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六回 张飞请客

    刘明奇怪的看着郭嘉问道:“奉孝,这喜从何来?”

  郭嘉笑吟吟的说道:“主公,虽然您现在已是天下扬名,可是,您在士林当中的威望还是很低。今日,我们在皇甫将军那里饮宴,上天竟然派了一个士林的魁首——蔡伯喈到这里,岂不是天助主公。我岂能不像主公贺喜?”

  刘明一听就高兴了。现在刘明正愁给自己打工的人少呢?就现在这点人,管管自己原来的那点产业是富富有余,可谁知道要是管了幽州,这点人够不够呢?这幽州牧得是多大的官呀?原来那刘焉是幽州太守,管理的不过是一郡之地,而现在自己是幽州牧,管理的是一个州,下辖好几个郡,当然要比原来那刘焉管得多了!也不知道,这幽州牧和现代的官职比起来,又是哪一级?市长、还是高官?咳,这还真没法比较,自己在现代那会儿,也没当过这么大的官呀!可是老爹、老娘是看不见了,不能以此为荣了。想到这里,刘明不觉有些神伤。

  郭嘉在旁边奇怪的看着刘明,心说:主公真是高呀!自己这向来引以为荣的识人之术,竟然对主公全无用处,自己愣是始终看不透主公。照说平常人等听完我的贺喜之后,只会有欣喜之色。愚笨之人则只会茫然。而主公则是根本让人看不透呀?你看看现在主公的样子,那真叫表情丰富!先是面露喜悦之情,紧接着又面露迷茫之色,而现在又露出了难过的样子。真是高深莫测!佩服。佩服。不过这主公难过什么?难道我的献策竟还有什么不足?或是我又算露了什么?难不成主公竟然已经想到什么我没想到的吗?

  郭嘉一边看着刘明的神色变换,一边分析着刘明的心理,用以锻炼自己。猛然间郭嘉想到一个可能,惊出了一身大汗。

  所以说,人吓人,吓死人。自己吓自己,更是如此!这郭嘉现在是不了解刘明,而凑巧的是郭嘉还是一个多思之人,平常最好(hao4声)的就揣摩别人的心理,现在这刘明和郭嘉凑一对了,正好。

  虽然,郭嘉不了解刘明,可关羽、张飞他们了解刘明呀。虽说关羽、张飞他们对刘明的经常性,神游物外,早已是见怪不怪了,可人都是有好奇心,每一回刘明走神乱想,关羽、张飞他们还是乐意问上一问的,尤其是他们每一回的问题,刘明都没让他们失望过,不仅回答,而且答案经常出乎他们的意料,不是非常的有建设性,就是让人大笑不止,非常的具有娱乐性。

  当下张飞就问刘明道:“大哥,又想什么了?说来听听。”(咳,可怜的张飞,每回这种事,都是张三爷问,谁让三将军最心急呢?)

  没想到这回刘明没给大家带来是什么娱乐,只是淡然的答道:“我想起了我的父母,他们现在是看不见我今日的成就了。”

  关羽、张飞也是父母早亡之人,本身又是重情、重义的人,而现在的社会风气也是百善孝当先,当时关羽、张飞就受到了刘明地感染,引起了淡淡的惆怅,随即二人又安慰起刘明来了。

  杨军也是被刘明地孝心感动,暗想:如此仁孝之主公,哪里去找?我一定要在有生之年,为主公竭尽全力,死而后已。

  唯有郭嘉,好似听到身体深处有什么东西碎裂的样子,呆立在那里。郭嘉的心中,此时只是反复的想着:主公竟然只是想着这些,主公竟然只是想着这些……。

  半晌,郭嘉才不甘心的,又有点提醒的问道:“主公,您看秀儿姑娘和皇甫将军的之间的是怎么处理?”

