手巾盖在了刘明得脸上。右手转动发力,好像要劈向刘明的咽喉。

  突然,门外传来,关羽、张飞的声音:“大哥,你起了没有?我们该练武了!”却是关张二人,结伴前来找刘明练武。

  张秀儿的右手放在手巾上,轻柔的替刘明净面。

  刘明闻得关张二人到来,也不好意思继续和张秀儿泡到一起。连忙起身迎了出去。

  这关张二人自打和刘明初见之时,受到“拳不离手,曲不离口”的启迪,每日里早早的起来练武就没断过。这回也不例外。

  兄弟三人各练各的,练了有半个时辰(现今1个小时),各人都出了点汉儿,这才心满意足的罢手。

  此时,关羽见张秀儿一直在旁边观看,心中一动,有心试她一试!

  

  

第六十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