  刘明没有多想的随口说道:“这只他们的私人恩怨,随他们去吧!我们还是不要参合了。”这只不过是一个现代人,两不相帮的平常想法。

  可郭嘉却是闻言一振,心中重新焕发了希望之火,对刘明佩服得无以复加,心说:主公,果然是高。真是太卑鄙了,太无耻了。坐山观虎斗不说,竟然还装出一幅悲天悯人的样子。还有什么孝心。你看把助攻身边这几个人哄的,都成什么样子了。而且连一向精明的自己,都差点上了当,要不是自己一向小心,还就真被主公蒙过去了。这才真是大师的风范,化境的表现。看来自己还需要多多的训练,学习。

  郭嘉还在这里想着,那边刘明回过神来说道:“刚才奉孝的建议,甚是有理,那我们赶快去请蔡先生去吧。”

  郭嘉听的刘明地说话,顾不上多想别的了,连忙阻止刘明道:“慢!主公,这请蔡伯喈,可不能您亲自去请。”

  刘明纳闷的地问道:“奉孝,这又是因为什么?”

  郭嘉答道:“主公,这蔡伯喈素有清名,乃是士林中的魁首,您即使是亲自去请,也未必能请得来。”

  杨军闻此言,不禁心急地问道:“奉孝,如此,却是如何是好?你可要为主公好好的谋划,谋划。”

  郭嘉微微笑道:“杨老竟请放心,我郭嘉既然恭贺了主公,自然就有把握叫这蔡伯喈保了主公。这蔡伯喈虽然主公请不了,可是只要我们换一个人,明日里前去请人,必定可以马到成功!”

  这一下,连刘明也来了兴趣道:“哦。奉孝,快说说。这是何人有如此的本领。”

  “回主公,三将军即可办好此事。”郭嘉答道。

  “我?”张飞诧异的问道:“奉孝,你不是开我的玩笑吧?我哪里会请得了人?要说是叫我把人抓来,那还差不多。”

  “正是叫三将军把那个蔡伯喈抓来。”郭嘉笑了笑说道:“那蔡伯喈虽然是清流,不肯和宦官等人妥协,同流合污。可是,他还是比不了当初的天下良辅杜周甫!蔡伯喈此人胆小而惜身,现在他依靠的皇甫将军又欠我们的粮饷,断不会因此事,而和我们为难。我们只需让一位威猛之人前去恐吓一下,谅那蔡伯喈必会乖乖的前来归顺。而这威猛之人,我们之中,又有谁比得了三将军?此事,自然是非三将军莫数了。只不过,还是要请三将军小心一些,不要把蔡先生吓坏了。”

  众人听的都是哈哈大笑,张飞更是高兴得说道:“好,好,好。这回就看俺老张的吧。明天俺老张保证干得干净漂亮。”

  于是,事情就这么定了。众人分头前去安息。

  这天夜里,皇甫嵩府上失火,并有人行刺皇甫嵩。

  事后,刘明等人得知:这个刺客只是孤身一人,却杀透了皇甫嵩的三百护卫,在皇甫嵩的重兵保护下,严重刺伤了皇甫嵩本人,只是因为皇甫嵩手下的大队人马赶到,并以弓箭齐射,才赶走了刺客,救下了皇甫嵩。就这样,听说那刺客还是毫发无伤的,飘然而去。而皇甫嵩手下却伤亡惨重。现在邺城之内,人心惶惶,四门紧闭,大肆的搜捕刺客。

  刘明和关羽等人互看了一眼,眼神之中都是对这个刺客大加叹服。而刘明他们更是联想到刘明驿站遇刺的那一段,从而推想到这个刺客有可能就是秀儿姑娘。

  张飞更是忍不住的脱口而出道:“大哥,秀儿姑娘好厉害!真了不起!上回大哥,你可是真幸运呀!”

  刘明瞪了张飞一眼,喝道:“三弟不可瞎说!秀儿姑娘又怎么了?”

  张飞也意识到了,此时秀儿姑娘是自己这一面的人,自己确实不可乱说话,以免对秀儿姑娘不利。当下张飞诺诺地说道:“大哥,我错了。我什么也不知道。我这就去请蔡先生去。”

  刘明点了点头,张飞快速地走了。而刘明这时才意会过来,昨天郭嘉问自己那句话的含义。刘明不禁佩服郭果然是:智慧过人,算无遗策,想的深远。什么事都能早早的猜到。想到这里,刘明不由自主地看向了郭嘉。

  刘明这一看,刘明到又疑惑了。怎么呢?因为此时的郭嘉,也正看着刘明,而且还是一幅心照不宣的样子。

  刘明虽然奇怪郭嘉的表情,可是由于自己昨夜的疏忽,害的皇甫嵩身受重伤。刘明也不好意思详问郭嘉为何是这副模样。这万一郭嘉要是说着皇甫嵩遇刺是自己害的,那岂不是尴尬之极。

  其实,刘明没想到的是,郭嘉可远比刘明想得,要多得多。刘明要是真都知道郭嘉是怎么想的,那不是刘明被郭嘉气死,就是刘明把郭嘉掐死。可是刘明和郭嘉现在都不知道对方到底是怎么想的,还自以为双方默契无比呢。至于以后会怎么样?那还是以后再说吧!毕竟刘明和郭嘉两人之间,还有一段漫长的磨合期可以进行下去。

  当下,刘明命杨军备了礼物,前去看视皇甫嵩。

  到了皇甫嵩那里一看,皇甫嵩伤的还真是不轻。不过,皇甫嵩还是费尽力气的告诉刘明,粮饷一定为刘明筹到,让刘明放心的杀贼平叛。只是自己现在身负重伤,不能好好的招待刘明了,实在是深感抱歉。而且也怕耽误了刘明平叛的时机,就不多留刘明了。同时皇甫嵩还告诉他的副手,凡是刘明在城中的一切要求,冀州上下都要尽力的满足。

  说的刘明更是感动不已,同时也为自己昨日的粗心大意后悔。

  刘明回到自己呆的地方。张飞已是早就回到多时了。那蔡伯喈一家子自然也是手到擒来的请回来了。

  刘明连忙请蔡伯喈出来相见,待刘明见到蔡伯喈时,那老先生早已是抖作了一团,看见了刘明时,当下就跪倒在刘明面前行礼道:“蔡某无知,蔡某狂妄!竟然还烦劳刘将军派人前来催请,而不自己自荐于刘将军门下,蔡某实乃死罪矣!万万恳请刘将军恕罪。如若刘将军实在不能饶恕蔡某,蔡某愿一死,以谢刘将军!还望刘将军,饶过蔡某的妻儿、族人,那蔡某遂万死,也要感念刘将军的恩得!”说罢。蔡邕是痛哭流涕。

  刘明当时都听傻了,这都是怎会回事?这个三弟张飞又是怎么请的人来?

  刘明连忙扶起了蔡邕,说道:“蔡先生,我刘明不才,只是仰慕先生的高义、大名,特此想请先生能常在我之左右,好随时能够请益于先生。只是因为皇甫将军遇刺,故不能分身前往,没有亲自请先生,还请先生恕罪。我原本指望我那三弟,可以代我请先生来到。不成想到惊扰了先生。真乃是我刘明得罪过。还请先生念在我那三弟是一个莽撞人,宽恕于他吧。先生要是怪罪,就怪我刘明吧。”

  刘明向蔡邕赔完了不是,又狠狠地看了一眼张飞说道:“三弟!你到底是怎么请的蔡先生?说!”

  张飞也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也没怎么的呀,不就是按奉孝说得那样去请的吗?大哥你看,这人我不是给您请回来了吗?”

  原来,张飞领人到得蔡邕府外求见。那蔡邕自持身份,嫌张飞无人引荐,并不愿见那张飞。叫家人打发张飞回去,说是不见。

  那三将军是什么脾气,那受得了这样待见,何况三将军昨日又听了郭嘉的话,早就做好吓一吓蔡邕的打算,此时正好借题发挥。

  当下,张飞就把蔡邕的家人打倒在一旁,随即一脚,揣破了蔡邕的大门,到在了蔡邕的内房,把蔡邕揪了出来,镐在了半空。

  把蔡邕吓得是魂不附体,不知道是哪里来的野人,到得自己这里撒野。

  而此时,张飞大声地在蔡邕耳边吼道:“你这个村夫听好了。我家大哥乃是汉室的皇亲,今奉圣上的上命,前去幽州平叛,连皇甫将军都要支援我家大哥。现在我家大哥瞧得起你,征调你军前听用,你竟敢支支吾吾!莫不是你和那叛贼有什么瓜葛?还是说,你想私通贼寇?你信不信?我用不着请示朝廷就判你个私通贼寇,抄了你的满门!灭了你的全族!”

  

  

第七十六回 张飞请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